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2章 你当我是什么
    “去吃了个饭,走走路消食。”他抬步往前走,正好是苏凡刚走过来的方向,苏凡也没有说走反了,便跟着他。

    “你没和朋友在一起?”他问。

    “嗯,她回去了,我自己走走。”她说。

    他看了她一眼,目光有点复杂,苏凡却不懂。

    “最近,你怎么样?”他边走边问。

    两个人并排走着,中间却很自然地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嗯,挺好的,反正每天都那个样子。您呢?是不是很忙啊?”她看着他,问。

    “还好,每天都那个样子。”他说道,说完了,才反应过来自己和她说了一样的话,不禁摇了摇头。

    可是,两个人似乎没有什么话说,就这么一直无声地走着。

    雪,却越来越大。

    “我的车在前面,要不我送你回去?”他突然说。

    苏凡望着他,想要拒绝的,可不知怎么鬼使神差地跟着他上了他的车。

    霍漱清的司机和秘书在路口等着,等他走到车边的时候,秘书冯继海赶紧下了车给领导开门,却意外地发现领导身边有个女孩子。冯继海跟苏凡点点头算是问候,苏凡忙说了声“您好”就坐进了霍漱清的车。

    苏凡一直都不知道该和领导说什么,便安安静静地坐着。

    “啊,那是撞车了吗?”她突然看见外面有车停在隔离带边上,惊道。

    “雪薄的时候,路上很难走的。”霍漱清道。

    苏凡心想,幸亏自己坐的是他的车,要不然还不知道会怎样呢!心里不禁感激起他来。

    冯继海听着后座上那难得的说话声,揣测着苏凡的来历。霍漱清在省委的时候,冯继海就是他的下属了,因此,冯继海对霍漱清还是了解的。

    “哦,小李,先去市环保局。”霍漱清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跟司机说目的地。

    环保局?大半夜的去检查?冯继海心想。

    然而,当市长的车子平稳地停在环保局大门口的时候,苏凡下了车,冯继海才知道自己想错了。

    冯继海看了一眼跟市长挥手道别的苏凡,心里暗暗记下了她的样子。

    而很快的,就到了二十二号,孙蔓如期来了云城。

    二十三号,霍漱清便带着她去了省委书记覃春明的家里,把她从云城带来小礼物送给覃春明。接下来的几天,孙蔓便和霍漱清一起宴请了云城市的一些主要领导,参加了一些重要的社交活动。

    霍漱清看着身边对别人笑脸盈盈的孙蔓,心中却有种异样的感觉。

    “你这两天能不能帮我收拾一下新家,我打算尽快搬过去。”圣诞节的晚上,两人参加完一个饭局坐在车上回家的时候,霍漱清对妻子说。

    “明天啊?”孙蔓道,脸上的表情像是在想什么一样。

    “就买一些床单被套什么的,其他的早就准备好了,不会花太多时间的!”霍漱清道。

    “可是我明天有约会--”孙蔓看着他。

    霍漱清顿了片刻,道:“那就算了,等你什么时候有空再说吧!”

    话说完了,他才想起来,孙蔓订了二十七号下午的飞机要返回云城--

    “你不着急搬过去吧?这边住了这么多年,何必急着搬去新家呢?”孙蔓看了他一眼说道,然后继续拿着手机上网看新闻。

    她没有说,新家那么大的地方,你一个人住着不好,不如在这边住,房子小一点还舒服。

    “那个陈宇飞,你记得吗?”孙蔓岔开话题,道。

    “他怎么了?”霍漱清问。

    陈宇飞是孙蔓父亲的得意门生,商务部条法司一个处的副处长。

    “前天我听说他刚做了处长--”孙蔓说着,有意无意地看了霍漱清一眼。

    “哦,那挺不错的。”霍漱清的语气也很淡,似乎对孙蔓说的话题没什么兴趣。

    条法司的一个处长,级别和他霍漱清自然是没法比的。可是架不住人家是商务部的,你霍漱清只不过管着云城这一亩三分地,就算是这一亩三分地,也不是你能说了算的。

    孙蔓见他这样,也就不再说了。

    车子停在省委家属区霍漱清住的那幢楼下,夫妻二人下了车。

    进了家门,霍漱清便躺在沙发上,用手将眼睛遮住。

    他的耳畔,是妻子接电话的声音,听起来她好像是在和朋友通话,很开心。霍漱清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懊恼,起身走进卧室,孙蔓看了他一眼,继续笑着和朋友通电话。

    卧室里漆黑一片,霍漱清只脱了外套就躺在床上,闭着眼睛。

    “你是不是感冒了?”孙蔓开了灯走进来,问。

    “没有,就是有一点头疼。”他说。

    “以后你尽量少喝点,又不是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孙蔓道。

    “我今晚已经喝的很少了,要是纯粹不喝,让别人怎么看我?”他有些赌气地坐起身,想要证明自己还年轻一样的,走进洗手间去洗脸。

    洗手间的门关上没多久,孙蔓就听见里面有呕吐的声音,她没有进去,只是脱下自己的衣服,换上了家居服,去另一个洗手间洗澡。

    他说的是实话,在他这个级别,还不能做到随心所欲,可是又有几个人能随心所欲呢?中国人的关系,不是在酒桌上就是在牌桌上联络的。对于云城市来说,他霍漱清是个外来人,想要把工作顺利继续,首先就要融进云城的官场,其次才是搞好关系的问题。

