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2章 忍不住想她
    冯继海在楼下等着她,苏凡看见他便赶紧跑了过去。

    “走,我们先吃个饭,然后找地方聊。”他微笑道。

    “我请您吧,麻烦您真是不好意思。”她跟着冯继海走向他的车位。

    “应该的,别这么见外。”冯继海笑笑,道,“有个地方,聊天比较方便一些,我们可以在那里边吃边聊。”

    上了车,冯继海问她:“您有什么不明白的尽管问我,我会尽力帮你。”

    “谢谢您,我不明白的太多了--”苏凡干笑道。

    “没关系,刚开始都是一样的,慢慢就都知道了。”冯继海看了她一眼,笑道。

    话虽这么说,可是冯继海心里越来越觉得奇怪,苏凡和霍市长是不是那种男女关系呢?这个苏凡怎么看都不像是小三啊?她和霍太太简直不是一个段位的!

    有了冯继海的帮忙,苏凡没几天就把省市各级单位的职能和主要领导搞清楚了。冯继海告诉她,外事办接触的单位多,办理事情的时候要分清楚轻重缓急,领导们多,可领导的级别和份量又不同,要是重要领导有关的,哪怕事情再小,都要抓紧办。

    “在机关里,千万不能得罪领导,特别是大领导。”冯继海说。

    不能得罪领导,她是知道的,可现在那么多领导--

    和冯继海一直聊到九点半,苏凡也不好再拖着他了,就和他约了其他时间,自己回到租住的房子。

    而冯继海,本来是要陪着霍漱清去参加一个饭局的,却被霍漱清交代去给苏凡“补课”了,他自己则带了政府办另一个年轻人去了。

    回家的路上,冯继海不停地想着一个问题,那就是霍漱清为什么对苏凡这么关心,他是一直跟着霍漱清的,真的从没见过霍漱清对任何一个女性如此上心,就算是霍太太也没这待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道他们真是那种关系?霍市长可是从没绯闻的人啊,而苏凡,看起来那么单纯那么认真,完全不像是那种女人。那么,到底是--

    要搞清楚苏凡的身份,冯继海觉得自己才可以游刃有余。不过,眼下有一点是肯定的,苏凡,一定是霍市长重视的人,记住这一点,他也可以应对自如。

    而苏凡一回到自己的住处,就直接倒在床上。脑子真是不够用啊!冯继海那个脑子怎么长的?怎么记得清楚那么多东西?

    伸手一摸,她猛地意识到自己睡的不是硬床板,而是软和舒服的床面,手感真好。

    不会吧,张阿姨给她连床都铺好了?

    苏凡简直不敢相信,站起身环视着整个房间,想起什么,又赶紧跑到厨房和洗手间各看了一会儿。张阿姨真是太,太细心了,什么都布置好了,甚至连洗发水沐浴露都买好放在洗手间里。

    我的天,这,这怎么,怎么--好意思!

    虽然知道张阿姨是因为霍漱清的吩咐才这么做的,可是,苏凡内心里依旧对她充满了感激。人家对她好,她总得有所表示吧?人家是霍漱清的仆人,又不是她的。

    怎么办?那就,那就买一份礼物送给张阿姨吧!

    明天中午就去商场好了!

    这么决定了,苏凡心里的歉疚感才算是减轻了。可是,霍漱清--

    他,对她太好了,而他的目的也很明确,她又该怎么办?

    洗漱完毕躺在床上开始复习冯继海的授课,苏凡看了一眼旁边的床,床垫上面什么都没有。

    雪儿,她--

    想不了太多,还是忙自己的事吧!

    然而,过了没多久,就听见有人在敲门。

    她愣了下,以为是自己幻听,又仔细听了一会儿,果真是在敲门。

    会是谁呢?难道是雪儿?今晚就来了?

    苏凡赶紧下床,踢着拖鞋就往门口跑。因为心里想着是邵芮雪来了,开门的时候也没有再问一句就直接开了门--

    “雪--”她刚叫了一声,就惊呆了。

    门外的人,不是邵芮雪,而是--

    他也有些惊讶,毫不掩饰,却很快就笑了,抬起手给她看了看他手里的东西,苏凡忙闪过身,请他进屋。

    “您,您怎么来了?”她跟着他,问。

    霍漱清在房间里走了几步,就停了下来,道:“想喝你泡的茶,就带了茶具过来。”

    泡茶?可是她这里连张桌子都没有,也没有椅子,他,坐哪里?

    他也发现这房间里除了两张床可以坐之外,就没有地方了。可是,怎么会是两张床呢?

    “你在和别人合租?”他坐在那张铺好的床上,问道。

    苏凡见他依旧拎着那个装着茶具的盒子,忙接了过来。

    “嗯,雪儿说要和我一起住--”苏凡说完,才猛地意识到一个问题,邵芮雪万一过来了碰见霍漱清怎么办?

    他微微点点头,却说道:“小雪也要搬出家了?”

    苏凡只好说了个“是”字,却不好意思告诉他邵芮雪根本是在拿她做幌子来和男友同居。

    “对不起,我这里也没有桌子,您要喝茶的话--”苏凡问。

    “放在床上就好了,没关系。”他说。

    原来,他也是个很容易凑活的人,并没有事事讲究。

    既然他都不介意了,她干嘛要想东想西呢?

