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代阴妻 > 第0230章 死者林峰
    “嘭!”

    枪声落下,只见那枚黄色子弹脱离蓝色手枪之后,竟然在空中直接化作一张带着血色的黄色符纸,然后正好贴在了那个凳子上面。

    当即那个凳子就跟被涂抹了一层黄色符纸图纹一般,上面的图文纹路清晰可见。

    “这也是定身符么?”蒋文杰看着眼前这一幕,脸上不由露出一抹震惊神色,他没有想到现在的武器竟然这么厉害,竟然可以直接就是将符纹飞射出去。

    与此相比,我们这些修道者平日里画符贴符这些手段就显得很是落伍了。

    “这不是普通的定身符,如果我猜测的没问题的话,这种符纹应该名叫锁魂符,被这种符纸包裹着,想必阴煞就算是再是厉害,它的阴魂还是受不了,最终只能够实力锐减,被我们斩杀!”

    我看着蒋文杰,嘴角渐渐流露出来一抹淡淡的笑容。

    蒋文杰点了点头,然后看着我说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跟我来!”我朝着蒋文杰招了招手,就是扭头朝着窗口那个位置走了过去,最后在那个露出一个黑色菌类小洞的玻璃面前停了下来。

    “嘭!“

    我举着金鳞锏,按压了一下金鳞锏顶部,金鳞锏便是化作一个实心的工具,朝着那个小洞猛地砸过去,最后将那个地方的玻璃砸出来一个小口子,当即一股股阴冷的寒风就是从那个小口子朝着房间里面疯狂的灌输进来。

    “一会儿,我会是站在这个玻璃小口子面前做诱饵!”我看着蒋文杰缓缓说道。

    蒋文杰明白我的意思,当即点了点头,就是将他背后行囊里面的末羽弓取了出来,然后再是掏出来几只看起来很是精致的箭羽,这几只箭羽箭柄上面刻画着一些奇怪的纹路,看起来类似某种符纹一般,一看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东西。

    “这是我师父临行前给我的三品道器斩邪箭,总共十只,斩邪箭威力可怕,可斩杀任何实体或者非实体的存在!”蒋文杰给我简单交代了一下之后,就是拉弓,做出一副准备进攻的模样。

    而我则是将蓝色手枪放在自己的身子后面,正面迎着那个破开小口的黑色玻璃。

    寒风凛冽,外面似乎有刮不完的狂风一般疯狂的朝着屋子里面灌输了进来,让我浑身也是冻得不由颤抖几下。

    突然,我看到窗口那个裂开的小口里面出现一只血色的眼眸,那只眼眸没有丝毫的生机,却是透露着一股阴邪森冷的杀气。

    我强忍着内心的颤动,依旧是站在那里做出一副压根没有看见那只血眼的神态。

    那只血眼见我没有反应,渐渐开始从裂开的小口钻了进来,先是那只血色眼睛,后来再是充斥着血水的身子,还有那黑色泥泞的下半身,殷虹的血水跟那漆黑色的裂缝交融在一起,看起来无比的恐怖。

    这肯定是一只阴煞了,虽然我不知道它到底是不是之前李元看到的那只阴煞,但是既然它出现了,那只能够说它倒霉,正好中了我们的计谋。

    就在这只阴煞刚是从玻璃小口中钻了进来后,我二话不说就是举着蓝色手枪朝着它开了一枪。

    “嘭!”

    枪声落下,只见那黄色的子弹从枪口脱离出来,几乎是瞬间功夫就是化作一道闪着金色光芒的符纸,朝着那只阴煞当面扑了过去,正好将那只阴煞包裹其中。

    闪着金色光芒的符纸从阴煞身子穿过之后,只见这只阴煞身子上面竟然像是被烙刻上了那些符纹一般,清晰可见。

    “吼吼吼……”阴煞这个时候终于是发觉自己被算计了,当即就是一脸愤怒,痛的嘶吼起来,但是它每动一下身子,它的身体上面就是冒起来一阵白色的烟雾,身子仿佛被腐蚀了一般还发出一直“兹兹”的怪声。

    “蒋文杰,射它!”我见阴煞准备要逃跑,猛地就是回头朝着蒋文杰大喊一声说道。

    蒋文杰听了我的话,当即拉弓射箭,斩邪箭瞬间脱离他的手掌,朝着那只阴煞胸口的位置飙射过去,最后刺透了那只阴煞的心脏。

    “吼……”阴煞被那只斩邪箭射中之后,整个身子就是不停地颤抖起来,它的体内不断地有一道道金色纹路散发出来,正好就是斩邪符的符纹,这应该是蒋文杰的那只斩邪箭的功劳!

