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39章 只能离开了吗
    糟了,她起的这么晚,还没给单位打电话请假啊!苏凡这才想起来。

    赶紧从卧室把手机拿过来一看,竟然没有单位打来的电话,只有曾泉的未接来电,她赶紧回了过去。

    可是,她还没说话,就听见他说:“懒虫,还没起床?”

    他的声音里透着丝丝调侃,她听得出他在笑。

    “猜对了一半,我刚起床。”她坐在沙发上,道。

    他在那边一面敲击键盘,一面翻着手边的材料。

    “你给我打电话什么事?”她问。

    “没什么要紧的,我就是跟你说,我已经在老大那边给你请假了,你今天不用来上班。”他说。

    苏凡一愣,道:“请假?你怎么给我请假了?”

    曾泉笑笑,道:“我看你都快上班了还不来,比平时晚了十分钟,猜想你要迟到了,所以干脆就给你请假了,前两天你也累了,干嘛不歇着?反正工资又不会少发给你。想为人民服务还是先养好身体再说。”

    苏凡满心疑惑,道:“你,你怎么知道我平时几点上班?”

    他抿嘴笑了,道:“我要说我老早就盯上你了,怎么办?”

    “少拿我开心了你!”苏凡道。

    他无声笑了,说:“老大那边没问题,你今天继续放羊吧!不说了,我这边还有事,改天你再请我吃饭报答我!”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苏凡的心里觉得奇怪极了,这个曾泉,到底,怎么回事?

    可是,幸好他老早就跟领导请假了,要不然迟到了几个钟头,她可怎么解释?

    躺在沙发上,呆呆地盯着房顶,昨晚的事,好像一场梦一样,过去了,除了留下带血的床品,其他的一点痕迹都没有,好像那个孩子从来都没有来过一样。

    她闭上眼,眼里却总是霍漱清,他听到她怀孕时的喜悦,还有他那悉心的嘱托,还有他昨晚痛苦的模样。

    不是所有的东西找不到证据就说明没有发生的,心底里已经深深的刻上了烙印,怎么都擦不去。

    曾泉刚刚说她前几天累着了,如果她轻松一点,老老实实在慰问点待着,就不会出事了,对吗?说到底,是她造成了今天的局面,是她给了霍漱清一个希望,然后又让他深深地失望!

    她怎么能原谅这样的自己?

    坐起身,看着周围的一切。

    这是她要和他一起生活的家,可她现在把孩子丢了,还有什么脸面在这个家里待着?没有孩子的她,在他面前--

    他们之间,到底该怎样走?他说他要照顾她和孩子,可她现在把孩子弄没了--

    苏凡啊苏凡,还是走吧!你错了太多,怎么还奢望他--

    深深闭上眼,眼泪在眼眶里翻涌着。

    “洗衣液没有了,我去超市再买点,你要不要一起去?”张阿姨问。

    “不了,我,我想再睡一会儿。”苏凡睁开眼,忙说,可是,一睁眼,泪水就流了出来,她赶紧抬手擦干。

    张阿姨看她哭了,很是担心,忙坐在她身边。

    可是张阿姨还没开口,就听苏凡说:“没事,我没事。”

    张阿姨不放心地看着她,道:“有什么事,跟我说吧,孩子。”

    苏凡摇头,道:“我累了,想睡觉。”

    张阿姨叹了口气,起身离开。

    整个房间里就剩下她一个人,一点声音都没有。

    她想告诉霍漱清,其实,她昨天就已经设想过该怎么重新装饰一下这个家,在哪里摆放他的照片,然后把窗帘也换个颜色,还有,绿植也想换一下,在阳台上摆点花--可是,她再也没有机会把这些话说出来,再也没有。

    前天从自己住处拿来的东西,现在又要重新整理装回去了,幸好她带来的不多。她好像总是这样,活到现在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东西并没有多少,难道她的内心里总是有一种不安,总是想着离开吗?

    说到底,这个世上,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成为她的家,不管在哪里待着,她都要做好离开的准备。其实,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没有希望,没有眷恋--

    收拾完了行李,她来到他的书房,取出纸笔,开始给他写信。

    和他在一起这么久,她还从没写过信给他呢!其实,她最想给他写的信就是情书,她是那么爱他,可没有机会对他说那三个字!

    也许是担心张阿姨回来,也许是这些话在她的心放了太久,提笔起来,她几乎没有怎么思考,很快就把这封信写完了。写完吗?还有很多很多话没有和他说,那是想用一辈子和他说的话,可她,再也不能了!

    继续和他在一起,只会给他带来麻烦,影响他的家庭。之前是因为孩子,她必须要留下来,哪怕明知自己在犯错,也要继续错下去。而现在,她还要什么理由留在他的身边呢?什么都没了!

    把信叠放好,放在他的书房桌子上,他给她的那张卡,也装进了信封里,而钥匙,则放在信封上面。

    再也没有回头,她提着自己的行李包,锁上门走了。

    外面已经很热了,可她丝毫感觉不到。

    等到张阿姨回来的时候,根本找不到苏凡的影子,去找她的行李,行李包已经不见。书房的桌上放着钥匙和一封信,足以说明发生了什么事。

    这孩子,到底,要干什么?

