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49章 我们离婚
    这熟悉的味道,让他痴迷,似乎又让他想起了和她在一起的每一次,每一次他都是那么的,那么的疯狂。

    这个丫头,一定是有什么魔力,让他在她面前变得不像自己,变得如同一头猛兽。

    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感觉,顿时让浴缸里的水跟着沸腾了起来。

    霍漱清数不清她身上有多少的伤,每一块伤疤有多大,他只是细细地吻着。

    此生,似乎从未如此,从未如此对另一个人保佑如此深重的歉意,如此深重的,爱意!

    他猛地意识到,他其实早就爱上她了,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也是她不知道的时候。他一直以为自己只不过是迷恋她这年轻柔嫩的身体,以为他只是喜欢她的温婉顺从,喜欢她那如水的眼波,喜欢,喜欢她的一切。他是她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男人,她为他孕育了一个孩子,他霍漱清唯一的孩子!

    霍漱清的心里,猛地生出深深的欢喜,然而,这欢喜瞬间便被另一种情感,一种更加复杂的情感替代。

    这个看着柔弱的女孩,为他做了那么勇敢的事!这个世上,还有谁会把他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要重要?这个傻瓜,明明已经和他分开了,却还是,还是在最危急的关头选择了牺牲她保全他!

    傻瓜,他的傻丫头!

    从今天起,是他要全身心来保护她了,不能再让她受一点点伤!

    她是如此让他痴迷的女孩,每每让他在夜间辗转难眠。

    汗水,从他的肌肤上渗出,滚落下去,和她那细密的汗珠融合在一起。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

    当两具身体被澎湃的潮水彻底淹没,苏凡牢牢地抓着他,好似他就是那救命的浮木,怎么都不要放开他,永远都不要!

    两颗心,交替跃动着,同样急促的呼吸,缠绕在一起。

    他望着她,心满意足地笑了,亲了下她的唇角,道:“喜欢吗?”

    她点点头,嘴唇贴上他的,抱住他的脖子,低声道:“你,好厉害!”

    他脸上的笑意更深,捏捏她的鼻子,道:“不觉得我老了吗?”

    “哪有?”她说。

    他亲了下她的鼻尖,道:“有时候我很害怕自己会失去你,害怕你选择比我年轻的男人,毕竟,毕竟我比你大很多岁,等你三十岁的时候,我都快五十了--到那个时候--”

    她的鼻头一阵酸涩,却说:“就算你到了五十岁,也比那些小伙子棒!”

    他哈哈笑了,道:“小丫头,你知道你说这话有什么意思吗?我会以为你已经体验过别的男人,更年轻的--”

    她无声笑了,只是看着他。

    他抓着她的手,放在他腰下的那个位置,她却没有抽回手,那只小手轻轻放在那里。

    “这个,以后就是你的专用物品了--”说着,他又抓着她的手放在她自己的那里,“你的这里,也只能是我的,明白吗?”

    她的脸,贴在他的怀里,点头。

    霍漱清拥着她,心里,渐渐舒展开来,好似眼前是那无边无际的大海和草原,平静又辽阔。

    她突然想起什么,身体猛地一震。

    他察觉到了,问:“怎么了?”

    她轻轻摇头,抬头看着他,却又忍不住开口了。

    “你,和孙律师,你们--”她却说不下去了,她不想她爱的男人同时还和另一个女人有身体接触,哪怕,哪怕她知道这样很不道德,可还是--

    他望着她,等着她说后面的话。

    “你们,就没有,没有这样吗?”她问。

    他不禁苦笑了,摇摇头。

    “那,那她,她不喜欢吗?”她不禁问。

    他是个那方面需求十分强烈的男人,她很清楚,而且,他很有技巧,让她感觉好舒服。这样的一个男人,怎么会和妻子--

    他摇头,道:“不知道,我现在越来越觉得自己不了解她,甚至开始怀疑我以前是不是了解她了。”

    她不理解他的生活,结婚,难道不是因为相爱吗?可是,更多的,她不能再问,也不想再问了。

    “明天你就去疗养院,单位这边,还有很多事情在调查,你不要去想,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去想,好好在那边养身体,我会过去陪你。”他轻声道。

    是啊,这一阶段的事还没有尘埃落定,在这之前,他不能让她再次落入那些人的视线。

    苏凡点头。

    “其他的事,我们慢慢解决!”他说着,脸颊贴着她的。

    其他的事,很多事,苏凡并不知道,那些事,既有工作上的,还有他和孙蔓提及的离婚。

    是的,离婚,这两天,孙蔓来到云城,去疗养院探望了他的父母。霍廷楷夫妇对这个儿媳妇的态度,和以前一样的客气,丝毫没有普通家庭的亲密,好像他们不是一家人一样。晚上,孙蔓就来到了云城霍漱清的住处。由于苏凡被安全局带走,霍漱清布局引开赵启明一伙人的视线,每天都忙的脱不开身,回到家里也很晚了。

    “你还没睡?”他看见她坐在客厅里看电视,问了句。

    孙蔓从他的手里接过公文包,道:“你不是说会陪我过去吗?怎么又突然不去了?有要紧的事?”

