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0章 偷来的蜜月时光
    苏凡的这件事,让冯继海觉得略微有些棘手。

    这几天他被霍漱清派去学习,没有了解到这些,那么,霍市长知道了吗?如果霍市长知道了,怎么会任由谣言散播而没有制止呢?

    冯继海在院子里慢慢走着,陷入深思。

    苏凡和霍市长之间的关系是不用挑明了,他又不是瞎子,绝对看得出来。那么,现在呢?

    难道苏凡没有同霍市长说吗?

    冯继海觉得自己应该处理一下这件事,与公与私都说得过去。不过,首先,他得问一下苏凡,如果她和霍市长讲过了,那么他就不要越俎代庖,毕竟霍市长和她的关系还是隐蔽的,他要是太直接插手,会让领导心里不舒服,反倒是适得其反。

    于是,冯继海给苏凡拨通了电话。

    此时,苏凡和霍漱清已经到达他们的目的地,位于邻省的一个湿地景区。

    苏凡从未来过这里,自然是充满了好奇的。

    看见售票处有出租自行车的,她忙说:“我们骑自行车吧,怎么样?”

    霍漱清正在掏钱买票,见她一脸兴奋的样子,问道:“这里很大的,你确定要骑自行车玩?”

    “没事啦,要不,我们挑个双人座的,我来骑,你在后面坐着啊!你开车那么久,也累了,对不对?”她央求道。

    可是,双人座的自行车,也要两个人同时蹬才行啊!

    这个傻丫头!

    他没有回答她,却在售票处那里同时交了自行车的押金,拿着钥匙走了过来。

    “现在已经热了,你决定要骑车?”他问。

    “没问题!你开车,我在后面跟着你!”她从他手里拿过钥匙,笑着说。

    霍漱清抬头看看天空,还没来得及提醒她戴个帽子,就看着她已经骑上车子走了。

    “我先走一步了啊!”苏凡回头冲他挥挥手,直接骑车离开。

    真是个孩子!霍漱清无奈地摇头笑了,上了车,慢慢开着。

    “怎么样?你不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她看着他,问。

    “你别得意太早,我等着看你骑不动的时候。”他的右手握着方向盘,左手搭在车窗上,道。

    “别小瞧我哦!”苏凡说完,停下车子,把头发散开,重新又扎了一下,完全就是一个精练青春的样子。

    扎完头发,她冲着停车在旁边等她的霍漱清做了个胜利的手势,笑眯眯地开始骑车上路。

    那青春朝气的模样,让霍漱清的心也跟着跃动了起来。

    今天真的好奇怪,他感觉她和过去不一样了,而自己,也被她感染的忘记了俗世的压力,变得朝气蓬勃,好像又回到了十几年前,回到了那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年纪。

    湖边的风,凉爽的让人忘记了夏日的炎热,霍漱清看着前面那个骑车的背影,嘴角露出深深的笑意,踩了下油门追了上去。

    也许是没到旅游季节,也许是工作日的缘故,景区的人非常少,一路过去,偶尔才能看到一辆车几个人。

    霍漱清没想到她的体力还真不错,骑了二十分钟都没停。

    远远的,看见湖面小岛上有别墅,那是景区的酒店,霍漱清便打了个喇叭,苏凡停了下来。

    “我们先去找个地方住,今天是周五,下午会有很多人过来的,到时候就找不到地方了。”他说。

    苏凡看着戴着墨镜的他,想起住酒店的事,心,猛地加快了跳动。本来她就因为骑车的缘故有些脸颊泛红,此时就算是脸发烫也不会被他发现。

    他松开车子的刹车,车子向前滑动了一段距离,停在她的身边。

    “这里面有好几个酒店,过会儿我们都会经过,你看看想住哪里。”他望着她,道。

    是呀,和他一起出来,怎么会不能住一起?

    苏凡这时才意识到这个不是问题的问题。

    “嗯!”她答应了一声,继续骑车向前走。

    苏凡,一切,顺其自然吧!跟随自己的心意走,就当什么都不存在!

    她这么想着,笑了。

    湖畔长着高高的芦苇,碧绿的杆子从水面伸出来,风吹过来,水面上漾起层层的水波,芦苇也跟着东摇西摆,那情形完全可以用“头重脚轻”四个字形容。野鸭子、天鹅、鸳鸯、白鹤,还有其他叫不出名字的鸟类在水面上游来游去,时而又腾空飞起,一只跟着一只,在天空盘旋。

    苏凡停下车子,站在湖边远眺,霍漱清也把车停下,下了车。

    “喜欢这里吗?”他揽住她的肩,问。

    她点头,道:“感觉整个人都轻松了。”

    风吹着她的碎发,霍漱清看着她笑了,道:“我们在这里住两天,礼拜天回去。”

    苏凡看着他,她想说,我们江宁就没有这样的地方么,非要开几个小时的车来这里?可是,仔细想想,她也理解他的霍虑。毕竟,他在江宁认识的人太多了,要是他带着她出来玩,肯定会被盯上--

    她点头。

    “好,我们先去找个地方登记房间,把车停下,吃个饭,我再陪你一起骑车!”他亲了下她的眼角,微笑着说。

    这样的霍漱清,真的,好特别!

