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25章 你想我了吗
    “一个人在这里干什么?”他笑笑,走近她,把手机掏出来递给她。

    “冯主任?”她赶紧别过脸擦去脸上的泪,转过头微笑着问候道。

    “你喜欢看雨?”他看了一眼那噼里啪啦打在窗户上的雨水,问。

    “没有,就是,这里空气好一点,想,想透透气。”她笑笑,道,“您在哪儿捡到我的手机的?我都没发现手机丢了。”

    冯继海笑了下,道:“是霍市长让我给你的!”

    苏凡脸上的笑容,僵住了。

    “如果不是去灾区,我也挺喜欢看下雨的,可是,去那里看一眼,我就恨不得这辈子都不要看见这样的雨了。”冯继海看了她一眼,又望向窗外,有意无意地说,“霍市长这几天都没怎么休息,在雨里来来去去的,还把自己给弄生病了。”

    她转过头,望着窗外那黑漆漆的夜空,良久,才说:“冯主任不劝劝他吗?”

    “劝不住也没办法,霍市长是个工作狂!”他说。

    看着她脸上那担忧的表情,冯继海道:“好了,我先走了,霍市长要回家休息了。”他向楼梯上走了两步,又停下来,回过头道:“下雨了,要不要送你一程?”

    苏凡本想拒绝,可是,手心被那个小娃娃膈得疼,竟然,说不出拒绝的话了。

    冯继海带着她从侧门出去,直接坐上了霍漱清的车,等车子绕到前门,霍漱清上车时,竟然看见她就坐在车上。

    霍漱清看了旁边的冯继海一眼,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让车外的别人注意到自己车上还有人,就直接钻进车里,乘车离开了。

    雨水,不断地打在车玻璃上,车里,一点声音都没有。

    车子,在雨里安静地行驶,谁都没有说一个字。

    苏凡和霍漱清坐在后排座的两端,都那么静静坐着,好像彼此不存在一般。可是,她的心里好难过,难过的一个字都说不出。

    扭过头看着窗玻璃上流下的雨,那雨,完全是落在她的身上她的心上,她是在期待什么吗?可是,就算她不期待,坐在他的车上,被他这样冷落着,心里能好受到哪里去?身为客人,来到别人家里,丝毫不得主人家的待见,任谁都受不了。她甚至感觉自己上车是完全错误的决定,好想现在就下车,这密闭安静的空间,让她快要窒息了。

    车子,行驶到了某个路口,苏凡看也不看,就跟司机说:“刘师傅,能不能在前面停下车--”

    司机愣了下,看了冯继海一眼,冯继海也讶然,不知道这个苏凡怎么了,没说话,等待着领导发话,而领导,在这个时候也不开口。

    小刘司机没有得到市长的命令,就小心地把车开向了路边,车子停下的时候,苏凡回头看了霍漱清一眼,本来就想直接下车的,还是礼貌地说了句“霍市长、冯主任、刘师傅,谢谢,再见!”说完,她就拉开车门,跑到路边。

    外面的雨,还是下的好大,好像是从天上泼下来的一样,从她的脸上流下来。

    她哭了,她觉得自己刚刚简直是太耻辱了,就好像是腆着脸去求他,却被他视而不见一样。世上还有这样的尴尬吗?她真是想不通,自己怎么就会答应冯继海上车呢?脑子一定是坏了,一定是这样!还以为,还以为霍漱清对她心存一点点旧情吗?她真是傻,他那样的一个人,被她拒绝了,他还会对她有一点好感吗?他只会认为她不识好歹,就像他之前在那个休息室的反应一样,他根本不愿意再见到她,而她,怎么,怎么就没有意识到呢?

    苏凡,你这个白痴!你以为他会像你爱他一样爱你怜你吗?白痴!

    颤抖着手,从包包里去取雨伞,却--

    雨伞还没取出来,她就结结实实落入了一个怀抱,一个宽厚的怀抱--

    那一刻,她滞住了,就好像什么都消失了,没有雨声,没有车流声,连心跳和呼吸都没有了一样。

    她睁大双眼,呆呆地盯着前方。

    这样的感觉好熟悉!

    他的脸,就贴在她的脸颊上,他的嘴唇,在她那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的脸上磨蹭,她闭上了眼睛。

    车子,不停地从他们的身旁开过,车灯不时地扫过他们,可是,即便是有人看见这两个在伞下相拥的人,也不会想到他们是谁。

    他就那么静静地抱着她,雨水啪啪地打在伞面上,而他怀里的小女人,早就浑身湿透。

    “傻瓜--”他在她耳畔低声说。

    她的神经,在他的面前总是那么的脆弱那么的敏感,不管是他的一个简单词语,还是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能轻易拨乱她的心。

    傻瓜,她是个傻瓜,虽然和他分开了,却没有一天没有一刻不在爱着他!这样的一个傻瓜,想要多看他一眼,想要和他多在一起一秒,想要抱着他!

