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大叔你好坏 > 第164章 他还没忘记那个人吗
    回到住处,他打开自己的记事本,下周二就要返回云城了,周三就要去京城开会,到时候他就可以去找孙蔓了。

    于是,霍漱清先给孙蔓打了个电话。

    此时的孙蔓,不在别处,而是在一家KtV包厢里和陈宇飞喝酒。

    孙蔓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总是被人找茬,派给她的工作,也都是别人拿不下的硬骨头,作为一个新人来说,这是很异常的现象,发生这种事,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她得罪了什么人。她是陈宇飞介绍来的,陈宇飞想来想去,怀疑是不是自己连累了孙蔓,一直想找孙蔓聊聊,可孙蔓个性固执,别人给她设置障碍,她就越是要努力证明自己的能力,结果几回下来,竟让一干同事对她刮目相看了。孙蔓又是个个性骄傲的人,这样的成功让她颓落的气势又昂起头来。

    然而,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原定让孙蔓去墨西哥参与一个商业谈判,可今天下午,处里打电话把孙蔓从工作组里给剔除了。这件案子涉及的金额巨大,对于我方资金扩大在墨西哥的投资影响很大,对于孙蔓来说更是具有非同反响的意义。让孙蔓加入谈判组并负责一个小组的项目,这是对她前阵子突出的工作能力的一个肯定。孙蔓相当看重这件事,彻夜查资料,了解相关的进展,做了大量的准备工作,却没想到--

    孙蔓问处里的领导,究竟为什么不让她去,领导却说另有重要的案子派给她。可是,孙蔓知道事实不是那样的,肯定是有人故意害她。问题是,谁会害她?为什么要害她?

    窝火,太窝火了!她到底做错什么了?遇上这样无聊恶心的人?怪不得她来京城之前事务所的同事就认真提醒她说“要小心人事”--

    莫非,是和陈宇飞有关?

    陈宇飞的处境也不见得怎么妙,处长和他之间的不和,尽人皆知。而她又是陈宇飞介绍进来的人,处长要是想通过排挤她来对付陈宇飞也不是不无可能!

    于是,在陈宇飞打电话约她的时候,孙蔓就爽快答应了,让他来这个包厢陪她唱歌。

    陈宇飞到达的时候,孙蔓已经一个人坐在那里喝了一整瓶红酒。

    长发披肩,红唇烈酒,此情此景,让陈宇飞的心头一阵阵颤抖着。

    孙蔓和他说及下午的事,问他有没有听说什么动静,陈宇飞愕然。孙蔓那件事,是处里开会通过的,现在突然变卦,莫非是上面的什么人--

    “蔓蔓,有句话,我说了你别生气。”陈宇飞给她的杯子里倒上酒,道。

    “都到这份上了,我还生气什么?横竖都是被人捏着!”孙蔓说着,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最近真是倒霉透了,霍漱清提出的离婚,工作的挫折,一波又一波,满指望着堂哥孙天霖能帮她一些,却没想到一点进展没有!

    “会不会和霍漱清有关?”陈宇飞脱口而出道,他说完话,就迎上了孙蔓错愕的视线。

    陈宇飞假咳一声定定神,继续说:“对不起,蔓蔓,我不是有意针对他,可是,除了他,我想不到还会有谁这样做,有能力这样做。你来京城,他就心里不满,他虽然同意你来了,可心里肯定是不高兴的,估计就等着你自己熬不下去,自己主动回去。可是,你那么努力,那么出色,他一看,你这样发展下去,还有什么机会回云城?因此,他就动用了他的一些关系,让上面--”

    孙蔓和霍漱清结婚十来年,陈宇飞从未在孙蔓面前说过如此直接的挑拨离间的话。

    两只美目死死地盯着他,良久,孙蔓才摇头道:“不可能,他不会这样的!”

    “怎么不会啊?蔓蔓!”陈宇飞激动地按住孙蔓的肩膀,“霍漱清是个什么人,你我都清楚,你让他颜面扫地,他还会不想办法针对你吗?他那么想让你回云城--”

    “你知道什么?”孙蔓推开他的手,打断他的话,陈宇飞愣愣地盯着她。

    “他根本就不在乎我,他如果在乎我,就不会为了别的女人和我离婚!”孙蔓的声音很大,大的几乎盖住了背景音乐的声音。

    陈宇飞,惊呆了,彻底僵住了!

    一片安静中,她的手机响了。

    孙蔓拿起手机一看,是霍漱清的,不禁嘴角撇起一丝冷笑。

    这么等不及吗?

    “是我,休息了吗?”他问。

    好一会儿,孙蔓都没有出声,攥着手机的手,指甲都变白了。

    “霍漱清,你当我是什么?”

    霍漱清猛地惊住了。

    当她是什么?

    孙蔓的话,让霍漱清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

    是什么?除了是他的妻子,还能是什么?而且这个妻子,即将变成前妻,或者说,在他的心里已经变成了前妻!

    他听出孙蔓很不高兴,或许是因为离婚的事。

    不高兴就不高兴,他总不能为了让孙蔓高兴就不离婚了?孙蔓也不见得多想和他过日子,要是真想和他过日子,怎么至于走到今天这样的局面?不过,既然都决定了,还是孙天霖说的对,好合好散,大家都是理智的人,没必要让彼此难堪。

    于是,他也没介意她这样不好的说话方式,直接说:“我周三会到京城,到时候过去找你,有些事,我们还是当面谈的比较好!”

