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04章 不想你老了孤苦无依
    霍佳敏和杨建明看着一脸平静的霍漱清。

    良久,霍佳敏才说:“上次桐桐回来一直说那个凡凡姐很不错什么的。”

    “可能是因为年纪差不多的缘故吧!”霍漱清道。

    “桐桐这孩子就是太粘人了。”杨建明道。

    “那个什么凡凡姐,怎么样?有没有成家?”霍佳敏接着问。

    霍漱清看着姐姐姐夫,端起茶杯喝了口水,道:“你们也想的太多了,和我熟一点的异性都要被你们怀疑一遍?”

    杨建明哈哈笑了,道:“没有没有,桐桐那么喜欢的女孩子,我们也难免好奇嘛!”

    是呀,霍漱清那么谨慎的人,即便真的在云城有个女人,他会让身边的人察觉到一丝迹象吗?绝对不会!而且,如果那个凡凡和他真有什么关系,他怎么会让她和自己的家人见面呢?那不是把自己的秘密往孙蔓眼皮底下送吗?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除非他要和孙蔓离婚!

    离婚?杨建明猛地想起霍漱清问自己的这个问题,难道霍漱清要和孙蔓离婚?

    心里这么想着,杨建明却是什么都没说,没有让妻子知道。

    回到自己的房间冲了个澡,霍漱清就直接坐在了沙发上,拿着电脑开始看新闻。可是,看了没两分钟,脖子里就感觉到了湿乎乎的东西,抬手摸了一下,原来是头发上流下来的水。

    “就算是夏天,也要把头发擦干了,要不然会着凉的。”他的手摸到那些水的时候,苏凡的话,立刻出现在他的耳畔。

    房间里空调的风呼呼吹着,霍漱清愣了片刻,还是起身去浴室拿着毛巾好好的擦着头发。

    这么多年了,或许是因为平时工作太忙,他根本注意不到自己这样的细节问题。她说头发湿着会着凉,可他一次没有,也许是身体比较好吧。

    拿下毛巾,双手撑着洗脸台,霍漱清静静盯着镜子里的自己。

    从什么时候起,他会这样不自主地想起她?

    唉,还说要放下,总是这样想她,能放得下吗?

    返回卧室,霍漱清重新坐在沙发上,刚要准备拿电脑,却看见了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只是那个手机上,已经没了那个小娃娃的吊坠!

    拿起手机,翻出了她的号码,手指却怎么都按不下去。

    两个人分开已经快一周了,这几天,除了在电梯里见过她一次之外,就再也没见过面,而那一次,也只是匆匆打了个照面,她连电梯都没有进。

    她,是在躲着他,很刻意的。既然她要躲他,不愿意和他再有关系,他又何必在这里自寻烦恼?

    手指,终究还是按了下去,只不过,他没有拨她的号码,而是,把那一串数字从自己的手机里删掉了。

    夜晚,在两个城市同步走向了白昼。

    对于苏凡来说,这个周末根本不轻松,再过一周就是意大利周的活动,而在正式活动开始之前,他们要审核本市所有参展的项目,还要把规划报到省里等待批复,一来一去,就很费时间。再加上她是个新手,压力可想而知。

    于是,苏凡在经过了周五的加班之后,周六一大早拿着早饭就直奔办公室了。邵芮雪给她打电话约吃饭的时候,她正在和同事开会。

    周六上午,霍漱清和家人一起去了医院见父亲,并和父亲的主治医生讨论后续治疗的问题。对于霍漱清提出的接父亲出院疗养的方案,院方也表示支持,并答应霍漱清,会为他们安排医生陪同前往江宁省。

    家里人一直担心霍廷楷不答应,可是,没想到老爷子这次没有那么固执己见,霍漱清还没和他说什么,父亲就答应了。

    一家人都很意外,见父亲好不容易答应了,霍佳敏赶紧让丈夫去办理手续。而霍廷楷却说:“你们都先出去,我有话和昀儿说。”

    等病房里就剩下父子二人,霍漱清把水杯子端给父亲。

    “昨晚你来过了?”父亲问。

    “嗯,我看您睡着了,就没叫您。”霍漱清道。

    “这么大岁数的人,睡觉很轻的,你不叫,我也醒得来。”父亲道。

    “要不要把窗户关了?”霍漱清问。

    外面的空气已经很热了,一股股热气不停地从纱窗格子里涌进来。

    父亲点点头,霍漱清便关了窗户,把空调调到适宜的温度。

    “爸,您想和我说什么?”霍漱清坐下,问。

    “孙蔓,在那边怎么样?”父亲问。

    “挺好的吧!前几天还来云城出差了,好像还可以的样子。”霍漱清轻描淡写地说。

    “如果你还打算和她过一辈子,就抽时间好好谈谈,把你们的事想办法解决了。如果,”父亲顿了下,看了儿子一眼,“如果,你不想和她过了,就按照不过的想法处理吧!”

