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46章 我要是缠上你怎么办
    苏凡真想说,你来这里干什么?赶紧走啊!

    可是,她不能说,那么一说的话,曾泉不就暴露了吗?他现在一看就是没有被人发现的。

    她笑了笑,抬头望着他,道:“我很好,只是,”她收住笑容,“我没有做过的事,我绝对不会承认,而且,我也不会平白无故拖别人下水!”

    苏凡希望曾泉能明白她的意思,明白这些人是要让她供出霍漱清。

    “我们是看证据的,你要是没有做过,我们不会冤枉你!”曾泉说着,目光定在她的身上。

    “谢谢!”她笑笑,低着头拿着手里的一支笔不停地转着,这是她唯一能被允许做的事了。

    这时,和曾泉一起来的省安全局的巡视员问苏凡其他的问题,苏凡一一回答了,曾泉看着她时不时地舔嘴唇,这才意识到她的声音是沙哑的。

    这帮混蛋,连水都不给她喝吗?

    “来,喝口水!”他赶紧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在她面前。

    苏凡的鼻腔里,充斥着想哭的冲动,可她还是忍住了,端起水杯子,用手指蘸了一点水,涂在嘴唇上。曾泉不懂她为什么不喝,问了句“你担心我在水里放药?”

    她知道他不是那个意思,笑笑,道:“喝了水就要上厕所,会给大家添麻烦的。”

    什么?难道厕所都不让去--

    曾泉强压着内心的愤怒,脸上还是很平静,淡淡笑了下,走开了。

    必须要尽快把苏凡从这里救出去!

    曾泉的到来,给绝望中的苏凡带了无尽的力量。可是,在她的心里,只有一个愿望,那就是霍漱清千万别被那些人拉下水。不过,从现在的情形来看,他们想拉霍漱清,好像也没什么办法,唯一指望的就是她的口供。只要她什么都不说,他就不会有问题。他们总不能刑讯逼供吧?就算刑讯逼供,她也不怕,有什么扛不住的?

    然而,曾泉的到来,让云城市方面感觉到了压力,如果省局坚持将案件转移,他们是没有办法的。所以,必须要从苏凡的口中撬出来他们需要的口供。

    于是,在曾泉所乘的车离开之后不到半小时,苏凡经历了人生中最为黑暗的五个小时!

    接到曾首长电话的姚省长,决定通过安全局方面来插手此事,让刘丛把案件直接调到省局。可是,云城市局方面拖了五个小时。

    “还是什么都没说?”秦章接到聂明山的电话,彻底惊呆了。

    “对不起,秦市长,我已经,没办法了。现在案子到了刘丛手里,这案子就完了。”聂明山道。

    “你们不是把案子都坐实了吗?他们还能翻过来?”秦章道。

    “这世上哪有铁案?”聂明山道,“秦市长,您不是要让那女的把霍漱清给拖下水吗?干嘛还要把她赶尽杀绝?”

    “干嘛?还不是老爷子的命令?为了他家那位大小姐,什么都做得出来!那苏凡,要怪就怪郑翰喜欢她,唉!”秦章道。

    秦章说的没错,只是苏凡根本不知道这些事。

    当苏凡的案件移交省安全局之后,似乎一切都变了风向。而此时,霍漱清主导的针对云城市公安局的一次行动,正在火热进行。这让赵启明感觉到了危机,他命令金勇华立刻赶回云城,调整此次的行动,否则他金勇华自己就大难临头了。

    然而,金勇华赶回云城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事件的发展。云城市社会治安暴露出的问题,这一次都被揭了出来,而造成今天这个局面的,正是金勇华。金勇华被免职,继而接受行政调查和法律审判,只是时间问题。

    赵启明没想到,霍漱清竟然会针对云城市公安局下手,这一招围魏救赵的计策,很快就立竿见影了。

    金勇华赶回云城的当天,省安全局就释放了苏凡,并对云城市安全局启动了行政问责,调查他们在审讯此案过程中的每一个违法情节。

    对于省安全局局长刘丛来说,云城市安全局的人事问题,也是心头的一根刺。这次他是强制将案件转移到了省里,即便如此,聂明山还是给他拖延了五个小时。

    与此同时,市政府内部,以市政府秘书长李阑牵头,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冯继海为主要领导的调查组,开始彻底追查云城市外事办内部的泄密事件。

    三管齐下,当苏凡被释放的时候,云城市公安系统彻底翻了天,只是她根本不知道这一切的发生,都是源于她!

