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代阴妻 > 第0262章 七重天
    ,!

    鬼车司机的这句话已经是说的很是明白了,意思就是说不管我答应不答应,他都是要带着我去三尸门!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派来的!”我盯着眼前的这个鬼车司机,眉头紧皱,手中已经紧紧抓着金鳞锏,只要是这些鬼车司机敢是对我乱出手,我一定不会轻饶他们,毕竟做鬼就是要有做鬼的觉悟!

    鬼车司机听着我的这句话,却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其他几个鬼车司机缓缓朝着我面前汇聚了过来。

    看着这些鬼车司机都是朝着我围攻过来,我的神色更是紧张起来,手中的金鳞锏也是紧紧抓着,恨不得立刻就是朝着鬼车司机出手。

    “我们是天主派来的!”只见第一个鬼车司机盯着我缓缓说道,说这句话的时候,他周围那几个鬼车司机竟然最后开始跟他的身影融合起来,最后融合进入第一个鬼车司机的体内。

    看着眼前这一幕,我才是明白,原来之后的那些鬼车司机都是这个鬼车司机的分身啊,阴魂竟然能够拥有这么厉害的能力,的确是了不得。

    既然鬼车司机已经是承认了他是七重天天主何宴派遣过来的,我自然也是懒得想那么多了,就是上了鬼车司机的车,汽车再是沿着山路朝着三尸门所在的山脉高峰走去。

    在十一点钟的时候,鬼车带着我终于来到了三尸门门口。

    鬼车到了三尸门门主,缓缓停了下来,当我刚是走出鬼车正是准备朝着三尸门里面走进去的时候,突然那辆鬼车竟然在我眼前直接消失不见了。

    看着眼前这诡异的一幕,我不由瞪大眼睛,揉了揉眼睛这才是醒过神来,原来所谓的鬼车竟然这般奇异,倒也是令人惊讶啊!

    “先生,请里面请!”

    就在我正是盯着鬼车原先停留的那个位置发愣的时候,身后陡然就是响起一道清凉的女性声音。

    我回头一看,只见这是一个女性弟子,她身着一袭白衣,正是站在三尸门门口等着我,嘴角挂着一抹职业化的笑容,看来她经常从事接待客人的任务。

    “先生,请跟我来!”

    只见女性弟子,朝着我做出一个职业化的手势,然后就是扭头朝着三尸门里面走进去。

    我跟着这个女性弟子,走在眼前这寂静的三尸门门内,只感觉四周一片的凉意,似乎今夜这里没有一点生机一般。

    “我问一下,你带着我去做什么?”最后,我实在是忍受不住内心的疑惑,当即就是朝着女性弟子说道,希望能够得到她的回答。

    “不好意思,我的任务仅仅是带着先生去客厅,其他的我也不知道!”女性弟子回眸朝着我微微一笑说道。

    我点了点头,心里却是觉得更是奇怪起来,扭头打量着眼前四周的环境,心里莫名的有些紧张起来。

    “那你能够告诉我客厅里面有什么人么?”我再次朝着女性弟子问道。

    不过女性弟子最后还是对着我摇了摇头,说她什么也不知道。

    既然女性弟子都这么说了,我自然也没有必要对她耍赖皮,所以也就是放弃了内心想要提前知情的欲望,咬咬牙就是朝着客厅里面走了进去。

    对于眼前的这些事情,我心中很是清楚,更是能够明白自己接下来到底会是做什么事情。

    “先生请!”很快,我就是跟着女性弟子的身后到了客厅的门口,女性弟子对我恭敬说完这句话之后,扭头就是离开这里,只剩下我一个人待在原地。

    “进来啊!”

    就在我正是站在客厅门口沉默的时候,客厅里面陡然就是响起一道嘶哑冰冷的嗓音,随着这道嗓音的响起,寂静黑暗的客厅里面陡然就是灯光开启,将里面照射的一片亮堂。

    既然客厅里面的人已经是知道我来了,索性我也是懒得隐藏什么了,就是迈开步子朝着客厅里面走了进去。

    不就是七重天天主何宴么,不就是一具活了一千多年的怪人么!

    没什么大不了!

    我忍着腿肚子打颤的冲动,咬着牙就是一步一步似魔鬼的步伐,朝着客厅里面走了进去。

    “你来了!”推推房门,只见客厅里面正是坐着四个人,其中有两个人坐在客厅的正厅位置,另外两个人则是分别坐在了客厅的两侧。

    发出声音的那个人正是客厅正厅左侧座位上面的白袍老者。

    “你是?”

