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92章 不想碰见他妻子
    虽然这么说,可是霍漱清很奇怪,这个江采囡,真的是恰巧遇到吗?如果是,怎么会这么巧?

    他从不相信世上有什么巧合,包括自己和苏凡的相识,他也很清楚不是完全的巧合,尽管第一次见面是偶然,可后面,完全就是别人导演的戏。

    “今天是休息日,霍市长您休息,难道我就不休息么?”江采囡倒是很会说话。

    霍漱清笑了,和邵德平一起低声说着话,看着苏凡和邵芮雪陪着芮颖烧香拜佛。

    从这间庙里出来,几人就向山下折返了,因为芮颖不能走太多路。

    江采囡倒是很积极,主动和每个人介绍自己,还把自己的名片给大家散发。霍漱清见状,便把每个人都介绍给江采囡认识,唯一没有介绍的,是苏凡。

    “霍市长,这位是--”见霍漱清没有介绍苏凡,江采囡忙问道。

    霍漱清看着苏凡,道:“这位是小雪的朋友,一起来玩的。”

    他连她的名字都没说,苏凡的心,咯噔一下。

    尽管心里很难受,可苏凡还是和江采囡握了下手。

    他没有给江采囡介绍苏凡的理由,邵家一家人倒是理解,毕竟苏凡是霍漱清的下属,而且这个伶牙俐齿的江采囡是记者,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不管苏凡和霍漱清之间有没有事,都不能让记者注意到。记者注意了,那不是等于全世界都知道了吗?

    然而,苏凡并没有想到这一点,自从这个江采囡出现以后,她的心情,比昨天更加低落。尽管昨天她对自己说不能再把霍漱清放在心里,可是躺在枕头上闭上眼,他就继续出现在她的脑海,出现在她的梦里。

    有个印度歌舞剧里说,爱情是怎么发生的?爱情就是,无论你睁开眼还是闭上眼,你都会梦见心里所爱。尽管这句印度语言的歌词翻译成汉语显得很奇怪,可是,大意很清楚。只要你爱一个人,他就会占领你所有的意识,不管你是醒着还是睡着。

    那么现在呢,苏凡的心里,又在如何看待自己,看待自己和霍漱清之间的“感情”?恐怕,留给她的,只有对自己的怀疑和悔恨。

    她知道自己不该那么敏感,就像雪儿说的,有的男人就是太阳,光芒四射,所有的星辰都要围绕着他旋转。她苏凡只不过是众多星辰中的一个,而他,就是那个太阳。

    下山的路,平坦缓慢。

    自从这个江采囡一出现,霍漱清和邵德平两个人的聊天,就变成了他们三个人。苏凡和邵芮雪,以及芮颖在他们后面走着,听得清清楚楚。她很佩服江采囡,佩服她的反应那么迅速,而且很会说话,又活泼--或许,像江采囡这样的女孩子,这样明艳的女孩子,才会打动他的心吧,不像她,除了那个之外,一无是处。而那个用处,是个女人都有。

    没有人注意到苏凡低落的情绪,或者说,她是根本没让别人注意到。

    然而,还没下山,霍漱清的手机就响了,来电的不是别人,正是孙蔓。

    霍漱清不禁奇怪,孙蔓怎么给他打电话。

    当手机接通了,霍漱清才知道孙蔓已经下了飞机,而且,她是比另一位同事提前到达的,因此,没有人接机,她自己坐了机场大巴返回市区。直到此时,霍漱清才想起孙蔓之前说过今天要来云城的事。

    “你在家吗?我没有那边的钥匙,你要是不在,就让保姆过去给我开下门。”孙蔓道。

    “我在东平湖!”霍漱清道。

    “你怎么跑那边去了?和谁?”孙蔓问。

    霍漱清看了一眼同行的人,道:“邵老师和小雪他们,怎么了?”

    “哦,那你什么时候回家?我也有两年没去东平湖了,顺道过去看看,到时候和你一起回家好了。”孙蔓道。

    孙蔓,她要过来?

    换做是任何一个发生了婚外情的男人,正当自己和婚外恋人一起出游时,接到老婆电话,而且老婆要过来的话,一定会想办法阻拦妻子。霍漱清也是同样,尽管他不愿苏凡纠结他的婚姻状况,可他更不愿苏凡和孙蔓见面。他感觉到了苏凡对孙蔓的关注,而这种关注,很有可能会毁了他和苏凡的一切,可他现在,或许在将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不愿毁灭现在得到的,幸福!是的,幸福!

    思考片刻之后,他对孙蔓说:“我们等一会儿就回去了--”

    可孙蔓不知怎的,今天好像特别很想和邵德平夫妇见面的样子,听霍漱清这么说,她却说道:“好久没见邵老师了,既然有这么难得的机会,就和他们见见面啊!”

