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4章 想要有人在身边
    一个电话将他吵醒,他一坐起身,被子就从身上掉了下去,他下意识地往楼梯的方向看了一眼就拿起茶几上的手机。

    苏凡一直坐在房间里看书,听见有人敲门赶紧起身去开。

    他抱着被子站在门口,对她笑了笑,道:“谢谢你,我还有点急事要去处理一下,先走了。”

    她接过被子,望着他,道:“祝您一路平安。”

    而霍漱清这一走,就走了一个多星期。苏凡并不知道他去京城做什么,而他也忙的没有时间给她打电话,当然,他也没必要非给她打电话不可。

    在这个别墅里住了才不过几天的工夫,苏凡就发现自己深深爱上这里了,她最喜欢晚上坐在二楼的天台上,当花瓣被风吹起来,在明亮的月光下看去,宛如一场花瓣的舞蹈一样美好。即便是童话,也没有这么美!苏凡深深觉得自己好幸福,和之前在拓县的遭遇相比,现在完全就是在天堂。而那个让她深处天堂的人,就是霍漱清!

    霍漱清走后,张阿姨就住在别墅里照顾苏凡,两个人极少聊到饭菜和家务之外的话题,可是,从谈话里,苏凡感觉张阿姨很尊重霍漱清,虽然张阿姨称呼他为“霍先生”,而且,张阿姨似乎和霍漱清比较熟,苏凡有好几次都想开口问一些关于霍漱清的事情,可是都张不开嘴。

    这几天,她和邵芮雪通过几次电话,邵芮雪跟她说起工作调动的事,还是在不停地劝她别担心,很快就有消息了。每到这时,苏凡就想把自己现在的状况告诉好友,事实上,邵芮雪才最需要安慰。可是,她又担心自己一说就会把霍漱清暴露了,只得继续隐瞒。

    身在京城的霍漱清,起初的几天是跟着覃春明书记忙,等靳书记一走,中央党校的那个干部学习班开课了,也是没有属于自己的时间。不是上课,就是和同期的同学老师交流。偶尔一个人出去,却不愿在党校校园里多待一分钟,尽管校园很美。

    党校周围都是好地方,好几个大学,还有颐和园。只不过,到处都是人,想找美感也不容易。

    和妻子孙蔓通过几次电话,都是平时说的那些话。

    他在京城也有不少的朋友,曾经在一个大院里长大的小伙伴,有几个就随着父母升迁来到了京城,偶尔欢聚也是必不可少的。只不过,让他意外的是,那个陈宇飞也给他打来了电话,想请他坐一坐。霍漱清奇怪,陈宇飞怎么知道他在京城的?可是,他没有接受邀约。一来是他的确没时间,二来,他不喜欢陈宇飞这个人。于是,在有一次和孙蔓的通话中,他问孙蔓是不是把他在京城的事告诉了陈宇飞。

    “他找你了?”孙蔓的语气似乎有点波动。

    “嗯。”霍漱清坐在宿舍的沙发上,一只手解着衬衫的扣子。

    “他,没和你说什么?”孙蔓问。

    “只是想约我出去坐一下,没别的。他有事要找我?”霍漱清问妻子。

    “应该没有吧!我不知道。”孙蔓在电话那头顿了下,才说,“你回榕城吗?”

    “马上就到五一了,放假了我再回来。”

    “哦,我有件事想跟你说,等你回家再说吧!我这边还有事,就这样。”孙蔓道。

    “嗯,拜拜!”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四月三十号,霍漱清在京城参加的青年干部培训班结束了这期的课程,当天晚上,霍漱清就乘飞机返回了榕城。

    他到家的时候,孙蔓也在。

    “我们大学同学聚会要去镜湖,后天走,你要不要一起去玩玩?”孙蔓接过他的外套挂好,问道。

    “镜湖去过多少次了,没什么好玩的。”霍漱清道。

    “你不去就算了,我要去。”孙蔓道。

    霍漱清看了她一眼,发现她很不高兴,也没耐心劝,边接着衬衫的扣子,边拉着行李箱走向一楼的客房。等他把行李箱放好,走出来就看见孙蔓在客厅坐着,正在打开一瓶红酒。

    “你,有事和我说?”他坐在沙发上,望着妻子,问。

    孙蔓愣了下,看了他一眼,神采却有点不太自然,那种不够自然的眼神一闪而过,把瓶盖子打开,给两人的杯子里各倒了一点。

    “商务部有个机会,我和那边联系过了,我想--”孙蔓顿了片刻,自霍自地喝了口酒,道,“我准备过去!”

    孙蔓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果决,这样的眼神,霍漱清并不陌生,而且近些年来,她似乎经常会在他面前露出这样的神情。

    她很镇静,她很平静,她根本不需要和他商量就做了决定,而陈宇飞,或许就是想提前跟他通个气才约他见面?真是可悲,自己妻子对于家庭做出的决定,竟然是一个外人要来告诉他?可是,他丝毫不会感激陈宇飞,绝对不会!