    我盯着这个白袍老者,只觉得眉头微皱,在我的记忆里面并没有这个人的真实模样,而且从眼前这个人的眉目可以看出来他应该跟何道士没有什么关系。

    “我是七重天大长老刑天!”只见白袍老者说话间,他身上的白袍无风自动,衣袍里面鼓鼓的,就好像有人用鼓风机在里面吹着一般。

    而且白袍老者说话的时候,语气异常冰冷冷厉,那道冷厉的声音仿佛能够侵入人的骨髓当中一般,让人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告诉我,你从什么地方离开秘境的?!”白袍老者猛地就是从座位上面站起来,目光直视着我的眼睛问道。

    白袍老者既然是七重天的人,我自然不会将我如何离开秘境的事情告诉他们,要是让他们知道我竟然可以在阴河当中存活下来,那我我不是又是少了一些逃命的手段,亦或者他们会是将我抓走进行研究,这都说不定的,我没有必要因为白袍老者的这个问题就是将我的底细告诉他们!

    白袍老者见我竟然不回答他的问题,神色瞬间就是开始冰冷起来,眼眸微微一眯,最后竟然不怒反笑,缓缓坐在了座位上面。

    “要说你偷偷逃离秘境,我倒也不会说设么,但是你却是没有想到我们天主大人竟然会是算到你逃离秘境的事情吧?!”白袍老者盯着我的眼睛,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

    “也许你我都是应该说清楚眼前的这些事情,难道不是么?”我看着白袍老者,眉头也是微微皱了起来说道。

    白袍老者最后盯着我,眉头瞬间紧皱起来,最后忍着心头的愤怒朝着我说道:“你应该有作为一个弱者的觉悟,我只要是想要杀你,一个手指头都是可以斩杀你的!”

    白袍老者说话的时候,他的那双明亮乌黑的眸子里面陡然就是闪过一道雷光。

    “我想,就算是给你一万个熊心豹子胆,你也不敢杀我吧?!”听着白袍老者的这句威胁的话语,我不由轻笑几声说道。

    要是白袍老者真的胆敢是杀我的话,他压根没有必要将我困在这里,听我的这些忤逆话语,与此相反,他不仅仅听我的忤逆之语,还能够被我气得胡子吹了起来。

    可以想象,白袍老者在来这里之前,一定是得到他的上头人的命令,不准伤害我,想必命令他的那个人就是七重天天主何宴!

    想到这里,我也是无所谓了,所以对眼前的这个白袍老者并不需要太过尊重害怕,要说老者对我也是尊重的话,也许我会是尊重他,但是既然他一见我的面就是仗势压人,那我也不需要给这种老家伙太多尊重,实在是忍不住了,也许一鞭子就是抽打过去了。

    “小子,你够狂,但是你要知道,狂的人是有狂的资本的,可是你有么?!”老者的双眸猛地闪过一道霹雳雷光,紧接着,我就看到老者的左手臂手掌微微张开,里面竟然出现一团宛若是雷光一般的圆形球体。

    白袍老者盯着我,嘴角渐渐露出一抹冰冷的笑容,几乎是瞬间功夫,他就是举着那团圆球形雷光,朝着我身上丢了过来。

    看着这团雷光朝着我迎面冲击过来,我的脸上不由露出一抹惊惧神色,心里更是莫名的深处一股恐惧。

    几乎是下意识的,我已经是从背后行囊里面将墨剑抽了出来,然后催动墨剑,一剑就是朝着白袍老者发出来的雷光球形体劈了过去。

    墨剑的确也争气,在我的一剑挥动下,乌黑如墨的剑身瞬间就是衍生出来一道道金灿灿的诡异纹路,然后在我的挥动下,剑刃就是喷发出来一道道金灿灿宛若是烈火一般的光芒,朝着雷光球体砍了过去。

    一剑霹雳落下,瞬间就是将雷光球体砍成了两半,剑势却是不曾停下,依旧是朝着白袍老者的脸上砍了过去。

    “竖子,敢耳!”

    白袍老者压根没有想到我这么年轻,竟然会是发挥出来这么可怕的力量,那一瞬间他眼睛圆睁,几乎是瞪着眼睛说不出来一句话。

    就这样盯着我手中的墨剑剑芒,几乎是傻眼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