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3章 有人在故意害她
    覃春明看了齐建峰一眼,没说话。

    眼下霍漱清的处境,或许这么闹一下,会让局势有所改观呢?也罢,也算是他自己解套的办法吧!

    不过,这小子,竟然想出这样的办法--

    覃春明想着,笑了下,端起杯子喝了口,对齐建峰道:“他最近有什么新动向?”

    齐建峰想了想,道:“好像没什么,看起来孙蔓的离开,对他也没什么大的影响。”

    “这个蔓蔓,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漱清也真是,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唉!”覃春明叹了口气。

    齐建峰是知道覃东阳给霍漱清物色女人的事情的,那晚上的那个丫头,看着是挺水嫩的,可见覃东阳也是下了功夫的,只是不知道后来的事情怎么样了。他是没再去过竹苑,更加不会去跟覃东阳打听这事的。看霍漱清最近这频繁出招,莫非真的是有人滋润了?

    “给他打电话说,中午过来和我吃饭。”覃春明说完,就起身走出了办公室。

    齐建峰“嗯”了一声,给霍漱清打了电话。

    此时,霍漱清却正在和张春年部长通话,齐建峰就给他发短信说了下。

    对于霍漱清来说,即便不走进那幢办公楼,脑子里就被公事填满了,何况此时就坐在办公室里,哪有多余的一点点脑力去思忖那个扰乱他心海的小丫头?

    与他相比,苏凡显然是乱了。

    她想让自己精心下来好好工作,可是根本静不下来,一早上不知道出了多少的错。

    十点多,宋科长打电话叫她过去。

    “小苏,你怎么了?是不是家里有事?”宋科长名叫宋玲,今年四十岁,她拉着苏凡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问。

    “啊?没有,没事,科长,没什么事。”苏凡道。

    “要是有什么难处,你就告诉大姐,可别在心里蒙着。”宋玲道。

    今天早上,宋玲在洗手间听见两个女同事在那里说苏凡的事,说她大学时候家里穷的连学费都掏不起,结果她就去酒吧里坐台了,被一个台商包养了,大学毕业后,又被那台商介绍给了本地的一个老板,结果她大学毕业一年都没工作,就是给人家做情妇去了。后来那老板不要她了,她才考了公务员。至于她是如何升职、调动工作,自然都是通过身体换来的。

    宋玲根本想不到苏凡是那样的人,可是那两个女同事说的跟真的一样,让宋玲的心里也开始犯了嘀咕。别的不说,苏凡这样一个资历浅薄的人,如何能从环保局跳到市政府?而且,宋玲也了解过,苏凡来外事办之前,是在拓县环保局的。像她这样一个没有背景的小丫头,从拓县一步登天进了市政府,要说没有人在背后运作,谁都不信。可是,她,真的看起来不像那么复杂的人啊!

    苏凡忙说:“谢谢您,我没什么事,家里,也都好。”

    “那就好!哎,那天我跟你说的事,我一个同学的侄子,在中行总部工作的,没有在窗口,是在技术部门,年纪嘛,比你大几岁,三十了,你要不要抽空见见?”宋科长道。

    啊?相亲啊?

    “科长,谢谢您,可是,我刚到科里,好多事还不熟悉,我想抓紧时间把工作熟悉了,再考虑其他的事。对不起,让您为我操心了。”苏凡道。

    宋科长微微笑了,道:“客气什么?我啊,也就是牵条线,你这么着急着工作的事,那就缓阵子再说吧!你放心,大姐这里可是有很好的资源的!”

    苏凡笑了,道:“那等我需要的时候再来麻烦您!”

    闲聊了几句,苏凡便告辞离开了。

    相亲啊?

    苏凡走在走廊里,心里,却想着他。

    不行,不行,苏凡,你已经把工作搞的乱七八糟,科长都找你谈话了,再这么下去,你还想不想干了?

    尽管两个人都被工作填满了生活,可是,苏凡始终和他是不同的,她总归是有自己的时间和空间,而这几天,霍漱清却是忙的连歇口气的时间都没有,每晚回到自己的住处,总是很晚了。

    那篇文章,在省委常委会上引起了争论,省人大主任丛铁男把那份报纸拍在桌子上,批评云城市市长没有组织纪律性、对党内分工视若罔闻,造成了极坏的影响,要求常委会做出一个处理霍漱清的意见。

    然而,事情的最后发展并没有像霍漱清预先盼望的那样。

    由于会议上的激烈争论,最后会议认为,霍漱清的文章里提到的问题,宣传部门要予以重视,在全省各级组织学习,但是,霍漱清同志身为云城市市长,越权干涉党的宣传工作,应该予以口头批评,应以为戒!