    泪水,从她的眼里滚了下去,她转过身,踮起脚,将自己的唇贴向他的。

    可是,她还没靠近,这个吻就立刻被他捕捉了。

    她惊诧于他的大胆,这样的地方,他竟然--

    由于惊诧而微张的小嘴,让他的舌轻易地熟练地滑了进去。

    她的全身,止不住地颤栗,整个身体好像都软了,完全是被他支撑着。

    他的吻,是那么的急切,好像是沙漠旅行的人走了很久才找到的甘泉一般,不愿松开,用力吮着。

    她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事,是她勾引了他吗?

    整个世界,一切都不复存在,就只有他和她,而他们,似乎从来都没有分开过,没有经历过那样彻骨的相思,没有经历那让人心痛的思念,好像他们从来都是这样密不可分!

    雨伞,不知道何时跌落在了地面上,苏凡感觉到了头顶流下的雨。

    似乎,他也感觉到了雨伞消失了,轻轻松开她,在车灯的帮助下注视着她那雾蒙蒙的眼睛,几秒之后,她的手被他紧紧拉着,她就像是木偶一样,被他拉着上了车。

    而两个人的身体全都湿了,两只手却紧紧握在一起,根本不松开。

    冯继海赶紧给霍漱清递来毛巾,他接过毛巾,小心地给她擦着,却没有管自己。

    车子,又启动了。

    雨水,从她的头发上流下来,他却用拿毛巾,温柔地给她擦着,两只眼睛,定定地注视着她,她看了他一眼,他的眼里,是那让她难以自控的深邃眼神,她低下头,任由他这样为她擦着雨水。

    衣服粘在身上,本应该是很难受的一件事,她却感觉不到,唯一能感觉到的,就是温暖的情意。她的心里,无数朵鲜花绽放着,好一派明媚的春|光!

    霍漱清一言不发,只是静静给她擦着身上的雨水。

    苏凡猛地意识到他其实也湿了,赶紧从他手里拿过毛巾,在他诧异的视线里,抬起手给他擦着脸上头上的水。而渐渐的,他眼里的诧异消失了。

    他温柔地注视着她,好像自己失去了她,然后又突然找了回来!

    “小刘,去上清佳苑--”他对司机道。

    司机领命,在十字路口转了个弯,将车子开向了滨河大道的方向。

    下车的时候,苏凡好像都一直是在梦里一样,直到被他牵着手进了电梯。

    她看着他,却又不敢看。

    抬起头,眼里只有他的侧脸,那刚毅的侧脸,那让她痴迷的脸庞。

    她的手,一直在他的手中,她却已经感觉不到了。

    这个点,又是大雨天,好像电梯就变得特别孤单,从地下停车场一直到走进房间,他们没有碰到除了自己之外的任何一个人。不知这是老天眷顾呢,还是什么。

    她什么都不想,就那么被他拉着手走进了这个房子。

    房门关上,灯还没有开,她的身体就被他抵在墙上,他的吻,再度侵占了她思念的唇舌。

    霍漱清,你想我了吗?你爱我吗?可是,我真的好想你,好爱你,好舍不得你啊!

    她的身体,在他的怀里,永远都是那么小。

    他把她抱起来,不停地吻着,一直到了客厅。

    当她的身体落在那张小羊皮的沙发里,房间里立刻变得亮了起来,她还没有适应这突然到来的灯光,他那高大的身躯就压了上来。

    四目相对,无数的思念,炙热的情愫,在眼波之间流转。

    他的手指,轻轻在她的脸上发间游弋着。

    她低眉,想要看他,却又不敢看。

    他轻轻地吻着她的眉眼,她的鼻尖,她的脸颊,她的唇角。

    可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将这一切的静谧打破,他赶紧从她的身上起来,从茶几的纸巾盒里抽出两张纸巾,擦着自己的鼻子。

    她一言不发,赶紧跑到饮水机边上,从消毒柜里取出一个杯子,要给他倒一杯热水,却发现饮水机是关着的,便赶紧打开了开关。听着背后的喷嚏声和咳嗽声,她的心,一阵阵不安地颤抖着。

    好不容易等到水开了,她赶紧给他倒了一杯。

    “来喝点水--”她说着,便开始给他在茶几的抽屉里寻找感冒药,她记得这里是有药的。

    他一言不发,端着她端来的热水喝着,静静看着她。

    猛地,他的嘴角泛起深深的笑意,那带着甜蜜却又苦涩的笑意。

    其实,她的身上还湿着,他起身,在她找药的工夫,去浴室把热水烧上了。

    好不容易配好了药,她却发现他不见了。就在愣神的工夫,他走了过来。

    “药--”她刚把药给他,就听他说“刚喝了没多久”。

    她“哦”了一声,低头把药放在茶几上。

    心里,有那么一点小小的失落吧!

    “洗澡水烧好了,你去冲个热水澡,要不然就感冒了。”他说。

    对呀,她不能感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