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代阴妻 > 第0020章 无头鬼!
    果不其然,何楚楚看着镜子碎片,当即抬头,急红了眼伸手指着我骂我臭流氓,然后说我这辈子没见过女人么?!

    我哭丧着脸看着何楚楚,这算是干的什么事儿啊,我伸手冲着何楚楚指了指我的身后,说我身后跟着一个没有脑袋的鬼,但是何楚楚听不进去我的话,却说我就是一个色鬼!

    就在我欲辩无言的时候,何大何道士也是朝着我这里走来,何楚楚看到两人当即就是一番添油加醋,甚至还说我进入了她的帐篷里面摸她的胸,口里不停地叫我臭流氓。

    天地良心,就你何楚楚那需要将上半身朝着前面弓起来90度才能够看到的胸,我会摸?!我虽然有时候内心有点小闷骚,但还不至于做出这种猥琐的事情吧?!

    这个时候,何大看了我一眼,然后将何楚楚拉到了一旁,说师父会为你做主的,这下何楚楚才算是安静下来。

    何道士到了我的跟前,深深看了我一眼说道:“以后不该看的东西不要看,这些镜子放在门梁入口就是为了避煞用的,你偷偷看了镜子,自然会是看到那些东西!”

    何道士看着我朗朗说了起来,丝毫是没有提我进入何楚楚帐篷里面的那些事。

    我问何道士这该是怎么办,毕竟身后跟着一个无头尸体,怕是个人就是要害怕吧?

    何道士说这些东西荒郊野外本来就是比较多,更何况今天我们闯了不少野坟,挖了不少坟土,吸引来这些东西不奇怪。

    当即,何道士就是让我盘腿坐在地上,用坟头土在我的四周撒下来一个圆圈,然后点燃四根香,根据罗盘的指示,最后将其分别插在了圆圈上面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最后只见何道士再是抽出来一张黄色符纸,然后猛地就是朝着我的额头眉心处贴了过去。

    当那张符纸贴在我的额头的时候,我就感觉神色瞬间清明起来。

    之后何道士再是从背后的行囊里面掏出来一件白色纸衣,然后让我穿上。

    看着眼前这件纸衣,我当即一脸不解,想不通何道士不是能力挺强的么,桃木剑抽出来戳上跟在我身后的鬼魂几下将其吓走不就是没事了,为什么还要我像一个疯子一般穿着一件纸衣呢?!

    当我提出这个问题之后,何道士仅仅是瞪了我一眼,然后说我爱穿不穿。

    何大告诉我,说是何道士曾经说过,现在的这些亡魂,只要是它们做的不太过分的话,一般不会使用太过凶狠的手段对付它们的,一方面是可怜它们,另外一方面就是修炼境界高了,就会是主动的避免因果纠扯,能化解因果当然是最好的选择。

    我没办法,只能够听从何道士的这番话,将衣服穿了起来。

    穿好纸衣之后,何道士在我面前不知道念了几句什么咒语,忙活了一会儿才是睁开眼睛,给我说脱下纸衣,没事了。

    何道士将纸衣拿过去,直接就是掏出打火机,当着我的面点着了,我看了几眼,那纸衣燃烧的时候竟然发出绿色的火焰。

    “天还早了,都回去睡觉吧!”何道士看也没看我一眼,自顾自的打了个哈欠,扭头就是准备朝着自己的帐篷里面走去。

    这个时候,何楚楚见何道士竟然没有处罚我,当即一脸的不开心,挣脱何大的手掌,就是跑到了何道士的面前,朝着何道士喊道,说我是个色狼,要不是她及时醒来,恐怕现在就不仅仅是被我摸胸那么简单,很有可能失身。

    天地良心,见何楚楚竟然脸不红心不跳的当着众人的面公然污蔑我,我满脸错愕,肚子里憋着口气,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何楚楚看着我的这个样子,很是得意的瞪了我几眼,然后让何道士为她主持公道。

    最后,何道士说他不会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让何楚楚自己处理,然后再打了个哈欠扭头就是离开。

    何道士的这句话说出来,我的脸色瞬间就是绿了。

    何道士这番话的意思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不想要替何楚楚主持公道,但是实际上却是在放任何楚楚收拾我。

    何楚楚毕竟是跟着何道士学习玄学道术有一段日子了,不敢是说多么厉害,但是驱个小鬼来吓唬我却也是小手段罢了。

    当即,看着何楚楚那副杀人的冷笑目光,我心惊肉跳就是躲在了何大的身后。

    何大见何楚楚要来攻击我,连忙劝阻下来,说是明天有个大事情,最好还是赶紧睡觉,养精蓄锐。

    这下,何楚楚才是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说这事没完,然后才是离开。

    我有些后怕的跟着何大身后,走进了帐篷里面。

    刚是躺下来准备睡觉,何大就是背对着我说道:“初阳,有些事情,不让你知道,那是为了保护你,早点睡觉吧!”

    听着何大这句几乎是跟何道士一模一样的话,我心中疑惑太多,当即就是看着何大问起来,之前上山的时候,他们在帐篷里面到底是看到镜子里面有什么东西,为什么不让我看?!

    何大听着我的这句话,没有说话,帐篷里面有一些沉默。

    许久之后,何大转过身子,看着我的眼睛没有回答我的这个问题,反而是将之前他问我的一个问题重复了一遍。

    那个问题是,初阳,如果我说我们在古墓深处看到一个铜铸像,跟你长得一模一样,你信么?

    两次听着何大给我抛出来的同样一个问题,我一时间愣住了,第一次可以说何大是在跟我开玩笑,可是第二次呢?

    更何况何大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严肃认真,我可是看的真真切切的。

    我没有说话,何大若有深意的看了我一眼说,早点睡觉吧。

    我虽然躺在帐篷里面的睡袋上面,但是眼睛却是一直睁着,夜色深沉,却始终是睡不着。

    迷迷糊糊就是到了第二天,第二天一大早,何道士说我们暂时不去省城,先到我们西山下面的那个县城去一趟。

    这个县城名为西山县,据何道士说,他昨天接到一个来自西山县的紧急电话,那是他在西山县的一个老朋友打过来的电话,没有特别重要危急的事情是不会给他打电话的。

    我跟何大扛着那些行礼,跟着何道士的身后,何楚楚依旧是跟我有些隔阂,有意无意就是瞪我几眼。

    沿着山道,在快要离开西山的那条大路上面,何道士拦了一辆面包车。

    这种面包车属于无证驾驶,经常来往于我们村子这块地方跟西山县城,这地方穷乡僻壤,交警也不多,像是面包车类似的黑车挺不少的,而且那些面包车司机大部分都是西山县城的人。

    我们上了车,当那个面包车司机听到我们是道士,当即就是一脸兴奋的给我们聊起天来。

    最后,面包车司机问我们去西山县干什么事情,何道士说去忙活一些事情。

    面包车司机听着这话,多看了我们几眼,然后小声的给我们说,这几天西山县可是不太平,要我们小心一些。

    作者赵初阳说:初阳初阳,我就是你们的小太阳啊小太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