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30章 还有最亲最爱的人
    这个点,他已经睡下了,可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人,只要手机一响就会起来。他没想到苏凡竟然大晚上跑去那么偏僻的村落,她一定是跑去实地查看了,这个丫头!

    “嗯,我想先跟你说了再回去睡觉。”她答道。

    霍漱清坐起身,来到客厅找了纸笔,开始做记录。

    苏凡那么辛苦跑去做的调查,他怎么可以忽视呢?

    她认真地做着汇报,电话那边的人,既是她的爱人,也是她的上级,是能帮助这些灾民的人。

    “还有些照片,我发给你彩信。”她说完,挑选了一些有代表性的照片发给了他,霍漱清一张张翻看着照片,浓眉拧在了一起。

    这就是南城县报告的灾情不重的样子吗?

    “还有什么?”霍漱清问。

    “呃,大致就是这样了,不知道其他的村里是不是这样的情况,我还没来得及了解。”苏凡道。

    “嗯,我知道了,我这就让他们派人赶紧去这三个村。”霍漱清道。

    苏凡的心,猛地轻松了,好像自己这一晚这一路的艰辛都有了价值,太好了!

    明亮的月亮就挂在头顶,乡下的夜晚,即便是夏夜,也让人觉得冷,她禁不住打了好几个喷嚏。

    “着凉了?”他忙问。

    “还好还好,刚刚有一阵风!”她捏捏鼻子,道。

    “你,怎么样?”他问。

    “我没事,就是觉得累,看来真是要好好锻炼身体才行!”她笑着说。

    头顶漆黑的夜空,那么的辽阔,而这个世界,安静极了。

    “你怎么这么鲁莽?那么远的路,大晚上的,要是出了什么意外--”他这才怪怨她起来,“你就坐在镇上跟老百姓打听就够了,跑那么远--”

    “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现在谣言那么多,要是不亲眼去看,我怎么知道自己听到的是真是假。要是你听了我虚假的情报就做决定,万一犯错了怎么办?”她打断了他的话,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

    霍漱清担心父母起夜会发现他还没睡,就小心地走回自己的房间关上门,道:“丫头,就算我犯错也不要紧,我有机会弥补,可是,你和孩子--”他背靠着门站着,望着眼前深深的黑暗,“要是你和孩子有了意外,我怎么弥补?”

    她的心头,涌出一股热液,这才有了后怕。

    自己,的确是太,太鲁莽了!

    “对不起,我,我,我以后,以后,再也不会,不会这样了。”她低声道。

    “傻瓜!”他好像是深深呼出了一口气,良久,才说,“都是我的错,不该让你,不该让你做这种事的!”

    “你别这么说,我,我没事的,我现在给你打电话,不就是好好的吗?而且,”她望着远方,脸上浮现出浅浅的笑容,“能够帮到别人,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他无声地笑了,道:“就算是再怎么幸福,我都不允许你再这样冒险了,苏凡!”

    她含笑不语,旅游鞋的鞋尖在地上踢着。

    活了将近二十五个年头,苏凡从未像此刻这样内心充实,她知道,这样的充实来源于深深的幸福,不止是帮到那些灾民的幸福,更是帮到霍漱清的幸福。她终于,终于能给他帮忙了,她不再是一个只会陪他上床的人,而且,她还能做更多!

    此刻,苏凡觉得自己好像离他近了一些,心理上近了些!

    “好了,你赶紧去休息,我打电话派人!”他说。

    “嗯,我知道了,晚安!”她说完,刚要挂电话,就听他说了句“照顾你和孩子”。

    她,和孩子!

    是啊,她现在,以后再也不是一个人活在这个世上了,终于有一个和她有着同样x染色体的生命和她一起活在这世上,她不是孤独的了!

    谢谢你,霍漱清,谢谢你让我不再孤独!

    她的手,轻轻放在小腹上。

    “嗯,我记住了!”她答应道。

    “嗯!晚安!”他说。

    手机里,传来单调的鸣音,苏凡却笑了。

    从今以后,她在这个世上就有了自己亲近的人,他,还有孩子!最亲最亲最爱最爱的人!

    “苏科长--”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苏凡忙转过身。

    “啊,原来是你是,曾泉!”她微笑着问候道。

    皎洁月光下,这张笑脸,让曾泉猛地凝住了笑容。

    “你找我有事?”苏凡合上手机,含笑问道,她猛地想起晚上的事,道,“谢谢你陪着我一道过来,你今晚帮了大忙了,辛苦了!”

    “啊,啊,没事没事,没什么,应该的!”曾泉忙说。

    “时间不早了,你也早点休息,明天早上我们要早点赶回去,要不然徐科长和小刘那边会撑不住的!”苏凡说完,微笑着从他身边走过去。

    曾泉转过身,一脸笑容望着她的背影。

    早上六点,苏凡就起床了,随便擦了把脸漱了下口就和曾泉一起告别了队长,骑着自行车和三轮车离开了小村子。离开的时候,他们看见了村口打麦场那里正在支起的帐篷。

    “真是奇怪啊,他们这么快?”曾泉道,“我还以为上面把这几个村子忘掉了呢,看起来也没有嘛!”

