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48章 现在还疼吗
    女人领着霍漱清和苏凡穿过一道门,进入了另一个院子,竟是一个花园,水流环绕,木质游廊就在这水上,每隔一段,就会摆着一张八仙桌和椅子。苏凡跟着走到水池中央的亭子里,霍漱清坐在椅子上,那中年女人打开了挂在柱子上的宫灯。

    苏凡坐在他对面,四处看着。

    霍漱清没有问她的意见,就和那女人说了几个菜的名字,女人给他们泡上茶就退了出去。

    荷香四溢,浸身于这样的环境,似乎身上的伤,也不药而愈的。

    “你刚刚说的那是菜名吗?听着好奇怪。”苏凡问。

    “所以说这里是熟人来的,一般不了解的人是完全不知道那些菜名是什么意思。”他含笑道。

    “看这里的样子应该是花了很多钱装饰的吧,如果只有熟客来的话,会不会连本钱都赚不回来?”她问。

    霍漱清笑了,道:“这里原本是民国时期江宁省一位省主席的别院,院子很大,解放后收回国有了,九十年代有人把这里买下来,做了私房菜,只招待一些身份特殊的客人。并不是每天都会接待人的,只有提前跟他们预定了,才会接待。他们这里的菜,风格完全是那种王府菜。”

    “王府菜?”她不懂地问,“为什么要来云城吃王府菜呢?吃那种菜应该是去京城吧?”

    “这王府菜呢,不是清朝的那种,是明朝的,畅春湖公园的主人,还记得吗?和正德皇帝一起四处游玩不干正事,从全国各地弄了很多新奇的东西到畅春湖的王府,自创了一桌王府菜。还是很有特点的,和后来的满汉全席不同。只不过现在的做法和过去有了变化,毕竟现在是禁止把珍稀动物当菜吃的,都用了其他的东西来替代。等会儿你尝尝就知道了。”他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啊!”苏凡道。

    听他这么一说,她已经不敢问这一顿饭要多少钱了。

    饭菜渐渐上来了,霍漱清给她讲每一个菜叫什么名字,让她尝一尝是什么味道,然后让她猜是什么材料做的,可她猜了好几个都猜错了。

    霍漱清便笑她,她却说:“给个菜起这么文雅的名字,哪里猜得出来?而且,这根本尝不出来是什么做的。”

    他笑而不语,给她夹菜。

    “可是真的很好吃!”她还是忍不住实话实说。

    “那当然了,要是不好吃,我怎么会请你来呢?”他含笑道。

    她笑了下,往周围一看,只能看见周围的点点灯光,根本看不到别的客人也听不到说话声,便说:“这里客人还真是少啊!”

    他不禁含笑摇头,却没告诉她,他今天是专门跟主人家叮嘱不要往这个后花园安排客人,一来是为了隐秘,二来也是不想苏凡觉得不自在。

    “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以后可以常来。云城有不少私房菜,都做的很有特点!”他说。

    苏凡笑笑,没说话。

    吃完饭,迎接他们进来的女人拿来一张单子,霍漱清签了名,便和她一起出了后花园。因为没看到账单,苏凡就不知道这顿饭到底要多少钱。

    车子,缓缓行驶在滨河大道上,终点就是上清佳苑。

    走着熟悉的路线来到这套房子,苏凡却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他的温柔,他的体贴,他的关爱,让她深深沉迷,可是,她好害怕自己沉迷其中而难以抽身。

    “热水放好了,你先泡个澡!”他走过来,坐在她身边。

    苏凡望着他,点点头,走进了更衣室去找浴衣,霍漱清的手机,却响了。

    他看了一眼,是徐蔓的电话。他任由手机那么响着,没有接听。

    温热的水,轻柔地拍着她的身体。闭上眼,脑子里,似乎平静了许多,没有之前那么乱了。

    是他的缘故吗?

    浴室门,轻轻开了,她却没有听见,直到他蹲在浴缸边,她才猛地直起身,赶紧遮挡自己的身体,却怎么都挡不住。

    “你,别看--”她低声道。

    她的身体,他看了又不是一两次,她如此紧张,不是害羞,而是,而是害怕他看见她身上那些伤痕。

    霍漱清的手,轻轻拂过那如玉肌肤上的斑痕,心里,如同被刀割着。

    他的手指,穿过水层,轻轻碰触到她身上那些淤青。

    苏凡没有告诉他,其实这些淤青是被处理过了的,不知道用了什么东西,可是只不过两三天的工夫,看起来已经只有淤青了。

    即便如此,这一块块伤疤,在她那如瓷一般光滑柔嫩的皮肤上,就特别的明显。

    当他的手指碰到她身上伤疤的时候,苏凡反射性地向后躲了,却听见他说“乖,别动”。

    她抬头望着他,就见他坐在浴缸边,手指轻轻地抚摸过那每一处伤痕,眉头紧锁。

    他不敢想象她经历了怎样的刑讯,她的身体如此虚弱,怎么能够捱得住?

    “现在,还疼吗?”他问。

    她摇摇头,安慰似地说:“一点都不疼,就是不好看。你先出去吧,好吗?”