    终于把胃里的难受劲吐掉了,霍漱清伸手摘下毛巾擦了下嘴角,坐在一把凳子上,静静坐着。

    今晚是云城市交通局局长孙子满月请的酒席,因为领导们白天都忙,而且午饭不能喝酒,宴请省市领导的酒席便改到了今晚进行。本来他是可以不用喝的,可今晚来的主管交通的刘副省长是个酒缸,全省出了名的,非拉着霍漱清要陪他喝,霍漱清的量和人家是不能比的,对方又是上级,结果就喝多了。

    那个局长马上要退休了,霍漱清的心里早就有了接替的人选,前天和市委书记赵启明聊起来的时候,似乎赵启明也有个人选。

    全市那么多局行,交通局算是比较重要的一个,每年几个亿的交通建设经费--

    除了交通局,今年市里好几个局和县区都面临着换届。在他上任这半个月的时间里,已经对这些单位的人事状况有了了解,现在他的问题是,在这次换届过程中,他能拿下几个?

    此刻,霍漱清的脑子丝毫没有因为晚上喝了点酒而反应减缓,他看出来了,自己和赵启明似乎要从换届上开始第一轮交锋。

    洗了把脸,霍漱清走出洗手间,发现妻子不在卧室,他便去客厅给自己找点药,胃不舒服头也有点疼。尽管他不愿承认,可是,现在真的和二十来岁的时候不一样了。

    孙蔓洗完澡包着头发走进厨房取了瓶牛奶,见霍漱清在茶几的抽屉里找什么,便说:“你吃完药就早点睡,明天还要上班呢!”

    他“嗯”了一声,就把药喝掉了。

    可是,在他躺到床上没多久的时候,妻子进来坐在他身边说:“我还有点工作要处理,可能会比较晚,就去那个卧室睡了,你好好休息,有什么事再叫我!”

    他有点生气地转过身,背对着孙蔓。

    孙蔓知道他的脾气,在他不舒服的时候要是说太多话,反倒会让他生气。他平时算是个脾气好的人,可是一旦身体不舒服就会变得不讲理了,这么多年下来,她也渐渐不去理会他的这些坏脾气,随他去吧。与其和他为了一些莫须有的事争执,不如听之任之,吵架太费力了。

    卧室门关上了,霍漱清睁开眼。

    虽然这个家里还有另一个人在,可是他的心里突然生出浓浓的凄凉感觉,而这张双人床,似乎变的更加冰凉。

    他很想对孙蔓说,你好不容易过来一趟,干什么不能帮我收拾下新家,却是和江宁省、云城市的司法界人士约会见面?你是来休假的,还是来工作的?我身体不舒服,你也不说陪陪我,跑去加班?你到底当我是什么?

    可是,纵使心里想了很多,他却不会说出来。十几年的仕途以及多年的秘书生涯,已经让他不习惯将自己内心的真情实感表达出来了。

    睡不着觉,他坐起身开始翻书,前几天他拿了本研究秦汉历史的书,翻来翻去,觉得今古对始皇的评价以及秦朝的兴亡的看法还是有了不小的变化。或许,在现如今这样一个民族图强的时代,秦朝兴起的历史更有现实意义吧!只不过,有些地方还是没变,还是基于汉朝贾谊《过秦论》的观点。这本书里特别探讨了楚国对于秦汉的影响,作者认为,秦楚是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格,一如火一如水。火势猛烈燃烧了一切,而最终还是被水熄灭。至于汉王朝,则是融合了秦楚的文明精髓,秦为骨楚为肉。或许世间的一切都是这样,对立又融合,相生相克。

    那么,对于他霍漱清来说,是该在云城点一把火,还是--

    他陷入了深思。

    职业病,绝对的职业病,就算是回了家,脑子里也不得不想着工作。

    霍漱清意识到这一点,也不去再想了,关掉台灯躺下身。

    今天是圣诞节,孙蔓曾经很重视的一个节日,如今也被她扔到了墙角。

    孙蔓的云城之行很快就结束了,她走的时候霍漱清正在上班,就派了司机开车把孙蔓送到机场。

    而新的一年,就这么来了!

    和霍漱清的繁忙不同,苏凡的工作却是随着严寒而清闲了许多。河流都冻上了,水质检测站的工作受到了影响,局里的人却是很悠闲。

    而今天,她不知怎么的又被局长叫了过去。

    “小苏啊,有件事,呃,你最近见霍市长没有啊?”

    “没,没有。”苏凡心里奇怪,局长怎么问这件事?她连局长都见不到几面,怎么有机会见到市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