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代阴妻 > 第0212章 林海青兴师问罪?
    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当我回到塔楼里面之后,却是发现何楚楚竟然不见了。

    塔楼里面只剩下扎西月跟佛猴两个,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

    扎西月看着我回来,当即脸上就是露出一抹激动兴奋的神色,赶紧就是朝着我扑了过来,跟我紧紧拥抱在了一起。

    “初阳哥哥,你去哪里了,楚楚姐姐已经离开了!”扎西月抱紧了我,还没有等到我询问何楚楚的情况,她就是一脸担忧的看着我说道。

    我微微一笑,朝着塔楼里面再是望了一眼,这才是伸手缓缓的松开扎西月紧抱着我的手臂,看着她轻声问道:“她离开前有没有说什么呢?”

    “这个……好像没了,不过楚楚姐姐看起来一副伤心的模样,失魂落魄的,让人很是担心!”扎西月歪着小脑瓜子,水灵灵的大眼睛咕噜噜转了几下,这才是看着我很是认真的说道。

    听着扎西月的这句话,我点了点头,然后没有再说其他的话,就是伸手牵着她的小手朝着塔楼里面走去。

    刚是进入塔楼里面,我的耳边突然就是响起一阵“兹兹”的声音,这道声音实在是刺耳却又是那么的熟悉,听着这道声音,我的脸上瞬间就是流露出来一抹灿烂的笑容。

    看来不出我所料的话,发出这道怪异声音的定然就是佛猴了!

    当即,我就是扭头朝着这道声音的发源地看了过去,正好看见了在我身子右侧窗口那个位置,佛猴正是蹲在那里,正是盯着我看着,那双圆润的大眼珠子看起来带着一抹灵气,机灵极了!

    佛猴看着我,纵身一跃就是从原先那个地方猛地一跃朝着我扑了过来,最后直接就是扑在了我的身上,几乎是将它身子全部压在了我的肩膀了!

    “月儿,这些天我一直在外面奔波,都没有陪你好好的说说话,更没有陪你在龙城好好的玩耍一番,实在是过意不去啊!”我一把将佛猴放在我的肩膀上面,回头看着扎西月,有些愧疚的说道。

    说话间,我已经是伸手将扎西月的小手牵了起来,带着她就是一起朝着里屋走去。

    此刻,我跟扎西与两个人,还有佛猴待在这个空荡寂寞的塔楼里面,突然感觉到了一丝寂寞。

    曾几何时,我跟何大何道士还有何楚楚四个人,待在塔楼里面,虽然我跟何楚楚总是有些不对头,但是我们四人之间却也是相处的非常快乐。

    可是眼下,何道士却是被一座莫名的假仙山吸扯其中,与此同时,何大也是在坠崖之后消失不见了。

    现在,何楚楚因为在摇光门周尊的欺骗下,背叛我,跟我的关系也是闹僵了,整个塔楼,整个开阳门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很是清楚现在何楚楚内心的感受,现在她一定觉得非常的孤独伤心,所以才会是离开开阳门这个曾经给了她太多欢笑与改变的地方。

    虽然何楚楚认为何大何道士都是已经死了,但是我却非常的清楚他们两个的真实情况。

    昆仑莫名出现的那座假的仙山很有可能就是何宴搞出来的鬼,既然是何宴搞出来的话,所谓虎毒不食子,何宴应该犯不着斩杀自己的后代何道士吧?!

    至于何大,鬼王杨先生曾经在何大坠崖的那个地方告诉我,说何大已经是被神秘人救走了,虽然我不清楚鬼王杨先生口中所谓的神秘人到底是谁,但是我却是非常的相信鬼王杨先生告诉我的那些话,我也相信何大一定还活着,他之所以现在还不出现,定然有他自己的打算。

    在他们还没有回归塔楼之前,塔楼由我守护,开阳门也是由我守护!

