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5章 她就是飞蛾在扑火
    这两几天,他每天都忙到很晚,高新区那只是一项小工作,还有其他的很多事情需要忙,会见各方各面的来客,好不容易今晚有空,才有机会约孙主编商谈要事。于是,这几天他根本没有见过苏凡,也没时间和她联络。

    “没什么了,她现在工作还算是顺利,我早上见到她问了一下。”冯继海答道。

    霍漱清的脸上,难得的浮现出笑意,冯继海看出来了,那是轻松的笑意,和市长刚刚打电话时的笑容完全不同。

    “这些日子麻烦你了!”霍漱清道。

    “没有没有,苏科长很聪明,领悟力很强。”冯继海忙说。

    霍漱清又笑了,道:“你先忙去,哦,给交通局的方局长打个电话,把时间改到四点半。”

    冯继海出去了,霍漱清站起身,走到窗户边,伸展双臂,深呼吸几下,想了想,还是准备给苏凡打个电话。

    然而,他给苏凡的电话还没打,自己的手机倒是响了,是邵德平的来电。

    好久没和邵老师联系,他都忙晕了。

    “邵老师,你好!”霍漱清道。

    “漱清,最近是不是很忙啊?”邵德平笑问。

    “还好,一直都那样。你呢?”霍漱清问。

    “我也老样子。哦,对了,我想问一下你周末有没有空,约你去松鸣山玩玩。”邵德平道。

    周末?

    霍漱清心想,他还想周末带苏凡出去呢!

    “上次小雪那丫头不懂事,给你添了麻烦,要是你周末有空的话,我们一起去爬爬山?”邵德平说。

    原来是为了这件事!

    “没关系,没什么麻烦的。”霍漱清道。

    或许,是他应该感谢小雪才对!

    “哦,既然你周末有事就先算了,我们改天再约,还想带着小雪的同学当面跟你道谢呢!”邵德平见霍漱清没有明确答应或就绝,便知道霍漱清是有别的安排了,就这么说。

    什么,要带苏凡一起去?

    霍漱清猛地反应过来,原来邵老师是想感谢他?同时,也是想给苏凡牵线搭桥认识他这位领导,好让他以后关照苏凡的缘故吧!看来,苏凡真是很让人心疼的女孩,要不然邵老师也不会对她这么关心。

    “对不起,邵老师,我刚看了下日程表,这周末没有安排。”霍漱清忙说。

    邵德平微微愣了下,还没来得及想霍漱清怎么突然有了转变,就听电话那边的人说:“好久没和你见面了,还是我来请大家吧!”

    本来是他邀请霍漱清的,却变成了霍漱清来请他,邵德平的心里还是过意不去。尽管他和霍漱清相熟,甚至是很熟,可邵德平并不愿意利用这一层关系来为自己谋取什么,因为他很清楚,一旦那么做了,他们之间亦师亦友的单纯交往就变质了。尽管邵德平如此坚持,霍漱清却并没有老师不向自己开口而没有帮助过老师。事实上,邵德平那个云城大学教务处副处长的职位,就是霍漱清来到江宁省工作以后升任的,当然是霍漱清通过关系给邵德平弄上去的。只不过,霍漱清从来都不提这个,而邵德平,似乎隐隐有所感觉,因为霍漱清不明言,他也就不说了。但是,不说,并不意味着欣然接受,邵德平知道霍漱清孤身赴任,了解他的艰难,时常会在霍漱清方便的时候让他感受到亲人的关心。对于邵德平来说,他能做的,也就是这些了。

    “那,我们怎么见面?”邵德平问。

    “明天早上七点,我们在顺昌路高速入口那里碰头,电话联系。”霍漱清道。

    可是,霍漱清又担心邵德平会不会因为他来请客就不带苏凡,而他也知道自己不能明着带苏凡过去,便假装无意地问了句“小雪不带朋友去吗?人多热闹点。”

    事实上,邵德平还担心自己主动提出带苏凡去参加霍漱清主导的旅行会有所不便,没想到霍漱清主动问起了,那就一起去吧,何况苏凡那个孩子还是很懂事的。

    于是,邵德平和霍漱清约好了,才挂了电话。

    想想苏凡也是不容易,一个镇上的女孩子,来到省城读书工作,虽然现在进了市政府工作,可现在这世道,没有背景在哪里都混不下去。还好这孩子一直努力,又很懂事、自立,和霍漱清一起旅行两天,让霍漱清记住她,以后随便提携一下,这孩子就能站住脚了。

    “老婆,漱清答应了,明天早上七点出发,不过,他说他来请我们!”邵德平给妻子芮颖打电话道。

    “这不好吧,怎么能让他掏钱呢?明天还是你主动点吧!”芮颖道。

    “我了解了。”邵德平说,“你给小雪打电话说一声,让她告诉小凡一下。”

    当苏凡接到邵芮雪电话的时候,惊呆了!

    她,要和他一起去旅行了吗?

