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57章 终于得到了想要的
    身上的男人,如高山一般让她的内心生出深深的压迫感。

    她知道他要做什么,却没想到他会在她把卡还过去之后就做。

    尽管已经和他断了,可她,她的内心里还是愿意,愿意和他做那件事,毕竟,自己曾经爱慕过他,甚至现在依旧爱慕着他。而他们之间,这件事应该很早就发生了,从定远镇的那一夜,甚至,是在苏凡不知道的更早的时候。

    她,没有一丝的抗拒。她感觉到了他的坚持,因此,她不会做任何的抵抗。

    也许,霍漱清早就预料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他的内心里,有些乱,可是他的手,根本没有遗漏他的心思。

    他要得到她,必须!为什么?他说不清楚。可是他必须要找个理由让自己继续下去,那么,这个理由就是,她,是他的女人,而他,想要她!就这么简单!

    她的身上,还穿着上午那件裙子,并不新的裙子,样式也很普通。

    穿裙子不是更好办吗?直接脱掉底裤就可以了,可他为什么还要这么,这么无聊地在这里解扣子?

    他讨厌她穿这么多扣子的裙子,而他已经没有耐心在继续这种解扣子的游戏,便微微一用力,将她的裙子彻底从身上剥了去。

    不知道是灯光的作用,还是酒精的作用,他突然感觉那一对玉兔会发出钻石般的光芒,让他的眼前一晃。

    这是他第一次观察她的身体,这如玉一般透明精致的少女身躯,让他胸中那只困兽挣脱了束缚,开始奔跑起来。

    和以前不同,他没有去亲吻她,大手抚摸着这属于自己的艺术品,似乎是在检验着,又似乎是在品鉴。

    而内心的那只困兽早就饥饿难忍,它驱使着他一把扯下她身上唯一的遮蔽物,没有丝毫的柔情。

    她闭上了眼睛,紧紧咬着唇角。

    房间里的空气似乎停止了流动,让她清晰地听见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那是他在脱去自己的衣服。

    “看着我--”他的手卡住她的下巴,命令道。

    可她不睁眼。

    此时的苏凡,已经完全不认识身上的这个男人了,他不再是那个温情脉脉的霍漱清,不再是那个有着深深艺术气息的霍漱清,而是,而是她的上司,是一位市长!他会得到他想要的,想要的一切,何况是她这样的一个小女子?

    他霸道,他无情,他目无一切,他自我,他,狂热!

    而接下来,他的动作更印证了她的这些感觉,让他完全符合了她曾经对他这样地位的官员的想象。

    其实,他感觉到了她身体的僵直,或许,他像以前那样亲亲她摸摸她,会让她放松一些,可他没有。

    “苏凡,看着我!”他又说了句,可她依旧不睁眼。

    也许是她这无言的抵触,让他心底最后一丝怜惜她的念头都没有了。

    那一刻,当他强势地进入她的那一刻,她的世界,被彻底撕开了。

    她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紧紧咬着自己的嘴唇,那红润的嘴唇,此时变得惨白无比。

    那一刻,他有些奇怪的感觉,那是一种遥远的记忆,仿佛曾经有个人也给了他这样的感觉。

    可是,他没有去想自己的这种感觉只是巧合,还是--

    他的内心,猛地生出畅快的感觉,这种感觉将刚刚的记忆彻底冲散。他要享受,他要占有,他,要快乐!

    覃东阳说他已经没了男人的本能,可是,此时他的行为,还有他的强硬,无一不证明他是个正常的男人,甚至是个非常强壮的男人。

    这久未使用的武器,此时遇到了最好的对手,他就如同初次上战场的士兵一般不惧生死,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去冲锋去杀戮!

    究竟这样的酷刑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是的,酷刑,她完全感觉这就是酷刑。曾经,她以为自己和他的第一次会非常快乐非常浪漫,而现实,总是和想象背道而驰!她不快乐,一点都不!

    是她欠他的,她欠他那么多,多到她还不清。现在不是挺好吗?就当做是还债了,还了钱的债,还了情的债。如果这么算的话,她不是还挺值钱的吗?

    可眼泪,从她的眼角流了下去。

    她那傻傻的爱,就这么,没了!

    不知到了何时,当身上的人发出一声如狮子一般的闷声咆哮之后,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停止的那时快时慢的震动。

    他,从她里离开了,没有立即穿衣,却是躺在了她身边。她蜷缩着身体,背对着他,耳畔,却似乎听见了他满意舒服的轻叹。

    她已经不再去想自己的身体有多疼,心有多痛,她只是觉得冷,从头到脚,从里到外,彻骨的寒冷。

    而此时,霍漱清醒了,或许,他一直都很清醒,他很清醒地知道自己要什么,而他已经得到了。

    可是,那充斥着全身每个细胞的畅快淋漓的感觉逐渐远离之时,他转过脸看着这个女孩。

    她那如玉的身体,还有,她那纯净的笑容--

    霍漱清伸出手臂,放在她的腰际,却意外地感觉到了一股冰凉。

    他,惊醒了!