    苏凡心想,看着他走向车子,自己也上了自行车。

    到了湖区的中心岛,霍漱清把车停在停车场,苏凡推着自行车和他一起走向酒店。

    说是酒店,可是景区这里的都是小平房或者是单层木屋别墅。

    霍漱清显然是轻车熟路,直接走到一间酒店的前台,问了下房间的情况。

    “那就给我B6。”他说,说完,就从钱包里掏身份证,苏凡赶紧拦住他,霍漱清看着她把她自己的身份证放在前台,对前台接待说“一个人的就可以了吧”,前台接过身份证,做了记录。

    霍漱清不禁笑了下,不语。

    登记完毕,两人拿着钥匙上了登记处旁边的小桥,走上小岛。

    桥下的水里,一群鹅依次滑入水中,嘎嘎叫着游着。

    岸两边的芦苇高高挺拔,鹅游入芦苇丛中,很快就看不见,只能听见声音。

    苏凡站在桥上,望向远方。

    眼前一片泽国的景象,美不胜收!如果到了秋季,芦苇开花的时节,会不会更加美丽呢?

    他走过来,揽住她的肩,她抬头看了他一眼,就和他一起走向小岛。

    岛上铺着石子路,苏凡这才注意到岛上种着的原来是蔷薇,各种各样的蔷薇,分不清是专门种植的还是野生的。高大的灌木丛里,各色的蔷薇竞相绽放,点缀着这座小岛。

    “怪不得这里叫爱情岛呢!原来是这个缘故啊!”她伸手托住路旁树上的一朵粉色蔷薇花,叹道。

    “可不仅仅因为这个原因!”他说。

    她松开手,微笑着看向他,道:“那还有什么?”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他幽幽地吟道,手指向他们身后来岸边的那些芦苇。

    是呀,芦苇不就是蒹葭吗?

    她的眼中一亮!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他望着她,极其自然地挽起她的手,并肩走向他们预定的房子。

    石子路边,每隔一段就会有个出口,或通向一座房子,或通向另外一条路。

    多年后,这一天的场景,总是会出现在苏凡的记忆中,那色彩斑斓的小岛,那花香四溢的小岛,还有他的笑颜。她总是会想起他吟“蒹葭苍苍”那四句的表情,那如同她梦中的表情。

    爱情岛,是他们爱情开始的地方?还是他们生命的一个驿站?

    找到了B6号木屋别墅,霍漱清走向门廊开了门,苏凡的手抚过那木纹斑驳的围栏,还有绕着围栏生长的蔷薇花。

    房间,果然是整洁干净,看着就好温馨。

    也许,这里就像是宣传图上所说的那样,是为新人度蜜月准备的吧,看这屋里的陈设就知道。

    房间里的花瓶里插着从外面摘的蔷薇花,打开窗户,纯白的窗帘便随风舞动。

    苏凡走到露台上,望向远处。

    还好这房子距离地面有些高度,而且外面的蔷薇花刚好没有长得太高,否则就完全挡住了视线。

    “这里真的好美呀!”她叹道。

    他没有说话,只是笑了,揽着她的肩。

    苏凡抬头看向他,他那俊逸的脸庞,那深邃的眼神,低下头,她主动将自己脸埋入他的怀里。

    “谢谢你!”她低声道。

    他抚摸着她的长发,轻叹道:“傻丫头!”

    她是要好好谢谢他的,如果不是他,她怎么会来到这样美丽的地方?而且,也正是因为有了他,周围的一切才有了意义,才名副其实!

    可她的爱情,究竟能走多远?

    人生第一次,苏凡没有把花当做是支撑生活的必需品,而是作为一名观赏者,坐在近处细细观赏品味花的美丽和芳香。

    原来,人没有压力的时候,生活会变得如此轻松美丽。

    看着他闭着眼睛坐在露台的摇椅上,苏凡靠着栏杆转过身,猛地想起刚刚登记房间的事,问:“你为什么要用自己的身份证来登记?不会被人发现么?”

    他笑笑,睁开眼,从裤兜里掏出钱包,苏凡走过去,看着他从里面的一个夹层里掏出一张身份证。

    “呶,这是我的后备,你记住了!”他把身份证递给她。

    苏凡拿过来,身份证上的照片看着像他的,可名字--

    “薛逸风?”她惊讶地看着他。

    他笑了,把身份证装好,道:“这名字不错吧!我妈姓薛。”

    可是,他把漱清的改成了逸风,是想要像风一样自由吗?

    像风一样,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不受拘束,不受限制,可以随心所欲?

    原来,即便是到了这时,他的内心里还是留着一块对自由的憧憬,明明他知道自己不会再自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