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途拒撩:上神快走开 > 第278章 二百七十五、木珠的力量
    “阿洛?”

    洛以瑾听出她话里的异样,微微蹙眉。他不是很明白初洛为何是这般反应,刚刚的对话不是很正常么,她又是为何像变得一个人似的。

    “你要的东西就在那里,你还愣着做什么?”初洛转过身去,不再看着洛以瑾,冷冷的开口。

    那玉佩她已经给了洛以瑾,那人家如何处置又与她有何干系,他就是拿去送别人,那也是他的事。以后她有什么好东西绝对不会再给洛以瑾这个混蛋,初洛恨恨的想着。

    再看看那石棺上两具尸体上头的玉佩,也就是隐玉。初洛眸光微闪,有些难以言喻的滋味。

    小黑说,隐玉是隐受一个仙人所托制作出来隐藏某个法器的强大灵力的。现在看来,那个法器就是洛以瑾一直在找的木珠了。洛以瑾说过,那些木珠本来就是他的东西。法器的主人是洛以瑾。

    小黑所听到的传说里,去找隐的那个仙人是为了把法器毁掉才去找隐的。那么那个仙人就不会是洛以瑾了。想必是与洛以瑾有仇的,不然也不会想着把洛以瑾的法器给封印掉。

    虽然洛以瑾本身就是很让人讨厌,但对方分明是想害他死。洛以瑾这样的人,法力已经如此高强,竟然曾经出现过法器被别人带走的情况,他当年到底经历了什么事,是不是那些人也想把他杀掉呢?

    敖蓝一直说洛以瑾是天族的仙人,可是她一直只觉得洛以瑾是个法力高强的修道者而已。如果他真的是天族的仙人,为何天族的仙人要如此害他。洛以瑾这个家伙,到底隐瞒着多少事情。当初又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让他现在费劲千辛万苦的找回自己的法器。

    初洛忍不住偷偷瞥了洛以瑾一眼,后者见她回过头开,朝她笑了笑。

    “笑什么笑,快拿啊。”初洛不由得有些恼羞成怒。这都什么时候了还乱撩拨人。赶紧拿完赶紧走了,不是本来就是他的东西吗?

    洛以瑾点了点头,伸手指向那两块玉佩,两具尸体上的玉佩立马飘了起来,就在玉佩离开尸体的瞬间,那两具完好的尸体也在同时灰飞烟灭,什么也没有剩下。

    “原来是因为隐玉才会肉身不腐。”初洛盯着那两块玉佩,玉佩慢慢的飘过来,落在了洛以瑾张着的手掌上。“凯,篱。”

    玉佩上头各刻着一个字,分别就是‘凯’,‘篱’。这应该就是刚刚那一男一女的名字了。还真是定情信物,居然还刻上字了。

    洛以瑾合上自己的手,然后再展开来,那两块玉佩已经变成粉末,手心上独留两颗木珠,一股强大的灵力涌了出来。

    初洛脸色微变,隐玉果然名不虚传,这么强大的灵力,它也能够将其隐藏得一丁点都不剩下。这木珠是洛以瑾的木珠,灵力这般厉害,还有这么多颗,她真的有些不敢想象,等到洛以瑾拿回全部的木珠,到底要有多厉害。

    那木珠随即飘了起来,在空中环绕了几圈,与洛以瑾手腕上的那条木珠合了起来。洛以瑾侧过身看向初洛,意味不明。

    “洛以瑾,你没事吧?”初洛感觉到洛以瑾身上的灵力忽然变得有些怪异,那刚合上的木珠那两股灵力似乎在与洛以瑾本身的灵力相互排斥。不,不是排斥,它们是在争主权。

    “阿洛。”洛以瑾忽然捂住自己的胸口,喊了初洛一声。初洛赶紧冲上去抱住洛以瑾。

    “洛以瑾,洛以瑾你振作一点。”初洛想起来,洛以瑾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每次拿到木珠都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些木珠每一颗的灵力都十分霸道难缠,洛以瑾每次找到它们都需要用尽全身力量来压制它们,所以洛以瑾才会忽然失去意识。

    初洛赶紧抱紧洛以瑾,默念清心咒护住洛以瑾。

    那股强大的灵力同时也在冲击着初洛的身体,可是她丝毫不敢撒手。凡人练功很有可能会走火入魔,若洛以瑾被这木珠的灵力所打败,那洛以瑾还会是现在的洛以瑾吗?她绝对不允许,绝对不!

    洛以瑾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却并没有发出声音来,而是直接晕了过去。

    “洛以瑾,你醒醒。”初洛施法将洛以瑾带到柱子旁,扶他靠着柱子。竟然会晕倒,这可怎么办才好。初洛施法想帮洛以瑾一起控制体内那絮乱的灵力,可是她的妖力实在太过微弱,根本就没有任何作用。初洛看向洛以瑾手腕上的木珠,咬了咬牙,伸手就想直接把那珠子整个拽下来,可是手刚碰到那珠子,只觉一股灵力直击自己的神识,眼前一片空白之后,晕倒在了洛以瑾的怀里。

    待初洛醒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精致漂亮的女子闺房,而她的面前竟然还站着好几个衣着相同,低着头的女子。

    初洛吓了一跳却又很快冷静下来,由于有了之前龙女敖星那一次的经验,初洛也知道她是被带进木珠之前的主人先前的记忆里头,所以没有特别的慌乱。

    女子闺房,若她猜的没错,应该是刚刚主墓室里那个女子的记忆。

    “他如何了?”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里头传了过来,明明是十分简单的一句话,声音却带着一股上位者的威严。

    “回族长,这位将军恢复良好,只是这头部尚有淤血未除,恐怕会影响他的记忆。”好像是大夫的人回答道。

    “记不得了?”女族长问道。

    “具体情况要待将军醒来才会知晓。就算记得,怕也记忆也有所缺失。”大夫恭敬的回答道。

    “知道了,你下去吧。”

    初洛走了进去,只见一位面容精致的女子坐在床边。

    女子凌厉的眸光在扫过床上的男子时,却瞬间柔和了下来,她的嘴角扬起一抹浅笑,“叶贤凯,你自己送上门来的,我云篱可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那个男将军叫叶贤凯,那个女族长叫云篱。初洛饶有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们,原本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将军和将军夫人,可现在看来,这个云篱似乎更加不简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