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78章 真的飞起来了
    “是小雪说的?”邵德平也不知道会是谁。

    “小雪哪有他的号码?”芮颖道。

    “那可能是别人说的吧!认识咱们的人,也不是说就没人认识他!”邵德平说完,关了床头灯,“睡吧!”

    芮颖不说话,闭上了眼睛。

    这一天,苏凡过的忙忙碌碌,中午去食堂吃饭,发现好多人都用很怪异的眼光看她,她却只是礼貌地笑笑。或许,自己早上的行为已经被传出去了吧!那就不用管了,清者自清!

    到了晚上,她累的不行,躺在床上连衣服都没换,就直接睡着了。直到霍漱清的电话声把她吵醒!

    “我想见你!”他的声音清晰准确地从话筒里传出来,苏凡的困意,瞬间飞到了天外。

    他,回来了吗?

    苏凡的心,在黑暗中砰砰乱跳起来。

    “你,在哪里?”她的声音,和她的心一样的不平静。

    和他分开只不过是三天时间,却已经如同过了三个世纪!

    她总有预感,觉得他就站在门外,如同以前一样。

    “我在你楼下,下来!”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他,在楼下?

    苏凡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站在地上。

    他说她想见她,她又何尝不是?

    什么都不想,苏凡扔掉手机,拿着钥匙就冲出了家门。

    她想见他,好想,好想--

    以前,她一直都觉得这电梯好快,没感觉就到了,可是今晚,她盯着数字显示屏,一下下数着数着,怎么就是到不了一楼?

    霍漱清闭着眼坐在车里,他刚刚回到家里,司机和秘书离开了几分钟,他就拿着车钥匙和手机出了门。他想见她,这个念头,一直困在他的心里。

    这几天被矿难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好不容易闭上眼,脑子里全是接下来该如何应对的问题。现在,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他终于有了喘息之机。内心里突然空虚,叫嚣着另一种渴望,那些空虚,需要另一种东西来填满,这种东西,只有苏凡才能给他!

    车子一路疾驰,停在了她的楼下。

    突然间,车门开了,霍漱清警觉地睁大眼,眼中却是那张莹洁俏丽的面庞。

    他的心,如波涛一般起伏不平,什么都没有想,一把揽过她,将自己炙热的唇瓣覆上她的。她似乎有些惊讶,因为她完全没有想过他会这么--

    就在她惊讶的时候,他的舌滑入了她的口中,纠缠住她的。

    他的舌,是那么滚烫,连同他的呼吸。苏凡的心,剧烈地跳动不止,她甚至都感觉到自己被他迷晕了。

    齿间,是属于他的气息,那清新的茶香。

    他想见她了,她想他了。

    苏凡只是愣了那么片刻,就闭上眼回应着他。

    他要快乐的发疯了,真的要疯了,这个小丫头,他的小丫头,这么让他心潮澎湃,这么,乖!

    霍漱清的内心叫嚣着,那股压制在身体深处的渴望,再度喷发出来。

    他松开她,喘着粗气望着她,却又忍不住再亲了她那滚烫的面颊一下。

    什么都不说,他觉得她应该知道,于是,他发动了车子,将车缓缓开出她住的小区,汇入深夜依旧如潮的车流。

    苏凡的心里,似乎明白他要做什么,有些紧张不安,却又有些期待。

    她的手,一直被他握着,偶尔他会拉着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一下,可是,她根本没有想要挣脱的念头,就这么被他带着,不管去何处。

    也许,在她的心里,那件事的影响已经消失了,或许,她已经忘记了自己被他强占的那一次,因为她太爱他了么?

    黑夜的云城,依旧热闹非凡,而他们去往的那个地方,却和白天一样的安静。

    车子停在了苏凡之前住过的那套别墅门口,他熄了火,深深地注视着她,尽管看不清他的眼神,苏凡却觉得自己明白他的意思,一言不发跟着他下了车。

    他一直拉着她的手,大步走向小楼的门口,开了门。

    她以为他会像那次一样把她抵在墙上吻,可是,他没有,出乎意料的,他一把抱起她,,走向客厅,走向楼梯,一直来到二楼。

    苏凡在一阵晕眩中,下意识地抱住了他的脖子,将脸贴在他的胸口。

    他抱着她,直接奔向二楼的那个房间,而这个房间是苏凡陌生的,尽管她在这个楼里住了好多天,却始终没有踏足。

    黑暗中,她被他放在那张床上,身体微微陷了进去。

    全身的细胞,在恐惧中渴望着,渴望着暴风雨的来临!