    “丫头,丫头,苏凡--”他叫着她的名字,她却根本不理会。

    他扳过她的身体,她却不看他。

    猛地,她推开他,从床上爬起来,视线没有在他的身上停留片刻,就转身下床。

    这个人,不是她爱慕的那个霍漱清,她不认识他,不认识!

    身体深处那种陌生的空虚,一点点开始扩大。

    他开始担心了,而这份担心,在他的视线无意间瞥见床单上那抹嫣红的时候,骤然增大!

    她,竟然,竟然--

    此时的霍漱清,脑子里彻底陷入了混乱。他怎么了?他怎么可以--

    是的,他一直以为她是和别的男人有过那种经历的,即便她现在没有男朋友,以前肯定有过。年轻男女恋爱,又有多少是没有发生过关系的?何况她的年纪也不算小,有经验很正常。可是,他没想到,万万没想到他的小女人,真的就像看起来的那么纯净。而他,却将自己并不算年轻的身体进入了她,占有了她的清白!

    霍漱清起身,看着地上那凌乱的衣物,双手用力抹了下自己的脸。

    他想起今天的场景。

    中午她离开了他的办公室,他就一个人那么静静坐着,他不相信她就这么离开了,轻轻松松的离开了,毫无眷恋。她,究竟是个怎样的女人?

    后来,政府办的刘晖主任来敲门,说到时间去参加一场祭奠活动了。

    坐在车上,他依旧回想着苏凡来找自己的情形,脑子里猛地迸出一个念头,那就是,她是做好准备来回绝他的!可是,在他刚刚进入状态,在他刚刚体验到温情的时候,她就这么走了,怎么,怎么可以?

    不行,他要让她回来,让她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

    下午工作的时候,没有人看出他的心情有任何的异样,而晚上,和孙主编的交谈同样是没有偏离轨道。

    司机开车送他回去市里分给他的那一套小楼里,他坐在后排,静静闭着眼睛。

    晚上吃饭的时候,他喝了点酒,孙主编是喜欢喝茶的,本来他也要喝茶,却不知怎的喝了酒。喝的并不算多,此时却让他感觉到有些头晕。

    冯继海陪着他进了客厅,给他泡了一杯解酒茶,就听吩咐离开了。

    偌大的房子,又剩下他一个人。

    可是,明明应该是安静的家里,却听见了她说话的声音,还有她的笑声,他猛地睁开眼,却根本看不见她!

    其实,她已经离开他了,不是吗?确切地说,她甩了他!

    霍漱清被甩了!

    他起身,从酒柜里取出一瓶酒,也没看是什么东西,就给自己倒在杯子里,开始慢慢喝了。

    不知道该想什么,脑袋空空的,什么也不要去想。

    可是,眼前,却总是她穿着小碎花睡裙的样子,是她在他怀里娇羞颤抖的样子,是她--

    她,是他的女人!他的女人,怎么可以离开他?

    或许,从他决定出门去找她的那时起,他就已经准备要做那件事了,他要得到她,今晚!

    而现在--

    洗手间里传来哗哗的水声,霍漱清穿好衣服走了过去,用力敲门。

    他错了吗?没有,他没有错,他做了一件正确的事,哪怕只是正确的错误!可他,不会后悔!

    她,是他的女人,完全彻底是他的女人。如果说之前还一直在遮遮掩掩含含糊糊的话,现在已经完全明确了。男女之间,似乎只有发生那件事,才能完全确定彼此的关系。

    他需要这种确定吗?不,他不需要,他的心里极为清楚明确,她就是他的女人。而她才是那个需要确定的人!

    可是,她现在的状况,他,担心!

    她根本站不住,洗手间里有个小板凳,她坐在板凳上,打开莲蓬头的水龙头,也不知道是不是热水,就那么任由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好痛,身体的痛,心里的痛。

    他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

    就在刚刚之前,他还是那么温文尔雅的一个人,怎么会变得,变得跟那么恐怖?

    到底,到底哪一个才是他?

    是她错了吗?

    门上传来的声音,是他在敲门,可她不想去开门。开门之后怎么办?她还怎么面对他?高兴?难过?还是若无其事?她做不到,她根本做不到让他再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她不是那么心理强大的人,她是个懦夫,遇到事情只会逃避,那么,现在她,继续逃避吗?

    敲门声,还在持续,可她继续那么坐着,纹丝不动。

    霍漱清用力转动门把手,却根本转不开。

    她怎么回事?

    心底的担忧开始笼罩着他,他开始撞门,谁知道这门还撞不开?

    苏凡听见了。

    他是怕她自杀吗?

    她苦笑了一下,抬手关掉水龙头,打开门。

    没有穿衣服,她觉得也没必要穿了,这样的身体,他不是都拿走了吗?又何必假惺惺地拿一块遮羞布挡着?

    霍漱清看着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