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途拒撩:上神快走开 > 第343章 三百三十二、他自然可以
    洛以瑾看了初洛一眼,似乎想开口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来。初洛身上的妖力几乎全部恢复了,尽管如此,她一直将妖力输给洛以瑾也是消耗极大,很快便有些眼冒金星。

    “这些是...洛以瑾竟然是打着这样的主意!”敖玄眸光微凝,立刻跳下去施法帮忙。如果说是救洛以瑾,他是不愿意的。但此时的性质已经变了,他出手只是为了拯救那些牺牲的亡灵。如果洛以瑾的法力突然中断,那些亡灵会全部消散的。

    “这些生魂...真亏那老东西想得出这种办法。”苏镜也看明白了,有些无语的抓了抓脑袋,洛以瑾可真会搞事情,他是料定了这样一来,那个什么敖玄的就不会干涉反而会帮忙是吗?

    不得不说洛以瑾这招很妙。苏镜又看了身旁有些麻木的倾华容一眼,直接给了她一脚,踹了一下,她整个人跪倒在地上。苏镜施法定住她,然后冷笑道,“这些都是你害死的人,你也该给他们下跪祈祈福才是。”

    说完也跑了过去,施法助力。没办法,他现在就是跟洛以瑾是一条船上的,他们要是出了事,他也落不着好。

    初洛终于支撑不住,身子一软,却在摔倒之前被洛以瑾揽住怀里。

    “洛以瑾,那铁链断了!”

    初洛听到一声清脆的铁器落地的声音,正是洛以瑾手中的铁链断开发出的。可是断开的仅仅只有两只手的铁链,而锁在脚上的,已经还在。甚至已经开始像之前手上的铁链一样在收缩,要阻止洛以瑾再继续做些什么。

    初洛眼神微闪,只见洛以瑾的白色衣袍已经染上血渍,他被铁链锁住的地方也开始流血了。

    “本尊什么时候需要担心?”洛以瑾的声音不冷不暖,初洛却凭空听出一丝安抚的意味。

    “洛以瑾,我能做些什么吗?我真的不愿意这样,什么也做不了。”初洛勉强站住,不让自己太过碍手碍脚。她似乎什么都干不了,为什么每次在紧要关头,她总是这么没用。

    “你若无聊,便唱首歌吧。”洛以瑾看了快哭出来的初洛一眼,原本是不打算搭理她,但鬼使神差的还是说出了这么一句话来。

    “啊?”初洛愣了愣,唱歌?这种情况唱歌的话,会不会有些奇怪了。洛以瑾说如果她无聊就唱歌,这台阶还真是给得十分牵强,但初洛还是莫名的想笑。

    “喂,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能不能认真一点,别老是谈情说爱的。”苏镜都快听不下去了,这两个人能不能把他们当人别当空气啊。他们就站在旁边,而且现在是在做正事的时候,这样亲亲我我很影响别人心情的。

    “谈...谈情说爱?”敖玄在旁边一听,整个人都懵了。他听错了吧,谁跟谁谈情说爱?洛以瑾跟一个小妖精谈情说爱?这玩笑开得有些太大了吧。

    “那我哼一首以前听过的歌谣吧。”初洛懒得搭理其他两个人,想了想便想到了一曲十分温和的歌谣,那是槐树婆婆经常哼的,每次听到,她的心也可以跟着安定下来。

    初洛轻声的哼唱起来。而那旋律一出,原本急躁的生魂们更是忽然安静了不少,似乎更加听从他们的指示了。而一旁的敖玄更是吃惊的仿佛见鬼一般。

    初洛哼唱着歌,只觉得浑身愈发疲惫,忽然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等到她醒来的时候,那些从阵法中出来的生魂都已经消失不见,只剩下一堆开得更加粉嫩的无名花。而她正是躺在这些无名花的旁边,身体除了有些发软,输给洛以瑾的妖力竟然都恢复了。

    看来洛以瑾是特地把她放在这些粉色花旁边的。怎么静悄悄的,是结束了吗?初洛有些艰难的坐起身来,轻声开口道,“洛以瑾?”

    “姑娘,你没事吧。”苏镜赶紧走过来扶起她。

    “你醒了?初洛,你可否告诉我,你是从何处听来刚刚哼唱的曲子的?”敖玄见初洛醒来,也走了过来,神情还有些急切。

    “曲子?”初洛觉得自己的脑袋重重的,还没办法很快的对周围的事起反应。对于敖玄的话也是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所说的是哪个曲子。

    “感情你刚刚一直心事重重就是因为那曲子啊。那曲子有什么好奇怪的吗,不就是听了挺顺耳的?”苏镜有些无语,刚刚他还以为这家伙怎么了,怎么一个人站在一旁还冷着脸,本来还有些担心这家伙要对初洛不利呢。

    “我没有问你,你不要说话。”敖玄冷冷的看了苏镜一眼,警告他闭嘴。若是再捣乱,他不敢保证会不会出手杀了他。

    “姑娘,不要告诉他。”苏镜扬了扬下巴,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再怎么样,初洛也是跟他一边的,总不会平白无故就把这个敖玄想要知道的事情告诉他才对。之前若不是他的阻止,他们早就将引魂草拿给洛以瑾,说不定洛以瑾就不会被祭咒困住。想来姑娘都是会讨厌这个敖玄的才对。

    “......”敖玄嘴角抽搐一下,真想打死这个鬼修为民除害。不过是手下败将,怎么也敢如此嚣张。

    “你们让开,洛以瑾呢。”初洛揉了揉脑袋,推开他们两个人,自己站了起来。

    “他从你晕倒之后就设了个结界把自己围在里面,也不知道在干什么。”苏镜还是走上前扶住了她,指了指前方不透明的结界。洛以瑾特地设的,总有他的道理。

    “他应该是在解咒吧。这个祭咒本是没办法解的。没想到洛以瑾还能开出个先河来,我也不知道他会在里面做什么。”敖玄看向那结界,轻声开口道。

    “他自然是可以。”初洛其实觉得有些奇怪,洛以瑾似乎一直都胸有成竹,即使陷入祭咒里,也仿佛早就料定了会发生什么事一般。也许洛以瑾,还有其他的目的也说不定。当然,这样的猜测她也不会跟敖玄说。这个人是敌是友尚未分明,现在只能是分到对立面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