    孙蔓苦笑了,一言不发,将手机摔了出去,陈宇飞赶紧起身去捡,却发现手机被她摔成了几块。

    “他就这么等不及吗?”等陈宇飞找到她的手机卡,坐到她身边,才听她这么说了句。

    陈宇飞看着借酒浇愁的孙蔓,心中很是不忍。

    “蔓蔓,既然他这样,就离婚吧!现在像霍漱清这样的男人多了去了,家里有个老婆在,可是到了上任的地方,不知道养着几个--你又何必守着他呢?”陈宇飞鼓起勇气,劝道。

    孙蔓摇头,苦笑道:“我知道他有别的女人,可是,可是你知道什么,我不能允许他为了别的女人和我离婚!我不能失败,你懂吗?我不能败给那个不要脸的贱人!”

    “蔓蔓,想开点,你没必要和他们置气,你--”陈宇飞劝道。

    “我不是置气,我就是,就是不服,你明白吗?我到底,到底哪里不好?为什么,为什么--我不介意他找外面的女人睡觉,可是,他不能为了外面的女人和我离婚!除了我,谁有资格嫁给他,啊?没有人,这世上没有人!”孙蔓怒道。

    “好好好,没有人!”陈宇飞尽管心里不悦,可是,孙蔓现在情绪这么不稳定,他也只能顺着她来。

    孙蔓接过陈宇飞递给她的苏打水喝了一口,就听陈宇飞提了句“你,还记得霍漱清以前的那个吗?就是你们结婚前的那个女人?”

    那个?

    孙蔓猛地清醒了。

    “你说,你说的是刘书雅?”孙蔓盯着他,问。

    陈宇飞点点头,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道:“霍漱清那个人的眼光有多高,你我都清楚,他会在外面找个情人,这毫无疑问,可是,为了一个女人和你离婚,那么,这个女人--”饮了一口,他盯着孙蔓,“我觉得,除了刘书雅,这世上,恐怕不会再有一个人让他这样做了。”

    刘书雅--

    孙蔓的手抖了,嘴唇也颤抖着。

    “可是,她都走了快二十年了,怎么,怎么还,还会,会回来?”孙蔓喃喃道。

    “当年他们的事,咱们都不是很清楚,也许刘书雅早就回来了呢?要不然,霍漱清为什么根本不再提让你回去云城的事?也许,刘书雅就在云城和霍漱清在一起--”陈宇飞开始做起毫无根据的猜测。

    孙蔓沉默不言,大脑却快速运转着。

    陈宇飞说的有道理,当年霍漱清和刘书雅怎么分开的,因为什么分开的,她根本不清楚。可是,她记得很清楚的一件事是,和霍漱清结婚两年后,她跟着霍漱清去他父母那边住,无意间在霍漱清的书房里翻出了一个相框,大约32开纸那么大的一张照片,里面是两个人,霍漱清和刘书雅,背景是一片湖,可那是什么地方,她不认识。照片里的两个人都很开心,刘书雅穿着一袭鹅黄长裙,戴着一顶贵妇帽,一袭长发披在肩头,而霍漱清则是一件淡蓝t恤,搂着刘书雅的腰。看到这张照片,就让人一下子想到那个词--天造地设!他们的确是天造地设的一对,男的帅女的靓,完全就是金童玉女!

    照片里的刘书雅,身材高挑,估摸着也有一米七几,看起来光彩照人。要说漂亮,也没有到倾国倾城的地步,可的确吸引人,特别是那张笑脸--那是她见到了唯一一张刘书雅的照片,后来她在霍家寻找过,却丝毫找不到霍漱清曾经的纪念品。如果不是从孙天霖那里打听,她根本不知道刘书雅这个名字,也不知道刘书雅和霍漱清之间故事。她依旧记得,孙天霖跟她说过那件事之后劝她说,每个人都有那么一段过去的,何况漱清和书雅早就分开了,再也没联系过,就算过去有过什么,也不重要了。

    是啊,不重要了,不管霍漱清曾经如何痴痴恋过那个刘书雅,都是过去的事了。那个时代的霍漱清年少轻狂--可是,再怎么不重要,那个女人也让霍漱清和家里闹翻,甚至断绝往来半年多,而且,霍漱清连学业都放弃。如果不是深爱的人,霍漱清怎么会做那样的事?

    孙蔓不可想象当初的霍漱清是什么样子,至少和她认识的霍漱清完全不同,她初次见到霍漱清的时候,他眼中的沉静,还有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来的并不符合他年纪的豁达,是其他同龄男人根本不具有的。他就是一颗钻石,不管身边有怎样优秀的同类,他的光芒不可忽视。如此冷静沉重的霍漱清,怎么会是那个为了一个女人就背弃父母家庭的人呢?

    因此,尽管孙天霖那么安慰她了,刘书雅这个名字始终是孙蔓心头的一根刺。为了知道刘书雅的下落,她专门去了霍漱清的母校华东大学调查追踪,这件事,直到五年前才停了下来,当她发现刘书雅根本不能对她构成威胁的时候。可是,难道说,是她错了吗?是她太自信了吗?霍漱清和刘书雅之间根本就没有断绝来往?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