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途拒撩:上神快走开 > 第226章 二百二十四、那是背叛
    “目前嫌疑最大确实也只有你。”敖蓝无奈道。

    这个羽国太子才来几日就死了,就是跟别人有矛盾也都还没爆发出来,别人也不知道。

    当然,也不排除是他的仇人跟着他一起来了。这样虽然很难找,但也不是没有蛛丝马迹。皇帝已经命人严查,那个二皇子也是个聪明人,倒是可以放心。

    “我……那我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反正我没有杀他。”诸葛炎羽气闷的坐在椅子上,心想他也不知道倒了什么霉,人从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你父皇今日把你关起来也是为你好。等他们解剖了羽国太子的尸体,知道了他的死亡时间。自然就能排除你的嫌疑。”

    敖蓝轻笑一声,他当然知道人不是他杀的,诸葛炎羽一整天跟他们在一起,怎么可能逃过他们的耳目命人去杀人呢。

    可惜他们都是他的朋友,不然帮他做个人证也就行了。说起来,皇后也知道炎羽醉酒的事,大概也有跟皇帝提过这事,皇帝应该也是心里有数,想趁机给诸葛炎羽一个教训而已吧。

    “那那个内侍,他会不会乱指控我?”诸葛炎羽大概知道是哪个内侍,既然在会擅自跑去冷宫,怕也是受其他人的指示,那会不会也受别人的指示来陷害他?

    从小到大,他似乎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现在又觉得刺激又觉得气愤,诸葛炎羽也难以形容这种感受。

    “不会。他不是神志不清么?更何况,有我在。”敖蓝说完见诸葛炎羽松了一口气,又觉得如此帮他不利于他自己解决问题,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再说什么。

    这次让诸葛炎羽知道他所处的境地并非看起来那般安全已经不错了。

    以后再慢慢教他不要老是想着依赖别人。

    “我还想去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跟那个太子扯上关系。到底是谁指使,还是说有什么苦衷呢。”诸葛炎羽想,若是那个内侍不过是偶然经过冷宫,岂不是冤枉他了。

    “你去了,就算问出什么,说不定有人会说是你严刑逼供所致。你现在最该做的就是避嫌。”敖蓝突然觉得诸葛炎羽真的很天真。那个内侍怎么可能无辜,在冷宫之时,道出羽国太子身份的就是这个内侍,说明他是知情的,也一定知道羽国太子到底进宫做什么。

    其实想一想,敖蓝也大概能猜到那个羽国太子到底想干嘛。内侍给他传递了消息,他大概是想来三皇子殿的。

    呵呵,穿着内侍服,又鬼鬼祟祟而来,却在半路被杀。真是便宜他了。

    诸葛炎羽若真的过去,那不出半刻钟就能出更夸张的谣言。

    “为什么我殿中的人会这样?”诸葛炎羽抓了抓自己的头,十分郁闷。他的人怎么就背叛他了。

    “炎羽,你母后说的对,你要把自己的三皇子殿掌控好才行。刚刚那几个宫人,你都看到了吗?”敖蓝也颇为无奈,诸葛炎羽确实是天真了。既然他自己提到这个事,敖蓝便顺道提到刚刚一同进来的几个宫人。

    “看到了…他们怎么了?”诸葛炎羽倒是意外敖蓝怎么提到他们了。

    “上次我被那个羽国太子拦在御花园里,便觉得事情有些蹊跷。我们两个人的行程,似乎都在某些人的掌控之中。这件事便让我察觉身边大概有眼线存在。”敖蓝缓缓道来,当时他便觉得很多人都对他和诸葛炎羽的行程了如指掌,也就诸葛炎羽一直都玩玩闹闹,没放在心上。

    “这……这确实有些蹊跷。”诸葛炎羽有些窘迫的回答,这般后知后觉,确实太过巧合。

    “于是我跟初洛就想了个办法,假装醉酒来引出那些对我们有所企图的人。他们把手伸到这边,这边有什么消息,定是需要有人传递出去的。我们这边突然都喝醉了,有企图的人定会有所行动。”敖蓝继续说,因为这样,所以殿里谁在蠢蠢欲动,他跟初洛都看在眼里。

    “你是说,刚刚跪在外头的那些宫人?”诸葛炎羽听到这里还有哪里不明白的,敖蓝所说的分明跟刚刚有些异样的宫人有关系。

    “嗯。我们施了法,一旦偷偷溜出去的人,都是进不来的。”所以那些人刚刚都进不了,被他们控制在外头又逃不掉。然后诸葛炎羽说让他们进来,他也才解除法术,让他们进来。

    “他们都是别人安插到我这里的眼线?怎么会……”怎么会那么多。

    诸葛炎羽不用照镜子都知道他现在的脸色有多难看。他一直以为就是热衷于到处乱跑,从来也没理会过殿里是哪些人,反正也有主管在管着,压根就不需要他来操心。

    那些宫人都是他母后安排的,明明经过他母后的手,竟然也会出现这种纰漏?

    也许有些是从一开始安插到他母后那边的人,也许有一些,是后来他在后面,陆续被人收买过去的。他自认是个好主子,一向来对他们不薄。

    为何还会有这么多人要背叛他?

    “人总是需要成长的。炎羽,你要学的还有很多。”敖蓝也不懂如何安慰,不过男子不像女子一样需要安慰的。

    “敖蓝,你是不是对我很失望,母后她经常说我,我也没当一回事。”诸葛炎羽哭丧着脸,也许是身份不同,他母后说的时候,他只觉得烦,一句话也听不进去。可是现在敖蓝说的时候,他又觉得很容易接受。

    他也知道他的问题,可是也没办法那么容易改过来。

    “他们虽然是奴才,也想跟着一个有大好前途的主子。炎羽,你一直胸无大志,他们想另择高枝也很正常。厨娘是你母后的人,你若不知如何做,可以问问你母后。光是发脾气是小孩子才会做的事。”

    敖蓝倒也不委婉,诸葛炎羽老是大大咧咧的,他们也怕他什么时候惹了皇帝不快祸及池鱼。会投靠别人,追根究底是有原因的,但这就是背叛。

    “你连他们是谁的人都知道了啊!”诸葛炎羽脸色有些发苦。敖蓝的话每一句都很扎心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