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69章 情人眼里出西施
    “本来挺美的一个幻想,被你这么一说,立马从天上掉到地上,我也不敢再想了。”她看了他一眼,道。

    他摸着她的头顶,笑道:“很多东西,想想很美,实际做起来就完全不同了。”

    “我小时候很喜欢去乡下的亲戚家里的,感觉乡下天高地广,可以随便玩,好自由。你呢?”她歪着脑袋,问道。

    他摇头,道:“我都记不大清了。”

    她又嘟嘟嘴。

    他亲了下那张小嘴,下巴在她的额头上磨蹭着。

    “哎呀,你扎疼我了,是不是今天没有刮胡子?”她抬头望着他,问。

    他轻轻抚着她的脸,深深地望着她,道:“我老了,丫头会嫌弃么?”

    苏凡的鼻头猛地泛起一股酸酸的,抬起手摸着他的下巴,微笑着,道:“你是电视剧看多了吧,套用人家的台词!”

    霍漱清愣愣地望着她。

    “古天乐和李若彤的那一版《神雕侠侣》里面,当十八年后杨过在谷底见到小龙女的时候,说了句‘姑姑还是那样,过儿老了’。”她柔柔地注视着他,道。

    他淡淡笑了,道:“你就因为这样就说我套用台词?”

    她只是挤出一丝笑意,并没有回答。

    “很遗憾,我没有看过这个电视剧,所以也不知道你说的台词!”他说着,继续拿着面包吃着。

    “挺好看的呢!真的应该看看。”苏凡道,她边吃,猛地想起一个问题,盯着他,“你不会不看电视吧?”

    他笑笑,道:“没时间,最多看看新闻。”

    过了好一会儿,苏凡才说:“你的生活,是不是一直都这样循规蹈矩?”他望着她,她继续说,“什么时候该干什么该说什么话,是不是都安排好的?”

    “差不多!”他点点头,“以前做秘书的时候,就连穿衣服都有规定的。”

    “不会吧?”苏凡惊道,他点头,道:“和领导在一起不能抢眼,要让人把焦点都集中在领导的身上,最基本的就是穿衣服不能自由了。”

    “现在不一样了吧?”她问。

    “当然有时候还得注意啊!只是比过去自由了一些!”他说着,望向前方。

    苏凡望着他的侧脸,很想说,像他这么好看的人,就算是穿的再普通,和别人出现在同一个画面里,一定还是最抢眼的一个!

    有些人,不论他如何隐藏自己,却总是光芒四射。而有些人,不论怎么想尽办法让自己成为焦点,最后只会沦为一滩笑料。

    情人眼里出西施吗?苏凡心想。

    “你干什么去?”他见她跑向小河脱掉鞋子,问道。

    “这里的水好清啊!”她回头对他笑道,霍漱清放下手中的东西,走了过去,看着她已经挽起裤腿走进了水里。

    “你小心滑倒!”他喊了句。

    “没关系的!”苏凡小心翼翼地在水里走着,回过头对他笑了。

    清晨的阳光,撒在河面上,金光闪闪的。

    可是,霍漱清的眼里,那些闪烁的金光似乎都是因为她才有的。他静静站在河边,看着水里那个年轻女孩走动着,眼里心里,浸透了喜悦。

    苏凡回头,看着他站在水边,那一幕,让她想起了《大长今》里的一个场景,那是长今被发配到济州岛的时候,有一次在海边沙滩上脱了鞋汲水,回头间,闵政浩就站在夕阳里望着他,长今手里的鞋掉在了水里。那一刻,对于长今来说,闵政浩就如同天神一般吧!站在一片光明之中守候着她,守候了她一生。

    而此时的苏凡,尽管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不会像闵政浩守护长今那样守护自己,可是,她眼中的他,同样是置身于一片光芒之中的,她的心情,和长今,也许是同样的!

    苏凡笑了,笑着走向他,快要走近的时候,弯下腰掬起一捧水泼向他。

    霍漱清先是一愣,可是看着水珠折射出的彩虹中她那笑靥如花,心头一阵阵的颤抖着。

    这个女孩,真的,真的,为什么那么让他痴迷?

    苏凡从没想过自己会有如此大胆的举动,她说不清是什么理由,可是,一切就都那么顺理成章的发生了,没有丝毫的奇怪,没有丝毫的不合适。

    是他改变了她,还是她改变了他?谁都说不清!

    只有一个事实,那就是,在眼前这个人的面前,自己可以变得与众不同,可以变得不是自己,可以充满活力,可以无视一切,眼里心里只有这个人!

