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26章 找到了知音一样
    苏凡盯着他的侧脸,似懂非懂地点头答应。

    她懂的是他的善意、他的理解,不懂的是他话里的深意,可是很清楚的,他已经告诉她,不管黄局长以后让她做什么令她感到为难的事,他都会替她摆平。

    他刚刚还说,没有人会无缘无故地对另一个人好,可他为什么总是--

    “你这个性格,在机关里待着--你有什么想法吗?对你自己的前途?”他问。

    “我?”她愣了下,他的思维跳跃的真快。

    “我没什么想法,就这么领着工资慢慢存钱,然后结婚,买房子什么的。”她很认真地说。

    事实上,这就是她对自己未来的设想,找个合适的人结婚,然后过一辈子。

    他有些意外,却又没有太大的意外,对于她这样一个女孩子来说,这样的想法很真实也很正常。

    “那你快实现你的梦想了吗?”他问。

    她摇摇头,叹了口气,道:“我弟弟夏天就毕业了,我就可以给自己存钱了,然后就可以开始相亲--”说着,她有点无奈地笑了下,“我爸妈总说我年纪大了,马上就要二十六了,过了二十六没两年就三十了,要是再不抓紧相亲就嫁不出去了。趁着年纪还不大,要我赶紧找个差不多的人结婚,否则过了三十岁就连二婚的男人都找不到。”

    他听着,也笑了,问:“你是不是觉得你父母的想法很吓人?”

    “有点吧!感觉自己就像是超市里那快要过期的食品一样,得赶着过期之前打折卖出去,否则就只能扔掉了。”她叹道。

    “既然这么有危机感,你怎么不早点谈个男朋友?呃,我记得你说你没有男朋友的吧?”他说。

    “为了结婚而结婚,好像让人有点心里不舒服。难道说,活在这世上就是为了结婚的吗?”她说。

    “我也这么觉得!”他说。

    “真的?”她好像是找到了知音一样的激动,侧过身盯着他。

    他点点头,视线却一直关注着开车。

    “人是群居性的动物,单身不光违背人的动物性,也违背人的社会性,所以呢,一个人到了适当的年龄就要选择结婚,一是因为单身很孤独,二是迫于社会压力。当然,现在社会的人即便不结婚或者晚婚,对于生理方面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可是,相比于生理的渴求,人对情感的需求更重,却更难解决。这就是为什么一定要和相爱的人结婚的理由。”他说着,看了她一眼,“结婚是你一辈子的大事,你要自己考虑清楚,该和谁结婚,这必须你自己决定,婚姻这双鞋到底合不合适,只有穿上才知道。”

    她点头,却说:“这种事也是要看缘分的,着急不来。”

    “你以前就没谈过恋爱?还是分手了?”他问,“呃,你要是觉得不好回答,就不用说了,这么私人的问题,我--”

    “确实有点说不出口。”她尴尬地笑了,道,“从我上中学一直到大学,我身边的好朋友都太耀眼了,所以,我就一直做着绿叶,也就--”她没说下去,身为女生,这样的经历真是挺悲哀的。

    他又看了她一下,想了想,说:“你爱慕的男孩子喜欢你的好朋友?”

    她苦笑了,不语。

    两人便没有再说什么,而车子,很快就驶进了市区。

    车子停在环保局的门口,苏凡跟他道别下车。

    “你早点休息,时间也不早了。”他说。

    “您也是,霍市长再见!”她站在车外挥手,霍漱清就将车子开走了。

    相亲、结婚、存钱、买房,她的梦想就这么简单啊!霍漱清心想。

    像她这样的一个女孩子,将来会嫁给什么样的男人呢?不管是谁,那个男人一定很幸福!

    再说,被父母接着回家的杨梓桐和父母在路上说起苏凡,霍佳敏并未在意,女儿过去玩,弟弟派个女下属陪同很正常。谁知杨梓桐却说:“小凡姐不会是我舅舅的那个吧?”

    “哪个?”杨文泉不明白,问道。

    “就是小三啊!”杨梓桐道,“不对,小凡姐不像是那种小三!”

    “你乱说什么?你舅舅不会是那种人!”霍佳敏斥道。

    “就是,你舅舅不会的。这种话,你不许跟你外公外婆说,更不许跟你舅妈说,听见没有?”杨文泉对女儿说。

    “我就那么感觉嘛!我舅舅看小凡姐的眼神就不是对下属的。”杨梓桐道。

    “你个小孩子懂什么?不许再乱说了。”霍佳敏道。

    “哎呀,这有什么呀?就算小凡姐和我舅舅是那种关系又怎么样?我舅舅一个人在那么远的地方那么多年,有个人在他身边嘘寒问暖不是一件好事情吗?”杨梓桐一脸不服气,“我要是你们啊,早就劝他和舅妈离婚了!”

    “你们现在的小孩子怎么这种想法?离婚离婚的,怎么可以--”霍佳敏道。

    “桐桐,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杨文泉的口气明显比妻子缓和的多,他看了妻子一眼,示意她先别说话,“你换位思考一下,将来你也是要结婚成家的,如果你是你舅妈,要是你舅舅在外面真有了别的女人,你还能这么理直气壮地说这种话吗?”