    或许,他可以和孙蔓大吵一架,生气,然后不理睬她,管她要干什么。可是,这么多年夫妻之间的过于平静的相处方式,让他已经没有了争吵的欲望。

    霍漱清盯着孙蔓,他的眼中,丝毫没有将自己内心的愤懑表现出来。而他这样的沉默,让孙蔓觉得身处一种无言的冷漠。

    他一言不发,端着杯子静静喝了一口酒,又喝了一口,将杯子里的全部一口喝掉,放下杯子起身朝着楼梯的方向走去。

    “霍漱清--”孙蔓叫了一声。

    “我累了,要休息。”他没有转身,只是回了这么一句,就开始上楼。

    家里被一种不同寻常的安静包围着,孙蔓静静站在楼梯口看着他的背影距离自己越来越远。

    黑暗中的背影,似乎在发出一种无声的愤怒--是愤怒,是抗议,孙蔓很清楚。

    从接受陈宇飞的建议打算离开榕城去京城的那一刻,孙蔓就已经预见到了霍漱清可能的反应,而她,似乎完全有把握来面对他所有的反应!

    霍漱清直接走进自己的那间卧室,灯都没有开就倒在了床上,右手习惯性地遮住眼睛,尽管一片黑暗并没有一丝光线让他遮挡。

    灯开了,他知道是孙蔓进来了,却依旧那样躺着没有动。

    孙蔓坐在他身边,沉默了几分钟,才说:“我希望你能支持我--”

    “我什么时候没有支持你?”他把手拿开,盯着孙蔓,语气平静,却透着他的情绪,十分明显的情绪。

    他越是这样平静,孙蔓的心里就越是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似乎他真的离她越来越远了。

    “这次的机会很好,而且京城--”孙蔓解释道。

    “这五年里,每次我跟你提起去云城的事,你总说去了那边要从头开始,你不想太辛苦。每次,我都没有反对。至少,我周末和假期可以回来,我们的家还在榕城。现在呢,你突然要去京城,去了京城就不需要从头开始、就不辛苦吗?你去了京城,是我飞去找你,还是我回来榕城?到底什么地方才是我们的家?”他一下子坐起身,双目一丝不动地盯着孙蔓。

    家?这个字落入孙蔓的耳朵,她闭上眼!

    “你要是想去京城,就飞过去,要是不愿意,你可以回榕城,你父母你家人都--”孙蔓睁开眼睛,盯着他,答道。

    他没有说话,只是笑了,苦涩的却又有些了悟的笑了。

    孙蔓,终究还是有点害怕。

    “我父母在这里,所以我的家在这里。那么,你和我结婚,究竟是为了什么?我们结婚十年,都在干什么?到头来,你跟我说--”他停住了,不愿再说,站起身。

    “你干什么去?”孙蔓见他走到门口,问。

    “你做事从来都不和我商量,又何必知道我要做什么?”他头也没回,拉开门走了出去。

    摔门的声音太大,孙蔓应声闭上了眼睛。

    他的愤怒,就止于此吗?孙蔓心想。

    霍漱清走下楼,从一楼的客房拉出自己刚刚放进去、根本没有打开的行李箱,拉开家门离开。

    夜色茫茫,他突然不知道该去哪里。

    父母那边,肯定是不能去的,大姐那里,还是别说了,酒店?与其在酒店住,不如回去云城。

    把行李箱放进车子的后备箱,他打电话给自己订了一张返回云城的机票。可是,起飞时间在夜里十二点过了。他开着车子,直奔机场而去。

    候机厅里,人来人往,到了五一长假,旅行的人变得多了起来,机场也比平时这个点拥挤很多。

    霍漱清坐在等候区,前后左右都是拖家带口准备外出旅行的市民,同样是离开家,没有人像他一样,因为没有人是和妻子吵架后离家出走的。

    飞机在夜空中平稳飞行,霍漱清静静地闭着眼。

    是不是他这样离开太过草率?是不是他该留下来和孙蔓谈谈?

    可是,他们还能谈什么?两个人从谈恋爱到结婚,对彼此已经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他知道孙蔓是不会因为和他谈一谈就改变去京城的想法,而孙蔓,似乎也不在意他高兴不高兴。既然这样,有什么必要谈呢?

    是他太大男子主义了吗?妻子要寻找一个更好的发展机会,身为丈夫的他,不是应该理解她支持她吗?他为什么会这样生气?可是,孙蔓什么时候为他考虑过?什么时候想过他一个人在云城如何生活?他是个活生生的人,他也需要有人在身边陪伴,身为妻子,不是应该陪伴他吗?

    唉,到了现在,还有什么必要再想谁对谁错?即便真要分个是非对错,那也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两个人都有责任!

    可是啊,他觉得好累,他想要有个人软语温存地关心他,需要有个人把他放在一个重要的位置,需要--而孙蔓,显然不是这个人!

    不是又怎样?孙蔓是他的妻子,不管他们两个人发生什么,她都是他的妻子,根本无法改变!在这样的前提下,他需要的那个人,存在不存在,似乎都无关紧要了!

    当飞机降落在云城机场时,整个世界已经走入了深深的黑夜。

    苏凡根本不知道霍漱清已经回了云城,当然就更加不知道他一回来就遇上了什么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