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39章 暗夜中的吻
    “怎么了?”

    “您的电话一直在响--”她说着,把手机伸到门缝那里,一只湿乎乎的手伸了出来接过手机,可是,他的手一滑,手机掉到了地上,她赶紧蹲下身捡了起来,还没抬起头,就看见眼前有一条光光的腿--

    她很清楚,只要她一抬头就会看见什么。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

    还是霍漱清镇定,赶紧用浴巾包住自己,弯腰从她的手里接过手机,关上浴室的门,在里面接电话,留下呆呆站在浴室门口的苏凡。

    这一夜,注定是难熬的。

    过了一阵子,穿着睡衣的霍漱清从浴室里走了出来。而她站在窗口看外面,他走过去站在旁边,看向那漆黑夜幕下的点点灯光。

    “这里真安静!”他说。

    她点点头。

    两个人转过头看着彼此,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今天谢谢你帮忙,累了的话,你就先睡,我再坐会儿。”他打破了这一片尴尬和寂静。

    苏凡看着他坐在椅子上,继续写着什么,便坐在一旁拿着手机玩。

    两人一直这么坐着,也不知道到了什么,她打了个呵欠。

    她忙看向他,见他也看着自己,忙说“霍市长,那我先睡了,晚安”,他点点头,起身关掉了房间里的灯,只留下走廊灯亮着。

    真是太安静了,苏凡不想睡,可是她今天真的太累,头挨上枕头没多一会儿就梦了周公。等霍漱清起身在地上走着思考问题的时候,就发现她已经睡着了。看着她恬静的睡相,他不禁无声笑了。

    唉,算了,他也睡吧!只要她睡着了,就不会那么尴尬了。

    然而,就在霍漱清上床没多久,两人中间空空的位置就被填满了,他侧脸看去,是她滚了过来。

    真是个小孩子!他心想,便习惯性地往床外侧方向移动了一下。

    可是,他刚刚闭上眼睛,就听见隔壁传来一阵声音--

    这旅馆的房子隔音效果太差了,又或许是隔壁的人太激烈,那火辣辣的声音传了进来,把苏凡也给吵醒了。

    她一睁眼,就感觉到自己身边睡着一个人。不用说,这个人是谁,她很清楚。

    和他挨得太近了,她便小心地往另一侧挪,可是,床一动,他就知道她醒来了。

    隔壁传来女人嗯嗯啊啊的叫声。

    苏凡猛地停止了动作,隔壁这声音,简直是--

    她背对着他睡着的方向,紧紧闭着眼睛,希望这激情的一幕快点完结,可是隔壁的人似乎很厉害的样子,声音越来越大。

    即使没有经历过男女性事,好歹也是大学时代接受过岛国动作片教育的,听到声音也能想象到隔壁的情形。

    真是糟糕,她怎么觉得嘴巴越来越干了?也不知道他睡着了没,要是睡着了,她就可以偷偷下床去喝口水,也不会被他发现。如果让他知道她听到这种声音会难受,简直丢死人了。

    苏凡哪里想得到,自己可是被隔壁的声音吵醒的,这种状况下,他怎么会睡得着?

    事实上,霍漱清也不好受。

    他已经记不得上次有性生活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了,官场的尔虞我诈,步步惊心的算计,早就让他没有多余的心思霍及到生理的需求了。平时都是他一个人睡,倒也没什么。今晚,苏凡睡在她旁边,即便是隔着老远的距离,他也觉得自己可以闻到她身体的馨香,何况现在耳畔还有这么激烈的渲染?

    虽说是大床房,可是床并不算很大,他只要翻个身,胳膊就会碰到她。

    而此时,他的脑子里全是苏凡穿着小碎花睡裙的模样,那娇羞的样子,那如水的肌肤--

    苏凡侧着身睡着,她在心里祈祷隔壁的人快点结束,可是,突然间,她的腰际多了一份重量,她猛地睁开眼。

    接下来,那只手轻轻在她光滑的小臂上摩挲,她的身体抖了一下。

    黑暗中,她的微小反应瞬间被他察觉。

    她睁大双眼,感受到他就在她身后,紧贴着她。他的手,和她的十指相握。而她的耳畔,除了隔壁那跌宕起伏的喊叫,又多了一份他的呼吸,那温热的粗重的呼吸。

    “啊--”当他的舌尖碰触到她的耳垂,陌生的彻骨的刺激让她轻噫出声,而这较弱的羞涩的声音,让霍漱清的心尖一阵阵颤抖着。

    他扳过她的身体,在透过窗帘的路灯的帮助下,仔细审视着她的面容。她却不敢迎接他那灼热的视线,那灼热的似乎要将她燃烧殆尽的视线。

    她的嘴唇微微动了下,就立刻被他俘获。

    或许是太久没有做这件事,又或许是他此时太想要做这件事,种种原因都让他失去了对力量的控制,动作激烈。

    与此同时,那紧握着她的手,也松开了,在她的身上隔着薄薄的睡裙抚摸着她娇嫩的身体。

    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她的心里一片慌乱,却又有着陌生的喜悦。缺氧的大脑根本来不及反应,她感觉到一只手在自己光裸的腿上游走。

