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44章 到底是谁撩了谁
    等霍漱清洗完澡坐在书房里开始准备工作,苏凡敲门进来了。

    “你坐在沙发上!”他抬头看着她,说。

    “嗯。”

    “这个茶,好像女人喝会比较好?”他一边开电脑,一边问。

    “是,活血化瘀啊什么的,据说喝多了还有美容的效果。”她冲洗着茶具,答道。

    “那我是不是不能喝?”他笑问。

    “呃,应该还好吧,除了美容,还可以缓解疲劳啊什么的!”她说着,看向他,却发现他也看着自己,忙低下头泡茶。

    两个人谁都不提刚刚的事,也不说自己的心事。

    霍漱清笑笑,却起身走过去,看着她在洗茶,便坐在一旁,道:“你专门学过茶道?”

    “我们县里有茶馆,我大学假期回去打过工,学过一点,不是很专业。”她说,“茶道是一门修生养性的学问,只是我们现在的人都太忙碌太浮躁,没有心情来做这个了。”

    他点头,道:“我们现代人不如古人懂的享受啊!”

    说着,他发现那玻璃茶壶里的水色,开始逐渐发生变化,原本透明的颜色,渐渐有了绿色。

    “呃,也不能这么说,现在的人只要愿意,就能接触到这些,不像古代等级森严,普通老百姓哪有机会了解茶道啊!”她停下手,道,“可能那个时候的文人和贵族比较闲吧,我想。”

    听她这么说,霍漱清不禁笑了,说:“没想到你还懂这么多!”

    她看了他一眼,低头,道:“我,我喜欢看这些无聊的东西。”

    “这怎么是无聊的东西呢?修身养性,这是境界很高的一件事。要不然,古代的出家人也不会把茶道当做是修行的一种方式!”他说。

    她笑了下,揭开茶壶的盖子,对他说:“您看,这样子是不是很漂亮?”

    他侧过身,靠近她,茶水已经从绿色变成了紫红色,而绽放盛开在水中的花朵,红花绿叶,娇艳非常。

    “这茶具,是你新买的?我好像没买过。”他点头,问道。

    “我今天早上买的,超市里很便宜。”她微笑着说,然后盖上茶壶盖,端起来晃动了几下,给玻璃茶碗里倒了两杯。

    霍漱清端起一杯,放到鼻尖闻着,道:“果然是香气浓烈,沁人心脾。”说着,他看了她一眼,那粉润的脸庞,如花一般娇艳,如茶一般香浓。

    “跟你一样!”他说着,看着她,将自己杯子里的茶抿了一口。

    苏凡忙低头,本来尚未褪去的红潮,又偷偷地火热起来,赶紧掩饰般的端起一杯茶喝了。

    那酡红的面颊,让刚才的那一幕不禁涌上他的心头。

    忍不住的,他扳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苏凡愣住了,茶杯在手里颤抖着,茶水都晃出去了。

    他的吻,平静却又热烈,好像在克制着什么,可是好像又没办法克制。

    猛地,他松开了她,她下意识地大口喘着气,却听见了耳畔他那若有似无的笑声。

    她更加窘了,低下头。

    可是,她的头又被他扳了起来,而这次,进入她的唇齿间的,不止有他的舌,还有,他碗里的茶水。

    从没有过这样的体验,苏凡的心慌乱跳着。

    她一点点吞咽着他送来的茶水,等到茶水全都吞下去,她的唇舌间,被他席卷着。

    书房里,一片春意浓浓。

    良久之后,他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她,认真地注视着她那娇俏的脸庞。

    他的视线热烈,苏凡不敢直视,赶紧低头,他却低声笑了,亲了下她的脸颊,松开了她。

    深夜苦读,红袖添香,这是古代多少多少人梦寐以求美事。此时,虽不是寒窗苦读,红袖也未添香,可是,在这深夜加班的时候,有个人在一旁为自己泡茶,对于霍漱清来说,也是从未想过的情景,近乎奢侈!

    他看着她的侧脸,那平静的模样,让他的心也不知不觉平静了下来。

    也许,红袖添香也是有科学道理的!

    他揽过她的肩,俯首轻轻地亲了下她的眼角,道:“我把电脑拿过来。”她微微点头。

    这不是霍漱清第一次熬夜写报告,可是,这是他最轻松的一夜,心中有种风吹过草原的感觉,宽广又平静。苏凡坐在他旁边,拿着一本书看着。

    两个人一言不发,安静中却有着一种久违的和谐,好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几百年,好像他们一直都是这样的。

    他坐在她的身边,不近不远。这样的距离,苏凡怎么有心思看书?

