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代阴妻 > 第0005章 尴尬的三秒
    美女姐姐竟然不害怕这个红衣女鬼,还敢跟其对抗?!

    红色衣服桀桀冷笑几声,围绕着我转了几圈之后,瞬间就是朝着我俯冲过来,随着红衣女鬼朝着我冲过来的那一刹那,红衣女鬼的真实面容也是瞬间闪现。

    一身红衣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化作褐色的诡异花纹服饰,一双眼珠只见眼白不见瞳仁,惨白的面容更是布满了一丝丝诡异的青色,一些蛆虫在其鼻孔中来回穿梭,阴测测的笑容盯着我。

    女鬼朝着我扑过来的时候,阴测测的笑容将其整张嘴巴直接撕裂开来,一直到了脖子根那里才是停下来,血水碎肉从其口中喷溅出来。

    那一瞬间,我想要喊叫的,但是似乎是被某种力量扼住了一般,死一般的安静。

    裆下一股强烈的尿意再也是控制不住了,感受着胯下的热流我这才是反应过来,当即哀嚎一声。

    就在我以为我恐怕要被厉鬼索命的时候,美女姐姐随手一挥,红衣厉鬼瞬间就是飞退回去,狠狠的砸在了窗口的墙壁上面,就连墙壁上面的岩灰也是震落下来不少。

    女鬼看着美女姐姐龇牙咧嘴,脸色的桀桀笑意已经是变成了惊恐。

    就在这时,美女姐姐盯着女鬼,眼珠子竟然全部变成黑色,一道黑色的丝线宛若是实质一般朝着女鬼飙射过去,瞬间刺穿了女鬼的身体。

    “啊啊啊啊!”

    女鬼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尖叫声,整个身子竟然开始膨胀起来,然后在窗户口那里打起滚来。

    “嘭!”

    女鬼的身体里面发出一道闷响,紧接着女鬼整个腐烂的身子开始瞬间爆炸,黑色的血水夹杂着一些腐肉四处飞溅。

    美女姐姐随手一挥,红色嫁衣已经是瞬间从地面飘了起来,正好挡在了我的面前。

    “还不快滚!”美女姐姐冷厉的娇喝声再是响起,随后我只听到窗户口那里“咣当”一声,然后房间里面再是恢复了安静。

    “姐姐……”我感受着胯下的热意,一阵羞红,尴尬不已。

    美女姐姐似乎跟小时候对待我一般,压根没有介意,反而是看着我,美眸流转,缓缓将我下半身的裤子脱掉。

    我赶紧伸手捂住自己那里,有些不好意思的抬头看了美女姐姐一眼。

    “初阳,你的一盏本命灯被刚才那个女鬼夺走了,现在体内有很多死气,必须将死气镇压,否则的话,等到死气蔓延全身,你恐怕性命不保,现在你不要说话,一切听我指挥就是可以了!”美女姐姐看着我,一脸严肃的说道。

    美女姐姐的这番话,何道士之前已经提醒过我了,当即我就是点点头,表现的很是听话。

    只见美女姐姐伸手一挥,窗户已经是关闭了,房间里面再是安静下来。

    我跟美女姐姐互相看着对方,最后美女姐姐一脸羞红,缓缓躺在了地上。

    红装素裹,美艳无双,我看着美女姐姐这副娇羞的模样,自然也是不会再羞涩,反而是主动朝着美女姐姐贴了过去。

    三秒后,我就结束了战斗!

    我很尴尬,以前跟村里面男孩子一起玩的时候,总是会叫别人三秒男之类的话,这是嘲讽男人那里不行的话语,可是我做梦也是没有想到,我的第一次竟然仅仅维持了三秒!

    美女姐姐从地面上缓缓爬起来,脸上布满潮红,伸手抱着我,整个人依偎在我的怀抱当中。

    此刻,我才是反应过来,原来我早已经长大,而以前的美女姐姐已经是变成了一个娇羞的少女模样,她需要我的守护!

    “初阳,前世为妻却不能够陪伴左右,今生再见,君作磐石,我为芦苇,芦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美女姐姐靠在我的胸前,低声呢喃起来。

    听着美女姐姐的这番话,我不由得有些心疼,伸手再是抚摸着美女姐姐那光滑的脸蛋。

    夜已深沉,以地为席,以天为盖,我跟美女姐姐相拥在一起缓缓入睡,仿佛时间回到了小时候一般。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美女姐姐已经是消失不见了,我找了很长的时间,但是始终是没有找到,仿佛昨晚的一切仅仅是我思念美女姐姐所作的梦一般,可是眼前婚礼现场一切景象却又那么真实,仿佛在提醒我那绝对不只是一场梦!

    我很是不明白,美女姐姐,既然你已经是重新出现在了我的眼前,为何又要消失不见?

    我将自己关在婚房里面一整天,一脸的闷闷不乐。

    就在傍晚的时候,那个牛鼻子何道士却主动来我家找我。

    何道士一脸猥琐笑容,看着我问道,干儿子,昨晚感觉如何?

    听着何道士的这句话,我瞥了他一眼说道,你可还没有帮我找回本命灯了,干儿子还谈不上了。

    “看来气色还不错,你体内的死气已经是被阴气镇压,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们今晚就是可以行动了!”何道士上下打量着我的身子,满心欢喜的说道。

    “大晚上去荒庙?”

    我听着何道士的一番话,当即睁大眼睛问道。

    何道士看着我说,荒庙是女厉鬼的生地,女厉鬼昨天定然受了重伤,这个时候肯定会回到荒庙养伤,想要抓女鬼,必须去荒庙。

    我摇了摇头,但还是将我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毕竟大晚上去荒庙找鬼,想想就是觉得慎的慌。

    何道士解释道,晚上去就是为了找到女厉鬼,因为在晚上,人的本命灯就像是黑暗中的烛光一般,很是吸引鬼魂的注意。到时候就是能够更快的找到女厉鬼。

    这个解释倒也是能够说得通,所以我没有多想就是答应了何道士。

    就在太阳几乎快要下山的时候,我跟何道士才是一起动身,朝着山上走去,这次有何道士陪着,我也不再那么害怕。

    一进山,我就开始将何道士之前给我的木梳子掏出来,开始一本正经历的梳头发。

    何道士却说那东西已经是没用了,最起码对荒庙里面的女鬼是没用的。

    我问什么,何道士就给我讲了那木梳子的名称以及来历,原来这玩意竟然是一柄冥器,说白了,死人坟墓里面挖出来的东西,一般的鬼怪没有识别能力,感受到冥器当中的死气,就会将使用冥器的人当做死人,自然不会跟死人计较。

    但是,对于一些有了道行的厉鬼来说,这东西用处却不大了,很容易就是被厉鬼看出来真假。

    我收好木梳子,一脸尴尬,赶紧跟着何道士,等到了荒庙门口的时候,天已经是彻底黑了起来。

    作者赵初阳说:有人问我赵初阳这个笔名怎么来的,赵是因为我姓赵,初阳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基本上我每天六点肯定起床了正好碰到新生的太阳,再者每天阳气最盛的时间是早点太阳刚出来的时候,诛辟一切邪祟,毕竟写灵异了,取个好兆头,哈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