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0章 想要见到她
    邵芮雪完全惊呆了,愣了好几分钟才说:“你不是跟我说你出差去了吗?怎么怎么--”

    苏凡走在回支书家吃午饭的路上,学生们从她身边跑着叫她,微笑着,对那边的好友说:“对不起,雪儿,是我骗了你,我,年后就被调到这边了。”

    “我的天,我的天--”邵芮雪在原地转圈,完全不敢相信,“啊,刚刚,刚刚我听见的是什么声音?牛的叫声?”

    “不是,是一头驴。”苏凡笑道。

    “我的天,苏凡,你到底怎么回事?不是才升职吗?怎么--”邵芮雪道。

    “我现在挺好的,在学校里当老师--”苏凡安慰道。

    “好,好你个鬼啊?你本来是在市里的,现在跑去那个什么小村子里当老师,苏凡,到底是哪个混蛋这么对你啊?”邵芮雪义愤填膺,恨不得把那个害了她好姐妹的坏蛋扁死。

    “呃,没事的,雪儿,你别为我担心了,五一放假了我就去看你,很快的。我到家了,就先这样啊!爱你!”苏凡说完,就挂断手机,将手机塞进裤兜。

    邵芮雪对着手机“喂”了半天,听不到苏凡的回答,快步走到自家单元门口,按下密码,气呼呼地走了进去。

    “今天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邵芮雪大声摔门的声音,让父亲不禁诧异。

    “爸,爸,小凡,小凡她--”邵芮雪抱着父亲邵德平的胳膊就哭了起来。

    “小凡怎么了?”父母都问了起来。

    “小凡不知道得罪了谁,被扔到哪儿,哦,拓县的一个小村子里去了,呜呜。”邵芮雪坐在沙发上,抽出一张纸巾擦眼泪。

    邵德平和妻子芮颖讶然地看了对方一眼,然后赶紧坐到女儿身边询问详情,邵芮雪泣不成声。

    “爸,怎么办嘛?我刚刚给她打电话,她竟然一直都在骗我,我--”

    “小凡也是不想你担心,才不跟你说实话的。”芮颖对女儿道。

    “可是我们是好姐妹啊,出了这种事,她怎么可以瞒着我?妈,小凡好可怜,她可怎么办?”邵芮雪拉着妈妈的手,道。

    “这事,是挺奇怪的!”邵德平思虑道。

    邵芮雪不停地哭着,母亲安慰说:“好了,别哭了,先吃饭,吃完饭咱们再说。”

    可是,面对着母亲准备的午饭,邵芮雪想起电话里听到的驴叫声,眼泪又流了下来。

    “小凡在那里还不知道吃的什么,她身体也不好--”邵芮雪道。

    父母不语。

    猛然间,邵芮雪盯着父亲,道:“爸,给霍叔叔打电话说一下吧,好吗?找霍叔叔把小凡调回来,好不好?他现在是市长--”

    邵德平看着女儿,面色如常。

    霍漱清是他的学生,师生之间如兄弟般,霍漱清来到云城五年多,可他极少找霍漱清帮忙--

    “爸,求你了,跟霍叔叔说一下吧,好不好?小凡是我最好的姐妹,她现在有难,要是我不帮她,谁还能帮她?爸,好不好?”邵芮雪恳求道。

    芮颖看着丈夫,又看着女儿,片刻后,对女儿说:“我们都知道你关心小凡,可是,你霍叔叔那么忙--”

    “你们管不管?你们要是不打,我就去市政府找霍叔叔!”邵芮雪话说完,连饭都不吃,抓起自己的随身物品就跑出了家门。

    “老邵,你要不就给漱清打电话说一下?你看女儿这样子--小凡是她最好的朋友--”芮颖道。

    “唉,真是拿咱们女儿没办法。我晚上再给漱清打--”邵德平道。

    “可女儿--”妻子指着门口。

    “她没事的。”丈夫说着,继续吃饭。

    可是,邵芮雪并没有像父母想象的那样,她冲出了家门,要给霍漱清打电话,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号码。

    算了,我去他办公室等!

    等邵芮雪到了位于上清江畔的云城市市政府大门口,在门卫室拿着自己的工作证登记了一下,才进了市政府的大院。

    而霍漱清回到市政府已经是下午四点了。

    一进办公楼的一楼大厅,就听见有人叫他“霍叔叔”,霍漱清停下脚步,循声望去。

    “小雪,你怎么在这里?”霍漱清看见邵芮雪,问。

    “霍叔叔,我有件事要找您,很重要的事!”邵芮雪道。

    “走,去我办公室。”霍漱清便领着邵芮雪走向电梯,“你爸妈最近好吗?我太忙了,也没和你爸打电话。”

    “他们都挺好的。”邵芮雪道。

    霍漱清看着邵芮雪的脸,心想,到底出了什么事?这孩子连班都不上了?奇怪的是,邵老师怎么没打电话?

    进了霍漱清办公室,邵芮雪好不容易等着霍漱清的秘书冯继海给她泡了一杯茶离开。

    “霍叔叔,您能不能帮我一个忙?”邵芮雪望着霍漱清,道。

    霍漱清坐在邵芮雪旁边的沙发上,微笑着说:“小雪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说吧,看霍叔叔能帮你做点什么?”

