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12章 不能看着她不管
    “我认识一个律师,他在云城打刑事案子是一流的,我给你找找他。”郑翰道。

    “谢谢你,我朋友已经帮我找了一个。”苏凡道。

    “我们还是找个大律师稳妥一些,现在律师很多,可浑水摸鱼的人更多,你不懂这方面的事,别让人家把你们给骗了。”郑翰道,说着,他已经开始打电话了。

    苏凡一听,他是打给律师的,赶紧制住,可他没有听她的。

    挂了电话,郑翰盯着她的双眼,郑重地说:“苏凡,让我帮你吧!我不想看着你一个人承担这些,你,不该承担这些事的。”

    苏凡避开他的视线,摇摇头,道:“这是我家里的事,我必须--”

    “傻瓜,你是个女孩子,就该让人好好捧在手里,我怎么舍得你受这样的苦?你看看你,就这么一天的工夫,脸色多憔悴?”郑翰静静地注视着她,道。

    她不习惯别人这么热情,特别,特别是郑翰。

    他要干什么?难道他忘了她当初拒绝了他,让很多人都笑话他--

    从她躲避的视线里,郑翰知道她还在躲着他,即便他们两个见面了,吃了饭,也留了电话,可她还是,还是像过去一样躲着她。

    “你放心,这件事,我会替你处理,你什么都不用管。好好去上班,其他的,都交给我。”郑翰道。

    苏凡摇头,道:“不了不了,我,我自己可以,你,你那么忙--”

    郑翰突然握住她那颤抖的手,苏凡一个激灵,抬头盯着他。

    “苏凡,就让我为你做些事,好吗?”他说。

    苏凡盯着他那只手,赶紧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尴尬地对他笑了下,道:“你,不必这样的,虽然,虽然我挺没用,可现在--”

    “你是顾忌什么吗?”他问。

    “顾忌?为什么?”她问。

    “你是怕我会借着这样的机会来接近你,重新追求你?”郑翰很直接,毫不掩饰。

    她不语。

    其实,她是担心这个,她害怕这个,也许,是她太不知分寸了吧,她是什么人,有什么值得他重新追求的?

    “其实,我是想重新追求你!”郑翰道。

    她的头,更低了,只是盯着脚下的方格地面。

    “正因为如此,我必须要帮助你保护你!”郑翰盯着她,道。

    耳畔,除了从江面上传来的风声,就是路边的车声、人们说笑的声音,还有江面上轮船的汽笛声。。

    苏凡望着江面上那一艘艘的轮船,好久,才说:“我,不值得你这么做。”

    “值得不值得,只有我自己知道!”郑翰望着她,他抬起手,轻轻扳过她的身体。

    “苏凡,把你所有的痛苦和不安都交给我,好吗?”他的语气凝重。

    从他的眼里,苏凡也能看出来他的真诚,可是--

    “对不起,郑翰,我--”她别过脸,望向那浩瀚的江面。

    当年,她也是这样,说了“对不起”三个字,就把他写给她的情书还给了他,因此,他放弃了她。而现在,往事重演,他又要放弃吗?

    他知道她的个性是倔强的,既然她现在还是不能接受他,他也不该逼她。

    “没事,我不会逼你的。我就算再怎么下作,也不会趁虚而入,在你最艰难的时候胁迫你。”他说。

    这么一说,苏凡又觉得自己犯下了大错,一次又一次伤害了他。

    “对不起--”她说。

    “好了,别总说这三个字。我们慢慢来,现在首要的是把你弟弟的事情解决了。”郑翰道。

    苏凡抬头看着他。

    “放心,我会给你处理好的。”郑翰道。

    “怎么处理?”她问。

    “这个,你先别管了,这几天,你想看你弟弟就去看,你之前找的那个律师,就把他辞了,我刚刚已经给你找了律师,公安局那边,我会替你打点的。”郑翰说。

    辞退陈律师?那是邵芮雪家帮她--

    “那个陈律师是我朋友,对了,是雪儿,邵芮雪帮忙找的,我不能辞退他。”苏凡道,“谢谢你的好意。”

    “这个时候,是友情重要,还是你弟弟的命重要?”郑翰道。

    友情重要,弟弟的命,更重要!

    见她不说话,郑翰又说:“你放心,跟邵芮雪解释一下就行了,她会理解的。”

    如果郑翰找的那个律师真的很厉害,可以把弟弟救出来,那--

    “你那个律师,要多少钱?”苏凡问。

    “钱?”郑翰愣了下,“不是跟你说了什么都不要管吗?”

    “你帮我找了很厉害的律师已经很感激了,我怎么可以连律师费都不出?那也太过分了!”苏凡道。

    即便到了此时,她还是和他分的这么清楚。郑翰望着她,很想问她,到底为什么?

    看了下时间,到了上班的点了,苏凡忙起身,道:“谢谢你,郑翰,我要去单位了,最近事情比较多--”

    “走吧,我送你过去!”郑翰起身,陪着她一起走到马路对面,来到市政府门口。

    远远望着苏凡的背影,郑翰的嘴角,却漾起了笑容。

    有了郑翰的帮忙,苏子杰的事果然变得顺畅了很多。律师把他保释了出来,让他重新回了学校,只是警察要求他随传随到。至于受伤的那个学生家属,也被郑翰找的律师警告过了,说他们要是再骚扰苏子杰的家人,将面临诉讼指控。而且,律师也跟那个学生说了做伪证的后果,之后,警察再去了解情况的时候,那个学生说,自己当晚记忆出现了问题,记不清是不是苏子杰打他了。由于苏子杰涉案的直接证据还没有找到,他的嫌疑被洗掉了很多。

    苏凡没想到事情进展这么顺利,对郑翰充满了无尽的感激。可是,这么欠下的人情,她怎么还?

