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途拒撩:上神快走开 > 第292章 二百八十九、发现什么了
    房内香炉正燃起袅袅青烟,谭夕照此时正压低气息躺在床上假寐,不一会儿便听到窗边传来敲门的声音。他睁开眼睛喊道,“谁在哪儿?”

    “二皇兄,是我,炎羽。”诸葛炎羽听到自己皇兄的声音,赶紧推开窗户,跳了进去。这么一跳就是两个人,其中跟在后头却镇定自若的可不就是敖蓝。

    谭夕照眼眸眯了眯,装出一副很惊讶的模样,缓慢的从床上坐起身来,“炎羽,敖蓝公子,你们怎么...咳咳...”

    “二皇兄你怎么病成这样?敖蓝,你快帮二皇兄看看。”诸葛炎羽赶紧跑过去扶住诸葛炎琪,伸手轻轻的给他拍拍后背。

    上次在御书房惹怒父皇那天,他便觉着二皇兄的脸色十分不正常,没想到今天见到二皇兄,竟然病得如此严重。要知道从小身体最好的就是二皇兄了,一年到头就没得过什么小病小痛,他从没见过二皇兄如此孱弱的模样。

    诸葛炎羽眼底闪过几丝慌乱,他忽然也有些害怕。他们国都一直都过得很安稳,可是突然来了一个临妃,便把这些所谓的风平浪静打破了。

    大皇姐被禁足国寺,他跟二皇兄也被禁足。父皇一直最尊敬母后,可是却把母后软禁了。连他宠爱了十多年的皇贵妃也能说不要就不要。

    他在宫外听到一句‘最是无情帝王家’,但他一直都觉得父皇是疼爱他们这些子女的。但是如今,如今他真的很怀疑自己是不是错了。皇帝永远是高高在上的,他们不过是他脚下的子民之一罢了,没有例外。

    房内青烟袅袅,一盏小烛火已经快燃尽。敖蓝看向靠在床边咳嗽的诸葛炎琪,脸色确实不太好。他跟诸葛炎琪也不熟,虽然按辈分讲,诸葛炎琪也算是他的小辈,但敖蓝也没有什么特别感觉。也许他就是对诸葛炎羽比较有眼缘而已。

    敖蓝扫过一旁的诸葛炎羽,倒是他一副要哭的样子,生病的又不是他,怎么这副孝子的德性。敖蓝无奈的摇了摇头。

    “无事,只是风寒,睡了一觉已经好多了。倒是你们,怎么大半夜偷偷跑过来,父皇不是还禁着咱们足么?”说到最后一句,谭夕照脸上也跟着换上失落的神色,仿佛还在为这事心伤。他也是被禁足的人之一,他们都是同病相怜。

    “二皇兄,我们是偷偷跑过来的,关于父皇……我们就是想来问问你有什么对策。”原本想的好好的,二皇兄博学多才,脑子比他好用太多,定可以想出好办法来。

    可是二皇兄如今…诸葛炎羽觉得他实在太不应该了,二皇兄还在病着,他怎么能让一个病人忧虑这种事情。

    “我今日身体不大好,怕是让二皇弟失望了。”谭夕照心中冷笑一声,脸上却是一副万分愧疚的模样。诸葛炎羽还真是如他所调查的那般无用,若不是他认识敖蓝这条神龙还有初洛和洛以瑾,早就不知道死上多少回了。

    看来等到计划实施的时候,他要脱离诸葛炎琪的身体才行。毕竟到时候……不大可能会是这个诸葛炎羽。

    “二皇兄,你好好休息,养好身体才是最要紧的。我相信父皇一定会想明白的。”诸葛炎羽自然不会勉强他。见到自己的二皇兄脸色如此不好,他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二皇兄言语中似乎还不知道皇贵妃被贬一事,诸葛炎羽到底没忍心告诉他。若是因此让他更加忧心反而不好。毕竟事到如今,就是再闹到父皇那边去,皇贵妃成了临妃也已经是事实。

    原本就是偷跑过来,自然不能待得太久。诸葛炎羽又宽慰了自己皇兄几句,便起身准备告辞。

    “等等,我给二皇子把把脉吧。”敖蓝突然开口道。

    谭夕照心脏一跳,垂下睫毛掩住眼底的异样,虚弱一笑,“那劳烦敖蓝公子了。”

    诸葛炎羽听到这话便站起来让个位置给敖蓝,自己走到门边注意动静。敖蓝走过去,正想拉开谭夕照的被子,忽然诸葛炎羽慌乱的跑到他身边,“外头有动静,敖蓝。”

    大半夜的四处十分安静,那些接近的脚步声便十分明显了。

    “听声音似乎是宫人请的太医到了。”谭夕照脸上带着歉意,又咳了两声。

    “既然有太医,那二皇兄好好休息。我跟敖蓝先走一步。”诸葛炎羽也十分愧疚,毕竟他们突然到来便已经打扰到皇兄的休息,若是让太医发现原本该禁足的他在皇兄这里那就糟糕了。他们倒是无所谓,若是连累皇兄就不好了。

    他不知道他这种想法其实已经是在下意识里头已经把敖蓝划到他一起。

    诸葛炎羽拉过敖蓝的手臂,敖蓝点了点头,又不留痕迹的扫了点燃的香炉一眼,到底没有再多说什么,跟诸葛炎羽先后翻窗离开。

    敖蓝在屋顶上往下看去,果真有个太医急匆匆的被宫人引入二皇子殿。诸葛炎羽以为敖蓝是不理解为何太医能进去,便开口道,“父皇虽禁了我们足,但我们好歹是皇子。二皇兄得了风寒,是可以请太医的。”

    说完诸葛炎羽又有些难受,二皇兄竟然半夜请了太医,也不知道是病得多重,早知道还是要敖蓝帮忙把个脉才对。

    “嗯,我们回去吧。”敖蓝没有再开口说些什么,这个时候说什么也没有什么用。拉过诸葛炎羽的手跃下屋顶。

    “主子,他们走了。”太医装扮的鸣低着头站在门边,感觉到敖蓝他们的气息离去,才慢慢走到谭夕照身边。

    “嗯。还好你来的及时。也不知道那龙是不是察觉到了什么。”谭夕照嘴角勾起一抹笑,伸出手来,手腕上是刚刚诸葛炎琪被绳子勒出的痕迹。若是刚刚被敖蓝掀开被子,那他还不知道如何解释这勒痕了。若是拖得久,指不定敖蓝真的会发现什么,毕竟……若敖蓝他们现在在这里,就会发现除了鸣假扮的太医外,其他宫人的眼睛都是闭着的,仿佛提线木偶一般站立着。

    “要不要属下......”鸣想着直接把那头半龙半人的家伙杀掉得了。

    “不必。过不了多久,他们那边便顾不得其他了。”谭夕照笑着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