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05章 事出意外
    苏凡没有料到,这么晚了给自己打电话的人,竟是弟弟苏子杰!

    弟弟这个家伙,没有事从来都不会主动给她打电话。还有一个月就毕业了,到现在连工作都没找到,上周她打电话问他情况怎么样,却被敷衍过去了。她真的想不通,这家伙怎么就一点都不急?

    现在这么晚了,弟弟又打电话来做什么?

    她刚接通电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弟弟在那边带着哭腔说:“姐,姐,你快来救我,快--”

    苏凡惊呆了,完全搞不清状况,这,怎么了?

    “子杰,你怎么了,慢点说!”苏凡抹了下脸,忙问。

    弟弟的声音听起来很不妙!

    “姐,我,我在北城派出所,你,你快来!你来,来了再说,求你了,姐!”弟弟哭着说。

    苏凡简直受不了了,恨不得直接揍他一顿,这小子怎么总这样啊?以前是小错不断,可从来,从来没有夸张到去派出所的地步,现在怎么--

    来不及在电话里骂了,苏凡赶紧穿好衣服,背上包包就出了门。

    北城派出所距离云城交通大学很近,那是弟弟的学校,真是的,弟弟怎么会被带去派出所呢?他又干什么了?

    苏凡一肚子的火,打了一辆车赶到了派出所。

    询问之后才知道弟弟正在被警察带去了做笔录,苏凡守在审讯室外面等着,看时间已经过了半小时,可弟弟还没有出来。

    警察们从她眼前走来走去,苏凡实在等不住,走进审讯室斜对面的一间办公室,来打听情况。

    “苏子杰?交大的那个学生?”一名年轻男警察问她。

    苏凡忙点头,道:“同志,我弟弟他怎么了?”

    男警察翻着桌上的文件,也没看她,道:“你弟弟参与了一场恶性斗殴,我们到现场的时候,只有他和伤者两个人在现场--”警察看了一眼一脸错愕的苏凡,说了句,“你们家里怎么教育的?那个孩子被打的进了抢救室--”

    怎么会?子杰,子杰怎么会和别人打架?还打的那么厉害?

    “同志,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我弟弟,我弟弟他不会那么做的--”苏凡赶紧跟警察说。

    警察看了她一眼,没说话,把一份文件扔给办公桌对面的同事。

    “那,我什么时候可以进去看他?”苏凡问。

    “等会他们出来了你就可以看了。”警察答道。

    苏凡本想问,是不是可以保释或者请个律师什么的,可是,她知道这不是电视剧,如果是电视剧,可能就会这么演。而现在,她的弟弟因为斗殴致伤被带进了派出所,她却不懂程序。

    没办法,焦急的苏凡在审讯室外面的走廊里不停地走着,等着里面的警察出来,让她和弟弟见个面,了解一下情况,再决定怎么做。可是,又过了半个小时,审讯室的门开了,走出来了一个警察,门又关上了。

    “同志,我是苏子杰的姐姐,请问我弟弟他--”苏凡忙追过去。

    “把一个孩子打得半死,还死活不招,说自己和那件事没关系--”警察走着,走到办公室倒了杯茶,“他身上手上的血,全是那个孩子的。”

    苏凡顿时脸色惨白。

    “同志,一定是什么地方搞错了,我弟弟,我弟弟不会做这样的事!”苏凡解释说。

    “有没有搞错,是证据说了算。反正他现在还不承认,暂时,只能,只能拘留,等待新的证据。”警察端着茶杯子,走向了那间审讯室,刚要推门,警察回头看了她一眼,道,“你要见你弟弟?”

    苏凡赶紧追上去,点头。

    “等一会儿!”警察说完,就走了进去。

    子杰,你这个家伙,到底干了什么?

    果然,过了几分钟,苏子杰被带着出来了。

    “姐,姐,你终于来了,姐--”苏子杰一看见姐姐,就如同看见了救星。

    “子杰,你没事吧?”苏凡看着浑身是血的弟弟,忙问。

    苏子杰被警察一路带着走,朝着姐姐喊:“姐,姐,你一定要救我,姐--”

    看着弟弟被警察带到了走廊尽头,苏凡忙找到刚刚审讯弟弟的警察,询问自己该办什么手续,能不能保释什么的。

    “这是恶性案件,不能保释!”警察说,“你要是想见他,就去办个登记。”

    这是苏凡长这么大第一次深夜踏进派出所,她从没遇到过这样的案子,没遇到亲人被拘留,该怎么办?

