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60章 给你一个最后期限
    苏凡抬头看着雪儿,她的眼前却是郑翰那张俊美的脸。

    心里,终究是不放心。苏凡不像雪儿那样把她的作用看的那么重,可还是跟着雪儿去了那个叫金堂会馆的地方。

    金堂会馆位于城南,是一处度假山庄,双脚一踏进去,真的有种“白玉为堂金为马”的感觉。

    “这是郑家的产业!”雪儿说道,领着苏凡走了进去。

    尽管是白天,可毕竟是周末,会馆里的人还是不少,时不时可以听见谈笑的声音。

    金堂会馆里面面积不小,有山有水,全是中式建筑,亭台楼阁镶嵌在绿树红花之中,宛若到了江南园林一般。

    “邵芮雪!”苏凡和邵芮雪刚走到一座假山下,就听见了一个男人的声音,停下了脚步。

    “张耀辉?怎么,来迎接我们了?”邵芮雪笑道。

    苏凡看着和张耀辉含笑说话的雪儿,完全不像她熟悉的那个孩子的雪儿。

    “贵客驾到,必须迎接啊!”张耀辉笑着,他一看苏凡,忙伸出手,道,“张耀辉,以前,我们见过的。”

    苏凡和他握了下手,含笑问了一句。

    真是个晶莹剔透的美人!没想到几年不见,这个苏凡竟然脱胎成如此的风韵!这模样这气质,甩出丛芊芊几条街啊!怪不得翰子要退婚!张耀辉心想。

    “赶紧请进!”张耀辉做出了一个请的动作,邵芮雪和苏凡抬步上了假山脚下的台阶,走进了山顶一间歇山式屋顶的木阁。

    推门而入,有男男女女几个人在里面说说笑笑,三个人一进去,里面的声音就突然止住了。苏凡一眼就瞧见了被那几个人围着的郑翰,那微微迷醉的样子--

    “原来是邵老师啊!”一个年轻男人站起身,迎向邵芮雪和苏凡,“邵老师介绍一下这位美女?”

    “去去去,没喝够趴一边儿喝去!”张耀辉把那个人伸向苏凡的手挡住。

    张耀辉一眼就看见了郑翰看向苏凡的眼神,这么多天了,今天还是第一次他看见郑翰的眼里有光,心中不禁一阵感动,感激地拍拍邵芮雪的肩。

    邵芮雪对他笑了下,挽着苏凡的手走向郑翰。

    “郑总,又来打扰你了!”邵芮雪笑道。

    “想喝什么,让耀辉给你倒。”郑翰起身,对邵芮雪道,可是,他一个踉跄,没有站稳,苏凡赶紧扶住了他,他的一条胳膊就架在她的肩上。

    众人都盯着这一幕,邵芮雪心里有点急,要是霍叔叔知道了怎么办啊?可是,郑翰现在这样,要是小凡劝劝他能管用的话,也算是救人了!

    “对不起!”郑翰低声对苏凡道,苏凡摇摇头,道:“你还是坐下休息吧!喝多了。”

    郑翰微微撇过脸,注视着她那莹洁的面庞。

    “那个,苏凡,你扶着郑总去后面休息一下吧,他喝多了。”张耀辉道,邵芮雪狠狠地剐了他一眼,他却点点头。

    “不用了,我自己走!”郑翰站直身体,转身对其他人说,“你们继续玩!”又对邵芮雪道,“小雪好兄弟,够义气!”

    邵芮雪看着郑翰这样,心里一阵发酸。

    可是,郑翰走路根本不直,歪歪扭扭的,苏凡见别人也没扶他,又不忍他这样跌倒,便赶紧上前扶住他的胳膊,搀着他推开一扇雕花门,来到后面的一个休息间。

    里面并不大,只摆着一扇罗汉床,床的左右两头各摆着一张小圆桌和一个花架,圆周旁边有两把小圆凳,花架上则是一盆吊兰。

    苏凡扶着他躺在床上,他似乎也没有醉的很厉害,并没有把她像小说里写的那样拽到床上,压在自己身下。

    “你要不要喝点什么?”她问。

    郑翰靠着床上的靠枕,只是看着她,摇摇头。

    “雪儿和我说了--”她站在他面前,道。

    他却起身,一把拉住她的手,把她拉坐在床上。

    “你--”苏凡挣吧着,他却紧紧箍住她的肩,下巴搭在她的肩头。

    “今天见了你,我想,我就可以死心了。至少,我没有做对不起自己心意的事!”他低声道。

    苏凡不语。

    他的话,她听得懂,可是,她不能说什么,说什么都是错。

    “我无法忍受自己一辈子和一个自己根本不可能爱上的女人生活!”他顿了顿,道,“他们都说,我可以和丛芊芊结婚,然后,偷偷地和你在一起,可是,我知道你不会答应的,对不对?就算是你答应,我也不愿意那么对你!我这人,本事没有,脾气挺大,是不是?”

