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途拒撩:上神快走开 > 第213章 二百一十一、不要接近他
    “怎么?他有什么问题吗?这里年龄符合的就这两个皇子。他难道还有什么问题不成?”

    临香郡主挑了挑眉,她听黑衣人的语气,似乎是不想让她接近那个诸葛炎羽。怎么可能呢?不接近如何能够达到他们的目的。

    要达到那个目的,必定是要接近诸葛皇族中人。此时她的身份是羽国郡主,必定是要接近诸葛皇族中的皇子。想来想去,也只有这个三皇子最好控制,难道接近他还能有错不成?

    当然,临香郡主心里也清楚得很,如果没有问题,黑衣人也就不会来了。身为谭夕照的走狗,去哪里都是在为谭夕照奔波。

    黑衣人走到门口扫了几眼,才回过头来不紧不慢道,

    “自然有问题,主子让你不要再接近那个三皇子了。”

    “为什么?”

    虽然知道会有这样的命令,但突然听到这样的话,临香郡主还是十分不满。她用她的方法接近她要接近的人,难道还有什么错不成。

    这个谭夕照到底怎么想的,他凭什么以为他做的就是对的,别人做的就是错的。

    她已经走了很大一步,好不容易想好要如何做,他这么一句话就要让她的辛苦通通白费吗?

    “主子另有打算。反正你也还没做什么,就不用再继续了。若是引起他们的注意就不好了。”

    黑衣人抱着他的剑,不冷不热的说着。

    什么叫做还没做什么?她明明做了很多!她费了多大的力气才接近了那个诸葛炎羽,这么莫名其妙的就放弃怎么令人甘心。

    “你今日这么突然将我带走就已经是错的了。那个三皇子找不到我说不定就引起怀疑了,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

    若是诸葛炎羽找不到她,肯定会很着急。说不定就会想到什么也说不定。

    临香郡主越想越觉得不舒服,这个谭夕照真是欺人太甚。这样捅出来的篓子,为什么要她来补。她真是恶心死那只怪物了。

    什么都不知道,凭什么过来指指点点。

    “你不用想那么多,反正主子有他的打算,你听从便是。”

    黑衣人倒也无所谓临香怎么想,反正他的任务只是转达这些话,至于她有没有听进去就是她的事了。反正她如果敢做出什么给主子带来麻烦的事,他定会第一个杀掉她。

    所以再怎么样也无所谓,一个女人再怎么也翻不出大浪来。

    黑衣人说完转身要走,临香郡主赶紧冲到他跟前拦住他的去路。

    “慢着!听从听从,你们到底是什么打算到底也不该瞒着我,不然我也不知道会做错什么。”

    不是说了做同盟,那就应该好好考虑彼此的利益才是。

    就算不把她当回事,也应该要让她知道到底要怎么做才是。既然怕她坏事,那就应该把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跟她说。

    以后她也不会去多费心思,做这些惹人厌烦的事。

    黑衣人扫了临香郡主一眼,临香郡主立马有些狼狈的别开脸。

    “呵呵,该做什么主子定会给指示。不过,你这身子得来不易,你还是珍惜一些的好。”黑衣人话里有话道。

    临香郡主微微一愣,低头看了看自己衣衫露出的春光,勾起一抹冷笑来,“你喜欢?那让你看看又有何妨。”

    反正也不是她的身体,反正也不过是一副皮囊,她还不曾看在眼里过。

    “喜欢?少往自己脸上贴金。不过,你能有这样的觉悟倒也不错。你的丫头就在外头侯着,你这几日循规蹈矩的做你的矜持郡主就好。”

    黑衣人轻笑一声,讽刺了她几句。

    临香郡主脸色冷了下来,退到一旁让黑衣人离开。

    黑衣人推开门往外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

    “对了,你既然借了人家的衣衫,到底该还回去。可别跟一个皇子交恶了。”

    临香郡主听到他这话,又看了看被她扔到地上的外衫,眼底闪过一丝流光。

    “我知道了。”她应了一句,黑衣人便消失在房间之中。

    临香郡主将地上的衣服重新捡了起来,披到了自己身上,然后走出冷宫主殿,拍了拍睡在走廊上的小丫头。

    “郡主?郡主你怎么这样,发生什么事?奴婢怎么睡着了。”

    婢女醒了过来,瞧见披着男子外衫的临香郡主,吓得脸色发白,浑身颤抖。

    难道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里,他们家郡主发生了什么意外不成。

    “没事,不要声张,咱们赶紧回去。”

    临香郡主安抚了婢女,虽然心里呕血呕得要死,脸上也没有表现出来。临香郡主站起身来往冷宫外头走。

    “好,奴婢明白。”

    婢女看临香郡主神色如常,倒也稍微安心一些,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郡主不可能会这么镇定的。

    二人赶紧离开冷宫回自己的住所。

    初洛等人关上大门,在三皇子殿大鱼大肉的吃的正欢。

    宫人们端着酒菜鱼贯而入,又有乐师在一旁弹琴,舞姬跳舞。又是喝酒吃肉,又是赏舞赏乐,实在是人生乐事。

    初洛突然也觉得身为凡间贵族,这日子过得舒坦。怪不得洛以瑾这家伙愿意留在这凡间当国师,果然是好。

    突然想到洛以瑾,初洛闷闷的喝了一口酒。怎么会喜欢洛以瑾?喜欢洛以瑾有什么好的,喜欢那家伙干什么啊。

    初洛又猛灌了一口酒,都说酒能消愁,她怎么越喝越烦,越来越想不通呢。

    诸葛炎羽还没搞明白初洛他们怎么今日兴致如此之好,就已经被他们灌酒灌得晕晕乎乎的。初洛也装作醉酒一般,手托着腮,拿着一根筷子在碗上敲了敲,看似随意,却每一下都跟一旁音律相通。

    敖蓝也抚了好几次自己的额间,似乎也快不行了。

    期间初洛跟敖蓝他们二人都感觉到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趁乱离开三皇子殿,具体去了哪里,他们倒也不需要猜,毕竟人敢出去,就别想着再回来。

    “初洛,初洛,初洛再喝,敖蓝,喝啊。”诸葛炎羽在大殿内走来走去,抱着一坛酒仿佛抱着宝贝似的。

    然后又跑到初洛旁边,想让她再起来喝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