    从省安全局的看守点放出来的那天,距离苏凡被抓走已经整整过了三天。

    接到消息的曾泉,早早就来到苏凡住的那间“牢房”的门外等着她。或许是受了刘丛局长的特别叮嘱,一名女警专门在房间里给苏凡化妆,小心地遮去她脸上的伤。

    “嘿--”她走出房门,就看见了门对面靠墙站着的曾泉,便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嗯,我们,走吧!”他走过去,揽住她的肩,换换走向走廊的出口。

    “你打算请我吃什么?”她笑笑,问。

    “呃,本来想这几天发掘一个你感兴趣的地方,可是呢,找来找去觉得云城没一个符合的,所以呢--”他笑着,从裤兜里掏出两张机票,亮在她面前!

    “这是--”她停下脚步,拿过机票,惊讶地看着他,“你有没有搞错啊,这么败家,跑去泸城?”

    “当然啦!难得我们有件好事--而且,你没去过泸城吧?”他问。

    她摇头。

    “我就带你开开眼去,看我对你不赖吧!”曾泉笑道。

    苏凡笑了,没说话。

    “我托人在那边给你联系了一个疗养院,先过去休息一阵子,现在云城乱成这样,待着也没意思。”他说,便按开了电梯。

    “出什么事了吗?”她问。

    “男人的事,你也不懂,反正都是些尔虞我诈。”他说着,看了一眼电梯里的数字。

    那么,霍漱清现在,是不是也不安宁呢?

    “哦,对了,你的手机,被他们弄坏了,我把卡给你搞到了,顺便讹了一款最新的手机给你。”他从车子的储物箱里掏出一个手机盒,递给她。

    苏凡系好安全带,接过那个手机盒。

    哇,不会吧,这么贵的--

    “你真厉害,还有敲诈的本事?我那手机,连这个的零头都没有啊!”苏凡叹道。

    “我的本事还多着呢!”他笑笑,发动了车子,“我把你的旧卡装进去了,你试试看。”

    “既然是你敲诈来的,那我就不推辞了!”苏凡笑了,习惯性地按出来一串数字,看了看,才反应过来是霍漱清的号码。

    他,知道她出来了吗?

    “谢谢你,曾泉,机票,还是退了吧!”她轻声说。

    “怎么?怕我把你卖了?”他问。

    她深深地望着他。

    原以为自己从那个地方出来,见到的第一个人会是霍漱清,她甚至还想过见面后扑在他的怀里哭,可是--

    以后,她不该打扰他的生活了,可是,她这样的一个人,怎么可以再连累无辜的曾泉呢?

    曾泉盯着她,好一会儿,视线都没有移开。

    她若无其事地笑了下,道:“虽然我很想和你去,可是呢,我不能娇惯自己一时冲动就让你破产!”

    他轻笑了,道:“那你不如养我后半辈子?”

    “不要!”她这句倒是很坚决。

    曾泉一脸挫败,道:“别这么狠呀!好歹你假装答应我,再慢慢地拒绝我也行啊!你倒好,一下子就能把人判了死刑。没看出来这么心狠的!”

    “我不是心狠,我是怕自己养不起你。”苏凡接过他递过来的水,喝了一口,“像你这样的男人,谁见谁躲!”

    他却哈哈笑了起来,发动了车子。

    她不愿意去,他是不会勉强她的,看着旁边已经平静睡去的她,曾泉不可想象这短短的几天她都经历了什么!

    她的手腕上,还有淤血的痕迹,他小心地推起她的袖子,胳膊上--

    “嗡嗡”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看了下,接了电话。

    “那个女人已经到手了!”对方道。

    “好好招待招待她,完事之后你先走。”曾泉道,说完就挂了电话。

    她睡的很轻,就这么一点点声音把她吵醒了。

    “我想回家去睡,全身酸痛酸痛的。”她坐起身,揉着自己的肩,道。

    “这话说的很有歧义啊!要是让别恶人听见了,还以为咱们干什么了呢!”他嬉皮笑脸地看着她。

    “我对你已经不能使用人类的语言了。”她叹了口气,道。

    曾泉笑着,不说话。

    “送我回家吧,我想好好休息了。”她说。

    他深深望着她,本想说我有个好去处,却还是忍住没说。

    “找个人照霍你吧!一个人别这么扛着了!”他发动了车子,道。

    “怎么,是想给我做媒了?”她歪着脑袋看着他,笑问。

    “是呀,你觉得我怎么样?”他笑道,“正好近水楼台!”

    “不能这样开玩笑的,我要是缠上了你怎么办?”她笑道。

    “正合我意!”他笑着说。

    苏凡不语。

    车子里陷入了一片安静。

    “以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尽量离那些是非远一些!”他突然很认真地说,苏凡看了一眼他的表情,那么严肃的--

    “嗯,以后,不会了。”她叹了口气,“被你一说,我突然好想嫁人了算了。”

    “哦?为什么?难道你被我感动了?”他看了她一眼,笑问。

    “我这个人太懒,要是结了婚的话,就可以把一切都交给对方,最好连动脑子这种事都让他去--”她说。

    “我不信,你不是这样的人。”他说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