    “那你家的公司怎么办?”苏凡没有回答,却问道。

    郑翰摇头,道:“无所谓了,我根本没有能力,就算是靠着联姻暂时保住了公司,迟早也会出问题的。而且,我真的很讨厌丛家!”他说着,不由得苦笑了,“我讨厌他们那种高高在上的表情,我是个大男人,才不愿意跟小媳妇一样活的小小心心的,那样还真不如死掉。”说完,他顿了下,“或许,我就是这样才干不了大事吧!人家项羽都能受胯下之辱,我连一个丛芊芊都不愿意娶--”说着,他望着她,认真地说:“每次看见丛芊芊,我就想起你,想起你受的苦,就越是没法原谅他们--”

    “我没事,挺好的,没什么苦!”苏凡摇头道。

    郑翰却叹了口气,他无法告诉苏凡,如果不是因为他,苏凡也不会被丛家设计陷害。还好,现在一切都结束了,都结束了!

    “那你就眼睁睁看着你们家的产业被瓜分了?”苏凡问。

    “不然还能怎样?”他叹了口气,“不过也没关系,我就可以继续回美国把学位拿到,以后在美国找份工作--”

    “不管你走到哪里,都会不甘心!”她打断了他的话,道。

    郑翰松开她的肩,坐正身体,看着她。

    苏凡转过头,看着他,道:“你知道那天我们再次相见的时候,你给我什么感觉吗?”

    他摇头。

    “我感觉你特别有活力,从你的眼睛里都能看出你要实现抱负的一种冲动,你好像已经和你的家族事业融为了一体、或许你自己没有感觉,真的。我当时就想,你回来继承家业,或许就是你命中注定的一件事,或许是你已经找到了你命里想要去做的一件事。”苏凡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漂移,只是静静看着他,“你说你可以回美国找工作生活,我相信你可以做到,可是,当你放弃自己曾经想要努力抓住并且已经做过设想的一个重要东西的时候,你的心里终究是不会甘心的,不管这个东西是你的事业,还是你的爱情。如果不尽全力去争取,你怎么会认命呢?认命说,我这辈子就得不到这个,我这辈子就做不了这个,我这辈子--”她顿了顿,也不知道是说给他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你,愿意认命吗?愿意就此认输吗?郑翰?”她问道,“别人怎么对我们都不重要,我们自己绝对不能放弃自己,不能放弃自己的生命,不能放弃自己的梦想!丛家觉得丢了脸面会打击你,给你设置各种障碍让你无法翻身,可是,江宁省不是他们丛家的,你有能力有抱负,还有你们家的基础在,只要你重新开始,他们还能把你怎么样?因为自己家的女儿被退婚就打击人家男方,这不是让全省人都笑话死他们吗?”

    郑翰哑口不言。

    出事以来,的确有很多人劝过他,各种各样的劝言,他能听得进去的还有他不愿意听的,都有,可是,究竟是他没有认真听过别人劝他的话,还是苏凡的话对他更有震撼力说服力,郑翰此刻的确被惊醒了。

    “还有你们家亲戚、公司内部的人,的确,他们跟着你,和你父亲有很大的因素。现在他们又背弃你,也是因为各自的私欲。可是,你换个角度想想,是不是你自己做的不够好,没有让他们看到希望,没有让他们有愿意跟着你闯的勇气呢?我不懂做生意,可是,我想,每个人,不管是处在什么位置的人在选择自己的领导的时候都会有一个最基本的念头,那就是我跟着这个人有没有前途,跟着这个人,我的努力能不能得到报酬。如果你让他们看到了希望,哪怕暂时公司处境艰难,也会有人愿意跟你走下去,哪怕跟着你的人很少,只要你坚持努力,最终会把你的队伍,从一个张耀辉,扩充到十个一百个一千个一万个张耀辉。即便是你失败了,到时候你也不会后悔,至少努力过了,对不对?到那个时候你再去美国,你的心里也就释然了,就不会再心有不甘,对不对?”苏凡认真地望着他。

    郑翰的眼里,那涣散的神色凝聚了起来。

    良久,两个人耳畔只有窗头上小鸟的“啾啾”声。

    “郑翰,从头开始,你给自己定个期限,到什么时候如果还不能成功,你就放弃。说不定在你的期限到来之前,你就已经成功了呢?你说呢?”苏凡的手,放在他的胳膊上,盯着他。

    郑翰看着她,长久不语。

    他认识的苏凡,总是不怎么说话,这样就让人感觉她很疏远。可是,今天--他从未想过她会这样劝说自己。

    也许,她是对的,豁出去拼一把,结果也尚未可知。就算是最差又怎么样呢?大不了就连现在这点都没有了。

    他笑笑,道:“没想到你跟我说的竟是这些话--”

    苏凡收回手,静静坐着。

    他顿了片刻,凝望着她的眼,问:“如果,我是说如果,你愿意和我一起去美国吗?我们可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