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16章 异性间的亲密接触
    郑翰坐在里面和几个人聊天,聊着聊着,却发现苏凡不见了,心里不禁有点着急。

    “你的妞很正点嘛!怎么以前从没见过?”他身边的一个年轻公子哥笑道。

    “郑总是换口味了吧!”又一个年轻男子笑着说。

    郑翰不悦,起身就去找苏凡了,身后的几个男人就笑成了一团,道“才这么一会儿没见,就着急成这样了,咱们的翰少爷算是栽这女人手里了哦!”

    苏凡静静趴在阳台的栏杆上,望向云城那美丽的夜色,不知道他在哪里,心里却总是惦记着他。

    而现在,她又有了新问题,万一,万一她怀孕了,怎么办?跟他说吗?当时他说要是有孩子的话一定要告诉他,可是,现在他们都分开了,她又怎么跟他说?难道要让他以为她是打算用孩子来和他和好吗?不要,她不能那样做,他们这样的关系,有个孩子在,岂不是让别人把他当了靶子了吗?他的前途怎么办?

    是啊,他的前途,他还那么年轻就做到了现在的职位,将来肯定有很大前途的,而她的孩子,可能会是他的一个障碍。如果是那样的话,他,会不会不让她留下孩子?

    苏凡的心里,陡然生出深深的恐惧,她的手,不自觉地覆上自己的小腹。她甚至怀疑,当时霍漱清说那个话,并非是要让她留下孩子,而是要让她彻底放弃孩子的意思。可她,她怎么舍得呢?

    但是,如果她留下孩子,她一个未婚的女人,该怎么养孩子?

    耳畔,乐声袅袅,苏凡却根本感受不到这温柔的音乐。

    “一个人在这里想什么呢?”郑翰的声音,突然从身后传来,苏凡愣住了。

    “没有,就是,就是里面,我,不太适应--”她挤出一丝笑容,道。

    “我看你脸色不太好,要不,我们回去?”郑翰一脸担忧,道。

    苏凡望着他,道:“不太好吧,宴会还没结束--”

    “没关系,你身体不舒服,我怎么可以继续待在这里?何况,我也不是很喜欢在这样的环境里待着。”他说着,背靠着栏杆站着。

    “你?为什么?”她不明白,问道。

    “我情愿坐在球场上喝矿泉水,也好过在这里喝香槟。”他说。

    苏凡想起大学时代被邵芮雪拉着去看他踢球的情形,好像就是昨天的事情,不禁问道:“你现在不去踢球了吗?”

    “嗯,在美国的时候踢过几次,老美们更喜欢他们的美式足球,我又不习惯。回国后这快半年的时间,都一直忙着公司的事--”他说。

    “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嘛,所以,做的事情,也会不同吧!”苏凡含笑看了他一眼,道。

    郑翰却转过脸,定定地注视着她,而苏凡此时正抬头看着天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在看着自己。

    “你,觉得我变了吗?”良久,他才问。

    苏凡看着他,那眼神像是在认真审视他一样,笑笑道:“当然了,你现在一看就是精英人士!”

    郑翰不禁苦笑着叹了口气,道:“只不过是混口饭吃而已!”

    苏凡一愣,却听郑翰说:“走吧,我们回去,要聊天的话,换个比这里舒服的地方。”

    当两人从阳台走进宴会厅的时候,郑翰开始和熟人们握手道别。

    “郑总这么快就走啊?”一个女声嗲嗲地传来。

    “我朋友身体不舒服,就先回了!”郑翰一副护花使者的样子,右胳膊揽过苏凡的肩,微微笑着说。

    周围的人都了悟般地点头含笑。

    “郑总和这位小姐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呀!好事近了可要通知大家哦!”一位太太道。

    苏凡听得出来他们是什么意思,他们一定认为她和郑翰是男女朋友关系,可是,在这样的场合,她也没必要和一堆陌生人做解释,只不过是和他们打个照面而已,以后她是不会来这样的地方的。过多的解释和撇清关系的话,只会让郑翰为难,有什么事,单独同他讲就是了。

    郑翰眼中满满的都是温柔的笑意,注视着苏凡。

    在今晚这样的场合,她就是那无数鲜花中最清纯的一朵,他甚至能感觉到她身上那新鲜的露珠。

    苏凡接收到他的目光,礼貌地笑了下,不语。

    “啧啧啧,真是羡慕死人了!”一个名媛小姐道。

    “今晚我们就先告辞了,以后再聊!”郑翰极为绅士地揽着苏凡离开,同他的熟人们道别。

    进了电梯,他却依旧没有松开她的肩,尽管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苏凡看看他,不着痕迹地推开他的手,朝着距离他远一点的地方站了站,掩饰般地说:“脚好酸。”

    郑翰转过头看着她。

    然而,就在苏凡扶着电梯里的扶手抬起一只脚活动脚腕的时候,郑翰猛地蹲下身,把那只鞋给她脱了下来。

    “啊--你,你干什么?”她惊慌大叫道。

    他抬头看了她一眼,道:“脚酸了就把鞋脱下来,揉一揉就舒服了。”

    脱下来?揉一揉?

