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绝代阴妻 > 第0322章 守护者与被守护者的荣光
    “嘭!”

    罗轻笑手中的长剑瞬间就是斩在了我的后背,只是,令我感觉到惊异的是,她手中的长剑斩杀在了我的身上,我竟然半天感觉也是没有。

    罗轻笑似乎也是满脸惊诧,一副不可思议的神色盯着我看着。

    当即,她就举着长剑再是在我右腿上面斩了一剑,可我依旧是什么感觉也是没有,甚至右腿连一滴血也是没有流出来。

    我撕裂开来右腿的衣服,却是看到右腿上面放着一抹白色的光华,右腿就像是透明一般,里面的骨头血管筋肉都是露了出来。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也是愣住了。

    难道说我在修罗世界的经历不是梦境一场,而是真的?!

    这也是太奇怪了吧?!

    不过此刻我的心中却是想要疯狂大笑几声,如果说以后我的体质就此变成了铜皮铁骨,岂不是意味着从此以后,我整个人再也是不同于其他的人了?!

    想到这里,我当即就是扭头一刀朝着罗轻笑身上斩杀过去,将其劈的凌空倒飞,最后狠狠的摔在了地面上。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的脸上当即就是闪过一抹傲然,有如此能力支撑,那我在人世间岂不是肆意横行!

    “轰轰轰……”

    可是,就在我正是这样思考的时候,我身后的那个血色祭台却是陡然颤动起来,似乎是有什么东西准备从里面出来一般。

    “赵初阳,我们鬼神君马上就是要出来找你们复仇了,你死定了,哈哈你死定了……”罗轻海此刻站在血色祭台的旁边,朝着我仰天大笑,微笑之间,我却是看到罗清华竟然用匕首割裂自己的脖颈,任由脖颈上面鲜红的血水朝着祭台上面流淌而去。

    死?我又不是没有死过,当真以为区区一个“死”字就能够恐吓道我不成?!

    我朝着罗轻海冷笑一声,当即回头朝着白音花等三人大声的喊道:“立刻撤退!”

    说完这句话我就是从背后行囊里面取出来一张紫色的符纸,天雷符,当即就是朝着眼前的这个血色祭台粘贴过去。

    紫色天雷符被我抛飞出来的那个瞬间,在场的其他人都是看的一清二楚,这主要是天雷符本身颜色就是紫色,比较容易吸引其他人的目光,更令人感觉到惊异的是,天雷符在靠近血色祭台的时候,已经开始闪烁起来赤色电芒,很是诡异。

    这是独属于四级符纸天雷符的属性,所以在场的人都是能够看得清楚。

    当即,白音花等三名白衣人二话不说掉头就是朝着远处逃窜而去,差点跟我速度一样快。

    看来危机面前,大家的逃生潜能都是立刻被激发了啊!

    罗轻笑跟罗清海见我抛飞出来的这张天雷符,脸色瞬间一片惨白,之气的笑容也是瞬间凝固在了她们的脸上。

    “这就是命运对我们降头宗的捉弄么,为什么我们召唤鬼神君出来这么困难呢?!”罗轻笑的面色十分的难看,夜色下,随着一道震动天地的巨大爆炸声音,罗轻笑跟罗轻海两个人已经是随着爆炸声音瞬间消失不见了。

    当我们回到现场之后,这两个人的的身子也是无法找到,眼前的血色祭台则是被炸裂出来一个巨大的口子,里面空淡淡的,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

    所谓鬼神最为恐惧之物无外乎雷电,现在雷电出现,这些人不惧怕那是不可能的,阴魂更是核瞬间有可能直接炸裂灰飞烟灭了。

    毕竟这可不是普通的符纸,这是四级符纸天雷符,就算是我炼制,那也是需要整整一个月的时间。

    “这两个坏女人终于是被我干掉了!”我环顾四周,心中一阵的舒爽。

    可是,转瞬间功夫,我就是想到了我的钱,我的钱被罗轻笑拿着,这个家伙现在却是死了,要是她将钱存在了银行的话,那我可是如何去取那些钱啊!

    大爷的!

    这个时候,白音花等三人朝着我缓缓走了过来,白音花似乎依旧是有些难以置信,直到将我上下打量了足足十几遍之后,这才是有些感慨的看着我说道:“初阳,真的是你啊,你还活着啊!?”

    我听着白音花的这番话,当即就是朝着她问了起来我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死去的事情,白音花似乎对我的一些事情比较了解,也许她知道我死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呢!

    或许,她甚至可以将我的美女姐姐,还有何道士何大等人的下落告诉我。

    可是,当我将这个问题提出来之后,白音花却是盯着我,摇了摇头,似乎有难言之隐一般,没有告诉我。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我的一番追问之下,白音花才是给了我一个手机号码,然后告诉我,说何道士何大等人都是去了上海,现在跟何楚楚在一起待着。

    白音花觉得这个问题,她没有办法回答我,让我自己去找何道士何大问清楚。

    看着白音花这番神秘,我眉头更加紧皱起来,这也是太奇怪了吧?!

    我想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先从罗轻笑这里得到一大笔的钱,然后再是去上海。

    “初阳,我们都是非常的想你,一开始还以为你死了,都去你坟前给你烧过纸呢!”白音花有些尴尬的看着我说道。

    “对了,我的坟是谁给我立下来的呢!?”我随意朝着白音花问道。

    “你的父母!”

