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3章 怎么就流氓了
    她停止咳嗽,回头看着一脸担忧的他,哈哈笑了。

    “真是太刺激了,我从没这样过,太危险了!”她笑着说。

    他却只是淡淡笑了,没说话,望着她。

    “你怎么知道这么好玩的玩法的?我长这么大,都不知道啊!”她兴奋地问。

    “就在你还没生出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他笑了下,起身,走向自行车。

    她还没生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已经会骑车了!

    苏凡回头看着他。

    “好,我们继续往前走!”他说道。

    “来啦!”苏凡跑向他,跳上车子。

    “我还能不能再飞一次?”她转过脸望着他,问。

    他却笑了,嘴唇贴着她的耳朵说道:“等会儿回到房间,我带你飞到天上去,怎么样?”

    “天上?”她不明白。

    可是,他眼里那么深的笑意,猛地让她明白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了,顿时羞红了脸,赶紧转过头。

    身后的他哈哈笑了,再度贴近她的耳畔,故意说道:“飞上天比刚刚这个更好玩,相信我!”

    “流氓!”她说了句,准备骑着车子走,可是他的脚还撑在地上,车子根本动不了。

    “我说什么就流氓了?”他故意笑道。

    “你还说--”她转过身要打他,嘴唇却被他堵上了。

    他的舌尖,疯狂地在她的口中扫着,与她的纠缠在一起。

    风,从他们的耳畔吹过,却那么的不平静。

    谁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在这路边亲吻,这么大胆,不管是他,还是她!

    也许是到了下午,景区里的人比早上多了,车子从他们的身边驶过。

    两个人猛地惊醒。

    苏凡害怕了,自己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赶紧转过头。

    霍漱清却没有像她一样的害怕,毕竟是他主动的--尽管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做,可那一刻,他就是有那种冲动,也许是她的娇羞,也许是她的纯真--他很快就恢复了镇定,拍拍她的肩,道:“继续走吧!我们的旅程还没结束!”

    也许,不要再去想刚刚的事,就不会紧张了。苏凡开始蹬着车子往前走,却听他说:“没关系,我来蹬!”

    他的身体向前靠过来,双手抓着车把,开始踩着脚踏往前走,苏凡静静望着前方,耳畔,是他的呼吸。

    环湖旅程,断断续续持续到了傍晚。

    日头西沉的时候,景区里那勃勃的生机,好似要被这西沉的太阳带走一般,天地间变的安静非常,偶尔传来鸟儿的叫声。

    吃完了晚饭,苏凡趴在露台上看夕阳,这么平静美丽的世界,就像是梦境一般美好!

    霍漱清在里屋挂了电话,回头看着露台上的人,走了过去。

    “我要先赶回去了--”他从身后抱住她,道。

    “出事了吗?”她忙问。

    “拓县那边一个煤矿发生了塌方,有三十几个工人被埋在下面--”他的语气沉重,“我先回去,你住一晚,明天坐汽车再走,景区门口会有班车返回城里--”

    “天都要黑了--”苏凡抬头看了一眼天空,担忧道。

    他亲了下她的嘴唇,道:“我得赶紧走了。”

    说完,他就拿上手机奔向了门口。

    苏凡想了两秒钟,追了过去。

    “等等我,我和你一起走!”她拉住他的胳膊,道。

    “天要黑了--”他又说了她说的那句话。

    “你一个人走,我不放心!”她说完,抓起自己扔在沙发上的衣服,拿起房卡,赶紧走向门口。

    尽管不愿她跟自己一起回去,可霍漱清没有时间再劝说她。

    退了房间,两人上了车。

    车子开出景区的时候,太阳已经落了下去。还没到高速公路的入口,天色彻底黑了。

    他开车速度很快,而且还在不停地讲电话,安排这个布置那个,苏凡帮他拿着手机,听从他的命令拨电话、帮他接电话,可依旧担心的不行。毕竟他是在开车啊,怎么思考问题?

    尽管天色已暗,高速公路上的车却并没有少多少。又或许是因为天色已暗,路上的车,好像速度也比平时快了。至于霍漱清,似乎丝毫没有考虑车速的问题,苏凡听着导航仪不停地做出超速提示,看着那一辆辆被他们超过的车子,心里害怕起来。

    “这样太危险了,你开慢点--”她说。

    “现在哪有时间慢慢开!有三十二个人还在下面埋着!”他太着急了,语气根本不好。

    她没想到他会有这样的语气,不过,他是太着急了,她理解。

    “再没有时间也不能开快车啊,万一你--”她劝道。

    “别耍小孩子脾气了!”他说道,看了她一眼,右脚将油门踩到底。

    他说她耍小孩子脾气?她哪有?她还不是为了他好吗?还不是担心他吗?如果不是不放心他,她会在这黑漆漆的夜里陪着他在这路上奔波吗?她的一片好心,可他竟然,竟然这么说她?

