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14章 不想挽留
    她咽了下唾沫,可是,好像没有唾沫。

    这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汇报工作,而他们之前还是那样的关系,难免让苏凡感到紧张。

    一团人围着,她一开口,声音竟有些抖。

    可是,抬头看他一眼,他眼里那深深的疏离感,又让她瞬间回到现实。

    她,已经忘了他们分开的事实了吗?

    从头到尾把各个展室的项目给市长介绍了一遍,苏凡觉得自己的嗓子都要冒烟了。

    没想到和他面对面谈工作,竟会这样的紧张。

    苏凡并不知道,在她给他介绍的时候,霍漱清的心,有种说不出的轻松。过了这么久,终于听到了她的声音,哪怕,是在这么多人面前,哪怕,她是在谈工作,可至少,她是在对他讲,至少他听到了她的声音,这黑夜里折磨着他的声音。

    今天是正式会议的前一天,因此前来会场的工作人员并不是很多,而且也没有其他的参观者,苏凡不懂他为什么要来,明天他还要做报告,明天也要过来,干嘛今天--

    可是,她猜不出就不猜了,弟弟的事,已经够让她头疼了。

    介绍完了,她就退出了他的“包围圈”,一个人站在一角拿了瓶矿泉水喝着。

    展厅里的空调,好像温度有点高,她连喝了好几口水,嗓子还是干干的。想想刚刚的情形,自己和他之间,应该是真的彻底完了!

    完了也好,她可以早点醒悟,不会再去做那些不切实际的梦。

    没一会儿,他就离开了,她正好去了洗手间,就没有像别的人那样跟过去送、

    霍漱清坐在车上,脑子里全是她刚刚的样子,她那干干的嘴唇,这丫头,怎么这么拼命?连一口水都顾不上喝吗?

    哦,她弟弟的那件事,好像已经完全过去了吧!她是第一次负责这样的活动,而弟弟又在这时候出事,她一定是忙坏了。

    “那件事,云城交大那件事彻底结束了?”霍漱清突然问冯继海。

    冯继海反应了一下,明白市长指的是苏凡那个,便忙说:“公安局那边是没问题了,可是好像,学校出了岔子。”

    “学校?怎么了?”霍漱清问。

    “学校把那个学生给开除了,上周发的文,一直也没改,不知道今天会不会改过来。”冯继海道。

    霍漱清静静坐在后排座位上,右手的手指在膝盖上轻轻敲着,片刻之后,才对冯继海说:“给我接通云城交大的许校长!”

    冯继海赶紧翻出许校长的手机号,在市长的公务手机上拨了出去,听到那边接通了,便赶紧递给了霍漱清。

    “是许校长吗?我霍漱清!”霍漱清笑着问候道。

    寒暄几句,霍漱清便直接说:“上周你们学校那个斗殴的案子,结案了吧?”

    就在第二天早上,云城交大校务会上,做出了取消了对苏子杰的处分决定。

    苏凡接到弟弟电话的时候,正好是霍漱清在论坛大会上做报告的时候,她完全惊呆了。

    怎么这么快?这么快?他们昨天下午才把提请行政复议的申请交给校长办公室的--不过,这真的是一件大好事,超级大好事!

    毕竟是在政府单位工作两年了,苏凡觉得一定是有人在里面说话了,要不然不会这么快,可是,会是谁帮她呢?难道又是郑翰?

    站在会厅的入口处,苏凡远远望着站在报告人位置上讲话的霍漱清。

    昨天见了他之后,她越来越觉得自己和他之间就是一场梦,一个超级虚幻美好的梦。他是那么出众的一个男人,而她--

    唉,算了吧!就这样远远望着他就够了,把他放在心里最美好的一个角落,细细地呵护着。这辈子,也就知足了。能够遇上他这样的一个人,哪怕和他是那样不道德的关系,也算是没有白活。

    苏凡静静站着,听着他站在台上用他那独有的声线铿锵有力地讲话,她的脸上,是别人丝毫察觉不到的笑意。

    她不知道的是,即便会场里人头攒动,可他还是看见了她。在讲话的时候,他看见她就站在门口,她在看他吗?

    昨天来这里检查云城市的布展情况,是她来给他讲解,结果,到了夜里,她就钻进了他的脑海,怎么都离不开。

    他,为什么总是忘不下这个丫头呢?

    原以为,以为两个人结束了那段关系,就成了彼此生命的过客,再也不会有任何的感觉,可是,他怎么就忘不了她?

    听说她为了弟弟的事四处奔波,他的心里只有对她的不舍,他不忍心让她一个人辛苦,于是,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在暗中给她帮忙。可是,事情过去了,他就会在心里责备她怪怨自己,责备她为什么不找他商量,她又不是没有他的号码--对了,难道她把他的号码删了吗?唉,他都删了她的,打算和她彻底断了来往,她遇上这样的麻烦事都不来找他,不就说明她也是不愿意和他往来了吗?--而他,竟然还要这样去替她解围。他绝对不是同情心泛滥,一个被冤枉抓紧看守所的男孩子,和他霍漱清有什么关系?他何必费心去关照?只是因为那个男孩子是她的弟弟,她那么在意的亲人。他怎么可以不管呢?

