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47章 关系已经明确了吗
    “我是什么样的人?”她含笑看着他,问道,“你这话说的好像跟我多熟一样!”

    他笑了下,道:“你这个人,就喜欢逞强!女人呢,还是柔弱一点更容易让男人有保护欲,更可爱一些。可你总是做一些超出你体力承受力的事--”他的笑容消失了,深深看了她一眼,“你这样会把男人惯坏的!”

    苏凡笑了,道:“要找到一个惯着我的男人,你知道有多难吗?所以啊,还是先把自己打造成无敌金身好了。”

    他没有说话。

    苏凡看着车窗外,目光所及之处,到处都是璀璨的绿色。这浓浓的绿色,看的她眼睛都有些疼了。

    泪水,就这么不期而至,从她的眼里流了出去。

    这几天,不管经历怎样的疼痛,她都不会流一滴泪。流泪是软弱的表现,她绝对不能让那帮人看出她内心的软弱,哪怕她天生就是个弱者,也要那些人面前表现的强大。只有强大的自己,才能击退那些无耻的敌人!

    可是,为什么现在,现在来到这满目生命力的世界里,就这样原形毕露了呢!

    想他了,好想见到他啊!

    眼里,突然多出一张纸巾,她愕然地扭头看着曾泉,忙接过纸巾,掩饰道:“好像突然不喜欢夏天了!”

    他却笑了下,没说话。

    “你一定觉得我太矫情了吧!伤春悲秋的,那哪里是我能干的事!”她叹道。

    “傻丫头!”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道,“你知道我为什么能和你这么亲近吗?”

    她转过头看着他,道:“不会是我像你的什么前女友吧!”

    他笑笑,道:“非也非也,不过,你的确是让我觉得很熟悉!”

    苏凡笑笑,不语。

    “好了,不鬼扯了,我送你回家,然后,我还有事要办!本来想和你一起去泸城的,你不去了,那我,一个人去好了。”他说,“以后,见不到我的时候,可千万别想我!”

    苏凡忍不住笑了,道:“你这么自恋,你女朋友知道吗?”

    “你是第一个说我自恋的人,你知道就行了!”他笑笑,道。

    不知怎的,苏凡觉得曾泉的眼里,似乎有种说不出的东西,他看她的眼神,似乎,也和以前不一样了。可是,她现在没有多余的心情来思索这个问题。

    车子,停在了她住的那幢公寓楼的楼门口,苏凡跟他道别,按开安全带,准备下车,手臂却突然被他拉住了,她回头看着他。

    然而,就在回头这一刻,她的整个身体被他揽了回去,她睁大眼睛。

    “以后,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明白吗?要是有人欺负你就给我打电话,我第一时间过去为你报仇!”他低声道。

    苏凡愣住了,这家伙怎么--

    “你,要去哪里了吗?”她问。

    他松开她,双眼深深地望着她。

    这张熟悉的面庞,仿佛让他看到了另一个人,或许,就是这样的熟悉,让他不自主地走向了她,而最终,为了她,答应了父亲的条件!

    值得吗?值得啊,怎么不值得呢!太值得了!

    “嗯,要去出差,我在你的新手机输了个电话号码,要是有什么麻烦,不管什么时间,打斗可以打给我!”他说道。

    尽管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不知道他怎么回事,苏凡还是拥抱了他!

    也许,他是自己生命里最为亲近的一个异性朋友!

    “你是哆啦a梦吗?”她松开他,含笑问道。

    他没有回答,只是再度将她拥入怀里。

    苏凡并不知道,自己挥手说再见的时候,他的车子后备箱里就放着他的行李。曾泉苦笑了一下,直接开车来到云城机场。当他坐在机场咖啡厅喝咖啡候机时,那个给苏凡带来了麻烦的高岚,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躺在自己熟悉的床上,苏凡的心里,却还是不能够平静。不停地做梦,梦里面乱糟糟的,一会儿是霍漱清被抓的情形,一会儿是那些人在她身上逼供的情形,一会儿--

    她想醒过来,却被这样的噩梦魇住了,根本睁不开眼。

    “不要,不要,你们,你们不能,不能抓他,不能--”她大叫着,耳畔却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

    “丫头,丫头,乖,乖,我在这里!”

    她猛地睁开眼,泪眼蒙蒙中,竟是他!

    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她伸出手,轻轻摸上他的脸。当她的手指碰到他的时候,手指突然烫了一样收了回来。可是,他一把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嘴唇边亲着。

    她闭着眼,泪水止不住地从眼里往外流,那咸咸的苦涩的泪水,却被他一点点吻去。

    谁都不说一个字,万语千言,都在心里流淌着,流到了眼中,流到了彼此的心中。

    他轻轻捧着她的脸,视线一寸寸扫描着她的脸,仿佛几百年没有见过她了,却又熟悉的不能再熟悉!