    等苏凡办了手续,警察让她去给苏子杰准备些换洗的衣服和里面用的日用品什么的,因为拘留的日子可能会比较长,至少要三天以上。

    当满身是血的弟弟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苏凡本来想要打他的,却根本抬不起手。经过刚刚警察的审讯,苏子杰也是被吓坏了,一看见姐姐,就抱着姐姐的胳膊不停地哭。

    “姐,姐,你在市政府,一定认识很多领导吧,你去求求他们,找人把我救出去吧,姐,我真的害怕--”苏子杰道。

    “你给我闭嘴!”苏凡擦去脸上的泪,“你说,你到底到底怎么回事?马上要毕业了,你连工作也不找,正经事一件不干,你跑去跑去和人打架?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苏子杰?”

    弟弟不停地摇头,道:“姐,你相信我,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只是路过,我经过那里的时候,那个人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周围一个人都没有,地上好多血--”

    “子杰,子杰,你别怕,你看着我--”苏凡一把抓住弟弟的手,打断他的话。

    苏子杰从未像今天这么把眼前这个瘦弱的女孩当做是自己的姐姐,他敬畏地抬头看着她。

    “你,真的没有打架?”苏凡盯着弟弟的双眼,问。

    苏子杰用力点头,道:“姐,姐,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可是,可是我害怕--”

    “只要不是你做的,警察会还你清白,你--”苏凡劝道。

    “姐,不是那样的,他们一个证人都没有,根本找不到打人的人,万一,万一他们始终都找不到怎么办?我不就,不就成替罪羊了吗?姐--”苏子杰拉着姐姐的手,说。

    “子杰,警察是不会冤枉你的,只要你没有做--”苏凡道。

    “姐,你不要这么幼稚了,好不好?这世上没有冤案吗?万一,万一我被他们--姐,求你了,找人救救我吧!”苏子杰道,他猛地想起什么,眼睛一亮,“姐,那次,在酒吧,和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很有派头的那个,你找找他,好不好?他随便就把警察呼来喝去的,肯定可以救我,姐--”

    那个男人?霍漱清吗?

    苏凡的心头一震。

    的确,如果找了霍漱清来帮忙,弟弟这件事应该会很容易解决,只要弟弟没有做错事。可是,她和霍漱清已经--

    “你先别急,在这里好好配合警察调查,子杰,记住,警察是不会冤枉你的,你要好好配合他们的工作,知道吗?”苏凡劝道。

    苏子杰点头。

    到了这个时候,他只能依靠这个姐姐了。

    “其他的事,我来想办法!”苏凡道。

    想办法,想什么办法?子杰现在被拘留着,而她,仅有的法律知识来自于大一的那一门法律基础的课。

    既然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静观其变,等警察这边调查出什么再来想办法。

    “子杰,我最后问你一遍,你,究竟有没有把那个男孩子打--”苏凡走到门口,回过头望着弟弟,问。

    “姐,我没有!”苏子杰的表情,好像根本没有犹豫。

    苏凡不禁苦笑了,道:“你还记得咱们小时候吗?你总是把你犯的错推到我身上,等到爸妈回家了,你就说什么都是我做的,可是--”她望着弟弟,“你这家伙,太不会说谎了!每次爸妈都不会相信你!”

    “姐,你还是不信我,对吗?”苏子杰起身,走到姐姐身边,问道。

    “事关重大,你最好不要骗我。你要知道,撒谎对我们都不好。”苏凡道。

    “那你打算怎么做?难道你不管我了吗?”苏子杰问道。

    “我去找个律师,慢慢想办法,不管怎样,要先给你找个律师。我们都不懂这种事该怎么操作,有专业的人指点,总不会出错。”苏凡道,“桌上那些,你先留着用,还需要什么就给我打电话!”

    当苏凡的手拉开门把手的时候,苏子杰说了句“姐,先不要告诉爸妈,你知道的,他们没有办法,只会没玩没了地担心。”

    “既然懂这个,就好好配合警察的工作,不要撒谎,你要知道,警察什么都查得出来,你要是做伪证,到时候--”苏凡说着,看了弟弟一眼,“其他的事,交给我!”

    说完,苏凡走出了会面室。

    其他的事,她该怎么做?

    苏凡走出派出所办公楼,抬头望向那漆黑的夜空。

    如果,如果霍漱清在,她就,就不会这么茫然无措了,他一定会告诉她该怎么办!

    深深叹了口气,苏凡走出了北城派出所。

    夜色下,霍漱清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却并不知道她从派出所出来又去了救助那名伤者的医院了解情况。

    他,根本不知道,不知道很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