    给他斟茶的时候,她会偷偷看他工作的样子。放下茶,拿起书,又舍不得让视线从他身上移开。他的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那么的吸引她。他就是块巨大的磁铁,将她的注意力牢牢吸在他身上。不管是他沉思,还是他思考之后敲字,她都想要一直盯着他。可是,直勾勾盯着他,这种事,她是做不出来的。看来,只能想别的办法。

    小心地捧起书挡住自己的脸,露出一只眼睛看着他,这样就安全了。

    他深思的时候,会用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托着下巴,而那修长的食指,偶尔会在他的嘴唇上敲敲,或者摸摸鼻尖。脸上表情舒缓,他就会放下手,在键盘上敲字。而他敲字的时候,似乎都是有节奏感的,完全不像是在写文章,而是在演奏美妙的音乐。

    古人说,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是以男人的眼光来描述他们爱慕的人。其实,在女人的眼中,自己爱慕的那个人,何尝不是世间最美的存在呢?

    苏凡从来都不会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会这样痴痴地盯着一个男人,完全不是她的风格。又或者说,她的骨子里就有这种好男|色的本性,只是没有遇到合适的人而被挖掘出来?

    她以为自己的动作很谨慎,不会被他发现。可是,世上有句话,叫做“再狡猾的动物也逃不过好猎手”。何况,她根本不是狡猾的猎物,只不过是一只傻傻笨笨的小绵羊,而他绝对是狡猾的猎人。

    霍漱清陷入了深思,除了偶尔端起茶杯喝口茶,其他的时间都坐在那里思考敲字。太过专注,他根本没有注意到自己成为了身边这个女孩观察的目标。即便偶尔瞥过头看她一眼,也只会看见她坐在那里看书,只是,只是她看书的样子,有点奇怪。可是,他哪有心思去追究她这样奇怪的看书背后在隐藏什么?

    他的纵容,让她越发的大胆了。刚开始只是露出一只眼睛看,后来发展成将半边脸都露在书外。

    既然是在狡猾的猎人面前,那么,这只小绵羊被发现就是迟早的事情了。她这种自作聪明的伪装,实在太过夸张。

    霍漱清正在思考,余光注意到了她这夸张的伪装。脸上紧绷的肌肉倏然放松了,嘴角微微上扬出一个弧度。

    猎物暂时的安全,不是因为猎人放弃了捕猎,而是在等待时机。对于猎人来说,猎物警惕性最低的时候,才是捕获的良机。而很快的,他的机会来了!

    苏凡眼前那本用作伪装的书,猛地从她的眼前消失了。她还来不及搞清楚怎么回事,他的脸就取代了那本书出现在她的眼中。

    她呆呆地盯着他!

    怎么回事?

    可是,霍漱清却笑了,他在心底深深笑了。

    这个傻丫头,竟然,竟然会有如此孟浪的举动。真是,看不出来。

    就这样和他对视了几十秒,苏凡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盯着的不是书,而是他,活生生的他。不是隔着书在看他,而是,毫无阻挡地看着他。

    完了!

    她在心里大呼一声,慌忙低下头。

    耳畔,却传来他若有似无的笑声,她越发地窘了。

    霍漱清扳过她的身体,小心地抬起她的下巴,注视着她那酡红的脸颊。

    之前偷看他的胆量,此刻全都消失的没了影踪。要是地上有个洞,她一定会钻进去,可是,没有!

    “想要看吗?”他含笑低声在她耳畔问道。

    她低头不语。

    那浓密的眉毛,不停地扑闪着,如同她此时那颗慌乱的心。

    “没人像你这么大胆--”他说完,将她揽入怀中,而他的舌尖,则缠绕着她的耳垂。

    她的身体,不自主地抖了下。

    怀中的软玉温香,让他的记忆重新回到之前进门的那一刻。

    她这柔嫩的身体,还有胸前那一对盈盈而握的柔软。

    耳畔的呼吸声,愈发地粗重,她的心,陡然乱了。

    那双刚刚被她观察了许久的大手,开始肆无忌惮地在她的身上游走,撩拨着她身体深处那不安的情愫。

    这个小丫头,竟然,用了这样的方式来诱惑他。可是,他想不通,自己怎么会这么容易就受了她的诱惑?

    当他的唇在她的脸颊上摩挲之时,突然听到怀里的她小声说了句“您,您不是,要写东西吗?”

    他轻笑,松开她。

    “你这个挠人的小丫头!”他笑着说。

    她低头。

    霍漱清轻轻亲了下她的额头,道:“时间不早了,回去睡吧,我还要写一会儿。”

    苏凡点头。

    拿着书起身离开沙发,走到门边回过头,却发现他已经拿起了电脑继续工作了。

    可是,回到房间的苏凡,怎么都睡不着了,翻来覆去都是想着他。

    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和他失控走到这一步了?她怎么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