    她瘦了,比之前更瘦了,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他的手指,轻轻滑过她的眉尖眼角,似乎在检查着什么。

    而她,也是同样,好像这一别,明明只有几天没见面,只有一周没见面,却好像,好像过了一生一世。

    他依旧是她熟悉的模样,依旧是她痴迷的那个样子,眼神中,却透着浓浓的沧桑。

    她舍不得,舍不得他这样!

    可是,尽管经历了那么多的痛苦,可他没事,对吗?他依旧好好的在她的眼前,依旧好好的抱着她,这就足够了!

    “我们走吧,丫头!”他一边吻着她的脸,一边低声道。

    “去,去哪里?”她抬眼望着他。

    “回我们的家!”他静静地望着她,道。

    家?

    “丫头--”他抱起她,直接走向门口。

    “你,你放我下来,会被人看见的--求你了!”她恳求道。

    他停住脚步。

    “我,我有话想和你说。”她低声道。

    “回家再说!”他说道。

    “不--”她在他怀里扭捏着,他只好抱着她坐在床上,根本不放开她。

    “你,你怎么进来的?”她问。

    “小雪给我开的门!”他望着她,答道。

    雪儿?

    她低头。

    “我安排好了,明天早上张阿姨会陪你去松鸣山疗养院,你去那边住一阵子,好好休养。等身体养好了,再说其他的事。”他深深望着她,道。

    她一言不发,只是看着他。

    沉默了一阵子之后,他突然问:“你,和曾泉,很熟吗?”

    苏凡愣了下。

    曾泉?

    “怎么了?”她不解地问。

    霍漱清看着她,微微眯着眼,充满了探究的眼神,道:“他,好像和你走的很近?”

    “朋友!”她说,“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他摇摇头,脸颊贴着她的,道:“没什么,随便问问。”

    她赶紧从他的怀里起来,拿起扔在床边的一个盒子,从里面取出一只手机。

    “我之前的手机不知道去哪里了,他就给我这个了,说是省安全局给我赔了一个。你说,从那里拿来的东西,敢用吗?”她问。

    霍漱清接过手机看了下,发现里面只有一个号码,他合上手机,笑笑,道:“没关系,既然是他们赔给你的就拿去用。”

    看了一眼时间,他轻轻,亲了下她的嘴角,道:“我们走吧!回我们的家!”

    苏凡低头,良久才说:“其实,我想说的是--”

    他认真地看着她,旋即,嘴唇贴上她的,低语道:“不管你说什么,你要记住,我不会再和你分开了,苏凡,永远,永远都不分开。记住了吗?”

    永远吗?

    苏凡摇头,道:“发生了这次的事,我,我不想,不想再被别人利用来对付你--”

    “丫头--”他到底叫道。

    “你听我说--”她打断他,“那些人不知道怎么知道了我们的关系,要不然,他们为什么一开始就抓我,让我来供出冯主任和你?”

    他摇头。

    “我不想再这样了,我不是怕死,我是,我是怕--”她低低地说。

    他再度吻上她,道:“我明白,丫头,这次是我害了你。不管别人知不知道我们的事,我都不能和你分开,明白吗?”

    “我不想拖累你,我不想--”她摇头道。

    “傻瓜,不是你拖累我,是我拖累了你!”他捧着她的脸,道。

    “我--”她抬头,泪眼望着他。

    “乖,听话,好吗?”他轻轻吻着她,恳求道。

    苏凡不知道,自己还该如何和他在一起?现在她和他的关系已经明确了吗?会不会再次发生那样的事?

    “什么都别想了,走,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回家休息!”他说,拍拍她的肩。

    苏凡看了一眼窗台,天色已经要暗了。

    怎么过了这么久?难道她睡了一整天?

    一看天黑了,她肚子也饿了。

    跟着他一起下了楼,苏凡一言不发,静静坐在他的车里。一路上,他的手一直握着她的,根本没有松开。

    袅袅升起的夜色开始笼罩着大地,霍漱清的车子开进了一条小巷,最后停在一户人家门口。

    “这里的菜做得有特点,我来过几次,感觉还不错。”他下车,领着她走到门口,按下了门上的门铃。

    “这里不像是餐厅啊!”她看看周围,说。

    “私房菜!像这种不挂牌子营业的,都是熟人介绍的。”他解释说。

    苏凡点头,抬头一看,一棵树高大的枝叶从这扇有些老旧的木门顶上伸出来,遮盖了门顶,在炎热的夏日,看到这样的树就让人感到一阵凉爽。

    门开了。

    一个中年妇女笑盈盈问候霍漱清:“您来了,请进!”霍漱清把车钥匙给女人身旁站着的一个年轻小伙,小伙子忙出去打开了霍漱清那辆车的车门,等苏凡和霍漱清走进院子,那辆车就被小伙子开了进来,从门另一侧的一个通道开了进去。

    穿过庭院,苏凡跟着霍漱清来到后院,才发现这后院是一个典型的四合院建筑,每一面的屋檐下都挂着灯笼,此时灯笼里的灯已经点亮。这情形,让她想起了那个电视剧《乔家大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