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代阴妻 > 第0011章 后山出事!
    看着何道士,我眼睛圆睁脑子瞬间清醒过来,当即就是抓着何道士脖领的衣服质问为什么要欺骗我,我的美女姐姐明明就不在西山。

    何道士似乎是一整夜没有睡觉,整个人看起来也是比较颓然,眼角那里更是出现一些清晰可见的黑眼圈。

    当时我吵得声音比较大,将父母还有何大何楚楚都是吵醒了,父母见我抓着何道士的衣服就让我松开,还劝说我已经是在邻村给我重新物色了一个漂亮的女娃子,美女姐姐走了,大不了重新再找一个。

    可是我的父母如何能够理解我对美女姐姐的感情?!

    后来,我跟父母,还有何道士何大河楚楚他们一起坐在客厅的椅子上面,客厅里面很是沉默。

    过了会儿,何大站起来,带着一个黑色的大袋子走到了何道士的跟前,将这个黑色的大袋子交给了何道士,回头的时候用眼神朝着我示意,似乎是想要我朝着何道士道歉。

    我心里倔,明明这个事情就是何道士不地道,我无论如何也是咽不下这口气。

    何大见我不肯道歉,拉着我就是到了院子里面,然后耐心的给我说了一番话,说我给何道士道个歉,也许何道士心软就会说出我的美女姐姐的下落。

    为了能够找到美女姐姐,我咬着牙回到客厅里面,走到何道士的跟前噗通一声就是跪了下来。

    何道士缓缓抬头,看了我一眼却是眯着眼睛笑说道:“明明心底很是不服气嘛,跪下来就能够服气了?”

    我说我服气了。

    可是何道士却是将我从地上拉起来瞥了我一眼无奈道:“明明嘴唇都是咬破流血了,还死不承认,不服气就是不服气,我老头子又不是没有年轻过,年轻的时候那驴脾气不比你犟多少!”

    我看着何道士,一脸的委屈,眼泪更是忍不住落下来,俗话讲男儿有泪不轻弹,那只是未到伤心处,到了伤心处,眼泪那东西是你想忍就能够忍住的?

    何道士无奈一声叹息,看了我一眼说道:“那具女尸离开前应该给了你一件粉色手帕对吧?”

    听着何道士的这句话,我这才是想起来,美女姐姐离开前的确是给我说过,只要是我想通了,就往那粉色手帕上面滴一滴我的血液,那样美女姐姐就能够感应到,就会主动来见我的。

    真的是聪明反被聪明误!

    我绞尽脑汁却是将这一茬给忘了,当即我一脸兴奋,将粉色手帕从自己贴身的口袋里面取出来,然后就是准备往上面滴血。

    但是何道士却是叫停了我,说是不能够随随便便就是贸然将血液往冥器上面滴去,如果没有调查清楚这件冥器的来历的话,很容易给我惹上大麻烦。

    但是粉色手帕是美女姐姐给我的,又如何能够惹出来大麻烦,难道美女姐姐还会是害我不成?

    在我的一再坚持下,何道士没有办法,只能够同意我往粉色手帕上面滴血,但是何道士也提醒了我,滴血之前必须多做一些准备工作,以防不测。

    何道士将黑色的大袋子用剪刀剪出来一个小口子,沿着我的身子,在四周用这些坟头土画了个圆圈,说是这些坟头土能够辟邪,就算是有意外发生,也能够将危险性降到最低。

    我用匕首很快割开我的中指,上面瞬间涌出来一滴殷虹的鲜血,看起来红通通的,母亲曾说过我的血液是O型血,就跟西红柿颜色很像。

    鲜血的从我的中指缓缓流出,最后滴落在了那张粉色的手帕上面,我忍着内心的激动,想着一会儿就能够见到我的美女姐姐心情实在是难以自控。

    我甚至已经是在我的脑海当中不止一次次排练着见到美女姐姐之后,如何道歉,如何恳求她的原谅。

    但是,鲜血滴落在了粉色手帕上面,手帕却是没有一点异动,仿佛压根是没有起到作用一般。

    我神色有些慌,难道是血液不够?

    当即我就再是将食指割开,朝着粉色手帕上面滴落一些鲜血,可是还是没用。

    何道士看着我准备再割一个手指头,当即一声暴喝让我神色也是清明了一些,他说眼前这个情况不正常,不搞清楚滴多少鲜血也没用,让我不要那样犯傻。

    可是,这是我目前唯一一个能够确定可以召唤美女姐姐的物品,美女姐姐却是没有出现,难道说美女姐姐不想要见我?

    何大走到了我的面前,将匕首从我的手中夺走,温和的看着我,要我不要担心,何道士见多识广,一定能够帮我解决这个问题的。

    客厅里面,何道士脸上挂着一抹阴沉,伸出右手捏了捏手指头,突然眼睛圆睁,伸手猛拍大腿叫道,坏了!

    客厅里面,随着何道士的这句话说出来,在场的人一个个都是一脸紧张,视线全部落在了何道士的身上。

    “赶紧去后山看看!”何道士看了我一眼,转身就是朝着外面走去,何大河楚楚则是紧随其后朝着外面走去。

    我跟父母说,让他们在家安心一些,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可以了,毕竟这个事情犯着邪性,我不想要父母因为我再是参合到这些莫名的诡异事情当中。

    跟着何道士,我们一路沿着山道就是朝着后山走去,可是天公不作美,就在我们准备上山的时候,山里竟然开始下大暴雨。

    我说要不雨停了再上山,但是何道士脸色铁青一口回绝了,说是天塌了也是要进山看看。

    看着何道士为了我的事情这么用心,我心底不由的为之前那么粗鲁对待何道士的行为感觉到羞愧。

    快到中午的时候,暴雨依旧没有一点停歇的迹象,后山本来就是有一条村民开矿挖出来的河流,这下雨水冲着,很快就是发起来大水,山里面到处都是能够听到轰隆隆的洪流声音。

    我们一行人最后被迫无奈,只能够在山脚的一处安全的地方拉起来帐篷。

    何道士打着雨伞,看着附近的地形,眉头紧锁,最后回到帐篷里面,看着我们三人一脸担忧说道,这后山里面怕是有东西要出来了。

    我们想要追问,但是何道士摆了摆手没有回答。

    当天傍晚时分,暴雨才是停了下来,橘红色的晚霞布满西方天空,看起来形态各异,非常壮阔美丽。

    见天气已经是开始好转,何道士带着我们三人就是开始动身,朝着山里面再是走进去一些。

    晚上八点钟的时候,何大突然神色紧张,举着自己那个灵巧精致的手机就是朝着何道士喊道,说是新闻报道,后山发大水,从里面冲出来一具水晶棺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