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36章 怎么会这样?
    “东阳,是我嗯,是呀嗯,哎,有事找你,给你公司安排个人,刚毕业的大学生,学基建的,你看看哪里合适,给安排一下。”霍漱清笑着,说道。

    “哪家的太子爷?”覃东阳笑问。

    “什么太子爷,你还真能扯。这孩子你安排下,最好让他从底层干,年轻人要磨练磨练。”霍漱清道。

    “还磨练磨练?要磨练的话,你给我打电话让安排?直接扔到建筑工地上搬砖就行了!”覃东阳道。

    “你就按照我说的安排吧!哦,对了,你最近在江都盛景的那个盘,是不是开始销售了?”

    “嗯,给你留了一套,哪天你过来看看?”覃东阳道。

    霍漱清看了苏凡一眼,道:“改天吧,到时候你派个人给介绍一下,我就不过去了,让别人帮忙看看。”

    覃东阳愣了下,旋即哈哈哈笑了。

    “明白明白,你终于开始行动了?”覃东阳意有所指,笑道。

    “废话那么多!好了,我不打扰你的夜生活了,改天再联系。哦,那个工作的事,你弄好了就给我来个电话。”霍漱清道。

    “没问题!”覃东阳说完,就挂了电话。

    “是老霍!”覃东阳对一旁的齐建峰道。

    “好久没和他聚了。”齐建峰道。

    “可不是呢!八成啊,是有秘密行动呢!”覃东阳诡笑道。

    齐建峰含笑不语。

    覃东阳拿起手机,给自己的下属拨了过去,安排霍漱清说的那两件事。

    “没事了,东阳那边安排好了会给我电话。江都盛景那边的环境更好一些,开盘的时候我去过,地方也大,看看那边的建筑,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改天你去看看,东阳给我们留了一套房子,你过去选一下,喜欢哪个就选哪个,选好了给我说一声。”霍漱清道。

    “这边挺好的--”苏凡道。

    “我们又不是马上要搬过去,早点选了就放着,什么时候想搬就搬,你不知道,东阳的房子,很抢手的。”他说着,端起水杯子喝了口水。

    “东阳,是谁啊?”苏凡问。

    “东阳集团的老板,是覃书记的侄子,我们是老朋友了,认识快三十年了。”霍漱清道,说着,他起身走进书房,没一会儿就出来了,把一张卡塞给她。

    “这--”

    “你拿着,平时需要什么就去买,不光是家里的,还有孩子的,你的,我的,需要的东西都要你去买,我太忙没时间。”他拉着她的手,认真地看着她,“现在可不能再拒绝我了,知道吗?我要养你和孩子,还有我们这个家!”

    苏凡低头,不语。

    “好了,去床上躺着,我还有点事要处理。”他说完,就拿起手机,苏凡知道他要打电话,亲了下他的脸,就起身离开了。

    自己和他,现在,真的是一家人了吗?

    苏凡从书房找了本书,拿去坐在床上看着,静静等着他。

    “你最近有空吗?”他对电话那边的人说。

    “我很忙,明天就要去苏城出差,怎么了?”是孙蔓。

    “哪天回来云城,我们谈一谈。”他说。

    孙蔓愣了下,他今天怎么这么认真?难道是有什么事?

    前几天,就在霍廷楷住院之后,孙蔓接到了姐姐的电话,听说了公公住院的事。姐姐让她赶紧回来看一下,两个爸都住院了,自己的爸打电话问问病情也可以,可是公公那里,孙蔓是唯一的儿媳妇,绝对不能只是电话问候的。可她说她很忙,没法回去,就只是给婆婆打电话问了一下。后来,霍廷楷出院去了江宁省,孙蔓母亲打电话问孙蔓怎么不来榕城探望,当时姐姐孙芳就把孙蔓骂了一通,说妹妹不懂事,这么大的事都不上心,“你这么多年给他们家连个孩子都不生,你以为霍家就没意见吗?他们一直不说,不意味着他们心里不那么想。万一漱清真的生气了呢?”

    “他爸年年都住院,我以前也去陪啊,难道非得我每次都陪吗?什么道理!”孙蔓道。

    “你什么脑子啊?你以为人家会无限期忍耐你?你以为这世上就你孙蔓一个女人?你以为霍漱清除了你就找不到老婆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孙芳骂道。

    这件事,在孙蔓的脑子里存在了没多久,她就把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面,没有再去想。一忙起来,也就忘了给霍漱清打电话。想起来的时候,又拖了过去。

    今晚,霍漱清打电话这么说,难道是有什么事?

    “什么事,你电话上说吧!我最近可能没什么时间--”孙蔓道。

    霍漱清不语,他闭上眼。

    和孙蔓离婚,这是他这些日子一直在想的一件事,可是,该怎么离,这是个策略。还是先跟孙蔓说一声,看她愿不愿意离婚。这样的婚姻,对他来说是个鸡肋,对孙蔓应该也是一样的。孙蔓是个高傲的人,她不一定会同意。可是,退一步想,他霍漱清也不是什么绝世好男人,孙蔓就算和他离婚了,也未必找不到更好的,没必要和他绑在一起。

    大家都是理智的人,既然都是理智的人,就先礼后兵吧!毕竟十几年的夫妻了,要是他背着孙蔓把一切都搞定了,再跟她提离婚--

    “这件事,我们还是当面谈的比较好。”他说。

    “那我周末回来一趟好了,顺便过来看看爸妈!”孙蔓道。

    那就周末谈!