    霍漱清惊呆了!

    这是霍廷楷第一次跟霍漱清暗示离婚,这么多年,不管霍漱清和孙蔓怎么生活,霍廷楷都是一概不问,他一向以大丈夫自居,既然是大丈夫,就不该为了这些小事整体唠唠叨叨。而今天,不知道是什么缘故,他竟然主动这样说!

    霍漱清没有说话。

    “爸,您怎么突然跟我说这个?”霍漱清不解地问。

    “我是怕等你将来到了我这一步,连个进病房来看你的人都没有!”父亲说着,慢慢坐到床边准备下床,霍漱清赶紧蹲下身,把拖鞋给父亲套上。

    “爸,您别想这么多,以后的日子还很长,未来是什么样,谁都不知道!您就跟着我去江宁好好养病,等身体好了--”霍漱清道。

    父亲回头看着他,道:“你给我抱个孙子进门?”

    霍漱清愣了下,笑笑,道:“原来您也这么想的!”

    “我只是这么希望,希望你老了以后不要那么孤苦无依!”父亲说完,拄着拐杖走到病房外间,嚷嚷着让老伴和女儿整理行李回家。

    从那一刻走出病房门,霍廷楷再也没有和霍漱清提过刚刚那件事,而霍漱清--

    离婚吗?

    覃东阳说的对,和孙蔓离婚,必须要做好充分的准备才行,否则--孙蔓不是普通女人,虽然是经济法律师,可是离婚案在榕城打遍天下无敌手。

    只是,他和孙蔓,真的走到非离婚不可的地步吗?就算他们离了婚,他将来的日子会有改变吗?父亲认为他再找个女人就会有家的感觉,可是,他的心都死了,换个女人,和跟孙蔓继续过下去有什么区别?

    就这样吧!

    接父亲回家休息了一天,周日上午,霍漱清和母亲带着家里的保姆,还有两名医护人员一起陪同父亲上了飞往云城的飞机。飞机在云城落地后,松鸣山疗养院的车子就在机场等候,接着他们直接去了松鸣山。

    当车子在松鸣山无边无际的竹海间穿梭时,霍漱清想起了自己和苏凡的那个约定,他想和她来这里,想和她去很多地方,只是现在--

    为什么他当时会有这样的想法呢?他又不是没出过门的人,那么狂热于旅行!

    松鸣山疗养院是江宁省极为知名的疗养地,省里的领导经常来这里避暑小住。这样的天然氧吧,对父母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是非常好好的。为了方便父母在这边生活,霍漱清前几年甚至还通过关系在疗养院里购置了一套公寓,今天,他们来的就是这里。

    安顿好了父母,和疗养院方面做了沟通,霍漱清当晚就赶回了云城。

    而当他回到云城的住处时,苏凡也洗漱完毕爬上了床。

    这两天真是累死了,躺在床上却是根本睡不着,脑子里清醒的不得了。原以为工作会让她彻底忘记和霍漱清的过去,可是--

    睡不着也得睡啊,明天还要继续上班呢!

    苏凡伸手关了台灯,闭上了眼睛。

    虽说这套公寓是她和邵芮雪一起租的,可是,邵芮雪没住过一个晚上。

    闭上眼睛,她总是会听见有人敲门,每次听见敲门声,她都会睁开眼睛盯着门口的方向,好像是他在外面,她的心里,又紧张又害怕又欣喜。可是,一旦确定那敲门声都是来自周围邻居的房子,她的心里,又会开始莫名的失落起来。

    苏凡,你为什么会这样?你还在期待什么?明明是你和他提出分手的,你还指望什么?指望他回头来找你?

    黑暗中,她又起身,静静坐着。

    她知道自己不该,既然分开了,就好好按照分开的生活,就当做他从来没出现过--

    强迫自己躺下,强迫自己睡着,可是,眼睛一闭上,眼里就是他,是她初见的他,是她从医院醒来看见的他,是在她身上驰骋的他。

    该怎么做,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她彻底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删除?该怎么做才能让自己不再想起他?

    苏凡好恨,恨自己这样没出息,恨自己这样,爱他!

    然而,她还没有从这样的心情里走出来,手机就打破了夜晚的宁静。

    苏凡一惊,她以为是他打来的,那急促的铃声,就像是她的心跳一样。而她的心,悬在了嗓子眼。

    颤抖着手拿过手机,借着闪烁的灯光看了下屏幕,苏凡赶紧接听了电话--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