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7章 根本就不是爱情
    苏凡不自觉苦笑了一下,没有人察觉。

    她说不清是不是因为那个耳光和这句称呼,让她彻底淡出了那个男神一般的男学生的视线,还是别的什么缘故,总之,总之,没了下文。她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就算那几个女生不打她,她也不会和郑翰那样的男生有什么后续。而现在,自己却和霍漱清--要是他的妻子知道了,恐怕要给她的,不仅是一个称呼和一个耳光那么简单吧!

    霍漱清第一次觉得在她面前说到自己的婚姻状况有些难堪,或许,是因为他从未提及此事,或许,是他的心境,已经变了么?

    “孙阿姨是去京城处理案子吗,还是去了那边工作?”邵芮雪问。

    邵芮雪听父母说过孙蔓的事,可是听得不太清楚,她也没觉得当着霍漱清的面问这件事有什么不好,就直接问了。

    “她在商务部工作!”霍漱清答道,说完,他才猛地想起孙蔓那次打电话的时候说周末要来云城的事。

    “哦!”邵芮雪应了声,忙说,“孙阿姨那么能干,肯定是那边的中流砥柱了。”

    “还好!”霍漱清敷衍了一句。

    邵芮雪觉得自己不该再提孙蔓这个话题了,霍叔叔肯定不高兴的。

    “哦,霍叔叔,您知道吗,这周的《今日云城》里介绍的就是东平湖,真的好美!”邵芮雪道。

    “那个节目怎么样?好看吗?”霍漱清问。

    “呃,我觉得很不错,现在全国好多省市都做宣传片,我们云城也应该有。而且,您注意到没有,中央台现在有好多的旅游广告呢,要是我们省里也在中央台做广告的话,肯定会有更多人知道我们云城的。”邵芮雪道。

    “你这个提议非常好!后期我们会做到这一块的。”霍漱清道。

    邵芮雪笑了,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苏凡低落的心情。

    她的心情有些低落,不是为了那段没有开始的青春恋情,而是因为霍漱清!

    高兴也是因为他,难过也是因为他,所有的心情都是因为他!她突然好烦自己这样,这样爱他!

    爱情里,最先爱上的那个人注定走的路更加坎坷,何况他们的关系根本不是爱情!

    本来这段路就不是很远,没一会儿,车子就下了高速公路,出了收费站,车子转向了一条专门通向东平湖的大路。

    霍漱清一行先到了东平湖景区东大门,东门这边靠近烟霞山。

    东平湖位于烟霞山的北侧,山上有寺庙道观,山下的几座小岛上建着度假村,度假村完全是仿古建筑。小岛之间有木桥相连,岛间的水系中种着荷花,此时正是荷花盛开的季节。

    霍漱清到达的时候,几个人正在停车场那里迎候,苏凡和邵芮雪下了车,看着那些人和霍漱清握手。很快的,邵德平夫妇就到了。景区的负责人员便引着他们上了船,直接来到为他们安排好的住处。

    其实,从停车场到度假别墅走路就可以过去,只是因为周末人太多,景区迎接人员担心影响市长的形成,便做了这样的安排。苏凡是不知道这些的,坐在船上。

    岸边长了许多的芦苇,高高的芦苇从水中伸出来,就像上次她和霍漱清去的那个地方。水面上水鸟游来游去,还有鸟儿站在水边的木杆上吹风,每一会儿就腾空而起展翅飞翔。水面上的荷花,正在荷叶中间绽放,粉色的白色,随风轻摆,鼻息之间,全都是荷香。

    苏凡闭上眼睛,让这清风和荷香浸透自己的心扉,把那些不好的心情全都挤走。

    霍漱清坐在那里,听着景区负责人给他介绍,边听边和邵德平夫妇聊着。

    苏凡偶尔转过脸看他,他脸上的神情,似乎和她在一起的时候不太一样。

    邵芮雪站在她身边,指着远处跟她说话。

    既然出来玩,就要开开心心才行!

    眼前幽美的景致和凉爽的空气,让她的心也轻松起来。

    霍漱清偶尔看向站在船头和邵芮雪说话的苏凡,心里,有种自在的感觉,这才是过周末,不是吗?

    等他们到了住处,景区负责人为他们分别安排了房间,可是,邵芮雪要和苏凡住同一间,最后就退了一个房间。

    “霍市长,那我先告辞了,您和朋友好好玩,需要派船的话,您直接给我打电话。”景区负责人道。

    “谢谢你,麻烦了。”霍漱清道。

    “应该的应该的!”负责人满脸堆笑,告辞离开了。

    “邵老师、芮老师,要不你们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儿,芮老师刚出院两天,别太累着了,等会儿咱们再上山或者坐船。”霍漱清道。

    邵芮雪却很不喜欢大人们就这么歇着了,这哪里叫度假呀!唉,没办法,母亲刚刚心脏病出院,不能做太多运动。

    等到邵家一家人回到了房间,霍漱清才对苏凡道:“我们,出去走走!”