    霍漱清在客厅里坐了会儿,就去书房查东西了。前几天他找人整理了他和孙蔓所有的共同财产,做了统计,如果离婚的话,在经济方面,他要给孙蔓多一些补偿。毕竟,是他先出轨了,哪怕他和孙蔓早就没有夫妻感情,也不能掩盖他先出轨的事实。

    在书房折腾了一会儿,回来的时候,她已经睡着了,书就盖在她的脸上。

    他轻笑摇了摇头,把书拿开放在床头柜上,掀起薄被躺了进去,把她抱在怀里。

    苏凡,我们--

    他亲了下她的嘴角,含笑闭上眼睛。

    苏凡这一夜睡的很不舒服,不知道是因为被窝里太热了,还是空调温度没调好,翻来覆去的。醒了两次,发现他都睡着,她不想吵醒他,就睡在离他稍微远一点的地方,不让自己翻身影响他,毕竟他工作很忙,需要好好休息补充精力。

    她,做梦了,梦里,自己在水里游泳。虽然身在一个有水的地方,可她还不会游泳,一直是怕水的。小时候有一次在河边,被一个小伙伴推进水里,差点被淹死。从那之后,她就再也不敢学游泳了。

    而这个梦里,她就在水里游来游去,如同一条美人鱼一样,那么轻松自由。她没想过水竟然这么舒服,这么让人放松。游着游着,她看见了不远处的霍漱清,她笑着向他招手,让他也下来,他对她笑着,却只是在岸边看着她。

    她没有再叫他,游来游去,好开心地笑着。可是,突然,她低头一看,水里怎么这么多红颜色?是什么血吗?

    突然间,一只大鱼张着大嘴,露出尖牙从她的身下钻出水面。

    她惊叫,不停地大叫--

    “快来啊,救命啊!”她叫着叫着,接着就听见霍漱清的声音“丫头,丫头,怎么了,怎么了?”

    她猛地睁开眼,惊魂未定,睁大双眼盯着他,看清楚是他了,便死死抱住他。

    “没事没事了,别怕别怕!”他抱着她,轻声哄道。

    她点头,擦去脸上的泪。

    霍漱清拿起床头的纸巾,小心地给她擦着额头的汗。

    “做什么梦了?吓成这样?真是个孩子!”他叹道。

    她紧紧抱住他,不敢把梦里的可怕情形告诉他,只是在他的怀里不停地摇头。

    不对,腿中间怎么热热的?

    她赶紧推开被子,嘴唇不住地颤抖着,一张脸彻底变成惨白!

    那一刻,苏凡彻底慌了。

    到底怎么回事?她怎么,怎么流血了?不是做梦吗?怎么现实里--

    虽然没有遭遇过这样的事,可那一刻,霍漱清好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赶紧套上衣服,抱起苏凡就往门口跑。

    三更半夜,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霍漱清紧紧抱着她,怀里的人颤抖着,她的身体冰凉。

    “苏凡,别怕,我们去医院,别怕!”他安慰着她。

    可是,发生了这样的事,她怎么会不怕?

    孩子,她的孩子呢?会不会有事?

    霍漱清把她放上了车,立刻发动了车子,同时给张阿姨拨了个电话,让她赶紧去省妇幼保健院汇合。

    苏凡紧紧抓着自己被染红的裙角,耳边似乎什么都听不到,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那一团红色。

    “老刘,是我,霍漱清,有个病人要去嫂子那边,能不能给我安排个医生,急诊是妇产科的对,是孕妇现在就在路上”霍漱清看了苏凡一眼,赶紧重新翻出一个号码,说着此时的情况。

    “霍市长,我马上就去急诊那边,您让病人家属直接过去找我。”省妇幼保健院的程院长从丈夫手中拿过电话,一边赶紧穿衣服,一边和霍漱清通话。

    “好的,谢谢嫂子了!”霍漱清说完,挂了电话,踩下油门。

    车子,飞快地行使在滨河路上,滨河路上红灯极少,即便如此,霍漱清还是担心红灯影响,直接上了高架桥,一路急速开到了省妇幼保健院的急诊通道。霍漱清到那里时,住在医院附近的张阿姨已经在急诊通道那里等候了。

    远远看见霍漱清的车子开过来,张阿姨就跑了过去。

    “霍先生,我去吧,您,您,不方便--”张阿姨看着从副驾驶位抱出苏凡的霍漱清,道。

    霍漱清怔住了,手停滞在夜风之中。

    “你,等我!”苏凡被张阿姨扶着,却伸手紧紧攥住了他的手,深深望着他。

    就在霍漱清要拉住她的手的时候,她却松开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