    可是,她这话对他来说完全就是徒劳,他压根就没听见的样子。

    “闭上眼,我给你洗头发。”他说着,取下莲蓬头,开始调试水温。

    拒绝他的心,瞬间被融化了。

    苏凡闭上眼,转过身体,将头靠在他身边的浴缸边上。

    温热的水流,从她的头顶流下,冲湿了她的长发。

    洗发水磨起的泡泡,满满的包住了她的短发。

    “不要再剪头发了,留长一些,就像以前一样。你留长头发更漂亮!”他一边小心地给她按摩着头皮,一边说。

    她没吭声,可她也喜欢长发。

    他的手指的力道轻重刚好,苏凡觉得好舒服,可是想想他是个连热水都不会烧的人,怎么还有心情学按摩?一定是以前给别的人--

    不想了不想了,谁没有一点过去呢?何况是他这个年纪这个地位的人?何况他已经结婚很多年了。

    白色的泡沫,被水冲到了地上,随着水流流到了下水道的网眼里。

    “好舒服!”她睁开眼睛,望着他,调皮地笑道。

    “好在我的手还算巧!”他的嘴角微微漾出一丝得意的笑,答道。

    “小时候我爸给我洗过头发。”她突然说。

    “哦,忘了和你说,你弟弟的工作已经安排好了,他好像自己选了回去江渔,我那个朋友的公司在江渔有分部,就让他去那边了。离你家近。”他拿水冲着她的头发,道。

    “谢谢你!”她说。

    “傻丫头!”他叹了口气。

    她这几天都没有和弟弟联系,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给她打电话。

    “我听说你爸前阵子去银行申请贷款了。”他给她擦着头发,道。

    苏凡惊呆了,他怎么连她家里的事都知道了?

    “你别担心,我交待下去了,有人会给你爸办好的。他好像是想扩大玫瑰种植,又承包了一批地。”他说着,开始拿起吹风机给她吹头发。

    “我爸种花很厉害的,好像他天生就是种花的人!”苏凡道。

    “这个,我相信。”他说。

    “你怎么又知道?”她转过头,看着他。

    他揉着她的发顶,道:“看你就知道了!如果不是一个那么会种花的父亲,怎么会养出你这么比花还要漂亮的女儿呢?”

    她看了他一眼,无声地笑了。

    真的好喜欢这样的相处,他彻底变成了一个普通的男人,真的,好喜欢!

    他顿了片刻,看着她,道:“有件事,你怎么从没跟我说过?”

    “什么事?”

    “你和你家人,好像,长的不是很像,我想知道,这么漂亮可爱的苏凡,到底是遗传到哪里的基因?”他深深望着她,道。

    他的话意,说明他已经知道了。

    “我是我爸妈收养的,你知道了?”她问。

    他微微点头,问道:“为什么以前不跟我说?”

    “这种事,也没什么好说的!何况,我很爱我爸妈,很感激他们,如果不是他们,我早就不在这个世上了。”她幽幽地说。

    这时,她看见他开始脱去身上仅有的衣物,和她一起坐进了浴缸。

    她的脸颊,立刻飞起两团红云,他一进去,就直接将她揽入自己的怀里。

    “你什么时候知道的?”他问。

    “很早了吧,呃,好像是小学二年级就知道了。”她的头,靠在他的肩头,和他十指相握。

    “是别人跟你说的?”他不禁问。

    苏凡点头,苦笑道:“是我叔叔家的妹妹和我吵架的时候说的,她说我是捡来的,我不信,她就拉着我去问奶奶--”她顿了下,“其实,我早就感觉出来了,我和弟弟,完全就是--好像自己是个多余的人一样。我以为那是因为家里人重男轻女的缘故,可是,后来才知道不是那样的。”

    他亲了下她的额头,手指轻轻在她的身上游弋。

    “那你知道你的亲生父母在哪里?”他问。

    苏凡摇头,叹了口气,道:“他们在哪里,早就不重要了,在我的心里,当他们是死了的。”

    他讶然,问道:“你不想去找他们?不想知道你的身世?”

    “小时候还想去找,问他们为什么不要我,后来慢慢长大了,就不那么想了。他们一定是觉得我多余了,要不然怎么会把我丢了呢?久而久之,也就不去想他们究竟在哪里,是不是还活在世上。而且,我家里人对我很好,虽然没有像对弟弟那么好,不过,我已经满足了。至少,有他们在,我还有家。”她轻轻挽着他的手,慢慢地说道。

    她抬头望着他,好想告诉他,其实,在自己的孩子还在的时候,她不知道有多开心,因为有了孩子,她就有了自己的家。而现在,那个孩子已经成了两个人心里的疤,何必再去揭呢?

    “如果你想找,我会帮你!”他说。

    她轻轻摇头。

    “丫头,不管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他的手指,抬起她的下巴,细细地注视着她脸上的每一寸。

    “我知道!”她猛地亲了下他的脸颊,却--

    他的手,扣在她的脑后,急切地吻上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