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途拒撩:上神快走开 > 第261章 二百五十九、逃离这深宫
    “啊,那个贱人,那个贱人!本宫要杀了她,要杀了她!”

    内殿传来一阵阵瓷器摔碎的声音,还有宫人们的求饶声。诸葛炎芙急匆匆的掀开珠帘走了进去,还未出声,眼角只见一黑影朝她而来,竟是硬生生撞上她的脸。

    “大公主!”身边的婢女惊慌失措的看着自家主子被什么东西一砸,冷不丁的摔倒在地,旁边掉落的,可不就是一个茶杯。

    诸葛炎芙也有些缓不过神来,整个人给摔懵了,而又觉得脸上有一丝疼痛。她下意识伸手抚上额头,这才发现她的脸竟然被什么东西给砸破相了。

    “大公主,你流血了,来人啊,快传太医。”

    婢女见自家大公主光洁的额头上破了一个口正流着血,全部都慌了起来。要知道女儿家的脸可是极为重要的,完全是自己的依仗。

    更何况大公主本就生得绝美,身份显赫,怎么能出差错。若公主出了什么事,他们这些人也别想活了。

    “嘶...给本公主拿个手绢来。”诸葛炎芙本是又气又急,如今这么一痛反而是清醒了不少。被砸破皮相固然严重,可是现在需要处理的却是其他的事。

    看到一旁的茶杯,诸葛炎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宫人们不好阻拦只能求饶,而那个罪魁祸首,自己的母妃,却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女儿被她的茶杯给砸得直流血,还在那里大吼大叫,哪里还有一点皇贵妃的威严。

    诸葛炎芙越看,心里头就越是发寒,简直是疯了,真的是疯了。她昨日说的那么多,母妃根本就一句话都没听进去。原本以为母妃喝了药睡过一觉会清醒一些,没想到现如今是越来越魔障了,原本还想着要好好劝劝她,现在诸葛炎芙是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了。还有什么用呢,说的再多,眼前这个人也是半句都不会听下去的。

    诸葛炎芙接过侍女递过来的手绢,敷上自己的额头止血。另外的侍女找来止血的膏药,见她这般一时间也不敢上前。

    “魏嬷嬷,把她敲晕了。”诸葛炎芙冷冷的看着几近癫狂的皇贵妃,又朝着另外一个嬷嬷开口道。

    “啊?”被点名的魏嬷嬷已经跟了皇贵妃十多年,因为从小看着他们长大,当时诸葛炎琪遣散宫人依旧留下她。此时见自家主子如此也是泪流满面,听到小主子的话更是吓到了,这……敲晕皇贵妃?

    “没听到本宫说话嘛,快点,下手利落一点。”诸葛炎芙怒斥道,她记得这个魏嬷嬷之前有点拳脚功夫,她若是不出手,那她就找其他人去做。

    “你这个混账,你竟然敢对自己母妃下......”皇贵妃又惊又恼,玉葱一般的手指指着诸葛炎芙,就差冲过来打她了。但话还没有说话就被离她最近的魏嬷嬷给打晕了去。

    魏嬷嬷最终还是听了诸葛炎芙的话,自家主子的性子越来越左,她知道的。

    “把皇贵妃带回房里,没有本宫的命令,谁都不能见,也不能让她出来。另外的人,把这里收拾干净了,今天的事,但凡有一个字传了出去,你们知道下场。”诸葛炎芙眼神凌厉的扫过众宫人,宫人们立刻跪倒在地。

    “是,奴婢遵命。”众宫人吓得浑身发抖。

    “公主,您先别气,您的伤口要紧。”婢女眼眶湿润,实打实的心疼自己家公主,拿着药想为她敷药。

    “连生母都不在意,又有什么好在意的。”诸葛炎芙冷冷一笑,不知道想到什么到底是坐下来让侍女给她敷药。

    “公主,您千万不要这么说,公主您是最为尊贵的。”侍女忍住眼泪,真不知道这都是什么事,皇贵妃怎么会变成这样,连公主都打,这还是不是亲娘了。

    “哎,走,去国...”

    诸葛炎芙话说一半微微顿住,心里闪过一丝凄凉之感,那个人又走了,毫无留恋的离开,只言片语都没有留下。她已到了许人的年纪,而他不知何时才会再回来。原本期期艾艾只想着能好好留在他身边就好,哪怕无名无分。

    可是现在连人都走了,她还能如何呢?诸葛炎芙心里叹了一声气,即使这样,她也怪不得他的。“去二皇弟那边走一趟吧。”

    这些事也瞒不过二皇弟,有些事该做的还是要做的。

    “大公主驾到。”外头宫人来报。

    “大皇姐怎么来了?”诸葛炎琪今日穿着舒适的常服坐在位子上,眼眸轻轻挑起,精致的脸庞漾着笑意。瞧见诸葛炎芙穿着宫装走了进来,额头上还包扎着,明显是受了伤。

    诸葛炎琪不由得一顿,轻扫一旁伺候的侍女,令她给大公主倒茶。“皇姐怎么受伤了?”

    诸葛炎芙瞧着自家皇弟那散漫的模样,又见一屋子水灵灵的侍女羞红的脸,心里升起一股怪异之感,到底也没有多往下想,只是坐了下来,“不提也罢。琪弟,阿姐有事想跟你说说。”

    诸葛炎芙没有回答诸葛炎琪的问题,她为何会受伤,自然有人禀报给他,毕竟母妃周围的人都是二皇弟派去的。而她的言下之意,自然是让诸葛炎琪屏退左右。

    诸葛炎琪倒也如她所愿,轻轻一挥手,那些侍女便行了礼一一退了下去。

    “二皇弟,母妃最近身子不太好,我想带着母妃去国寺待一段时间。”诸葛炎芙说道,声音里带着满满的疲惫。二皇弟是自己的嫡亲弟弟,她自然也无需隐瞒。母妃如今的模样实在是不能在宫里生活。别说母妃非要跟临妃过不去,那个临妃,怕是也不会放过母妃。

    “母妃身体不适,还要出宫吗?”诸葛炎琪记得自己这个母妃前几日刚大闹了一场,可是被父皇禁足了。今日又闹了起来,到底给皇姐压了下去。

    “是我的主意,母妃她...已经方寸大乱,以前的母妃况且不是这个临妃的对手,如今气得心神大乱的她,可不就是个活靶子吗?”诸葛炎芙愁绪弥漫双眸,在这皇宫里,母妃的段数终究是低了些,若不是外祖家和他们这些年的维护,母妃恐怕连骨头都不剩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