    当身上粘着水的两个人坐在河边的小石头上面,阳光投在他们的笑脸上。

    本来被拿来做垫子的报纸,早就扔到一边去没了用处。

    霍漱清笑了,望着她,她的头发已经湿了,水滴从脸上流下。

    “回车上吧,这样会感冒的!”他说。

    “现在才感觉到水好冰啊,脚都木了!”她摸着脚面,道。

    “得意忘形!”他说了句,便站起身,把手伸向她。

    她看了他一眼,呵呵笑着,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掌中,站起身。

    回去的路上,两个人依旧一前一后,只不过,他走在前面,她跟在后面。

    车子,继续驶向他们的目的地,苏凡望着窗外的朝阳,望着他。

    神啊,就算是个错误,也让我再把这个梦做的长一点吧!

    正如霍漱清所说,就算没有他,市政府也不会停止运转,只不过,冯继海很奇怪,市长为什么半夜给他打电话说今天不来上班了?跟着霍漱清两三年,冯继海从没见过霍漱清翘班。在省委办公厅的时候,霍漱清总是比别人早到。冯继海刚到办公厅那会儿还奇怪这个霍秘书长怎么回事呢,后来才知道霍漱清第一天在那里上班的时候就是那样了。在霍漱清把他调到身边后,冯继海去办公室的时间比霍漱清还早,每天总是比霍漱清提前十分钟到办公室,给霍漱清打扫完毕,给花浇了水,把文件摆放整齐,霍漱清便到了办公室。在冯继海的眼里,霍漱清是个工作狂,没有什么事可以影响到他的工作。可今天,怎么回事?

    中午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冯继海恰好遇到外事处的樊主任一起打饭,闲聊了两句。

    “怎么今天你一个人在这里吃饭?没去陪霍市长?”樊主任笑问。

    “霍市长有事不在。”冯继海道。

    樊主任点点头,又小声问了句:“那个小苏,苏凡,和你很熟?”

    冯继海一愣,却说:“嗯,怎么了?”

    “没事,就是那一阵子老看见她上你的车。”樊主任笑道。

    “一个朋友!她,工作还不错吧!小姑娘很能吃苦的!”冯继海道。

    “嗯,那姑娘的确不错,踏实努力。咦,平时还看见她呢,今天怎么不见了?”樊主任环视食堂一周,道。

    “她新来的,你这大主任可要多关照关照才行啊!”冯继海拍着樊主任的肩,笑道。

    樊主任看着冯继海,笑了下,道:“放心,有你的面子在,还能不关照?”

    “那我就先谢谢你了,改日咱们再好好聊!”冯继海看见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刘晖朝他招手,跟樊主任这么说了句,就赶紧端着盛了饭的托盘走向刘晖。

    “那个江采囡,真是个麻烦的女人!”刘晖压低声音对冯继海道。

    “怎么了?”冯继海知道江采囡给霍市长写了一篇专访还没发表。

    “说是上次没能给霍市长拍一张照片,现在做宣传摆一张照片最好,霍市长今天又不在,你说这--”刘晖道。

    “我记得我电脑里还有几张以前拍过的照片,等会儿我上楼去找一张发给她。”冯继海道,“这都一周了,怎么还没发表?”

    “说是要润色什么的,这个女人,真麻烦!”刘晖叹道。

    冯继海只是笑笑,不语。

    端着托盘坐在一张桌子前面,冯继海开始吃午饭了。

    “你们听说了没,外事处那个女的事?”身后一张桌子上,几个女同事说道。

    冯继海的耳朵立刻竖了起来。

    “我看啊,那传言八成就是真的,那个女的,我见过,长的就一副妩媚相,男人最喜欢那种!”又一个女的说。

    “真是看不出来啊,那个苏凡,看着挺斯文的,有一次等电梯的时候,她还给我开过门呢!”第三个女的说。

    冯继海的耳神经,彻底被激活了!

    苏凡?怎么了?为什么今天已经不止一次听到她的事了?难道真是巧合?巧合这么多?

    他转过身看了一眼,说这个话题的一个女的,就是市政府办公室的。

    吃完饭,冯继海走到食堂外面,站在柱子下点了一支烟,等那个女下属走过来,他叫了过去。

    “你们刚刚在聊什么?那么热闹?”冯继海含笑问道。

    冯继海极少对下属笑,那个女下属不禁有点紧张。

    “没什么,冯主任,就是,就是闲话。”女下属道。

    “没事,你说来我也听听,反正也闲的无聊。”冯继海道。

    难得见主任这么体贴下情,女下属便把听来的有关苏凡的话题说了出来,完了才跟冯继海说“冯主任,我们就是那么随便聊聊而已”。

    冯继海面带笑容,道:“没事,你去忙吧!”

    女下属战战兢兢地走了,冯继海把烟蒂摁掉,拿出手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