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代阴妻 > 第0006章 荒庙惊魂
    荒庙门口依旧是凉飕飕的,这种凉飕飕的跟美女姐姐身边凉丝丝的感觉很是不同。

    美女姐姐身上的那种凉丝丝的感觉,是能够让人内心安定下来的感觉,很是舒服,但是荒庙门口的这种凉飕飕的感觉却是非常的刺骨,仿佛凉意能够钻进体内一般。

    我站在荒庙门口,没胆量再次走进去,只能够跟着何道士的身后,屁颠屁颠的走着。

    何道士一到了荒庙门口,神色开始肃然起来,只见他从随身背着的行囊里面掏出来一个早就已经褪色的罗盘,绕着荒庙转了一圈,然后才是到了荒庙门口的大槐树旁边。

    就在我正是想要问何道士这是搞什么名堂的时候,何道士已经是从行囊里面掏出一个干木工用的铁锤子还有一根长约三十厘米左右的桃木钉子,瞬间就是朝着大槐树树根那里钉了下去。

    “何老头,你这是干什么,这树长这么大容易么,你这样会杀死这棵树的!”我见何道士不分青红皂白用桃木钉钉住了这颗大槐树,瞬间朝着他喊叫起来。

    何道士却压根是不听我的话,仍旧是挥着锤子,将桃木钉往大槐树树根那里再是钉进去几分。

    “初阳小子,知道槐树又名什么么?”何道士没有直面我刚才的问题,反而是看着我,抛给我一个问题。

    “鬼木!”还没有等到我开口,何道士已经是开口冷笑几声说道。

    “槐树的槐字拆开来,就是木中有鬼,我说这荒庙门口的大槐树里面藏着鬼,你信么?”何道士将东西收拾好之后,看着我笑了几声问道。

    “槐木里面藏着鬼?”以前的我那肯定是不相信的,但是经历过一些事情之后,我已经是开始变得疑神疑鬼,不敢是妄下断言。

    何道士看了我一眼,直接就是从行囊里面再是掏出来一张黄色的符纸,喷了口水在上面,然后当着我的面将其贴在了大槐树树身上面,只见那张符纸竟然很快就是变成了血色。

    看着这一幕,我的脸色也是苍白起来。

    之后,何道士拉着我再是在荒庙四周转了一圈,确定没有问题了,这才是带着我朝着荒庙里面走去。

    进去之前,何道士专门提醒我,这荒庙很大,里面说不定还藏有其他的鬼祟,要我紧跟着他的步伐,绝对不能够走丢。

    不要说何道士说这句话了,就算是他没有说那番话,我进去这里面,也会是跟着他寸步不离的。

    之前那种恐吓,我可是再也是不想要经历一次了。

    夜晚时分,荒庙里面浓雾弥漫,让人压根是看不清前面的东西。

    我紧紧跟着何道士,朝着里面走去。

    结果走着走着,前面就是出现一堵村里头很常见的土墙,我没有多想下意识的就是扭头朝着墙壁的左侧走去,但是走了一路却是压根没有看到何道士。

    当即,我就是慌了起来,赶紧就是朝着四周喊叫起来,但是四周却黑压压一片,没有一个人影。

    我当即就想,何道士这个牛鼻子会不会将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跑掉了啊?

    就在我神色惊慌的时候,我听到身后响起“咯咯”的声音,就像是村子里老狗用脚刨土的声音一般。

    我缓缓压下内心的恐惧,转过去用手电筒一照,什么也没有。

    就在我转身的那一瞬间,左脚脚掌猛地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拉扯起来,这股力量来自脚底下,直勾勾的拉扯着我的左脚脚掌,似乎想要将我整个人拖入地底下面。

    我神色慌张,腿一软一屁股就是坐在了地上,情急之下随手从地上抄起一块青砖碎块,狠狠的朝着自己的左脚脚掌那里砸了过去。

    “嘭嘭嘭!”

    我一连砸了好几下,砸的我的左脚也是一阵吃痛,终于感觉到左腿根部的那个拉扯我的力量消失了。

    我当即松了口气,赶紧挪动开,手电筒照了过去,只见就在我左脚脚掌站的那个地方出现一个凹陷下去的洞穴,洞穴旁边残留着几截断裂的白骨,看样子,好像是人的手指骨一般。

    森森白骨,月光下显得愈发森冷,就在这时,耳旁突然飞过去几只乌鸦,停在了大槐树的树梢上面。

    呀呀的叫声,让我心乱如麻,定睛一看,老槐树黑压压一片,树叶随风吹动,沙沙的树叶摩擦声音让我听着内心也是一阵毛骨悚然。

    这地方绝对是不能够继续待下去了,继续待下去的话,不要说找回最后一盏本命灯了,恐怕当天晚上就会是没命的。

    何道士这个牛鼻子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就在这时,有人轻轻拍了我的肩膀一下,我瞬间惊出一身冷汗,猛地回头,一张惨白的面容正对着我,我直接被吓得瘫软在了地面上。

    “何道士,是你?!”

    当我看清楚,眼前这个人的时候,我差点骂娘。

    何道士这个牛鼻子,刚才不知道到底是去哪里了,让我一个人在荒庙里面瞎转悠,这下终于出现了,却还是将我吓一跳。

    何道士一脸微笑,看着我连连道歉,然后说要带我下山回家。

    到了荒庙的门口,何道士的目光却是盯着远处的那根大槐树。

    “你去给我将桃木钉拔起来!”何道士似乎是有些忌惮的看着大槐树上面的那根桃木钉,然后扭头看了我一眼说道。

    我虽然对何道士的这番行为有些不理解,但是还是赶紧去大槐树下面,将那根桃木钉拔了出来。

    就在我拔掉桃木钉回头的那一刹那,却是看到何道士脸上挂着一抹阴冷的笑容,目光正是死死盯着我。

    我心头一颤,没敢是转过身去,这个何道士实在是有些古怪,莫非是被鬼上身了?

    我依稀还记得,小时候村下面有一条宽阔的河流,村民在那河流附近挖煤开采矿石,搞出来不少的深井,村里头有两家人不对头,其中一家人两个兄弟为了报复另外一家人,就将那家刚上高中的小孩拦路杀害,并将其抛尸在了那附近的深井里面。

    本以为这件事情天衣无缝,谁知道,那小孩的鬼魂当天晚上就是上了他亲姐姐的身,不停地哭泣,说自己被杀害的遭遇,至于那两个兄弟,自然是少不了牢狱之灾。

    这要是何道士也是着了那女鬼的道,我一个人可是怎么办啊?

    作者赵初阳说:新书期,每天两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