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89章 秋波暗送
    他开窗户的时候,正好是苏凡站在玻璃镜前,对着镜子转圈,邵芮雪坐在床上大笑。

    “哦,这个要戴帽子才行,”邵芮雪从床上跳下来,把自己那顶帽檐宽大的帽子戴在苏凡头上,“你回去以后赶紧买个这样的帽子,这才配嘛!”

    “为了一件裙子就专门买个帽子?”苏凡双手扶在帽檐上,笑问。

    “你呀,省什么啊,趁着年轻好好打扮自己,唉,真是想不通,要是我有你这么漂亮,还不知道要买多少衣服呢!”邵芮雪抱着苏凡的腰,下巴搭在她的肩上,两人一起望着镜子。

    苏凡是那种清秀的女孩子,而邵芮雪是有些婴儿肥的,很甜美的女孩子。

    此时,镜子里的两个女孩子,都是穿着一个样式的吊带的波西米亚长裙,一个蓝色一个白色。邵芮雪说她胖,穿白色不好看,就穿了蓝色的,苏凡穿了一件白色的。只不过是一百块上下的裙子,可是两个人穿出来都那么漂亮。

    霍漱清站在那里,脚步都没有动,他的视线,一直跟着苏凡,看着她在镜子前面旋转,和邵芮雪两个人牵着手跳着没有章法的舞蹈。宽大的裙摆,随着她们的旋转摆了起来,如同巨大的花瓣托着她们一样。

    在霍漱清的眼里,好像从没见过她这样美好的女孩子,好像她就是自己的初恋,美好清纯的初恋。而他知道这不是。

    他笑了,无声地笑了,满意地笑了。

    这个美好的女孩子,她完全属于他,他是怎样的幸运,才能遇上她呢?

    “走,我们去划船。”邵芮雪说着,拉着苏凡的手就往门口走。

    “等等,雪儿。”苏凡把帽子摘下来,戴在邵芮雪的头上,面带笑容挽着邵芮雪的手走出了房间。

    “霍叔叔?”刚走进院子,邵芮雪就看见霍漱清站在屋檐下看着瓷缸里的金鱼,忙松开苏凡的手,跑了过去。

    “小雪?哇,这么漂亮?”霍漱清好像第一次看到一样,赞道。

    邵芮雪不好意思地笑了,道:“霍叔叔,我和小凡想去划船,您要不要去?”

    霍漱清这才把视线投向站在邵芮雪身后的苏凡,笑了下,道:“你去看看你妈妈怎么样了,大家一起去,顺便出去吃饭。”

    邵芮雪“嗯”了一声,提起裙子抓紧帽檐就跑了。院子里,只剩下霍漱清和苏凡。

    被他这么看着,苏凡感觉很不自在,她背着手,别过脸。

    原本只是扎成马尾的长发,现在被邵芮雪重新扎了下,在脑后绾成一个小小的发髻,其他的头发垂了下来,衬着那白色的印花长裙,宛如仙子一般。

    这样的苏凡,是霍漱清陌生的,却让他的心里满满的都是惊喜。就像他说的,她是一块玉,被他打磨了出来。

    凉爽的风,吹动着她的发她的裙,霍漱清走到她的身边,深深地望着她,她的脸颊,又不争气的红了。

    院子里的海棠,盛开着最后的几朵花,霍漱清忙走过去,摘下了一朵粉白的。

    “别动!”他刚要给她别上那朵花,她就要躲。

    苏凡没有再动,低着头,等着他把那朵花别好,才抬头望着他。

    四目相对,千言万语,却难以出口。

    风,吹动着花瓣。

    “雪儿?”苏凡忙回神,看见邵芮雪从廊下走了过来。

    “霍叔叔,我爸妈马上就出来,我先和小凡出去等你们呀!”邵芮雪和霍漱清说完,拉着苏凡的手就跑了出去。

    两个人一直走到码头,邵芮雪才松开苏凡的手。

    “雪儿,怎么了?”苏凡见邵芮雪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己,不禁问道。

    邵芮雪却没说话。

    “是不是,是不是这朵花很奇怪啊?”苏凡忙伸手就要去摘,“想想也是,现在哪有人会摘花别在头上的,呵呵,我真是糊涂了,竟然给自己别这么土的--”

    “没,别摘,小凡,很漂亮,真的很漂亮!”邵芮雪忙抓住苏凡的手,道。

    苏凡笑了,不说话。

    邵芮雪张开嘴,却怎么都说不出口。

    “你是不是,想和我说什么?”苏凡问。

    “我--”邵芮雪张口,刚要说话,就听见父亲和霍漱清的笑声传了过来,便闭上了嘴巴。

    “小凡,真漂亮!”邵德平笑着赞道,“你还年轻,好好打扮,早点嫁出去,也让你爸妈安心!”

    芮颖笑着接话道:“是呀,真是没想到小凡一打扮这么漂亮,以后啊,可别埋汰自己了!”