    “看起来是!”苏凡道,看着那些正在支的帐篷,骑车自行车离开了。

    曾泉骑车跟在她后面。

    “你是不是最近才来处里的?以前都没见过你啊!”苏凡问。

    “呃,其实我比你早两个月,只是你没注意到我而已!我这个人,长相太普通了!”曾泉笑着说。

    苏凡看了他一眼,笑了,道:“是不是长得帅的人都这么说?”

    “是吗?你觉得我--”曾泉加快骑了两圈,超过了她,看着她,问。

    她点头,道:“是我太孤陋寡闻了!”

    “不过,我可是听到过很多苏科长的传闻!”曾泉道。

    苏凡的心情很好,说话也轻松了许多,笑着问:“有什么是比较新鲜的吗?”

    “新鲜的?有个问题,我一直很好奇,想问苏科长,请别见怪!”曾泉的脸上,表情略显严肃,完全不是刚刚那说笑的样子。

    “苏科长昨晚是和男朋友通电话的吧?”曾泉问。

    “哦?为什么这么问?”她从车子上下来,推着自行车慢慢走。

    “因为,”他慢慢骑着,看着她,道,“你打完电话以后很高兴,我想--”

    她没有否认,含笑点头,道:“是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郑总?”他问。

    苏凡笑笑,看着他,说:“你好像好奇心很重啊!长得帅的男生都是这样吗?”

    曾泉不禁笑了,道:“被苏科长一直这么夸奖,我也觉得自己好像很帅!”说着,他摸了下自己的脸。

    看着他这样子,苏凡不禁笑弯了腰。

    “仔细想想,我这样做很不公平,老是打听你的事,显得很八婆!”他说。

    她点头,道:“的确是,有点八婆!”

    他笑着,道:“没办法,我这人好奇心太重了。呃,为了公平起见,苏科长也可以问我问题。”

    “呃,我不喜欢打听别人的隐私!”她摇头道。

    “这一路要好几个小时呢!我们总要聊点什么吧?苏科长要是不问我,我就要问苏科长了!”曾泉道。

    “你能不能不要这样称呼我?叫我名字就可以了,好吗?”她说。

    他笑了,道:“好像是有点怪异啊!那我,我叫你苏凡?”他说着,看了她一眼。

    苏凡?郑翰就这么叫她,可是,她和他们都不熟,怎么曾泉也--

    好吧,苏凡就苏凡吧!反正大家年纪都差不多,年轻人之间这样称呼也没什么。

    “可以啊!不过,我还是直接叫你的名字吧!”她说。

    “我家里人都叫我阿泉!”他说。

    “你是南方人?”她问。

    “为什么这么说?我长的是北方人的样子啊!”曾泉道。

    “南方人不是叫阿什么吗?我们北方人是叫小什么的,小泉!”她说。

    他笑着摇摇头,道:“我妈老家是福建的,所以,就是阿泉了,不过,我觉得还是阿泉好点,小泉,有点,那个--”

    苏凡看着他的表情,恍然大悟,道:“你是说--”

    曾泉点头,道:“我这个人真是穷人的自尊,好不容易和大人物沾上边,却还是这样,嘿嘿。”

    “没事,你这样很对啊!像那种人,谁愿意和他沾边呢!”她说,“说明你很爱国!”

    曾泉哈哈笑了,道:“这也能叫爱国啊!”

    “那叫什么?”她问。

    他想想,道:“爱国就是像你昨晚做的那样,那才是爱国!”

    苏凡不解地看着他。

    他下车,推着车子向前走,正好眼前是个上坡。

    “爱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爱这片土地的文化,不就是爱国吗?你一个柔弱的女生,甘愿大晚上带着救灾的物品来到这样偏僻的山村,难道不是爱这里的百姓吗?这不是爱国是什么?”他说。

    “你真是把我吓到了!”苏凡道,“我只是尽职而已,和爱国,差远了!”

    他看着她,笑笑,道:“我爷爷跟我说,做好本职工作,也是一种爱国行为,所以,不管你怎么不愿承认,爱国就是爱国!”

    苏凡看着他这样认真的样子,道:“你既然都这样表扬我了,我再不承认就太过分了!”说着,两个人都笑了。

    “哎,不过,你这么夸我,是不是也在夸你自己?”她停下脚步,看着他,道。

    “是吗?”他问。

    “别忘了,昨晚是谁和我一起来的!”苏凡道。

    曾泉笑着,挠挠头。

    这个阳光大男孩,让苏凡的心头越发的明亮起来。

    真是奇怪,怎么以前没见过他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