    “嗯,有要紧的事!”他说着,给自己倒了杯茶,坐在沙发上,看了一眼电视。

    “你在电话里说有事情要和我谈,是什么事?”孙蔓问。

    她是不会把自己内心的预想说出来的,她以为他会因为她一直没能来探望他父亲就生气--

    “我最近很忙!”她补充了一句。

    “你明晚就走?”他问。

    明晚是周日,按照孙蔓的说法,明晚肯定就会走了。

    “嗯,有件案子,周三要结束。”她说。

    他点点头,拿着杯子坐在那里,两只眼睛,盯着电视,却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们离婚吧!”他幽幽地说,说完,他看了孙蔓一眼,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声音中透着深深的疲倦。

    离婚?

    孙蔓震惊了!

    她从没想过霍漱清会真的跟她提出离婚,他怎么会突然就--

    “哦,你叫我来,就是想说这个?”尽管意外,尽管震惊,可孙蔓不会把自己内心的这些感受表现出来,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你想要什么,可以跟我说,能给你的我都会给你!”他淡淡地说,眼睛始终平视着前方。

    孙蔓却笑了,道:“你这是在施舍我吗?”

    他没接话,从书房里拿出一份文件,放在孙蔓面前,道:“这是咱们结婚以来所有的共同财产,你再检查一下有没有遗漏,怎么分配,你是律师,比我清楚。至于云城这边的,你想要什么,我还是会给你。”

    孙蔓翻了翻那两页纸,笑了下,道:“你从什么时候有这打算的?是不是因为我没来照顾你爸?霍漱清,我工作那么忙,我爸也在榕城住院,我都没办法回去照顾他老人家--再说了,我没照顾你爸,你就要找我茬。那我爸住院,你去陪过多久?你自己没有做到,却因为这个来找我的麻烦--”

    “你不要扯到两个爸爸住院的事情上,我知道你工作忙,我没有怪你,也不会因为这样的一件事就和你谈离婚。”他打断她的话,道。

    “那你是老早就想和我离婚了?所以才让我去京城,好让我在道德上处于劣势--”她说。

    “你错了,去京城是你自己的决定,我当初阻止你了,可你很清楚,我的话有什么用?”他说。

    孙蔓点点头,道:“是,你是阻止我了,所以说,造成今天这样的局面,都是我一个人的错,对吗?”

    “你明知不是这样,却说这样的话!走到今天这一步,我们都有错,既然如此,不如两个人分开--”他说。

    “分开和离婚,不是一个概念,霍漱清!”孙蔓道。

    “随你怎么说!总之,你自己好好看看这份协议书,要是你同意,我们就尽快办手续!”他起身,给自己添了水,道。

    孙蔓放下那几页纸,笑笑,道:“你考虑的很周到,可我最近很忙,过阵子再说吧!”

    霍漱清并没有觉得意外,她会有这样的反应,他早就预料到了。

    或许,他还是了解她的,毕竟结婚十几年了!

    “你给个时间,尽快!”他说。

    孙蔓走到他身边,微微抬头看着他,他眼里的疲惫,她看的很清楚。

    “这么快就要让我挪地方了,是你那位等不了了吗?怀上了?逼你了?”她脸上的笑容,特别奇怪。

    “瞎猜什么?你我的事,不要扯到别人身上!”他说。

    “那就是说,真的有个人在等着接我的班?”孙蔓环抱着双臂,站在饮水机边,问。

    霍漱清不语,拿起遥控器关了电视。

    整个房间里,陷入了一片让人不安的冷静。

    “早点睡吧,我明天还有事要办!”他说完,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到了这个时候,还说有没有接班,还说是谁的错造成这段婚姻走到了今天的地步?太晚了!

    霍漱清冲了个澡,刚走出浴室,就看见孙蔓拿着他的手机站在床边。

    她以前从来都不会动他的手机,或许是因为过去太信任了?

    “我要关灯了!”他说,坐在床边。

    孙蔓看着他,本想问他,那个女人到底是谁,可她的自尊让她问不出来。那个女人,如果是个比她还强的女人,她会输的心服口服,可她不愿输。如果那个女人根本比不了她,她才更加受不了,就算要找对手,也得找个奇虎相当的!

    离婚,注定不会轻松,可是,他把榕城的多数财产都留给孙蔓了,算是他的弥补吧!毕竟,是他先出轨了。

    夜色,深深笼罩着这个世界,而不同的人,黑夜的世界绝对不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