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34章 不想给你惹麻烦
    曾泉追上她,道:“伤心了吗?”

    她摇摇头,笑了下,走到商场里天桥上的饮品摊给两人买冷饮,曾泉却要了杯热咖啡。

    “这样反倒挺好的,我也不用心里内疚了。”她趴在栏杆上,望着两边天桥上走来走去的人。

    曾泉看着她,默不作声。

    苏凡看了下时间,惊道:“糟了,都这么晚了。”

    他看了下表,道:“还不到六点--”

    “我要走了,改天再一起玩!”她笑笑,道。

    “我送你!”他跟上她,道。

    “不了,谢谢你!我坐公交车回去,明天见!”她说完,就走进了观光电梯。

    曾泉站在原地,拿着咖啡,看着电梯降了下去,走到柱子边的把那杯几乎没喝的咖啡倒了进去。

    苏凡挤上了公交车,一路站到上清佳苑,下了车看了下手机,才发现有霍漱清的来电,心里一喜,赶紧给他拨了过去。

    “出门了?”他问。

    “嗯,下午和同事去逛街了。刚刚才到小区。”她面带笑容,道。

    “没在外面吃个饭?”他问道。

    “中午还剩了很多菜,怕放到明天晚上不好了,我就回来了。”她说。

    “剩了就不要吃了,你这样的身体,怎么可以吃剩菜?张阿姨应该去给你做了。”他说。

    “啊,我忘了给她打电话让她别过来了--”她低声道。

    “中午我说的话,你是不是都忘了?”他的声音里,透着深深的怪怨,苏凡不语。

    “我还有个应酬,你不用等我,早点休息,先这样!”他说完,挂了电话。

    苏凡深深呼出一口气,走进了电梯。

    果然,家里张阿姨在,一进门就闻到了很香的饭菜味道。

    “回来了?累了没有?赶紧去沙发上休息一会儿!”张阿姨关切道。

    苏凡的鼻头,涌出一股热热的感觉,微笑着道:“我忘了给您打电话了,就不麻烦能过来--”

    “现在啊,照顾你是我的第一要务,霍先生可交代了,我可不能马虎。”张阿姨笑着,给苏凡倒了一杯温水递给她。

    她喝了水,洗了手就主动去厨房帮忙,张阿姨一直笑着和她说话。

    “哦,对了,你今晚别忘了吃药,医生不是说你的那个什么化验的结果不好吗,好好吃药,咱们过一周再去看。你也别担心,怀孕保胎可是从开始一直要持续到生的时候呢,生孩子啊,可是一项大工程!”张阿姨说道。

    苏凡看着她,张阿姨笑笑,道:“你别怕,我们啊,就要保证万无一失,当妈可是一件很伟大的事呢!”

    “是吗?”苏凡苦笑,道,“那为什么还有人抛弃自己的孩子呢?如果是那么辛苦才生下来的孩子,为什么还要抛弃?”

    张阿姨看着她那凝重的表情,把鱼放进盆子,端到餐桌上,苏凡端着米饭锅过来,两人开始坐下吃饭。

    “我想,如果没有特别的原因,没有一个母亲愿意抛弃自己的孩子。”张阿姨看着她,道,“你自己当一回妈妈就知道了,哪怕自己粉身碎骨,都要让孩子平安健康!”

    苏凡低头吃饭,一言不发。

    如果她的妈妈也是这样珍惜她的话,为什么还会丢弃她呢?妈妈一定是不喜欢她吧!

    “其实,女人这辈子很难的。”张阿姨叹了口气,苏凡抬头看着她。

    “结了婚有了孩子,女人的一辈子就不再是为自己活着,全都是为了一个家和孩子。自己是什么啊,全都忘记了。”张阿姨叹道。

    “也并不是所有的女人都那样!”苏凡道。

    张阿姨笑了,点点头。

    她没说出口,孙蔓就不是那样,要不然,霍市长会愿意和苏凡在一起?苏凡还会怀上霍市长的孩子吗?

    “可是呢,男人,总是长不大的,不管他们到什么年纪,都是需要有人关心的。”张阿姨意有所指,苏凡不解地看着她,她却笑笑,道:“你慢慢就明白了。”

    “张阿姨,有个问题,我可以问您吗?”苏凡问。

    “好啊,你问。”张阿姨微笑道。

    “您自己开车,家境应该也很好吧,为什么又给霍市长--”苏凡终究还是被自己的好奇心给打败了。

    张阿姨笑笑,道:“霍先生救了我们全家,他是我们家的恩人!”

    “啊?”苏凡惊道。

    张阿姨点头,道:“当年,我老公被人诬陷抓了,可是我呢,就是不相信我老公是他们说的那种人,他们一放我出来,我就又去上访。”说着,她笑了。

    苏凡完全想不出来,张阿姨这样看着有涵养的人也会去上访!她是从小听说过不少人去上访,可是没有一个是像张阿姨这样的!