    张阿姨不敢赶紧跟霍漱清说,就开车去了苏凡的住处找,却没有找到,打电话也没人接。

    苏凡,到底去了哪里?

    中午的时候,霍漱清接到了张阿姨的电话,他扭头看着窗外,却被那阳光蛰了眼睛,猛地闭上了眼。

    霍漱清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件事。

    这两天,他的心情就跟过山车一样。虽然他是很期待苏凡为他生个孩子,却没想到孩子会来的这么快。听到她怀孕的时候,他是那么高兴,好像生命看到了光亮,好像未来又变得清晰了起来。他甚至没有来得及告诉她,自己突然之间为孩子设想了多少。可是,这个孩子带来的喜悦还没有消化,幸福就插上翅膀彻底远离!

    昨晚,他彻夜难寐,他知道她刚开始在假装睡着,他知道她心里比他更痛苦,可是这样的痛,他们两个需要时间来慢慢消化。

    那么,该怎么消化呢?

    他要和孙蔓离婚,哪怕这是一场恶仗,他也要坚持下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孩子的力量,让他彻底从过去那种对自己生活毫无所谓的状态清醒了过来,他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想要的就是和一个自己喜欢的女人在一起,和自己的孩子在一起。现在,他没了孩子,日子还是要过下去,继续和她过下去吗?

    夜里,他一直抱着她,他的心里,满满的。

    直到早上,他还想着晚上回来要和她一起吃饭,甚至推掉了今晚的应酬,却没想到竟然接到这样的消息!

    给她打电话,果真是无人接听。

    这丫头,到底要干什么?

    一下午,霍漱清去了好几个灾情严重的乡镇村子,了解灾后的救助情况,和民政部门、财政部门商讨后续的援助计划。马上要秋收了,老百姓地里的粮食不是被冲了就是被水泡了,幸亏南城县受灾的地方多处在山区半山区,农业方面的损失算起来不是很大,可是具体到了每家每户,对于那些靠天吃饭,以农业重要收入来源的农民来说,损失还是很大的。霍漱清详细了解灾后救援的现状,初步在心里做了个计划,准备返回市区后开会再讨论细则,并让南城县尽快总结各个乡镇的损失详情上报市里。

    晚上,是省里的一个厅长请客,霍漱清没有去,他回到市区的时候本来就不早了,已经七点多,就直接让司机把车开到上清佳苑的住处。

    开了门,一片漆黑一片安静,他站在门口,楼道里的灯照了进去,照出一个长长的影子扑在玄关地板上。

    他扶着门框站着,霎时间不禁怀疑自己来这里还干什么?明知道她走了,难道还期待她会突然回来?

    真是可笑,转了一大圈,转来转去,他终究还是在一个漆黑的家门前徘徊。

    刚要关门离开,他还是走了进去,开了灯。

    身体疲惫极了,他知道这不是因为今天下乡造成的,而是,而是因为他失去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他终究是个凡人,有着凡人的肉身和灵魂。

    躺在沙发上,用手遮住双眼,尽管客厅里一片漆黑,可他还是改不了这样的习惯。

    这世上的事,不抱有希望就不会有失望,他怎么会忘记这一点了呢?

    都怪苏凡,这个笨蛋,被她传染的他现在都变得,变得智商低了好多,变得不再是他自己,这样的一个人,他都觉得陌生。她让他想了很多以前都不会去想的事,让他做了以前都不会去做的梦。可是,她竟然就这样,在改变了他之后就甩手走人了!

    不负责任的家伙!

    即便如此,他该怎么办?把她抓回来质问?还是强迫她留在自己身边?

    霍漱清起身,给自己倒了杯水,尽管忙了一整天,却没有一点想吃饭的念头,便习惯性地走到书房打开电脑,开始查看今天有没有什么信件,看看市长留言板又有什么新内容,看看新华网和人民网的新闻。

    然而,当他刚坐在电脑前,就看见电脑前面摆着的一个信封,上面娟秀公正的字写着“亲启”两个字。

    没有收信人的名字,可是很清楚收信人该是谁。

    他的心,猛地颤了下,放下杯子,拿起信封,掏出那封信的时候,一张银行卡和钥匙就掉了出来。

    霍漱清的心里,大致已经知道信里在写什么。

    打开那封信,她那娟秀的字迹就落入了他的眼中。

    信纸有点皱,那是被滴落的眼泪浸湿的结果。

    她说谢谢他一直包容她,可是她没有办法再面对他--

    真是笨蛋!苏凡,你真是笨蛋!

    他不愿看了,他没想到两个人就这样再次终结了。

    可是,他要这样终结吗?他能放得下她吗?

    不行,他要和她重新谈一次,必须!

    她不接电话,她在躲着他,那就不会让他找到,可是,他知道她一定会现身,一定!

    撕掉了那封信,他把卡和钥匙拿在手里,关灯走出了家门。

    夜晚,对于两个人来说都是漫长难捱的。

    苏凡没有去别处,在市区漫无目的走了大半天,实在无处可去无人可找,只好拉着行李来云城大学找邵芮雪。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