    “我的父母?!”

    听着白音花口中的这个回答,我当即就是瞪大了眼睛,整个人愣住了。

    这怎么可能呢,我的父母不是死了么,他们怎么还可以给我立下来坟墓呢?!

    白音花似乎是看出来我的神色比较惊异,只是一个劲的给我说,让我去上海找何道士去,何道士会是给我一个解释!

    既然白音花都是这样说了,我也不好继续逼问她这些问题。

    就在我们准别一起离开这里的时候,远处的草垛突然动弹了几下。

    看着眼前的这一幕,我眉头微皱,就是朝着那个草垛走了过去。

    “现在,给我滚出来!”我朝着草垛那里踢了几脚,一脸冷厉的说道。

    在我的这道话语落下之后,只见草垛里面陡然就是走出来一个女人,就是之前虐待我,用长鞭子不停抽打我的那个肥婆。

    你大爷的,今天也算是落在了我的手里面了,风水轮流转,我也让你尝试一番被鞭笞的滋味!

    当即,我就是一脚朝着这个肥婆踢了过去,将肥婆瞬间踢得在原地打了个转。

    “初阳,别打了,别打了……”白音花见我不停地打着这个肥婆,似乎有些于心不忍,开始朝着我说话,想要劝阻我。

    我摇了摇头,抬头看着白音花,淡淡的说道:“你不知道,这个肥婆当初怎么对待我的!”

    “赵初阳,你变了!”

    白音花听着我的话后,沉默了起来,最后才是看着我吐出来这几个字。

    是啊,我变了,从我从坟墓里面爬出来的时候,我他么早就是已经变了。

    我寸铁没有的时候,这个世界对我有过一丝温柔么,要不是我有些能耐,恐怕此刻的我早就是被那种搞传销的人搞死了。

    现在,我有能力了,世界却是让我对那些坏人好一些,这是什么逻辑,我不接受!

    我没有回答白音花的这句话,直接拉着肥婆到了个空旷的场地,盯着她的眼睛冷厉的说道:“现在,进入地牢,将地牢里面的男子都是给我放出来!”

    肥婆此刻浑身瑟瑟发抖,压根不敢违抗我的命令,害怕我瞬间给她的身上贴上一张天雷符,爆了她。

    可是,她却是想多了,天雷符我从来不浪费使用,对于肥婆,我使用一张驱邪符算是对得起她了。

    过了没有多久之后,只见肥婆已经是带着那些地牢里面的年轻人一个个的走了出来。

    白音花看着眼前的这个样子,看着这些男子身上的样子,脸色也是刹那间一片苍白。

    只见这些青年因为长时间没有晒过太阳,他们的面色异常惨白,看起来就跟鬼一般。

    并且,他们身体外面散发出来一股恶臭,类似大便的味道,在他们的皮肤表面还是能够看到一些蛆虫,想来是受伤的地方长时间没有恢复健康,所以才会是生出蛆虫。

    看着眼前的这个惨状,我心中的愤怒更是不可言表。

    对待好人,我赵初阳绝对不会因为私人恩怨欺负他,但是对待坏人,我也不会有丝毫的同情,难道你弱你有理不成?!

    坏人,从你做坏事的那一刻起,就要做好被命运裁决的时候,既然命运对你的裁决比较晚,那我就代表命运来裁决你!

    不要问我凭什么,凭我实力比你强!

    我一拳就是将肥婆打的凌空飞起,直接抛飞整整五六米高,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面上,至于肥婆还能不能活下来,这就不是我关心的地方了。

    欠债我也是不去找罗轻笑要了,既然她这么爱财,这也算是给她烧的冥币吧!

    “初阳,我知道你经历了很多的事情,不过我还是希望见到以前那个善良客观时刻嘴角上扬的初阳哥哥!”白音花跟着我的身后,走了一截路之后,突然开口说道。

    “时间已经回不去了,如今,我再也不是那个被守护的人了,我是守护者,我想用自己的力量去守护自己想要守护的人!而守护者注定不再会是单纯善良热情了……”

    我也不知道白音花能不能理解明白我的这句话,毕竟她现在只是一个被守护者的角色,她只需要负责开心微笑就是足够了,而守护她的人必须负责他们的安全,他们的生活!

    守护者,跟被守护者,本来就是不一样的!

    我叹了口气,回头看着白音花说道:“现在,我就去上海去找何道士他们,你跟朋友们我就暂时先不招待了,等我将事情解决完之后,肯定会是找你们的!”

    我将自己的这番话说完之后,二话不说就是扭头朝着远处走去,给白音花留下来一个孤独的背影。

    现在,我的口袋里面还剩下五百来块钱,虽然钱不多,但是足够我撑到上海去了。

    就在我正是朝着前方走去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一道汽车的鸣笛声音。

    “滴滴!”

    听着这道汽车鸣笛声音,我陡然回头,只见白音花正是开车朝着我走了过来,最后在我面前停了下来。

    “正巧我也没事情,要不我们一起吧?!”白音花打开汽车车窗,朝着我露出一抹甜美的笑容,淡淡说道。

    “好啊!”我也是轻笑一声,朝着汽车里面走了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