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40章 你只能是我的女人
    邵芮雪走出办公楼,惊讶地看着一副要旅行的苏凡,还没开口,苏凡就扑到了她怀里。

    “怎么了,小凡?”邵芮雪担忧地问,苏凡却只是摇头。

    她不善于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出来,从小就是如此,不管有多高兴还是有多难过,全都藏在心里。藏着藏着,那些欢乐与悲伤也都随着时间消失了,回过头再想想那些事,竟会想不起自己当时为什么要高兴或者难过。可是,有些记忆可以消失,有些记忆,却是会深深刻入脑海,根本忘不了。忘不了,也就压在心头,连气都喘不了。

    “雪儿,我--”她还没开口,邵芮雪就打断了她的话。

    “走,我们去花园里说,这里人太多了。”邵芮雪说着,拉着苏凡的胳膊就走向了办公楼前方不远处的花园,读书的时候,两个人经常在这花园里读书聊天。

    夏日炎炎,花园里巨树参天,遮蔽出一片片的阴凉,走进这里,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的热气。

    两个人找了张长椅坐下。

    “怎么了,小凡?你慢点说!”邵芮雪道。

    苏凡便把这几天的事告诉了她,邵芮雪大惊,紧紧拉着苏凡的手。

    “小凡,你别难过,别把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邵芮雪道,“还有生化这回事啊?我真的从没听说过!医生没说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吗?”

    苏凡摇头,道:“医生只说这是自然现象,可是,如果这是很自然的,为什么我们都没有听过?我觉得,我觉得医生只是安慰我--”

    邵芮雪想想,道:“我们都不懂,不如上网查查不就好了吗?”

    “我查过了,网上说的也是一样。”苏凡道。

    “那你还自责什么?既然是自然现象,那就是说不管你做什么,哪怕你天天躺在床上不动弹,该发生的还是要发生。”邵芮雪道,她看着苏凡脚边的行李箱,道,“你拎着这东西是干嘛?难道你要和霍叔叔分居?”

    “他和我在一起,都是因为孩子的缘故,现在连孩子都没了,你觉得我们还有必要再纠缠下去吗?”苏凡叹道。

    “那你就这样一走了之,然后让他一个人猜着?”邵芮雪问。

    苏凡不语。

    “小凡,事情都发生了,你们两个人要好好谈一谈,未来该怎么样,必须要你们自己解决。你这样一味逃避,根本不是办法--”邵芮雪说着,却被苏凡打断了她的话。

    “你既然知道逃避不好,为什么每次出了问题都要逃?”苏凡问。

    “傻瓜,对待不同的男人要用不同的策略。罗宇辉那个家伙,我用这一招就会很管用。不管我逃多少次,他都会乖乖地跟我道歉。可是,霍叔叔会吗?他会来找你,然后哄你?你自己想想?”邵芮雪道。

    的确,霍漱清和罗宇辉不同,他是那么高傲的一个人,他怎么会哄她?而且,不对,她这样离开不是为了让他来哄她回去,不是为了给他一个威风,而是--

    “是呀,你既然都这么明白,还玩什么失踪?”邵芮雪听她这么说,道,“你心里只要还爱霍叔叔就好好和他在一起,他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她知道他不会委屈他,他那么好,怎么会让她受委屈?可正是因为如此,她的心里才难受的不得了,她情愿他怪怨她--

    “那你打算怎么办?”邵芮雪问。

    “我,我想先静一下,明天开始上班,然后继续生活,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苏凡低声道。

    面前,偶尔会有学生走过,就像她们当年的样子。

    邵芮雪看着她,心想,你真的能放得下,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

    “我想去把头发剪了,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苏凡突然挠了挠自己的长发,道。

    “好啊,我也想修一下刘海,上次那家店给我没剪好!今天我们去一家新开的店试试!”邵芮雪说着,拉着苏凡的胳膊起身。

    都说头发是烦恼丝,剪短五千烦恼丝,人也就会变得六根清净。尽管这只是佛教的话,可是到了现实中,失恋了剪头发,倒也不奇怪。

    当那陪伴了自己十来年的长发一根根飘落在地板上,苏凡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闭上了眼睛。

    剪了头发换个发型,这是重新开始的第一步!

    只是,看着短发的自己,苏凡觉得很不适应,邵芮雪却笑着拍拍她的肩,说“这样看起来轻松多了!你以前的长头发显得好累赘,这下好了,一看就是个干练的职场精英!”

    职场精英?她这辈子什么精英都没做过,从现在开始,能变得干练一些,倒是也不错。

    可是,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苏凡想起了霍漱清,想起他以前很喜欢用她的长发缠着他的手指。他一定是喜欢长发的女人吧,就像孙蔓就是那么一头波浪卷,成熟妩媚!