    好多时候,霍漱清甚至觉得自己好像上辈子欠了她,这辈子遇到了她,就是来给她还债的。还债就还债吧,最可笑的是,那个债主有事从来都是一声不吭,也不要他还,他这个欠债的就赶紧想办法了,还生怕还不及时。

    昨夜,霍漱清想到这里,躺在床上不禁苦笑不已。

    他霍漱清何时沦落至此?

    她苏凡有什么好?长相还算可以,可比她漂亮的女人多了去了。身材也差强人意,可胸还是不大。虽说他要了她的第一次,可--

    他不是个有处女情结的人,哪怕苏凡之前有过别的男人,他也不会嫌她,可她偏偏没有。她就是一张白纸,只有他在上面画了画,而将来,或许还会有别的男人--

    苏凡,我该怎么办?

    讲完话,和每次一样,他在一片掌声中离开,随从立刻跟来,他只说“我去阳台抽支烟”。冯继海一愣,市长什么时候开始要主动抽烟了?

    交流会按照预计顺利进行,苏凡也没有必要在这里盯着了,她跟下属交代了一些注意的事项,就准备离开会场去单位。

    可是,当她背着包走到楼梯口时,愣住了,不,应该说她是彻底惊呆了,他,怎么在这里?

    他就站在楼梯转角那里的窗户边,背对着她,单手扶着窗沿。即便只有一个背影,她也认得那是他,丝毫不会出错!

    为什么他在这里?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

    那个背影,如同刻进了眼前的风景里一般,让她的心不住地颤抖。

    昨天是在一堆人面前,她的心胡乱地跳着,却还要尽力保持平静,天知道这样有多累。而现在,他就在自己的眼前,她却根本不能,不能靠近!

    苏凡,你还想怎么样?你们不能继续下去的,你很清楚,既然都分开了,何必又这样眷恋?

    她折过身,打算从电梯走,可是,就在她转身的那一刹那,他转过头看见了她!

    是她,是苏凡,是他的那个小丫头!

    他的嘴唇抽动了两下,想要叫住她,却还是没有张开嘴。

    叫她干什么?有什么想说?还能说什么?她要走就走吧,不必挽留!

    霍漱清叹了口气,转过头,继续望着窗外。

    事实上,她刚走了一步就后悔了。

    她想他,这些天尽管被弟弟的事折磨地焦头烂额,可一旦脑子空下来,就立刻被他填满。真的好想他,她都不知道自己和他分开多久了,好像有几十年了一样!

    就在霍漱清站在那里望向窗外的时候,猛然间发现身边多了个人!

    是她,是她站在他身旁。

    他的脸,一点点转向她,而她,就那么抬起头看着他。

    窗户里,没有一丝风吹进来,他却丝毫没有觉得闷。

    “真巧!”他说了句。

    “嗯!”她应道。

    接下来说什么?分手后,这是第一次单独说话,没有像传说中的分手情侣那么怪异,更多的,却是酸涩,思念的酸涩。

    “还好吗?”她问。

    他点点头。

    好,那就好!苏凡没说话,笑了下。

    时间,好希望时间就这么停在这里,可以看看他,可以,可以看看他。

    好希望这里不会再有别的人出现,只有他们!

    然而,他们都很清楚,这里是会场,即便这一刻没有人,下一刻马上就会是人来人往了。

    “你,要回去?”他问了句。

    “嗯!”她捏了下包包的带子,顿了片刻,道,“我先回办公室了,还有点事!”

    他“嗯”了一声,转过头看向窗外。

    “吸烟,不好!”她从他的身边擦过去,低低说了句。

    等霍漱清再回头看去的时候,她已经“蹬蹬蹬”走下了楼梯,再也看不见。

    她终究是舍不得他,可他,知道吗?

    苏凡一路快走,直到确定他看不见自己了,才停下脚步。

    她是那么想他,见了他才知道自己这颗心被思念在这个妖怪蚕食了多少,多么渴望能有机会可以和他单独见面,真正见了面,却是--

    脚步那么沉重,停下来了,就再也提不起来。

    她的脑海里,是他刚刚的眼神,那不是她熟悉的霍漱清的眼神,有些落寞有些孤寂,如同秋叶飞过她的眼帘。

    苏凡的心,说不出的疼。

    为什么,为什么会和他到这一步?为什么?

    为什么她偏偏要爱他,爱他这样一个根本不会属于她的人?为什么要这样深深恋着?

    不知怎的,她扶着栏杆坐了下来,静静坐在楼梯上,泪水却止不住往外流。

    好想跟他说,我想你,我想你。可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再也没有机会!

    这样不知坐了多久,手机响了起来,她愣愣地盯着包包,过了好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赶紧擦去眼泪掏出手机。

    来电话的,是郑翰!

    “今晚什么时候下班?”他问。

    “哦,应该会比较早吧,今天不用加班了。”她的脑子也转不过来想太多,也没有去想他为什么这么问,就这么回答了一句,

    “那你现在单位等等我,我过去接你!”他的语气听起来很轻快。

    “怎么了?”她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