    邵德平和芮颖听见是孙蔓要过来,心中诧异非常。

    “哇,我真是太幸运了,可以见到霍市长的太太啊!”江采囡一脸兴奋。

    相比较江采囡的兴奋,苏凡却完全慌了。她该怎么办?她,怎么,怎么面对他的妻子,那个被她间接伤害了的无辜女人?

    她的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逃跑,她不敢见他的妻子,连那个女人的背影都不敢见到,何况是面对面?

    “雪儿,我--”她把邵芮雪拉到一边,低声开口,却不知道怎么说。

    邵芮雪似乎明白苏凡要说的话,不管苏凡和霍漱清有没有具体的情况,可她亲眼看见霍漱清给苏凡头上插花的场景,那个场景,她根本忘不了。当时,霍漱清的动作那么的自然,而苏凡也没有躲闪,他们四目相对的神情,都说明他们之间有问题,至少他们是对彼此动心了的。在这个时候,要是让苏凡见了孙蔓,肯定会出马脚的。按照孙蔓的性格,就算不明摆着和霍漱清闹,可总会出事的。再加上苏凡本来就不是个有城府的人,出状况是肯定的。

    “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邵芮雪忙问。

    苏凡愣了下,忙点头。

    “那,你,你要不要回去休息一下,还是,还是去医院看看?”邵芮雪道。

    去医院?对,这个理由可以让她很正常合理的离开!

    苏凡赶紧答应。

    邵芮雪深深地望了苏凡一眼,走到父母和霍漱清面前,道:“霍叔叔,爸、妈,小凡她身体不舒服,还是让她赶紧回去市里看看医生吧!”

    “身体不舒服?”大家都愣住了。

    可是,女生说身体不舒服,就不好问原因了。

    霍漱清看向苏凡,难道她真的是生理期到了?

    “我陪小凡去坐车,等小凡上车了,我再回来。”邵芮雪道,“孙阿姨要从机场过来,不是还要一阵子嘛!”

    和大家道了别,邵芮雪挽着苏凡的手离开了。

    霍漱清远远看着苏凡的背影,心里,不知道是该轻松,还是担心她。她不会和孙蔓见面,他是轻松了,可她的身体--

    离开大家越来越远,苏凡停下脚步。

    “小凡,你怎么了?”邵芮雪问。

    苏凡回头看向霍漱清的方向,道:“雪儿,对不起!”

    邵芮雪愣了下,可是跟着她的视线看去,却明白了她的话意,便笑笑,道:“有什么对不起的?我,我只是比你早走了那样的路,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而已,走吧!孙阿姨那个人,不是你我能应付的,那张嘴,那个脑子,江采囡在她面前,提鞋都不配!”

    和邵芮雪一起走向东出口,苏凡不禁问:“孙,孙阿姨,她,她真的,很厉害吗?”

    邵芮雪点头,道:“你想想,连霍叔叔都说不动的女人,一心只有自己的女人,会是善茬吗?”

    苏凡惊讶于邵芮雪对霍漱清妻子如此的评价,可是,她该怎么说?他的妻子是怎样的人,是她有资格评价的吗?

    “小凡,你,比我的情况更糟!”邵芮雪不禁笑了,道。

    “什么,更糟?”她问。

    “我遇到的那个女人,是个很顾家的人,一心都在丈夫孩子身上,可她的丈夫背叛了她,尽管最后她得到了那个男人。孙阿姨呢,呃,她是个心里只想着自己的人--”邵芮雪顿了片刻,望着苏凡道,“不过,也许,这也是你的机会!”

    苏凡知道邵芮雪的意思,她没说话。

    “理智的男人不会为了一个对自己有利的妻子离婚,也不会坚持一段毫无希望的婚姻。”邵芮雪认真地说。

    这两天,苏凡突然觉得自己根本不了解邵芮雪,她眼里的那个单纯快乐直率的邵芮雪,竟然如此深沉。是邵芮雪本来就是如此呢,还是她苏凡太简单,根本看不透邵芮雪?又或者,是那个大家都喜欢的老师伤害了雪儿,让她从那段错误的感情里认识了许多,这样的经历,又让她变成了一个单纯的女孩儿。

    “他的,他的妻子,他们--”苏凡很想了解霍漱清的婚姻状况,可是,她,不知如何开口,又或者,她根本不该试图去了解--

    他说,孙蔓的事,和她无关!

    她该听他的话,的确,无关!

    邵芮雪刚想开口,苏凡就笑了下,道:“他的家庭,我,不该问--”

    两人停下脚步,望着远处。

    苏凡知道,自己的未来,或许就如眼前所见的无边际的湖水一样模糊不清,根本看不到方向。

    “他的家庭,不是我该问的,他的家庭是怎样的,与我无关。我不能因为他的家庭生活幸福或者不幸福来左右我的想法,我,不能那么做!”苏凡幽幽地说。

    “小凡--”邵芮雪轻轻拉着她的手。

    “雪儿,我错了,我做了错事,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