    “被别人看见了,不太好--”她低声道,说着,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静静坐在窗边的椅子上。

    或许,他们两个人都有许多需要跟对方说明的,比如说孙阿姨,比如说郑翰。从第三个人的口中听到这些关系彼此的人和事,的确是很伤人的。

    “还没到那么恐怖的地步!”他说着,走到她身边,轻轻拉起她的手。

    苏凡赶紧四顾,甩开了他的手,主动走出了厅堂。

    走出了别墅区,两人一前一后来到了通往烟霞山的石板路上,路的两边种着许多的竹子,高高的斑竹直立在那里,风吹过的时候,树叶哗哗作响。

    上山这里的路上,却是人烟稀少,两人一言不发,只是静静走着。

    邵芮雪安顿好父母回到自己和苏凡的房间,却发现苏凡不在,就给苏凡打了个电话,却是无法接通。

    奇怪,这家伙去哪里了?邵芮雪心里想着,一个人来到码头。

    “怎么不准备跟我讲讲你的那个追求者?”霍漱清缓缓走着,终于开口道。

    “都是过去的事了,没什么可讲的。”苏凡弯腰,折了一根草,拿在手里晃着。

    他走在她的身侧,看了她一眼。

    可是她的面色极为平静,根本看不出是有什么为往事伤神的样子。

    “如果,我想听呢?”霍漱清也觉得自己很奇怪,为什么要揪着她过去的一封情书不放?可是,自从邵芮雪说了那件事之后,他的心里一直有这样的一个疙瘩,好像不找苏凡问清楚,心里就放不下一样。

    霍漱清啊霍漱清,你究竟怎么了?

    苏凡却对他笑了笑,道:“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忘记了,怎么跟你说?”

    她的话音刚落,霍漱清一把拉住她的手,双目紧紧地盯着她。

    “真的忘了?”他问。

    他觉得自己怎么跟个傻小子一样,因为听到她曾经有个优秀的追求者就心里不舒服,听她说已经忘记了那个人,心里又舒缓了许多。

    苏凡停下脚步,望着他的那只手。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在他追问她有关郑翰的事情的时候,她也好想问他妻子的事。可是,她终究不像他那么直接,根本开不了口。或许,他可以这么直接,是因为她的身边没有人,而她做不到,是因为她已经插足了他的家庭。

    “好几年了,又不是什么很熟的人,哪有心情记着那么多?”她说着,推开他的手,继续一步步朝山上走。

    耳畔,传来寺庙里敲钟的声音,雄浑低沉,一下又一下。

    霍漱清觉得自己很不了解她,有关她的经历,她的感情,而现在,他想了解,她却关上了这扇门。

    她的神情,虽然不是很伤感,可是看起来并不轻松,和上次出游完全不同。是因为人多了?可现在只有他们两个。还是因为别的?如果是别的,又是什么缘故?

    山间的石板路上,偶尔会有几个人上上下下,幸好今天不是初一十五这样的日子,否则这条路上绝对会是人山人海的。

    庙里的钟声,又一次传来了。越靠近寺庙,苏凡就越感觉自己像是那走近照妖镜的妖精一样,尽管化成了人形,可是一旦被那镜子一照,又变成了妖精。

    她不是妖精,可她犯了错。尽管这些日子沉溺于这偷来的幸福,自欺欺人的不去想自己犯下的错,可现在,刚刚在车上被邵芮雪一提醒--

    “孙,孙阿姨,是,是,”苏凡猛地停下脚步,假装随意地开口。

    她以为自己可以很平静地说出这个话题,可是,话到嘴边了,怎么都不能说出来。

    霍漱清怔住了。

    她回头看着他。

    “她,是你的,你的--”她的声音,不自主地哽咽了,而她的心,如同被削尖了的竹子扎进去,一根又一根。

    两个人发展到今天,到了今天这样不可逆转的地步--

    “我妻子!”他说完,继续抬步走上台阶。

    妻子!

    他说的这么轻松,好像这个称呼就跟饭店里的服务员一样的随便--

    她没有跟上来,等他回头的时候,她依旧站在那个地方。

    有些事不去面对,是因为害怕,害怕自己无法面对,而不是因为那些事不存在而不需要面对!

    “你想问的,就是这个吗?”他停下脚步,抓着路边的铁锁链,望向她。

    铁锁链上结着好多的同心锁,一个挨着一个,密密麻麻。锁子在风吹雨淋中生锈了,至于当初结锁的人,是否劳燕分飞呢?

    苏凡抬头,望向头顶的天空,之前的阳光明媚,此时已经阴云密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