    隔壁的声音,不知何时停止了,而这边的两人,在黑暗之中任由情感放|纵。

    她的身体,在他的怀里越来越热、越来越软,可双手,不由自主地攀上他的肩膀。

    他不想放开她,尽管这是第一次吻她,可他发现自己迷恋上了这种感觉,她的生涩,让他的内心如潮澎湃。

    此时的霍漱清,恨不得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恨不得--

    他的手,撩起她睡裙的下摆,一步步上移,停留在她胸前。

    对于未经人事的苏凡来说,如此强烈的愉悦已经到了她承受力的边缘。在他的唇松开她的时刻,她不禁轻喊出声“别--唔--”

    他应该停下,可是他克制不住。

    到了此时,霍漱清才知道自己的自制力并没有一直以为的那么强,才知道这个女孩对自己的诱惑力有多重。或许,他从一开始就该远离她,这样,就不会乱了方寸,不会变成这个让自己都觉得陌生的人。可是,他,控制不了。

    苏凡此时的拒绝,也许并不是出自她的本意,对于听者来讲,也完全没有拒绝的意味。

    她的声音,那么柔媚,像是桃花春水一般醉人,让他的骨头都要酥掉。

    黑暗中,凌乱的呼吸交错着,持续不断地燃烧着两具渴望的身体。

    然而,一切,在她一声疼痛的惊叫中,戛然而止!

    慌乱中,霍漱清打开床头的灯,落入他视线的,是她那因疼痛而紧皱的小脸。

    她的双手,捂着自己腹部的伤口,整个人蜷成一团,痛苦的呜咽着。

    他赶紧抱住她,不忍地问:“要不要去医院?”

    她摇头,却一直在他的怀里颤抖着,他的脸,紧贴着她的。

    “丫头,对不起,我,对不起,我送你去医院--”他语气低沉。

    “没,没事,过一会儿就好了,可能是我今天得意忘形走了太多路--”她侧过脸望着他,为了让他安心,对他挤出一丝笑容。

    “傻丫头!”他叹了口气,嘴唇贴上她的脸。

    霍漱清从未有过这样的经历,看着她那疼痛难忍的模样,担心不已。

    不知何时,苏凡不再痛了,她在他温暖的怀里安静入眠。然而,即便是睡着了,她似乎也能感觉到他的脸贴着她的感觉。只要一想到他抱着自己,她就感觉不到疼痛。

    霍漱清抱着她,直到感觉到她不再动,感觉到她平稳的呼吸,他才轻轻松开胳膊,望着她,回想起刚刚的一幕,开始有些懊恼自己。

    可是,怎样的后悔都不能改变已经发生了的事实,他吻了她,摸了她的身体,如果不是意外发生,谁知道他会不会把整件事继续下去。

    如果在她第一次去他家的那个夜晚,他就做了刚刚这件事的话,也许他的心里不会像现在这样内疚。

    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长时间会做出这种出格的举动,或许,自从他步入政坛开始,他的心就紧紧锁上。这么多年来,他的身边也有不少让他眼前一亮的女性,可是,他从未动过念头。他知道,自己结婚了,即便不是为婚姻负责,他也必须要为自己的前途负责,而婚外恋和一夜清之类的,绝对是婚姻和事业的毒药。

    可为什么,他今晚失控了?难道真的是环境的影响?

    当他的手指轻轻碰触着那被他吻过的嘴唇,她反射性地动了下嘴唇,他忙抽回手,过了片刻,他又侧身,轻轻亲了下她的小嘴。然后,他起身,给苏凡盖好被子,关掉床头的灯,下床坐在椅子上继续看材料。

    他从来都是睡眠少的人,特别是有事的时候,已经很难睡着了。尽管这几天跑来跑去的也觉得累,可他担心自己要是睡在她身边会发生什么事,还是坚持坐在那里。

    半夜,苏凡起床准备去厕所的时候,看见他坐在椅子上睡着了,手上还拿着一份材料。

    她的双眼,顿时模糊了,她小心地走到他身边,推推他,他猛地睁开眼盯着她。

    “怎么了?还是不舒服吗?”他一脸担忧地问。

    苏凡轻轻摇头,猛吸了一下鼻子,微笑道:“您去床上睡吧,这样坐着不舒服。”说完,她就走进了洗手间。

    霍漱清望着她的背影,心头似乎慢慢涌出一股暖暖的味道。

    等苏凡走到床边,就看见他躺在那里,她对他柔柔一笑,掀开被子睡到自己的那一边。霍漱清关掉屋子里的灯,苏凡闭上眼睛。

    这一夜剩余的时间,平静中蕴藏着难以言说的澎湃心情。

    天亮了,两人都刻意不去提及昨夜的事,而他只是问她伤口是否还疼,她说“没事了”,两人便离开了旅馆,继续昨天的工作。

    下午的时候,霍漱清开车带着苏凡离开了定远镇。在路上,他就打电话给秘书冯继海,通知相关人员今晚八点去市政府三号会议室参加会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