    苏凡的心,顿时飞出了办公室。

    这几天,她跟着冯继海“扫盲”,收获颇丰。也许是因为霍漱清的嘱托,苏凡感觉冯继海特别认真,而且还一点架子都没有,尽管他是霍漱清的秘书,可同时也是她的上司啊。不管怎么说,她从冯继海那里学到了很多,确切来讲,算是霍漱清给她打开了一扇大门,而冯继海帮助她在那扇门的世界里找到了路,让她可以自由走向任何一个地方,只不过,距离真正的自由还很远。与此同时,苏凡逐渐对秘书有了了解,她想从冯继海的身上去寻找霍漱清曾经的影子,想要了解霍漱清曾经的经历。明知自己这样的想法是没有什么结果的,了解他又怎样,他,是属于别人的丈夫,是另一个女人的终生伴侣,而不是她的。

    于是,每一次和冯继海分开回到自己住处的时候,苏凡就会想到霍漱清,想到自己,想到未来。而未来,注定是没有的!

    路灯下,扑闪扑闪飞着许多的昆虫,不知道什么种类,全都像是疯了一样围着灯光飞舞。苏凡抬头看着,不知不觉好像看到了自己,现在的自己,不正像这些发疯了的飞虫一般追随着他的光芒吗?眼前看到的虽是无比的光亮,可是,这光亮只是来源于他,这光亮如此耀眼,耀眼到彻底充斥了她的视觉,让她以为这就是未来,而忘记了或者说失去了旁霍的机会,看不到这光亮背后,其实就是黑暗的深渊。对于这些飞虫来说,那明亮的灯光就是死神的微笑,而对于她来说,他,就是死神!

    这几天,她听冯继海说他很忙,本来就是啊,市长嘛,怎么会闲着?可是,她就是想念他的声音,想念他。怎么都没办法安静。在单位还好,一大堆的事压着,也没心多想,每每走到这条回住处的路上,她的心里,就只有他了。

    他在干什么?还没有回家吗?回家,那,他的妻子,是不是,也在--

    一旦想到他的家,苏凡就一步都走不动了。她该怎么办?

    掏出手机,按出一条短信,想着他可能还在应酬,或者他回到家里--

    “早点休息,不要太累了。”这几个字,连带标点,总共11个字符,她写了又删,删了又写,不知重复了多少次。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给他发出去,食指停在发射键上,就是无法用力按下去。

    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几天,和他失去联系的这几天,苏凡突然感觉自己老了好几岁。

    现在,接到邵芮雪的电话,说霍叔叔明天邀请大家去松鸣山。

    “我们?”苏凡没明白邵芮雪所指。

    “是我们全家,还有你呀!”邵芮雪道。

    “我?”苏凡的心,猛地开始剧烈跳动,因为想到自己要和他见面了,脸颊又飞上两团红云,幸好办公室就她一个人。

    可是,刚说出这个字,她的心又黯淡下来。

    既然是他邀请的,为什么他没有直接跟她说,而是雪儿来说?

    “为什么有我?”苏凡问。

    “本来是我爸请霍叔叔的,我爸说我上次跑去霍叔叔办公室太不礼貌了,现在你也上班了,我爸就说问问霍叔叔有没有空,有空的话,就一起去玩两天。”邵芮雪道。

    哦,原来是这样。

    原本是原叔叔要请的,最后变成了他。说来,他要请的就是雪儿一家,毕竟他们是朋友,那,她就不该去。

    “哦,雪儿,我就不去了--”苏凡的心,沉到了地面。

    “不行,必须去。你这个呆瓜,这么好的和领导认识的机会,别人还求不来呢,你竟然不去?”邵芮雪哪里知道苏凡心里所想,她以为苏凡是害怕和领导见面,才提出拒绝的。

    “雪儿,我--”苏凡想跟雪儿解释,却不知道如何解释。

    “你别担心,霍叔叔那个人可好了,他和别的做官的不一样,一点架子都没有,又有风度,我跟你说啊,男神就是他那样的了。而且,他很正派的,虽然和徐阿姨没有在一起住,可他一点绯闻都没有,是真的没有哦,不是隐瞒哦!”邵芮雪担心苏凡以为霍叔叔是那种假装斯文的官员才不愿去的,这才赶紧给苏凡说明情况,为霍漱清的品德做保证。

    可是,邵芮雪哪里知道,自己这么一说,苏凡更加,更加难以见他了。

    他和妻子没有在一起生活,却没有任何的绯闻,那么她呢?她和他,又算怎么回事?

    “因子,说好了啊,明天早上碰头,你来我家呢,还是直接去顺昌路高速路入口去等?”邵芮雪“武断”地为苏凡做了决定。

    雪儿一家是真心为她好,要不然怎么会让她参加这么重要的活动?真的就是雪儿说的那样,不知道有多少人想和他一起旅行都没机会,而她,竟然这么不知好歹!

    “我直接去高速路那边。”苏凡答应道,“雪儿,我们准备点什么,是不是?”

    “下班了咱俩去超市买些零食和水,我开车去接你。”邵芮雪道。

    苏凡挂了电话。

    想想自己的工作,是雪儿找他办的,雪儿一家对她的好,她不能装作不知道。明天,她要主动一点去帮助大家准备东西什么的,跑跑腿之类的。

    那么他呢?她连和他一起乘电梯都会紧张,还能平静地和他一起旅行吗?

    走出办公室,她一直走到楼道的尽头,打开阳台的门,站在栏杆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