    霍漱清尽管没有参加那次会议,却也从齐建峰那里听说了大概。如此一来,他的局势,就变得越发的艰难。

    当晚,在接到齐建峰电话之后,霍漱清就接到了覃春明的电话,覃春明说了这件事,并在电话里“批评”了他。

    “这件事成了现在的结果,并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是我们都低估了反对的力量。本来对我们有利的,反倒是被别人用了。”覃春明说。

    霍漱清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致过程,会议上的争论,到了最后变成那样的结局,或许已经是最好的了,起码,他只是落得一个被口头批评的处理。

    “是我考虑不周,对不起,覃书记,让您为难了!”霍漱清道。

    覃春明中午和霍漱清一起吃饭的时候了解了霍漱清的想法,他是很支持的,可是,很多事情,即便是他支持,即便是正确的需要去做的,最后也不一定就能做。会议决议里说,让各级宣传部门学习,学习嘛,就是学习一下,没有任何的后文。

    “这件事,以后再说,你做事要慎重一些,赵启明,不是一个容易应对的人。”覃春明道。

    “是,我明白了。”

    “还有,你也别有什么想法,这次你做的很好,等这阵风头平静了,我再找机会报到中央。”覃春明说完,就挂了电话。

    霍漱清坐在沙发上,手轻轻放下。

    他谋划了这么久,以为可以改变目前被动局面的战斗,最后,却这样失败了。

    夜色,深深地压在云城的上空。

    霍漱清走到阳台上,坐在藤椅上点了一支烟,静静坐着。

    眼前,点点灯光镶嵌在黑暗之中,一切,好像都静止了。

    小区里太安静,而今晚好像连风都没有,耳畔安静的连一点声音都没有,恍若置身于真空一般。

    接下来,他该怎么办?

    主动出击,却吃了亏。“批评”倒是没什么,关键是后面会被赵启明变本加厉地对待,他已经占有的一些阵地,恐怕也面临着危险。

    该怎么办?

    此时的苏凡,也在阳台上站着,今晚不知怎么了,空气好像都凝固了,闷闷的,汗珠也粘在身上根本挥发不掉,黏黏的,不舒服。即使开了窗户,也没觉得凉快多少。

    他,在做什么?是不是还没回家?又在哪里忙?

    她是忘不掉他的,哪怕自己和他之间发生了那样不开心的事,可总是放不下他。张阿姨说他胃不好,可能是他常年应酬的缘故吧!

    苏凡是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自然也不会想象到他的压力有多大。

    霍漱清知道,如果自己不想办法牵制住赵启明的注意力,接下来的短期,赵启明一定会想出很多招数来对付他的。那么,他要用什么来牵制赵启明呢?有什么事会让赵启明害怕?

    “前些日子你说东方公司的事,你手上有确切的证据吗?”霍漱清拨了个电话,直接问道。

    “有,正好我一个朋友在东方公司的一个项目上做监管,就是利川太平洋城的那个。三月份开工的时候,工地发生了事故,有几个工人被压在下面了,救出来的也惨了,死了两个。家属找东方公司赔偿,公司说那是工人操作失误造成的事故,没有赔偿。那是那几个工人去法院上诉,被驳回了。现在那些调查的结果,都在我的手上。”电话那头的人说。

    东方公司是赵启明小舅子的公司,涉足许多领域,十来年里,为赵启明做了许多“事”。对东方公司下手的话,会不会起到敲山震虎的作用?

    霍漱清知道,要震到赵启明这只虎,光是几个死伤工人的赔偿是不够的。按照赵启明的做法,只要霍漱清抓住这件事,赵启明就会立刻让小舅子花钱把那些工人家属的嘴堵上。那么,要震赵启明,需要一套组合拳才行,让他顾了东顾不了西。

    “还有什么?”霍漱清问。

    “东方娱乐中心那里的事,可以用得上吗?”电话里的人问。

    “你说说看!”霍漱清道。

    “去年八月,有个女孩在东方娱乐那里被下药出事了,最后直接从包房跳楼了--”电话里的人说,“据说,当时包房里的,是赵启明的儿子,不是在美国那个,是二房生的那个--”

    “如果没有确切的证据,你就别说了。”霍漱清道。

    “有,有证据。绝对是您在公安局看不到的!那件事出了之后,有人拿了一段视频来找我卖,视频里刚好就是跳楼前的那段。”

    “你确定?”

    “要不我现在就发给您看看?”

    夜晚,对于霍漱清来说永远都是不够用的。

    次日上午,在上班的路上,他给云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廖静生打电话,聊起东方娱乐中心的那件案子。

    “那件案子,你们还在查?”霍漱清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