    这一晚,苏凡和邵芮雪去了罗宇辉的住处,罗宇辉就被邵芮雪赶去他同事宿舍住了。

    躺在床上,苏凡看着自己手机里那么多的未接来电,心里不住地抽痛。

    他在找她,不知道他看了她的信没有,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

    可是,不管怎样,迈出了这一步,脚步就不能收回去了。

    苏凡删去了他的号码,删去了所有的通话记录,删去了所有的短信。好像他从未出现在他的生命,好像她从来都是一个人!

    这样也好,她本来就是要和他分开的,因为孩子的突然到来又重新和他走到一起继续这种错误的关系,现在,彻底分开,倒是解脱了。以后,她可以在心里默默地想念他,可以默默地爱着他,不用让他知道。

    可是,正如邵芮雪所想,真的能放得下吗?

    天亮了,苏凡早早就起了床,给自己和邵芮雪买了早饭。

    往常她总是提前十分钟到单位,这一点,曾泉说的还是很对的。提前十分钟到,电梯里的人就不会很多,更重要的是,不会遇上他。今天,她却来的更早,整整提前了半小时。提前半小时到单位的结果就是,电梯里走廊里一个人都不会碰到!

    然而,就在苏凡打扫办公室等待上班时间到来的时候,手机响了,她看了下,是霍漱清的号码!

    他为什么在这个时间打电话?

    竺科长每天上班是踩着点进门的,苏凡关上办公室的门,接了电话。

    “回来上班了?”他的语气没了以往的亲昵。

    “嗯!”她奇怪,他怎么知道她来上班了?

    事实上,她进大楼的时候,霍漱清的车子就停在了院子里,他老远就看见了她的背影,可是那个短发的她,倒让有些陌生。

    “离上班还有二十分钟,到我办公室来一下!”他说。

    “我,我还有事--”她忙说。

    “立刻!”他说完,就挂了电话。

    苏凡轻咬唇角,攥着手机的手指甲泛白。

    好吧,那就去吧,看来他在生气,还是要和他当面说清楚!

    她想了想,就锁上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

    小心翼翼地来到五楼,却发现到处都没有人。她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抬手敲门,却发现门是虚掩着的。

    推门进去,他正坐在办公椅上批阅文件,她一言不发,反锁了门,就坐在了那张沙发上。

    他抬眼看了她一下,却是不说话。

    寂静中,时间一秒一秒流逝着,苏凡觉得很紧张。

    “有什么事?”她低声问。

    他盯着她,扔下手中的文件,走到沙发边,坐在她身边。

    修长的手指,滑入她的发间,习惯性地打了个圈,却发现根本无法将自己的手指缠绕。

    “这个发型不适合你,以后不要留了!”他说道。

    她不说话,在他面前,她连剪头发的自由都没了。

    “苏凡,这世上,敢把我甩两次的人,你是第一个!”他看着她,道。

    苏凡低头,不语。

    她伤了他的心,伤了他的自尊,她还有什么话说?

    “知道我有多恨你吗?”他的手指,从她的发间游弋到了脸颊。

    “你这个小东西,一次又一次把我甩开,你问过我的想法吗?总是这么自以为是,不管什么事都是在自己的脑袋瓜里转一圈就做了决定!苏凡,我真的--”他似乎是有些咬牙切齿的。

    她抬起头,静静地看着他。

    他的眼里,似乎有些红血丝。

    昨晚,真的没有好好休息吗?今天还来的这么早--

    她的心,那颗本来决定要放弃他的心,又忍不住开始痛了。

    “我真的恨你--”他说着,霸道的唇瞬间就贴上了她的唇瓣。

    他咬了她,第一次,他咬了她。

    那浓浓的血腥味道,充斥在她的齿间,她想要逃,他的手却牢牢地扣着她的头,根本连动都动不了。

    他吮着她的味道,吮着她的鲜血的味道,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爱上了这样的感觉,爱上了将她的血吞入自己腹中的感觉。

    邵来,吸血并不是吸血鬼的专利,人也会爱上这样鲜血带来的刺激。

    他的吻,尤其说是吻,不如说是他的掠夺,让她难以承受。

    就这样不知过了多久,他松开了她,两只眼睛定定地注视着她的脸,还有她嘴角流出的血。

    兽性,从来都是驻扎在他的心底深处,他现在才知道,自己不是个温文尔雅的男人,他想要变成野兽,想要变成吸血鬼,而他的猎物,只有她!

    苏凡喘着气盯着他,他的眼里,却是满满的餍足。

    “不管有没有孩子,我都不会放开你,苏凡,你记住!你是我的女人,没有我的允许,绝对不许这样私自逃脱!”他扳着她的下巴,逼视着她,道。

    她闭上眼,过了一会儿,她睁开眼直直地盯着他。

    “到底是为什么?我这样的人,值得,值得你这样做吗?”她开口道。

    值得吗?他从未想过这个问题。

    办公室里,一片沉默,他松开了手。

    “其实,你是为了那个孩子才和我在一起的,对吗?”她望着他,问。

    “你是这么想的?”他没有回答,反问道。

    她点头。

    “如果不是为了孩子,还能是什么原因?我想了很多很多的原因,却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你能告诉我吗?”她问。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