    “我老公是家里的顶梁柱啊,他那个样子,我婆婆难过的去世了,孩子还都在上学,我就想着一定要把他的案子翻过来,让我的孩子们知道他们的爸爸不是那种坏蛋,我就一遍又一遍上访。后来,我在省委门口等的时候,碰到了霍先生--”张阿姨顿了下,道,“那时候我看见一个大领导的车开了过来,就往上扑,”她说着笑了,“结果没想到那是覃书记的车,霍先生当时就在车上。门口的警卫们拉我,不让我过去,我就眼睁睁看着覃书记的车开进了院子,可是呢,车一开进去,霍先生就从大门里走出来了。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我就以为他是大领导,赶紧追过去。他就让我到门房里坐着,了解了下我的情况,看了我拿的材料,说他会给我一个答复。当时我以为他是敷衍我,也没抱什么希望,没想到过了一个星期,我就接到他的电话了,他说我老公的事,他会帮我解决。”

    “真的?”苏凡问。

    张阿姨点头,脸上浮现出笑容。

    “如果不是他,我老公那个案子就永远都查不清,他就要一直把黑锅背下去了。所以,从那件事之后,我就决定去给霍先生家里做保姆,正好我的孩子们也都上大学了,家里也不需要我管--”

    “那你老公呢?”苏凡问。

    “他还服刑了两年,因为,他不是完全无辜的,他也有错,只是没有那些人说的那么多,他犯错了要接受法律的制裁,判他三年也算是给他教训了。不过,因为他在里面表现的好,就提前出来了。”张阿姨道。

    “现在他和你都在云城吗?”苏凡问。

    “恩,我们把老家的房子和公司都卖了,来到云城生活了。他现在在一家出租车公司开车,自己家里的车,还是挺轻松的。孩子们现在也都成家了!”张阿姨道。

    苏凡微笑了,道:“这也是一种缘分!”

    张阿姨点头,道:“是啊,霍先生,他是个好人!”

    “不知道他是不是会对每个上访的人都像您一样呢?”苏凡不禁问道。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张阿姨说着,给苏凡盛了一碗鱼汤。

    “您老家是哪里啊?”苏凡问。

    “江源市隆成县!”张阿姨道。

    “松鸣山就在那边啊!好地方!”苏凡赞道。

    “恩,松鸣山风景好,有好几家疗养院,霍先生的父母现在就在那边住。”张阿姨道。

    “疗养院?是生了病了吗?”苏凡忙问。

    张阿姨点头,道:“霍先生的父亲年纪大了,身体有些毛病,榕城那边气候太热,就来咱们这边疗养了。”

    苏凡点点头,低头吃饭不语。

    他工作那么忙,现在还要分出精力来照看她--

    之后,苏凡就基本没怎么说过话了。

    晚饭吃完了,张阿姨收拾了碗筷就给苏凡烧水洗澡,并嘱咐苏凡把换洗下来的衣服直接扔进洗衣机,她明天早上会过来洗干净。

    洗完了澡,苏凡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百无聊赖地看电视,看看时间,已经是九点多了,可他还没有回来--

    然而这时,她的手机突然响了,她以为是霍漱清的电话,赶紧拿起来看,却没想到来电的是郑翰。

    尽管和他算是说清楚了,可她还是接起了电话,毕竟他帮过她的。

    “苏凡,那个男人很危险,你必须要离他远一点。”郑翰的声音,完全没有他平时那么冷静。

    “我们只是同事而已,没什么特殊的。”苏凡关小电视的声音,道。

    “你生我气了吗?”郑翰问。

    “没有没有,我只是,我觉得以后我们还是不要这样通话了,我不想给你造成不必要的麻烦和误会!”她说。

    “苏凡?”郑翰道。

    “之前在那边店里,有些话,我没有说,既然你现在打电话过来了,我想就这么跟你说吧。”她顿了下,认真道,“郑翰,谢谢你依旧对我那么好,我很感激,也很感动,可是--”

    “苏凡,你听我解释--”他打断了她的话。

    “不,请你听我说完,好吗?”她起身走到落地窗边,靠着窗栏站着,望向楼下小区的夜色,“我不配你,你很清楚这一点。那位小姐,不管你们是不是在交往,她很适合你,她很漂亮很有气质。既然我们没有可能,那就不要再这样下去了。谢谢你之前在我弟弟的事情上帮助我,我会劝他从成功集团辞职的,他也不适合在你的那里工作。不要让我们之间的事,影响到你的未来,这样的话,我会觉得对不起你的。”

    郑翰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良久才说:“你这是给我判死刑吗?”

    她咬着唇角,“嗯”了一声。

    他不由得苦笑了,叹了口气,幽幽地说:“你说的没错,今天你碰到的那个女孩子,是我家里给我定下的未婚妻,双方家里已经同意了,我们下周就要举办订婚仪式--”

    苏凡听他这么说,不禁心想,你既然要和她订婚,那何必这样大肆张扬给我送花呢?就不怕女方有意见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