    下午时分,扎西月早早的就是将我吵醒,说是要我带着她去外面逛街,还说之前何楚楚跟她讲过,说龙城市有一处商业街,在那里逛街的人特别多,那个地方也是比较繁华一些。

    听着扎西月的这番话,我不由伸手拍了拍脑袋,沙拉个脸,无奈的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不由嘀咕起来,有些责怪何楚楚竟然给扎西月说这些事情。

    没办法,我既然已经答应了扎西月说要带她出去转转,自然不能够反悔,当即当天下午的时候,我就是收拾东西,然后带着扎西月去了龙城市最为繁华的一条街道上面。

    这条商业街名叫柳巷,据说是因为这条商业街开建之前,这里到处都是柳树的原因,我们到了柳巷北门门口,当即映入眼帘的就是一颗直径大约是一米五粗细的大柳树。

    看着眼前这颗巨大的柳树,我的脸上也是不由露出一抹惊诧。

    我不由的多看了几眼这颗大柳树,然后就是跟着扎西月,沿着商业街的两边,朝着另外一头走去。

    在商业街周围,我们在一些看起来好吃的比较多的地方转悠了几圈,然后再是在一些商店里面给扎西月买了一些好看的衣服,这才是准备往回走。

    回去的路上,扎西月依旧是有些恋恋不舍,似乎还没有逛够街一般!

    我们回去之后,扎西月就是累了,然后就是一个人去自己的房间里面睡觉去了。

    看着扎西月睡觉去了,我才是微微舒了口气,最后回到自己的卧室里面,将三尸门门主仇千尺给我的一个青铜色铃铛从背后的行囊里面取了出来。

    青铜色铃铛里面的字体实在是太小了,并且那些字体看起来跟小篆体一般,我实在是看不清这里面写的到底是什么。

    最后,我只能够选择放弃,暂时先将青铜色铃铛收好了,等到以后有了合适的机会再是研究青铜色铃铛内部所刻画的那些字体内容。

    可是,就在我正是准备将青铜色铃铛收好的时候,突然塔楼外面的大门猛地被人敲响起来,而且来人似乎非常的紧张情绪有些不稳定,拍房门的时候力气很大,整个塔楼里面都是能够听到这道巨大的声响。

    听着这道怪异的敲门声,我当即眉头紧皱起来,二话不说,将青铜色铃铛收好放在了背后的行囊里面,再是将金鳞锏紧握在手里面,然后站起来,小心翼翼朝着门口位置移动过去。

    扎西月跟佛猴都是被刚才那道巨大的拍门声惊醒了,佛猴蹲坐在扎西月的肩膀上面,伸手抱着扎西月的脖子,竟然比扎西月还要胆小。

    “赵初阳,你给我开门!”

    就在这时,门口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女性喊叫声。

    林海青?!

    她找我干什么?莫非……

    想到这里,我脸上的神色不由微微颤动起来,本想着将何大坠崖的事情继续瞒着林海青,却不曾想最后还是让她知道了。

    想到这里,我的脸上就是露出一抹无奈神色。

    最后,我知道这个事情恐怕只能够告诉林海清了,毕竟她已经知道了,我就算是再是瞒下去的话,那也是没有任何的意义。

    想到这里,我当即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就是扭头朝着门口位置走去。

    “咯吱!”

    我当即就是将房门打开了,低着头看着眼前这个熟悉的女人,本以为会是立刻得到林海青的痛骂,谁知道林海青竟然没有理会我一眼,反而是一下子从房门外面冲了进来,最后随便找了个椅子就是坐了下来,然后拼命的喘着气。

    整个过程当中,林海青没有多看我一眼,只是一个人在椅子上面喘着气,过了一会儿才是好了起来。

    “海青姐,我……”我看着林海青这副模样,赶紧就是倒了一杯凉白开给她,让她先润润嗓子,顺便降低一下内心的怒火。

    “混蛋……”林海青一把将水杯从我手里面夺过去之后,拼命的喝了好几口水,然后才是猛地一把将水杯狠狠的摔在了一旁的桌子上面,当即水花四溅。

    完蛋了……

    看着林海青这副愤怒的模样,我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甚至不敢大声说话,生怕说错话再是让林海青更加愤怒起来。

    我跟着何大一起去昆仑山,最后却只有我一个回来了,我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

    “对不起啊,初阳,都怪我刚才实在是太过生气了才会是这样的!”突然,林海青好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似的,她的俏脸竟然露出一抹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我小声说道。

    看着林海青这副怪异模样,再是听着林海青口里面这句怪异的话语,我当即觉得脑子有些发懵,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搞不清楚林海青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难道不是来找我兴师问罪的?!

    如果是的话,她朝着我道歉到底是什么意思,难道有什么阴谋诡异等着我不成?!

    想到这里,我再次看着林海青嘴角那抹尴尬羞涩的笑容,我就是浑身一颤,后脊背一阵发凉。

    作者赵初阳说:更新开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