    苏凡匆匆看了一眼数字显示屏上缓缓下降的楼层数字,眼瞧着就要到地下停车场了,他给她把鞋脱了,她可怎么回到车上去?

    “不用不用,谢谢你,我,我稍微休息一下就好了。”她赶紧把鞋穿上,笑笑道,“没穿惯这么高跟的鞋,不习惯!”

    他知道她这是在抗拒他的亲近,却倒也没生气,抬头看了她一眼就继续蹲在那里,小心地给她穿好鞋。那动作,轻轻的,就好像是王子拿着水晶鞋找到灰姑娘之后给她穿鞋一样的恭敬认真。苏凡的双手扶着电梯里的扶手,一颗心都悬了起来,越跳越快。

    等郑翰起身,苏凡觉得自己的脸已经烫的跟熟了的虾子一样。

    他是变了,变得比过去成熟,可有些,好像又没有变。

    不管他变了还是没变,苏凡都觉得他和自己无关,过了今晚,就再也不要有往来好了。她,不想给他带来不必要的误会。他这样出身的人,他要娶的女孩,一定就在今晚这样的宴会场合里,一定是个和他一样出身名门的人,有良好的家庭背景和修养,而不是她这样的人。

    电梯停了,有人上来了,好像是喝醉酒的人,郑翰赶紧揽着她的肩走到一旁,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她,不让那几个人靠近。

    苏凡匆匆抬头看了他一眼,他这样的保护行为,哪个女孩子不会感动?可是,她知道自己并不能贪恋这样的温柔,她,没有资格!

    这么想着,苏凡的心里却丝毫没有悲凉的感觉,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又或许是她对郑翰从来都没有抱过什么希望,没有产生过什么幻想的缘故,而不像霍漱清--

    想到霍漱清,她的一颗心又坠入了谷底。

    电梯终于到了停车场,苏凡赶紧走了出去,郑翰大步跟上,而那几个喝醉了人,还没有出来。

    到了车上,苏凡坐在副驾驶位上,可是脚腕好酸脚底好疼,真是不舒服,她好想把鞋脱了揉揉脚--

    然而,就在她这样想的时候,他的身体越过两人之间的操控区,很自然地脱掉了她的鞋,把她的脚放在自己的手心,轻轻地揉着。

    苏凡一个激灵。

    天,他这是在干什么?揉她的脚?这,这--

    她听说过的,当一个男人碰你的脚的时候,就说明你们的关系亲密非常。女人的脚,同女人的其他隐秘部位一样,是不能轻易碰触的。而这个郑翰,今晚竟然第二次--

    不行,绝对不行,她怎么就和他走到这样的地步了?不行!

    她赶紧把脚从他的手里抽出来,重新塞进高跟鞋里,讪笑道:“谢谢你,我回去泡泡脚就好了,谢谢!”

    他微微抬起头,借着车里的灯光注视着她。

    郑翰看出了她的紧张,也看出了她刻意和他保持距离的想法。

    为什么,为什么她会这样躲着他呢?他知道的,她现在还没有男朋友,甚至她都没有去相过亲,既然如此,她又为什么要躲着他?

    他坐正身体,却并没有发动车子,两只手放在方向盘上,手指不自然地敲动着方向盘。

    车里的空气,似乎凝结住了。

    苏凡的身体,几乎贴在了车门上,她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排斥力从他的身上传来--尽管她很清楚这种排斥力不是来自于他,而是她的内心。

    他深深地看着她,良久,才说:“你,怨我吗?”

    怨他?为什么要怨他?

    她没有回答,却好像是没有听懂他的话意一样,愣愣地盯着他。

    “你拒绝我之后,其实,我应该,应该再找你问问清楚,或者再努力一下,我们之间,我们之间也许就不会像今天这样,这样疏远--”他说着,两只明亮的眼睛一瞬不动地盯着她,“苏凡,我想重新开始,你,愿意吗?”

    重新开始?开始什么?她和他,什么时候--

    可她不是傻子,她清楚他的话意,只是,只是当她的心里已经被霍漱清霸占地没有一点空间的时候,还能容得下一个郑翰吗?不能了!

    既然不能,那就和他说清楚好了,不清不楚的,反而不好。

    “对不起,我--”她开口道,可是她的话还没说完,他就打断了她,急切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