    “霍叔叔,我一个朋友,好姐妹,之前在市环保局工作的,她是公务员,年前刚升了副科--”邵芮雪说到这里,霍漱清的脑子里立刻反应出苏凡的样子。

    “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突然又被调到拓县去了,中午我给她打电话,她才跟我说的,说是在拓县的一个什么村子里--”邵芮雪只顾着说,根本没有注意霍漱清的表情,不过,即便是她注意了,也不知道霍漱清在想什么。

    “你朋友,叫什么名字?”霍漱清突然问。

    “苏凡,她叫苏凡!”邵芮雪答道。

    什么?苏凡被调走了?还是,还是在村里?她一个环保局的,去村子里干什么?霍漱清怎么都想不通。

    “霍叔叔,小凡是我最好最好的姐妹,您就把她从乡下调回市里吧?她家里条件不好,也没什么人能靠得住,您要是不能帮忙,她这辈子说不定就真的要在那个村子里待下去了。”邵芮雪央求道,“霍叔叔,小凡真的很可怜的,她上大学的时候就很刻苦,挣奖学金、当家教、在学校里打工,大学四年,她的生活费全都是自己挣的,连学费都不跟家里要。大学毕业后,她又供弟弟上大学。霍叔叔,您就--”

    霍漱清完全没有料到苏凡会发生这样的事,他隐隐觉得,是黄局长把苏凡打发走的,可是,究竟是为什么呢?

    “小雪,你别急,这件事,霍叔叔想办法。”霍漱清道。

    “太好了霍叔叔,您真是太好了!”邵芮雪长长地舒了口气,端起茶几上的茶杯喝了口水。

    看来,今天下午翘班还是有成效的。邵芮雪心想。

    霍漱清看着邵芮雪和之前判若两人的轻松样子,道:“苏凡有你这样的好姐妹,她很幸福!”

    邵芮雪露出甜甜的笑容,道:“因为我们是好姐妹嘛,当然要互相关心了,她以前也帮了我很多忙的。”

    “帮你考试作弊?”霍漱清笑着站起身,给自己的杯子里添了水。

    邵芮雪“呵呵”笑了。

    “呃,你说你朋友在哪里?现在?”霍漱清问。

    “拓县的什么,什么村,我想想啊,想想--”邵芮雪努力回想,“平川村!”

    霍漱清点点头,对邵芮雪道:“你放心,我让人看看哪里有个岗位可以把你朋友调过来的。”

    “好,那我先回去了,霍叔叔,谢谢您!”邵芮雪起身道。

    “你是不是下午翘班了?”霍漱清一边送邵芮雪往电梯口走,一边笑问。

    “我请了假的,没关系。”邵芮雪笑道。

    等送走了邵芮雪,霍漱清回到办公室,却怎么都坐不住。

    苏凡的事,让他很意外,他不懂,出了这样的事,她为什么不给他打电话?她又不是没有他的号码。要不是小雪,真是太巧了,小雪和她竟然是好朋友。

    “小冯,你到我这里来一趟。”他按下办公桌上的座机,叫秘书冯继海。

    很快的,冯继海就来了。

    “你查一下,咱们市政府办公室有没有空位。”霍漱清道。

    “是什么级别的?”冯继海问。

    “副科的吧,或者其他的也行,你查一下。”

    接受了领导命令的冯继海离开市长办公室,他是霍漱清的秘书,同时又是市政府办公室的副主任。只不过,办公室的实权都在主任周海鹏的手里。

    霍漱清觉得,自己应该给苏凡打电话询问一下事情的原委,可是,他该怎么说?

    于是,霍漱清决定,明天去一趟拓县的平川村,他要亲眼看看那个丫头。而且,明天正好是周末。

    虽然邵芮雪很想告诉苏凡,你再坚持几天,霍叔叔就会把你调回市里了,可是,事情还没有最后敲定,邵芮雪担心中间出了什么差错,到时候会让苏凡更难过。于是,当晚,邵芮雪只是和苏凡随便聊了聊,并没有把下午去找霍漱清的事告诉她。

    乡村的学校和城里的不同,周六早上还要上课。

    苏凡和平时一样在教室里给学生讲练习题,突然觉得腹部有绞痛感,连忙用手捂住肚子坐在凳子上。学生们都害怕了,不知道老师怎么了,有两个最大的孩子赶紧跑出去找村里的赤脚医生了。

    而霍漱清赶到平川村见到苏凡的时候,正是此时。

    他知道拓县偏远,便很早就开着那辆路虎出了市区,一路打听,十点钟的时候才到了平川村。

    村里的一个老人领着他来到学校院里,霍漱清就看见好多孩子从教室里跑了出来,还喊着说“苏老师病了”。

    他奔跑进了教室,看见苏凡正坐在讲台上捂着肚子。

    “走,我带你去看医生。”他来不及多想,一下子抱起她,就往门外冲,而苏凡已经疼的说不出话,连睁开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汗珠不停地从她的皮肤里往外渗,整张脸都惨白无比。

    霍漱清抱着她往村口冲的时候,村里诊所的医生赶了过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