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2章 你是花仙子变的吗
    这几天她住院,根本没有跟邵芮雪说,现在--邵芮雪一定是担心她在乡下过的不好吧!

    “小凡,你怎么样?我打算去看你的,可是车钥匙被我爸妈扣下了--”邵芮雪道。

    “雪儿,我没事的,呃,最近我有点事要忙,可能不能和你见面,等我忙完这阵子就来找你啊,你别担心!”苏凡安慰邵芮雪道。

    “哦,小凡,关于工作的事,你别急,我爸有个朋友在市里当领导,已经跟那个叔叔说过了,那个叔叔说要等一阵子才有机会把你调回来,你别急啊!”邵芮雪忙说。

    “雪儿--”苏凡猛然间说不出话来。

    “小凡,本来我不该跟你说的,我想等事情完全定了再告诉你,可我怕你在那里待的久了就没信心了。你放心,不管谁把你调到乡下去的,我叔叔一定能把你再调回市里来。你再耐心等等!”邵芮雪道。

    面对着如此为自己着想的好姐妹,苏凡说不出一个字。她是不是不该跟邵芮雪隐瞒自己做手术的事呢?是不是不该隐瞒自己和霍漱清之间的事呢?她和霍漱清,好像也没什么事--算了,还是先别说吧!让雪儿为自己担心也不好。

    “谢谢你,雪儿--”苏凡道。

    “好姐妹还说什么谢谢!”邵芮雪顿了顿,道,“你啊,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等你回来了,就到我家来住,让我妈好好喂你,把你养得胖胖的。”

    苏凡笑着。

    “好了,那我不跟你说了,我先出门去了。”邵芮雪说完,又叮嘱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苏凡知道,邵芮雪肯定又是去购物了。

    或许,自己失去了一些东西,可是,又得到了一些。苏凡心想。

    上天太眷顾她了!

    当车子停住,苏凡才发现自己到了一幢别墅前。

    这就是霍漱清说的那里吗?

    推开车门下车,一股芬芳就扑鼻而来,她简直惊呆了。

    路的两边,看不到头的樱树,樱花怒放。而院子里绿色的草坪,石头砌成的路,门廊上还有一把秋千。

    开车的小伙从后备箱取出她的行李,这是昨天他奉命去平川村取回来的苏凡的行李。

    门开了,一个中年妇女走了出来,忙搀着苏凡走进去,道:“苏小姐,我姓张,以后您叫我张阿姨就行了,先生让我在这里照顾您哦,您的房间在二楼,我已经给您收拾好了您要喝点什么,要不我给您拿瓶酸奶?您先在客厅稍坐一会儿,我把您的行李提到楼上去。”

    眼前的一切,如梦境一般不真实:装饰考究的客厅,还有彬彬有礼的仆人。

    苏凡起身,小心地在客厅里挪着步子,现在只有她一个人,她可以不必矜持,大胆地却又带着几分怯懦参观着这幢房子。

    这里,是他的家吗?他说这是他的房子,可是这里的装饰比她之前去过的他那个家要漂亮许多,这样的房子,才配得上他吧!

    苏凡走过客厅里的一扇隔断,微微向外突出的一个椭圆阳台,摆放着一架钢琴,纯白的立式钢琴,琴盖如鸟儿展翅一般。她轻轻走过去,手指抚摸着那光滑的琴盖,好想坐下来弹一曲啊,可惜不会。

    他是住在这里吗?

    苏凡向周围看去,对他的好奇又增添了许多。

    他是个很有品位的人,她觉得。

    “苏小姐--”保姆张阿姨走过来叫了苏凡一声。

    “张阿姨,您别这么叫我,怪怪的。”苏凡笑了下,道,“您叫我小苏就行了。”

    张阿姨张开嘴却又合上,笑盈盈地说:“好,小苏,你去床上躺会儿,饭菜好了我叫你。”

    来到二楼,张阿姨给苏凡打开一扇门,道:“这是你的房间,你看看还有什么需要的就跟我说,我去给你买。你刚出院,还是尽量不要到处走动。”

    苏凡谢过张阿姨,走到窗边坐下。

    那是一个宽大的飘窗,白色的纱帘偶尔在风的拂动下摆动几下,窗外一片大好的春光。

    哦,对了,应该给他打电话说一下的,白住了人家的房子,总不能太理所当然吧!

    于是,苏凡给霍漱清发了条短信,说自己已经住进那个房子了,感谢他这么关心自己。

    此时,霍漱清正好在来这边的路上,他看了下苏凡的短信,笑了笑,却没回复。

    看着这么舒适的房间,苏凡好想躺在床上感受一下,结果一躺下去就睡着了。

    霍漱清的车停在院子里,推开楼门进去了。

    张阿姨正在摆放餐具,看见霍漱清忙说:“午饭马上就好了,我上去叫小苏吗?”

    “我去吧!”霍漱清说完,就上了楼。

    走到苏凡的房门口,他站了一两分钟,还是抬手敲门了。敲了两声,却没听见回答。

    这丫头,睡着了?