    等到霍漱清从台湾回来的时候,苏子杰已经彻底被洗清了嫌疑,案子也查的差不多清楚,警察经过排查,找到了那一晚真正的施暴者。而苏凡,却深深陷入了对郑翰的亏欠之中。

    然而,苏凡不知道的是,弟弟的事情,内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周四,也就是苏凡被人闹到市政府的那一天下午,身在台湾的冯继海接到了关于这件事的报告。上次苏凡在外事办被人编排了那么多,而他丝毫不知,这让冯继海深感被动。他知道苏凡对霍漱清的意义非凡,霍漱清甚至能当着孙蔓的面让苏凡上车,以后会发生什么还很难说。于是,冯继海就叮嘱自己在市府里的一个眼线关注苏凡的消息,而那场大闹市政府的事,很快就传到了冯继海的耳朵里。

    冯继海思考再三,决定让那个线人尽量多了解一些事情原委后,再将这件事报告给霍漱清。晚上,冯继海就接到了电话,而这时,霍漱清正在房间里翻看着今天和台湾方面会谈的纪要。

    “霍市长--”冯继海敲门进来,见霍漱清坐在酒店房间的沙发上看文件,就端起他的茶杯看了下,重新换了一杯新茶。

    “怎么了?”霍漱清头也没看,问。

    “今天,有人在市政府门口大闹--”冯继海说着,观察着领导的表情。

    “闹的什么?”霍漱清问。

    “说是找苏凡要钱什么的--”冯继海小心地说着,霍漱清猛地抬头。

    “好像是她弟弟把人打得住了院,对方家属在向他们要医药费--”冯继海赶紧说。

    霍漱清眉头微蹙,道:“究竟怎么回事?”

    冯继海便赶紧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如实报告给了霍漱清,包括苏子杰被拘留的现状。好一会儿,霍漱清都没有说一个字,只是静静坐在那里,手也不动一下。

    “就这么多?”霍漱清问。

    “是!”冯继海道。

    霍漱清的身体微微向后靠在沙发上,右手在额头上一下下来回,冯继海知道他在思考。

    的确,霍漱清是在思考,他想不明白的是,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苏凡根本不跟他提一句?哪怕他们已经分开了,可,好歹他们有过那样的关系,而且,发生了这样的事,她又没有经验去应对,又没有谁可以帮她,她为什么不找他?即便他不在国内,可手机是通的啊,为什么她不给他打电话?难道她又想像那次被赶到平川一样,自己一个人消化所有的事情吗?

    这个倔强的丫头!

    “你把廖局长的电话给我找出来。”霍漱清对冯继海道。

    廖局长就是云城市公安局副局长廖静生。

    “老廖,我霍漱清有件事,你帮我了解一下北城分局好像抓了个斗殴的学生,交大的,那个学生被拘留了对,你尽快给我回话”霍漱清说完,就挂了电话。

    很快的,廖静生就把了解到的情况汇报给霍漱清,和冯继海说的差不多,不过却详尽了许多。

    “没有直接证据指证那个学生?”霍漱清问。

    “据他们说是,除了那个伤者的口供,其他的证据都不足以确定那个学生就是嫌犯。”廖静生道。

    “既然这样,就把人给放了,还扣着干什么?”霍漱清道。

    如果换做电话那头是别的什么人,霍漱清可能还会为自己的行为开脱一下,说什么他不是干涉办案,只是提一下自己的看法。可是,廖静生是他的铁杆,那些客套话就直接省了。

    廖静生心里一愣,不知道霍漱清怎么这么关心这个案子,竟然身在台湾还深夜打电话来问,而且,还让把那个学生给放了--到底怎么回事?

    “好的,我给他们说一声,让他们尽快把那个学生给放了。”廖静生道。

    “这么一个小小的斗殴案件,拖了几天也破不了,你得好好督导一下才行。这要是碰上大案怎么办?就彻底束手无策了吗?”霍漱清道。

    “这件案子是北城分局那边在管,他们的力量薄弱一些,而且很多人都被派去处理别的案件,办理那件案子的人就比较少了。”廖静生道。

    不过,经过今晚,这个案子必须要加快速度了,廖静生心想。

    “那你处理吧!你是专家,我就不插手了。”霍漱清道,“辛苦你了,老廖!”

    “哪里哪里,我明天就亲自过去看看,让他们加快速度,尽快结案。”廖静生道。

    “嗯,还有,那个受伤的学生家属怎么到处闹?你们也要跟他们好好谈谈,这么闹无辜的人是没有用的,不能干扰市政府的正常工作!”霍漱清强调了一句。

    “好的,我知道了,霍市长,明天我就亲自督导这件案子。”廖静生说。

    接着,霍漱清又和廖静生聊起每年学生毕业的时候出现的各种恶性案件,让他们多派人去学校宣讲,普及学生们的法律知识,降低此类案件的发生几率。

    “不光是大学,高中也要去。现在的中学生,简直啊,不知道怎么说了。”霍漱清说着,想起了那个把全家人搞的很无语的杨梓桐。

    “嗯,我知道了,霍市长,我们在这方面的确是欠缺。”廖静生应道。

    又闲聊了几句,霍漱清就挂了电话。

    苏凡,苏凡,这丫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