    苏凡的眼睛里,满满的都是委屈的泪水,可是他顾不得安慰她,手机又响了。

    “给我接通!”他完全是在命令她。

    她看了他一眼,一把抹去眼里的泪,把手机免提键按下,拿着手机放在他的耳边。

    还是煤矿的事!

    他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怎么说翻脸就翻脸?不讲理的时候,比谁都不讲理!

    她早就该知道他是这样的,如果他一直都是自己心目中的那个样子,怎么会在那天晚上和她发生那件事?

    都说女人善变,男人比女人还善变,霍漱清就是!对你好的时候,就把你捧在手心里,甜心巧克力喂着,让你的世界里只有甜蜜。对你不好的时候,比雷雨天还恐怖,狂风暴雨,说来就来!

    霍漱清也意识到自己急躁了,说话没有注意,可是,他觉得她不该为了这个介怀,她不是那么小心眼的人。而且,他现在哪有时间和心思去考虑她的感受?他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拓县事发地。

    还好,霍漱清常年自己开车,任何险恶的环境都开过,技术相当娴熟,一路上有惊无险。终于在接到电话四个小时后赶到了托县县城。

    “你下车!”他把车停在城区的一个十字路口,道。

    “为什么--”她问。

    “那边没你的事,你先找个地方住下好好休息一晚。”他望着她,道。

    “那你呢?”

    “我要赶紧过去,时间不等人!”他说。

    她不是没有大义,她不是不懂这个节骨眼上他必须亲临现场,可是,她担心他,她满脑子都是他--

    “去吧!不用管我!”他望着她,右手伸到她的脑后把她拉向自己,嘴唇贴着她的唇瓣,轻轻亲了下就松开。

    她重重地点头,解开安全带,手刚放在门把手上,立刻转过身扑向他,将自己的唇贴上他的。

    霍漱清愣神的工夫,她跳下了车。

    “等等--”他赶紧跳下车,追上她,从裤兜里掏出钱包塞到她的手里转身就走了。

    苏凡的手上,重重的,模糊的视线里,他的车子在夜幕下消失在远方。

    神啊,保佑他吧,保佑他平安!

    她在心里默念着。

    霍漱清赶到的时候,塌方煤矿已经架起了三台大型水泵开始抽水,安全通道也在搭建。可是,这是一家私人煤矿,矿主已经逃跑了,井下的详尽图纸也被损坏的破败不全,给营救造成了巨大的麻烦。

    “这份图纸是什么时候的?”霍漱清接过煤炭局局长递过来的图纸,问道。

    “这是他们最后报过来的一份--”局长答道,可是明显语气含糊。

    霍漱清低头,借着灯光仔细查找图纸上的时间。

    “两年前的?你们这两年都干什么去了?采矿面积扩大了三成,你们的图纸还不更新?都干什么吃的?”他一把把图纸扔在地上,发火了。

    拓县县委书记和县长在旁边也不敢说话,煤炭局局长捡起那份旧图纸,低着头站着。

    “出事地点距离最近的是哪个逃生口,可以确定吗?”已经没空发火了,霍漱清问救援队的负责人。

    “是三号梯和五号梯!可是,三号梯已经停用,工人们要是出来,应该是走五号梯这边。”

    “负责人呢?”霍漱清问道。

    老板跑了,可是矿里还有负责人在。

    现在,除了加大马力抽水之外,最重要的就是搞清楚地下的情况,打开逃生通道营救工人。

    时间,在和生命赛跑!

    霍漱清完全忘记了自己今天和那个年轻女孩出去疯狂的经历,彻底陷入了工作之中。而此时,苏凡在县城里找了个旅馆住了下来。

    即使不能亲临现场,苏凡也猜得出他此刻的状况,担心,焦虑,已经完全没用了。她相信他会处理好一切,相信他会带人救出那些被困在井下的工人,带他们回家!

    山里的夜,不再寂静!

    而苏凡,这一夜几乎没有睡着,时不时地查看自己的手机,看看有没有他的消息,可是,没有。

    他现在肯定很忙,哪里会有时间联系她?

    对了,他今天早上走的时候好像连换洗衣服都没有带,剃须刀也没有。看他昨晚那么着急的样子,出了这么大的事,可能要在这里待好几天吧!而他,好像又是很爱干净的一个人--

    想到这一点,苏凡更加睡不着了,翻来覆去,干脆下了床,拉开窗帘,望向漆黑的世界。

    站在窗前,她根本不知道他在哪个方向,他现在在做什么?

    他的那些随身物品,要不要她赶紧返回市区去找张阿姨拿?可是拿了回来的话,她该怎么给他?大庭广众、人多眼杂--

    给冯主任吗?她凭什么把霍漱清的捎给冯主任?不打自招,还不是给霍漱清添麻烦吗?

    怎么办?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