    后背刚挨上那床单没有片刻的工夫,他就压了上来。

    急切的吻,如雨点一般落在她的脸上。

    床头的灯,开了。

    他拾起身,在灯光下注视着她的脸,可是她根本不敢让他看自己,她这样的心思,一下子就会被他看穿。

    苏凡抬起手遮住自己的脸,手,却被他拿开了。

    灯光柔柔的,苏凡抬眼,望着自己身上的男人。

    这几天,他真是累坏了吗?脸上看着有些憔悴,可是那眼神,似乎比之前更加锐利深邃。

    他的渴望,毫不掩饰地写在他的眼中,那么直接,那么热烈。

    她没有躲避,也不再害怕,抬起手,轻轻贴上他的脸颊。

    霍漱清的心里,原本就澎湃不息的情潮,此时因为她这个微小的动作,而掀起了巨浪。

    他深深喘息一声,舌尖绕着她的唇线游弋。

    “可以吗?”他哑着声音问。

    她没有回答,双手揽着他的脖子。

    霍漱清抬起身,大手拂过她的脸,开始解开她的衣扣。

    今天早上出门早,她穿了一身短袖长裤,回家来一下就倒在床上睡着了,也没来得及换。

    和那次不一样,今晚,他似乎很有耐心,一颗颗解着扣子。

    可是,在扣子解开后,苏凡突然拉住衣襟。

    他有点错愕地望着她。

    “我,我能不能,能不能先,先冲个澡--”她不敢看他,小声地说。

    霍漱清以为她不愿意,却没想到是这件事。

    “知道有个词叫‘香汗’吗?”他说着,轻笑一下,拉开她的衣襟。

    感觉到他的身体沉了下来,苏凡不禁轻噫出声。

    “放轻松!”他亲吻着她的唇瓣。

    今晚的他,的确是极尽温柔,好像在有意弥补上次的错一般。

    此时的苏凡,完全忘记了自己的心理建设,忘记了他是个有家室的人,在她的眼里心里,他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她爱的人。

    她爱霍漱清,所以,哪怕没有以后,她也愿意和他做这件事,只要他快乐就好!

    只要他快乐就好!

    她闭上眼,自己主动迎接了他。

    痛,还是好痛。

    那迷离的眼神,那娇羞的模样,如同世间最醇的美酒,让他沉醉。

    从第一次,霍漱清就意识到这个小女人对自己的诱惑力,她轻而易举打破了他的坚守,让他沉沦于她的温柔,沉沦于她那生涩的妩媚。

    他以为自己早就对女人失去了兴趣,他以为这世上不会再有一个女人让他动心,让他疯狂地想要得到,想要占为己有,直到他遇上了这个小丫头。她的一颦一笑流露出的妩媚,每每让他心神荡漾,在暗夜里撩动着他的心弦,让他心慌,让他难眠。而那杆早就解甲归田的老枪,在遇到她之后又昂起了头,重新焕发了生机,渴望着上阵杀敌。此刻,他的老枪没让他失望,它让她迷失,让他重获青春。

    将要步入四十岁大关的霍漱清,如同一个年轻小伙子一样,在心爱的女人身上驰骋纵横。尽管经历了身心煎熬的几日,可他依旧有无穷的力量。

    谁说女人四十岁是似虎的年纪,男人也是同样!

    她的灵魂,在身体里漂浮着,聚集起来,慢慢脱离她的皮肤,悬浮在空中游弋着。那个灵魂,如同一个调皮的小妖,从空气中望着她。可是,那个小妖似乎根本不满足于在空中观看,她潜入了苏凡的身体,控制了她的大脑,让她以最最妩媚的模样出现在他的眼中。

    霍漱清觉得自己要疯了,这个小女人,完全就是他的蛊,他这一生解不开的蛊。虽然只是第二次,就让他深深陷了进去,无法也不愿抽身。他想要永远就这样下去,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做,只是在她的身上驰骋就好。

    可是,人生的事往往就是如此,越是美好,就越是难以持久存在。尽管他在努力克制,可最终还是在某一刻将自己交付给了她,低吼了一声趴在了她的身上。

    苏凡晕了过去,在那一刻,在她飞起来的那一刻,晕了。

    果然,果然这就像是飞起来的感觉,就像那天飞起来!

    这件事,真的好快乐,比所有的经历都要快乐!

    她的脸上,她的嘴角,是根本褪不去的笑意。

    霍漱清抬起身,含笑望着她。

    “现在可以去洗澡了。”他亲了下她的额头,道。

    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满足的笑意。

    对于苏凡来说的这独一无二的快乐,对于他来说又何尝不是?

    霍漱清的心扉,全身的每个细胞都被清新的空气填满,轻松又满足!

    从她的身上下来,霍漱清给两人拉过薄被盖上,拥住她。

    “丫头,你好美!”他的手指缠绕着她的发丝,叹道。

    可是,苏凡不相信,抬起头望着他。

    “长这么大,从没人这么说过!”她说。

    “那是因为你是一块美玉,只有打磨过了,才能看到你的美。别人看到的,只是那层包裹着你的东西。”他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