    “我要是舅妈,就不会在榕城待着,舅舅那么好的男人,上哪儿找去?她还不知道珍惜!等到哪一天舅舅真的和她离婚了,她就是想后悔也来不及!”杨梓桐道。

    霍佳敏和丈夫都知道女儿说的没错,可是,孙蔓和霍漱清,还不至于走到离婚那一步。而霍漱清,难道真的就像女儿说的那样,和那个什么“小凡”有关系吗?

    回到家里,夫妻二人进了卧室,霍佳敏就露出一脸担忧的表情。

    “你别多想了,漱清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吗?”丈夫杨文泉劝道。

    霍佳敏摇摇头,叹道:“百炼钢还敌不过绕指柔,漱清一个人在云城那么久,万一真的--听桐桐的口气,那个什么小凡,好像很年轻漂亮的样子--”

    “漱清他分得清轻重,不会出问题的。”杨文泉道,“而且,桐桐还是个孩子,她懂得什么?肯定是误会了。你也知道她对孙蔓不太喜欢,见了漱清和那个女孩子,有心理暗示也不一定。”见妻子不说话,杨文泉又说:“你要是实在担心,我找机会在漱清那里探探口风。睡吧睡吧!”

    夜色,在不同的城市渐渐走向另一个昼夜的轮回。

    很快就到了过年,年三十这天,苏凡回到了位于云城东南面五百公里以外的江渔县,江渔县隶属翔水市,是江宁省有名的旅游城市。

    而同一天,霍漱清也赶回了云城。

    过年,对于两个人来说是相似的标题却截然不同的内容。

    这是苏凡入职环保局之后的第一个春节,现在考公务员比考大学都难,苏凡在连考两年之后终于被录取,而且工作一年就升了副科级,家里人简直高兴的不行。母亲说这是菩萨保佑,三十晚上就拉着苏凡和七大姑八大姨一起上了县城西面的灵修山拜佛。苏凡是不信神佛的,可是母亲的一片热忱让她不能拒绝,父母年纪大了,身为儿女的,总归还是要迁就一些的。结果,母女二人上了山,家里留下父亲苏华林和弟弟苏子杰二人。

    三姑家的表哥开了个中巴车,在县里跑运输,今晚就是表哥开车拉着苏凡等人去了灵修山。

    江渔人有个传统,每年的除夕都要去灵修山上各个庙里拜一圈。今年苏凡母亲不光是去感谢各路菩萨,还向菩萨们许愿,希望女儿能找个好男人嫁了,儿子能找份好点的工作。虽然这些事都要靠人力来实现,可是跟菩萨一说,也算是一个祈祷。

    烧完了香,就要待到初一早上在庙里吃一顿斋饭,一年的第一顿斋饭,在江渔人的眼里是很讲究的。苏凡只得陪着母亲和其他的女性长辈们在庙里等着,吃完了斋饭再回家。

    灵修山上遍布着大大小小二十多个寺庙,此时,每个庙里都是灯火通明,每条路上都是灯光璀璨。长辈们在佛堂里待着诵经,她就走了出来,一个人走到庙门外,靠着山路上的石栏杆望着脚下的家乡。

    寒夜,不,应该说是清晨的寒风吹到她的脸上,有种刺疼的感觉,却让她觉得异常清醒。

    回家还不到一天的工夫,家里的情况她也了解了一些。尽管父母跟她说什么都好,可她也感觉出来了,今年家里的收入应该是不行的。还好,弟弟还有一学期就毕业了,只要给他生活费就可以了,家里的经济应该会慢慢宽裕一些。

    想到弟弟,苏凡突然想起弟弟问她的那些话,关于霍漱清的话。弟弟当然不知道那晚找警察吓唬他的人就是云城市的市长,可苏凡不懂,怎么一个男孩子也这么八卦?非要问她,霍漱清是不是她男朋友。

    男朋友啊,怎么可能?那样的人,生生世世和她是不可能有什么关系的。

    哦,对了,忘了给他发新年短信了。

    苏凡忙掏出手机,准备输入新年祝福语的时候,手指却停住了。

    自己算是什么?给他发短信--

    苏凡望着远处漆黑的夜空,心想,自己和他的距离,或许就如同这天与地一般,身在地上的她仰望着高高在上的他--

    耳边,突然传来阵阵敲击法器的声音。

    他帮过她,关心过她,她必须感激他才是。

    苏凡啊苏凡,你就是这样爱胡思乱想。

    于是,她整理好思绪,以充满感恩的心情,为他写下新年寄语。

    发出去了,她深深呼出一口气,望着远处的茫茫夜色,欣慰的笑了。

    至于霍漱清,除夕之夜却是极其平静的。

    因为孙蔓父母也年纪大了,孙蔓父亲身体不太好,于是,这几年除夕的时候,孙蔓都是和自己父母过的,偶尔有一年姐姐孙芳也会来。因此,霍漱清一个人陪着自己年迈的父母住在榕城市委的那个小区里度过新年。

    父母年纪大了,十点不到就回房休息了,霍漱清又不是喜欢看电视的人,就在自己的房间里上网看书,或者找点影视剧看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