    苏凡被这夫妻二人说的不好意思,而她的视线,不自主地投到霍漱清的脸上,却见他的眼里,满满的都是宠溺的笑意。

    明明刚才在山那边那么伤心的,可现在见了他,还是,还是会忍不住脸红。

    苏凡暗骂自己没出息,可是没出息也没用,她就是,就是这样的人--

    赶紧给霍漱清他们闪开一条路,苏凡站在一旁。

    一艘精致的木船,停在码头,霍漱清和邵德平夫妇先上去了,接着便是邵芮雪,苏凡最后上了船。霍漱清站在船头,扶着邵芮雪上来,又扶着苏凡走向船舱。

    苏凡不敢在别人面前和他有接触,本来站在岸边不动,可看着他的脸,还是咬咬牙上了船。而他,却没有像扶邵芮雪上船那么快就松手,一直牵着她的手走进了舱体,尽管这只有几秒钟的时间。

    “真的,很漂亮!”他在她耳边,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苏凡赶紧松开他的手走向邵芮雪。

    她害怕了,每每当她意志动摇的时候,这个男人总是能用他不经意的一个眼神或者一句话,让她的心变得更加混乱。

    风吹动着她的长发和裙摆,霍漱清和邵德平夫妇聊着天,视线却总是会不经意地掠过她。

    这样的她,他还忍心放开吗?

    船停在了一处水上餐厅,大家下了船,沿着长廊走过去,景区的负责人已经在那里守候了,他们的饭菜,也已经准备妥当。

    “霍市长,我们景区最近又编排了一些新的节目,准备下个月开始上演,您要不要先审查一下?”负责人陪笑道。

    “的确是该有些新创意--”霍漱清道,“正好,市电视台不是正在准备拍《今日云城》的纪录片嘛,你们联系一下,给东平湖做一集专集,可以挑选一些你们的特色节目也放进去,这个,可要好好动脑筋了。”

    “是是,我知道了,谢谢霍市长。那我这就让他们开始!”景区负责人喜出望外,谢过霍漱清之后就赶紧让演员上台。

    只表演了三个节目,霍漱清就提了几点意见,后面的也没再继续。苏凡没想到他这样一个官员,竟然会对文艺也有这么内行的意见。

    临时演出结束,厨师准备的饭菜也端了上来。

    荷香四溢,看着这清爽的饭菜,苏凡的心情也轻快了起来。霍漱清偷偷看了她几眼,她那无忧的眼神,让他悬着的那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菜品都是新鲜的水产,菱角、肥鱼、莲藕,等等。还有糯米饭,都是东平湖附近产的,东平湖一带是江宁省为数不多的稻米产区,这里出产的大米糯香可口。

    虽然饭菜清淡,可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是精心准备的,特别是景区的负责人一直在一旁陪同介绍。这一切让苏凡又回到了和霍漱清相识的最初,他坐在主位被人捧着,而她,坐在距离他最远的地方。

    吃完午饭,景区负责人又招呼人开始了茶艺表演,霍漱清看着,然后又看看苏凡,道:“你不来展示一下?”

    众人都讶异地看向苏凡,邵芮雪问了句:“霍叔叔知道小凡学过茶艺?”

    苏凡好怕霍漱清说漏嘴,可她的担心是多余的,霍漱清说话从来都是滴水不漏。

    “听苏凡说过,不知道到底会不会。”霍漱清含笑道。

    “小凡是去学过茶艺的。”邵芮雪笑着说,“小凡,你来嘛!”

    苏凡只好起身,在那些专业演员表演结束后,开始了简单的茶艺表演。不过,和之前的专业表演相比,明显单薄了许多。

    只是,当她端着茶到了霍漱清面前的时候,霍漱清的眼里明显有欣喜的神采。

    “谢谢!”他只是这么说了一句,就端着茶碗品了一口,似乎他的心情远比这茶要香。

    芮颖和邵芮雪看着这情形,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可是,看霍漱清的样子,似乎,似乎又不像想的那样。

    返回房间的路上,大家没有乘船,选择了一条林荫道前往住处,顺便看看风景,大人们都在前面走,邵芮雪和苏凡跟在他们后面。

    看着前面霍漱清那谈笑风生的样子,邵芮雪想起自己今天看见的种种,忍不住开口--

    “小凡--”邵芮雪叫了句。

    “嗯,怎么了?”苏凡把水杯子端给邵芮雪,道。

    “咱们隔壁宿舍的那个乔媛媛,你记得吗?”邵芮雪道。

    “嗯,毕业后就没见过她了,不是说去了沪城吗?”苏凡挽着邵芮雪的胳膊,问。

    “前几天我在云城大厦碰见她了,珠光宝气的,呶,你看看,我真是后悔和她一起拍照了,在她面前,我就跟个村姑一样。”邵芮雪说着,把手机递给苏凡。

    苏凡看到一张照片,是邵芮雪和乔媛媛的,果真如雪儿所说,珠光宝气!

    “哪有啊,你一看就是清纯靓丽的样子,要是村姑都是你这样,我们国家遍地都是美女呢!”苏凡笑着说,把手机递给邵芮雪。

    “关键,关键不是那个啊,”邵芮雪又把那张照片打开,给苏凡看,“你看她这一身穿着,还有她的首饰,光这一身行头,恐怕都是好几万呢!”说着,她看着苏凡,“她要干什么工作才能挣这么多钱?”

    苏凡想想,却还没有想到邵芮雪要指的那个方面。

    “可能,可能是很高薪的工作吧,沪城是大城市,肯定--”苏凡道。

    邵芮雪叹了口气,道:“你真傻!”

    苏凡的脚步,猛地顿住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