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仙途拒撩:上神快走开 > 第433章 四百二十二、孩子不能出生
    诸葛炎琪是一个喜欢隐藏自己心意的人吧,虽然很关心诸葛炎羽,但是在之前总是冷冷的,对诸葛炎羽经常是很严厉,反倒是对她还热情一点。

    虽然那是因为她是他的救命恩人来着。

    但当时他在猎场出事,别人都以为是诸葛炎羽下的手,就是认为他们兄弟一点都不亲昵。也许跟诸葛炎琪老是对炎羽板着脸有关。

    “所以有些话是说好呢,还是不说好呢?说出来总怕被人看低了去,可是不说吧,又怕对方不够明白自己的心意。”

    “若是喜欢,藏在心里也会从眼底跑出来,若是不喜欢,自然也会避而远之。”

    其实凡人就是如此特别,他们虽然会各种伪装,但真正的情感却是掩藏不住的。就像皇兄,一直以为他就没有对他们几个兄弟和颜悦色,但他们仍然知道他是个疼爱他们的兄长。

    其他的感情也是一样,当初还没有恢复记忆时,炎羽的目光一直会追随着初洛,即使他不说,大家也都知道他十分喜欢初洛。

    而如今的初洛,虽然喝着酒笑得如此灿烂,但眉眼间淡淡的愁绪遮掩不住,她在担心洛上神,可能连她自己都未察觉。

    “凡人之间的事有那么简单吗?除了喜欢与不喜欢,还会有其他的吧。”初洛总觉得凡人比她想象的要复杂一些。比如繁亦这一世的家人,感觉就怪怪的。

    “其实我也不知道。虽做过几世凡人,但是都过得很平淡。”繁亦想了想也没能回答初洛的问题。毕竟他每次转世,不是当了和尚,便是为了救人而英年早逝,想想还真的,懂得不太多。

    “藏也不一定藏得住,但藏不住又不一定就会被人知道。凡人修道不是很难嘛,说不定是因为他们才是天地间最为复杂的。”初洛喝了一口酒,心里想着洛以瑾。

    她从来没有想过掩饰什么,喜欢就是喜欢,即使是被讨厌还是很喜欢,她就是想坦坦荡荡的活着。

    就算要顾虑,也不该是她来顾虑,明明是那混蛋扰乱她的生活,凭什么不一起承受呢。就是痛苦,也该是两个人一起痛苦才对。她学不来凡间女子那般矜持温柔,她只能是这样了。

    “对了,我感觉到你身上的气息不明显,你是不是带了什么东西?”初洛问道。

    繁亦身上的气息几乎没有,若不是他就在他们面前,她有可能不会察觉到他的存在。刚刚就想问了,但太多的事情要问,就把这个忘了。

    “哦是的,是鼠族的碧玉石。”繁亦将带在脖子上的玉石拿出来,还好有它,他跟敖蓝才能躲了这么久。虽然他现在是个凡人没有灵力,但若是没有碧玉石,他的身份还是很容易被有心之人发觉的。

    “唉,一看到这个就想回镜城了。等下一次,我们就一起回镜城吧。不过你是天族太子,恢复法力之后还能继续留在凡间吗?”初洛喝了一口酒,当初觉得那个倩倩也挺好玩的,说真的还有点想回去看看。

    “这个嘛,看情况。”繁亦轻笑,他在天族管的事不少,可能恢复灵力之后就要回去复命了。但是,如果有机会他也想继续跟初洛他们一起。

    “咦,这不是炎羽的玉嘛。”诸葛炎琪不知道何时醒了过来,也终于不再执着于找他那根已经吃进肚子里的羊腿,而是凑到他们身边来,盯着繁亦脖子上的碧玉石看。

    他们都记得,当初离开鼠族的时候,倩倩特地给了炎羽一块碧玉石,倒没想到诸葛炎琪见过,而且还记得。

    “炎羽的玉石!”诸葛炎琪忽然出手,猛地把繁亦脖子上的玉石拽下来。

    “天啊,诸葛炎琪你干嘛啊,快把碧玉石还给繁亦。”初洛心里道一声糟糕,赶紧伸手要夺回碧玉石,却不想诸葛炎琪醉是醉,武功还不曾忘记,一个翻身退到另一边去,又摔到地上。

    “这不是你的,这是炎羽的,我要还给他,我要带去给炎羽。”

    诸葛炎琪从地上爬起,转身就推门跑了出去。外面候着的宫人皆被他吓了一跳,皇上皇上的嚷着。

    “诸葛炎琪你简直是疯了,喂,等等。”初洛扔掉酒坛子,追了出去,追到一半觉得不太对,把没有碧玉石的繁亦单独扔在这里更危险了,又返回去将繁亦抱起一起追。

    “他往哪里去了?”繁亦问道。

    他们追出来,诸葛炎琪早已不见踪影。而偏偏他又拿了碧玉石,气息掩盖住了。

    “一定是三皇子殿。真是惹祸精。”初洛有些无奈,更有些担心,担心会有人发现繁亦。

    “我们必须赶紧拿回碧玉石。”繁亦其实有些想笑,但又觉得在这个时候笑出声来有些不道德。

    苏镜本打算再跟敖玄耗一耗,故布疑阵,让敖玄怀疑他是不是知道什么。结果不知道从何处射出来一支冷箭,若不是他施法接住,床上的孕妇都成刺猬了。

    “是谁?”

    “去死吧!”谭夕照认出敖玄,看到仇人分外眼红,施法从四面八方开始放毒剑,苏镜赶紧将那个被定住的管家和床上的王氏护住,免得他们成了刺猬。敖玄扫了他一眼,施法跟谭夕照打了起来。

    “得,还以为我是帮手。”苏镜讽刺一笑,施法解王氏的毒。王氏这孩子是一定要生下来的,不然繁亦可不就永远都是个小女孩了。

    “住手,孩子不能出世!”敖玄发现苏镜的动作,又分心过来拦他,跟他打了起来。

    敏叶早就发觉后院的动静,她过来发现地上倒了一地的人,屋顶上又有三个人打得不可开交。赶紧先将那些还有气的凡人挪到一边去。然后才跑进屋里。

    毒被苏镜解了,王氏正好在这个时候疼醒,看到一屋子的箭还有陌生的敏叶,吓得尖叫出声。但其实她整个人十分虚弱,声音沙哑且十分小声。

    女人生孩子就是在鬼门关走上一回,但这个女人更倒霉一些,别人就是要她不上不下,留着一口气呢。敏叶毫无情绪地看着王氏,淡淡的开口道,

    “放心,我是来帮你生孩子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