    这只阴煞枚支撑几下,整个身子就是猛地涨了起来,最后“嘭”的一声爆炸了。

    就在那只阴煞死亡的那一瞬间,蒋文杰手里面紧抓着的基础卡猛地闪过一道耀眼的红芒,红芒落下只见蒋文杰的基础点果然增多了一个。

    看来基础点的多少跟谁斩杀有很大关系,这只阴煞虽然被我困住了,但是最后斩杀它的却是蒋文杰,所以基础点也就是被自动判给了蒋文杰。

    经过我们这一番折腾,白音花跟李元两人也是无法休息下去了,都是揉了揉眼睛清醒过来,当他们两个听着我们竟然已经斩杀了一只阴煞的时候,脸上都是不由露出一抹惊诧神色,似乎难以置信一般。

    接下来,我们又是用同样的办法斩杀了好几只阴煞,最后那些阴煞似乎是意识到了眼前这个玻璃小口的危险,没有再透过这个玻璃小口进来找我们的事情。

    后半夜我们过得倒也是挺平静的,不过偶尔都是能够听到酒店一些房间里面撕心裂肺的哀嚎声音,想必是那些客人没有听从酒店的警告,打开了房门或者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我们几个很早就是醒了过来,我看了一下手表,上面显示时间是早上六点,这个时候正是酒店所说的安全时间。

    就在我们几个正是准备离开酒店房间的时候,酒店广播再次响起,还是之前那个声音温柔的女人。

    “各位活下来的幸运儿,谢谢你们对酒店的信任,那些没有听从酒店话语的修道者想必都是死了,现在你们的下一个任务是前往血尸岭,等你们到了那里,会有人提示你们任务的具体情况的!”

    广播声音落下,我们几个身上携带的基础卡片上面当即就是显示出来一条路径,正好是从酒店前往那个血尸岭的地图。

    不过我压根没有时间看那些东西,直接就是回头朝着蒋文杰白音花李元喊道:“按照我们之前的计划,现在去将那些死者身上的基础点全部夺取下来!”

    话音落下,我们几个当即就是分开两路,朝着房间外面走去,我跟白音花一组,蒋文杰跟李元一组,分别沿着两边的走廊朝着那些死者的房间走去。

    那些修道者既然已经死了的话,他们身上携带着的基础卡想必还在他们身上了,这种便宜买卖不做白不做!

    “初阳哥哥,这个房间房门开着呢,这里面有血腥味!”白音花鼻子很灵,我带着她沿着走廊走了没有多远,她就是指着前面的一间房间朝着我喊道。

    我点了点头,就打开房门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当我看到房间里面那惨烈的景象之后,我也是心头微颤,差点没忍住恶心的吐了出来。

    只见房间的沙发上面正是躺着一个修道者,他的眼睛瞪得很圆,满脸都是布满血水,特别是他的那张脸,似乎是被人撕裂了一般,几乎都是咧到了耳朵边上了,而且这个新晋弟子的胸膛那里已经空了,只剩下一些干涸的血水。

    想必昨天晚上,这个新晋弟子就是被阴煞给掏空了五脏六腑,最后都被阴煞吞噬掉了。

    我忍着心头的恶心胆颤,颤着手一把就是将那个新晋弟子背后的行囊拽了过来、

    打开一看,没想到这里面宝贝还真的不少,有两把通体银亮的斩鬼刀,这两柄斩鬼刀跟一般的斩鬼刀很不一样,刀刃处呈现乌黑色,散发出来一股阴冷的杀气。

    另外我在里面还翻出来十几张符纸,有驱邪符,驱鬼符,斩邪符,最为关键的是我竟然在里面找到一张天雷符!

    天雷符可不是一般的符纸,这种符纸属于四品符纸,没有高深的能耐,一般的修道者都是没有办法刻画出来这种符纸的。

    天雷符一旦催动,就会是招引天上的雷电对自己锁定的目标进行攻击,非常的可怕!

    没想到我运气竟然这么好,我将天雷符收起来,再是将这个新晋弟子的基础卡取了过来,然后丢给了白音花。

    “初阳哥哥,你这是?”白音花秀眉微皱,似乎有些不明白我为什么将这张基础卡递给了她。

    “我已经取走了不少宝贝了,这些基础点就给你了,不然对你有些不公平了!”我回头摸了摸白音花的小脑瓜子,朝着她咧嘴一笑说道。

    就在我正是扭头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我突然看见这个新晋弟子口袋里面似乎装着一份信。

    出于好奇,我再次弯下腰,将那份信从那个新晋弟子口袋里面取了出来。

    打开一看,只见信件上面写着这样一句话:“林峰,等你回来我们就结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