    他想了想,推门进去,果然就看见她睡在床上,那甜甜的睡相,说明她现在很舒服。

    霍漱清坐在床边看着她,这一周没见她,看起来她现在比之前精神要好很多,他依旧记得她在他怀里眉头紧锁的样子。

    她就像只小猫,安详地窝在自己的窝里,而之前,这只小猫竖着毛、伸出她的利爪,努力坚持着什么。

    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这一声,把她惊醒了。

    霍漱清赶忙起身,走到窗边,接了电话。苏凡一脸不解,有点意外,可是很快就开始后悔自己怎么睡着了。等她下床的时候,他已经挂了电话。

    “呃,我本来是要叫你吃午饭的,敲门了你没开,所以--”他为自己的行为跟她解释。

    “都怪我自己睡着了,对不起!”她说。

    “身体恢复的怎么样?”他和她一起往门外走,问道。

    “呃,说不上来,感觉还行。”她答道。

    他侧过脸看着她,笑了下,说:“那就好。我晚上的飞机去京城,现在过来看看你。你的脸色看起来不错,我就放心了。”

    苏凡的心,似乎被暖暖的幸福包围着,这短暂却又虚幻的幸福。

    两人到了餐厅,张阿姨已经把午饭都端到了餐桌上。

    “好丰盛啊!”苏凡看着满满一大桌子饭菜,惊叹道。

    “你刚出院,必须好好补,要不然会落下病根的。”张阿姨含笑对苏凡说。

    苏凡望着霍漱清,觉得特别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霍先生,那我先走了,碗筷什么的,你们就放在水池里别管了,下午我过来再收拾。小苏姑娘,你有什么需要我买的东西吗?”张阿姨道。

    “没,没有了,张阿姨,您不吃完饭再走吗?”苏凡忙问。

    “不了,你们慢慢吃吧,有什么意见一定要告诉我。”张阿姨含笑说完再见,就告辞走了。

    霍漱清已经开始吃饭了,苏凡却迟迟没动筷子,想了想,她还是拿起筷子吃饭。

    两个人谁都不说话。

    刚开始,苏凡有点不自在,毕竟眼前的人是那个遥远的人,可是,为什么他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他今天好像心情很好的样子,始终不说一句话,饭量却很好。

    她也不知道该和他说什么,那就不说话了,安静吃饭好了。

    可是,她终究还是忍不住,道:“这个菜做得真好吃,我没吃过这么好吃的--”

    他无声笑了,道:“张阿姨做菜的手艺不是盖的。”

    “嗯,”她点点头,道,“我要好好跟她学学了。”

    “你会做吗?”他问。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奶奶生了一场病不能做饭了,我父母很早要去地里干活,所以,我就给一家人做饭,早中晚都是我做的。”她笑了下,接着说,“不过,我做的不是很好。”

    他拿起碗要盛锅里的鸡汤,苏凡站起身接过他的碗给他盛了一碗放在他面前,霍漱清说了声“谢谢”又问:“你们家,是做什么的?种地?”

    “有个花房,种些花卖。”她答道。

    他点点头,边吃饭边问:“江渔好像有很多人在种花,是吗?”

    “嗯,以前比较少,后来县里开始推广,种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你会种花吗?”他问。

    “花房里的活很多,我爸妈两个人干的很辛苦,所以我假期都会去帮他们,种花啊卖花啊什么的,都做过。”

    “卖花姑娘?”他微笑着看着她。

    她点点头,道:“我爸种了很多的玫瑰,赶着情人节会卖出去一批。”她笑了笑,接着说,“我们距离市里不是很远,所以,情人节很早就赶到市里,开始在市中心啊那些人很多的地方去卖,早上十五块一支,到了晚上八九点的时候就只能卖五块钱了,时间越晚价钱越低,我记得最低的时候卖过五毛钱。我喜欢情人节,上大学以前,情人节那一天卖出去的花就够我一学期的学费了。”

    他没说话,他知道女生都喜欢情人节,可是,他今天才知道,喜欢情人节的理由并不是唯一的。

    过了会儿,他又问:“那卖不掉的花怎么办?鲜花的保鲜期很短的吧?”

    “是啊,不过,花有很多用处的。”她好像一点都没有因为儿时家境的窘困而情绪低落,说到这里的时候,情绪反倒比较高,很认真地跟他讲解花瓣怎么做成干花,干花怎么做茶,“还能做玫瑰露啊花酱啊什么的,江渔有工厂专门做花露和花酱的,我爸前两年在乡下承包了一些地种玫瑰花,专门给工厂送的。所以,现在的收入比过去好多了。”

    “听你说的这么详细,那你也会做花茶啊花露啊什么的?”他对她更加好奇起来。

    她笑着点点头,道:“我还学过《红楼梦》里教的呢,用玫瑰花做胭脂啊什么的,不过都是学着玩的。呃,把胭脂做好了密封起来,等下雪的时候收集了雪水化开--”

    霍漱清看着她那么认真又享受的表情,脸上笑意渐浓。

    她说着,才注意到他脸上的笑容,忙止住,尴尬地问:“我,我好像太,太--”

    “难道你是花仙子变来的?”他笑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