    苏凡便把茶具摆放在自己那张床上,去厨房烧水。

    她的身上,穿着那一晚在井台县住宿的时候的那件睡衣,他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家伙,他不是叫她去给自己买衣服了吗?怎么还--

    可是,睹物思情,他不禁想起那一夜的情形,起身走向阳台。

    苏凡一直关注着壶里的水,想着等会儿和他说什么,压根没有注意到他已经到了自己身后。

    他从身后抱住了她,下巴就抵在她的头顶,苏凡的身体不禁哆嗦了下。

    “不要和小雪合租了!”他说。

    原来他也想到这个问题了,可是--

    “挺好的,我们两个那么熟,继续在一起住,不会有问题。”她故意装作自己不懂他的意思,说道。

    “有个朋友在清江别苑有套房子,距离单位也不是很远,你干脆去那边--”他说。

    他又要给她安排了吗?

    苏凡低下头。

    不知过了多久,壶里的水烧开了,水壶开始发出鸣笛声,苏凡赶紧关了煤气。

    他松开了她,看向阳台外面。

    苏凡转过身,她并不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他在想什么,可是,她的身份,已经确认无误了。问题是,她要听他的吗?

    “有件事,我想跟您说,您,可千万要保密,好吗?”她说。

    霍漱清看着她这样认真的表情,不禁笑了,道:“好,你说!”

    苏凡想了想,道:“其实,小雪不是真的要搬出家住这里的--”

    她总觉得,邵芮雪是两个人都熟悉的人,应该可以聊的,而且,她又不想骗他。

    “她有个男朋友,您知道吗?”苏凡问。

    霍漱清点点头,道:“听说是云城大学的一个年轻老师?”

    苏凡点头,道:“罗宇辉,他是医学院那边的,他导师就是云城大学的副校长陈光海。去年博士毕业留校的,据说明年就能升副教了。”

    “那这小伙子挺优秀的,可小雪父母为什么不同意他们交往呢?”霍漱清问。

    “我也说不清,好像是小雪有一次带着他回家去见她父母了,芮阿姨不高兴了,就逼着小雪和罗宇辉分手。小雪不答应,一直断断续续闹到现在。”苏凡道。

    “那小雪假装搬家,为的就是和她男朋友同居?”他问。

    他一下子就抓到了她说话的重点,苏凡点头。

    “家里不同意她和那个人交往,然后她就骗父母说她要和你合租,其实是跑去和男朋友同居--”他重复了一遍她的要点,沉思道,“你,不该答应她!”

    “为什么?”苏凡不解。

    “这件事,需要小雪和她男朋友去跟她父母沟通,现在他们的做法就是逼迫她父母接受。小雪思想单纯,这么想没什么问题,可是那个男的--”霍漱清道。

    “怎么了?”苏凡问。

    “他却怂恿小雪,就说明他很不成熟,或者说,他对他们的未来没有规划,过一天算一天,没想过为小雪负责。”他说。

    其实,苏凡也总有这样的感觉。

    她想起曾经一位同事说过的,试婚是什么,就是试试性事是否和谐。当时,苏凡和其他几个年轻女同事都羞红了脸。可是,现在想想,或许就是这样,试婚不就是婚前同居么?而罗宇辉那个人,怎么说呢?有点说不清。可是,苏凡总觉得,感情的事,只有自己才清楚,别人根本不明白,雪儿的,她的,不都是如此吗?如果按照别人的视觉,她,怎么还可以和霍漱清私下见面?

    “那,您会跟雪儿的父母说吗?不要说,好吗?”她恳求道。

    “我不会说,可是,你身为小雪的朋友,不能这样纵容她,明白吗?”霍漱清道。

    她点头,道:“我知道了。”

    清凉的晚风,从阳台的纱窗里吹进来。

    苏凡望着窗外,那一直绵延到天边的点点灯光,拼凑出各种形状,如同黑色幕布上的刺绣一般。

    “这个高度还是很凉快。”他说。

    “嗯!”她说完,望着他,却迎上他的视线,想要移开自己的双眼,却又无法移开。

    他的神情,似乎有些疲惫。

    她不禁心疼起来,道:“水烧好了,我给您泡茶。”

    他点点头,缓步朝着里屋走去。

    坐在床上喝茶,真是霍漱清从没经历过的,可是,似乎他今晚来的目的也不是为了喝茶。

    “坐过来!”看着她把水添进茶壶,他向她伸出手。

    苏凡犹豫了,她坐在他对面没有动。

    可是,他似乎没有给她犹豫的时间,一把抓住她的手,就把她抱坐在自己腿上。

    苏凡一声惊呼,声音未落,却发现自己已经在他的怀里了。

    男性的气息,伴着淡淡的酒味,将她包围,他的力量,让她无法逃脱。

    此时的苏凡,心不停地颤抖着,连着身体也颤抖,如同待宰的羔羊一般,一丝都不敢动。

    她的肌肤,一如他熟悉的那样柔嫩,可怀里的身体,却是僵硬的。

    他感觉到了她的颤抖,捕捉到了她的紧张和羞涩。

    “你,怕我吗?”他问,鼻尖,却渐渐靠近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